小腐女相夫 第八章

作者 : 绿风筝

跟柏展彧约会是需要体才的。

当车子一路远离了台北市区,朝淡水关渡的方向驶去,满脑子浪漫幻想的夏悦玮,以为他是要带她去赏夕日、大啖海鲜、搭渡轮、渔人码头漫步。

结果——

夕日赏了,海鲜尝了,渡轮搭了,但那一下午的脚踏车之旅,几乎快让她两腿发软的当场死去。

没错,柏展彧带着她去骑脚踏车。

从关渡自然公园出发,刚开始迎着风倒还很惬意,渐渐的距离拉长了,她那两条平素总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白嫩小腿,很快的开始觉得吃力。

可除了咬牙撑下去,她还能怎么办?

总不能把男人丢着,她自己一个人跳上捷运走人回家吧?这是她的约会唉。

“夏悦玮,快点,待会带你去吃孔雀蛤。”柏展彧咧出贼兮兮的笑容,引诱着意志不坚的她。

“喔。好啦!”看在孔雀蛤的份上,她打起了精神,很用力的继续把踏板踩下去,努力的追上前方的男友。

可每当她几乎追上他的时候,他就又会狡猾的再度拉开两人的距离,害她不断的陷入反覆追逐的轮回里。

整个午后时光,柏展彧不断的在她面前抛出诱饵,而她就一路扮演着天真的傻瓜,一口一口的吃下他扔出的饵。蠢毙了!

夕日应该是很美的,可看在她的眼里,倒有几分日薄西山的凄凉,更别提上了渡轮,她几乎是整个人歪倒在座位上,动弹不得。

好不容易吃完了美味的孔雀蛤,酒足饭饱的夏悦玮,只想要躺在床上好好睡觉休息。这时,天空居然该死的下起了湿冷沁寒的冬雨。

历经一番波折,回到柏展彧的家时,他们两个浑身都湿透了,她更是冷得直打哆嗦。

“快进去洗个热水澡。”

“人家没有衣服换。”浑身都在淌水的她,可怜兮兮的望着男友。

她在这儿留宿过几回,但每次都是事先准备了换洗的衣服才来的。

“穿我的浴袍。”柏展彧把她推了进去后,拉上了门,自己则赶紧跑去另一间客用洛室洗澡更衣。

冷,真的冷,十二月的雨打在身上,冻冽得教人受不住,直到热水彻底驱走了身体里的寒意,两人才各自从浴室里走出来。

柏展彧的浴袍穿在她身上,活似在唱大戏,他帮她把两边袖子卷了好几回,才总算露出了她纤细的手碗。

夏悦玮随便的吹乾头发,便什么也不管的往容厅的沙发颓然倒下。

“我要睡了。”她咕哝。

“现在?!才七点唉。”

“人家真的太累了嘛。”她委屈的说着。

“那回房间去睡,睡沙发会感冒的。”

“不行,我走不动了,我的脚残废了,我连一公分都没有办法移动,这里比较舒服……”她鸵鸟的把脸理在沙发里,嘴里不断冒出孩子气的嚷嚷,更不许柏展彧植自移动她。

最后,他只好从房间拎了条毯子来,盖住快入睡的她。

“我的脚好酸一”

可怜的小东西,才骑了一下脚踏车,就阵亡了。

身为始作俑者,柏展彧只好善心大发的握住她的脚,耐心的帮她的小腿按摩。

直到她终于睡着不再嚷嚷,他这才起身去将两人换下的湿衣服扔进洗衣机里,清洗烘乾。

回到客厅,他打开电视,将音量切至最小,边看着影集,边陪伴着霸占整张长沙发上的女友。

夏悦玮睡得很熟,完全放下防备的她,不时还发出呼噜的鼾声,惹得一旁的柏展彧几次忍俊不禁,实在觉得她可爱极了。

他醒着,她睡着,所有的音量都压低在标准值下,然而就在这寂静的空间里,一股极为融洽、宁馨的氛围充斥着,令他内心感到十分平静温暖。

他是个极度恋家的男人,每当工作之后,总要回到熟悉的地方,心里才踏实。

过去,他只在老家找到平静。

可今晚,当他一如往常般的坐在客厅里,身旁躺着呼呼大睡的夏悦玮,他居然不需要电视的声音驱赶孤寂,就能深刻的感受到温暖在心里流动,像一泓水流般,涤净他所有繁杂的思维。

是她,是她的存在给了他如此舒心的感觉……

柏展彧待不自禁的起身走向她,在她面前蹲下了高大的身子。

拨开散乱在她脸颊上的头发,毯子下酣睡的脸蛋宛若婴儿,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磅栖息在她脸上,他漾开无声的笑容,低头轻轻的在她芙蓉颊上落下亲吻。

他曲起手掌,将手背贴在她软嫩的脸蛋上来回摩挲,她则像只温驯的猫味,全然的接受他的碰触……

忽地,她翻动了娇躯,过度宽松的浴袍让她露出了一段优美的肩线,看得柏展彧情生意动,禁不住又欺身在她雪白的肩膀上,落下了几枚怜爱的喻。

他不是没有见过她睡着的模样,她在这儿留宿过几回。

平日夏悦玮并不住在家里,因为工作需要宁静,她多是待在租赁的套房,反正距离不远,想家就回去一趋,吃吃母亲的家常菜,又回到自己的住处。

有时他工作结束的晚,就会顺道去将她接出来,一起吃点东西、说说话,然后顺理成章的让她留宿在这里。

那些夜晚,他总是安分的没敢有太多遐想,顶多就是将她搂在怀里。可今天不过是看着她香肩微露的模样,他居然渴望了起来……

这时,一串闷闷的乐声从夏悦玮的包包里传出。

这打扰的声音让柏展彧蹙起了一双浓眉,担心会吵醒沉睡的她,他赶紧起身找出手机,按下通话键。

“喂,玮玮,是我。”

是个男人的声音,语气极为轻柔低荡。而该死的是,这男人居然称呼她玮玮!这听在他的耳里,简直是过分亲昵。

一把无明火在他胸口窜烧着。

“喂,玮玮,听得见吗?”男人又再度开口。

收效心神,柏展彧出声回答,“抱歉,悦玮现在不方便接电话,请问你哪里找她?”压低的声嗓听起来有几分冷凝。

“……呃,你好,我叫周刚,是玮玮的朋友。”

“有什么事吗?等她醒来,我可以帮你转达。”

“那就请你转告玮玮一声,我从日本带了几本书要送她,就放在菁菁那里,请她有空跟菁菁连络取书,就这样。”

“好,我会转告她的。”

“谢谢你,抱歉打扰了。”

“不客气。”

挂上电话,柏展彧方才的好心情全没了。虽然悦玮说她和周刚之间不可能发生什么,但他就是不喜欢周刚对她亲昵的称呼,也不喜欢他过度礼貌的口吻,这让他觉得很烦躁。

看来,他对女人的占有欲,远比他自己以为的还要来得强烈!

放下夏悦玮的行动电话,他闷闷的起身走向厨房,决定找点事情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夏悦玮是被咖啡的香气唤醒的。

先是耳朵听见了柏展彧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她并不急着睁开眼睛,有点耍赖的贪恋毛毯下的温暖。

然而随着咖啡的香气越来越浓烈,她体内的咖啡虫蠢蠢欲动,终于,她按捺不住渴望,睁开眼睛,钻出温暖的被窝,自投罗网的朝厨房寻香去也。

才刚靠近,柏展彧已经头也不回的对她说——

“去把拖鞋穿上,地板很冷。”

“你真厉害,不需要回头,连我来了、有没有穿拖鞋都能知道。”她的声音有着睡醒的甜哑。“咖啡好香……”

“快弄好了,先去客厅等我。”

“嗯。”夏悦玮应允的转身走了几步,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他一眼,一时兴起的跑向他,环住他的腰,淘气的赞叹说:“真不道德,连煮咖啡的背影也这么帅。”

“那还用说!”潇洒的柏展彧匀起笑纹,痞痞的回答。

“啧啧,一夸就臭屁。”努努鼻子,她精灵似的跳跃着脚步,赶紧回到客厅,缩躲回她温暖的沙发上。

不一会儿,柏展彧端着两杯拿铁走来,雪白柔细的奶泡上,还讲究的拉出了精致的花样。

“谢谢。”她接过手,稚气的嗅着香气,旋即一头理进芬芳里,啜了一口。

“周刚打电话来。”

“在我睡觉的时候吗?”

“对。我怕吵醒你,所以帮你接了电话。”

“他有没有说什么事情?需要我回电话给他吗?”

“他从日本买了书要给你,放在罗菁菁那里,让你跟她连络。”

“喔,那不急,我改天再找菁菁拿就好。”

“什么书这么重要,还大费周章的从日本带回来?”柏展彧随意的问。

她身子不自在的一震,“呃……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书啦,就几本侦探小说,因为台湾没这么快出版。”她吞吞吐吐的搪塞。

我的妈呀,还能是什么书?当然是跟BL有关的书。

不过,她可不敢跟柏展彧提,免得他知道后抓狂,即便她并不清楚他是否排斥BL。

她不在乎别人如何看待BL,但唯独在意柏展彧的想法。也因为是在意,她就越没有勇气去探究他是否排斥BL。

“我有认识的朋发住在日本,以后想要什么东西都可以跟我说,我可以请他寄来台湾,你就不用麻烦周刚千里迢迢的从日本带回来了。”

他就是不想周刚和她太要好。他太小心眼?或许吧。别以为女人才小心眼,有时男人小心眼起来,可一点都不输给女人,更何况这还关系着他爱的女人。

“……好,谢谢。”吐吐舌头,超心虚的夏悦玮只能乖顺的应声说好。

客厅里陷入了短暂的安静,两人各怀心思,啜饮着自己手中的拿铁。

突然,柏展彧终外按捺不住的发出不平之鸣——

“那个王八蛋凭什么叫你玮玮?”

王八蛋……呢,他指的不会是周刚吧?

“我非常不喜欢他用这种亲昵的口吻喊你。”

即便粗神经如夏悦玮,这下也清楚感觉到柏展彧对周刚有多耿耿于怀。

“应该是平常喊菁菁喊习惯了,所以也就顺着喊我玮玮,我保证,绝对没有其他特殊含意。”

柏展彧对此不表意见的保持沉默。

她试着解释,“柏展彧,我喜欢的是你,你不需要对周刚怀有敌意,他是个很好的人,我很珍惜这个朋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可以尊重他是你的朋发,但是,请适度保持距离。”

如果周刚胆敢像罗菁菁那样,对她又搂又抱的,他可不保证自己是不是还能保持风度,不揍人。

“是,遵命。”瞧她爱上什么样的男人,吃醋精啊!

“喝完了没?该刷牙睡觉了。”说完,柏展彧率先起身离开客厅。

明明才刚睡醒的,可夏悦玮也不敢多逗留,乖乖的喝完拿铁,乖乖的刷牙,乖乖的上床,乖乖的躺在他身边。

他搂着她,让她的背脊贴着他的胸膛。

他从来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女人,在乎到连别人对她的称呼都让他如此介怀。原来,他骨子里也是个器量狭小的男人。柏展彧自嘲的想。

烦躁的他,低头深嗅着她身上的香气。

明明用的是同一个牌子的沐浴乳,可她身上的味道总是格外好闻。

他亲昵的嗅着,修长的指掌无预警的顺着她浴袍的领口滑了进去,毫无距离的履上了她柔软的酥胸。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夏悦玮浑身敏感的颤了一下,心中微讶。

“别怕,我只是想要摸摸你……”他低哑的说。

轻吐气息,她释放胸口汇聚的紧张,不再抗拒他双手的抚触。

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身躯,用手掌感受着她四凸有致的女体,游移的手掌拉下了碍事的浴袍,让被子下的她,更趋近于赤luo,也让他的掌心更能贴着她的身躯恣意游走。

她听见他压抑的呼吸,感受到他身子的紧绷,也明白他心里的渴望。她并不排斥他们更亲密,如果他想要她的话。

“彧,如果你想……”

“嘘。”他制止她说话,额头抵着她颈后,声音低哑的说:“这样就很好了,别太纵容男人。”

他的尊重与珍惜让夏悦玮感受到被爱,她翻转身子面对他,贴近他。

“圣诞节要到了。”

“……想要怎么庆祝?你有一个礼物的选择权。”这女人没事转过身来贴他那么近做什么?害他得一边听她说话,一边对抗蠢蠢欲动的欲望。唉,真是磨人!

夏悦玮想起了那个夜里,她从住处窗户往外看去时所看到的广告看板,忍不住雀跃的说:“我想要跟你去山上看星星。”

“为什么想要看星星?”他还以为她会想要一顿丰盛的圣诞大餐,或是要求他和她一起去参加热闹的圣诞派对。“说啊,为什么?”

在他的敦促下,夏悦玮不好意思的把广告看板上的内容说给他听。

他笑了,抵在她额上闷闷朗朗的笑了。

“原来你这么喜欢我,还想要跟我一辈子,厮守到老。”

听出他调侃的语气,她觉得面子挂不住,忍不住气恼的抗议挣扎,被褥下的肢体纠缠扭动着。

倏地,倒抽一气的柏展彧强悍地抱紧她,压抑的威胁道:“别乱动!”

夏悦玮很清楚的感受到,好像有什么被唤醒了,就在他的身体上……

她脸红心跳的羞赧不己,不敢再乱动,安分的靠在他怀里。

直到许久过去,才听见他开口允诺,“就带你去看星星。乖,快睡。”

“彧,你真好。”她甜甜的说。

“知道我很好,就别再用那种口气勾引我。”

“我才没有!”

好,她没有匀引他,一切都是他自己情不自禁。

完蛋了,他今晚一定会因为遐想着圣诞节那天而夜不成眠!

客厅里,夏悦玮一大早就霸占在那足以眺望整个河岸的最佳角落,抱着笔记型电脑,飞快的敲打起来。

已经连续好几天了,她就这样全心全意投入在工作中,常常柏展彧出门忙了一整天回来,她还不动如山的坐在那里,全神贯注的赶工,废寝忘食的恍若进入无人世界。

他实在不放心,好几次趁着工作空档赶回来喂食她,免得心爱的女朋友饿死家中。

八点半,柏展彧已经换好衣服。今天他要替代言的商品拍摄TVCF,铁定无法像前几天那样赶回来陪她吃饭,正想要上前叮咛她几句,只见她马上神秘兮兮的缩小视窗,扞卫在她的电脑前,不许他越雷池一步。

“为什么每次我一靠近,你就缩小视窗?”他不悦的问。

“哪有!你多心了,我只是暂停工作,跟你聊聊。”

“让我看看你的进度到哪里了。”他作势要碰触滑鼠,点出视窗。

“不行!”她赶紧盖下笔电釜幕。这次小说写得还挺得心应手的,目前故事已经进入最活色生香的非常阶段,当然不能给他看!

柏展彧挑起黑眉,眯眼问:“什么东西这么神秘,连给我看一眼都不行?”

要是让他知道她刚刚写的内容,她怕他太过震惊当场吐血,还是不要好了。她可是很喜欢他,希望他长命百岁。

“不是我不给你看,那、那是因为出版社有签订秘密合约。你也知道菁菁是我的编辑,她杀气很重的,我们还是遵守规定好了。”夏悦玮随便搪塞了个说词。

“哼,神秘兮兮的!”柏展彧老大不爽的睥睨她。

喔,不妙!好像惹毛他了。

她赶紧放下工作,乖乖起身,准备顺顺男人的逆麟。“才八点半,你要出门工作啦?今天要做什么,是走秀还是替杂志拍摄?”

“拍广告。”他回答得闷闷的。

“唔,是你最近代言的新商品鸣?那我过阵子就会在电视上看到你喽!”

“对。”

哇咧,从三个字变成一个字,接下来该不会连鸟都不鸟她吧?不行。夏悦玮决定使点洒狗血的戏码。

双唇一垂,小嘴骤扁,“呜呜,你看,你又比昨天更帅了,我想要不了多久,你的粉丝就会多到几卡车都装不完,到时,你不可以抛弃我喔!不然我会很伤心的躲在家里痛哭。”她耍赖的抱住他,故作可怜状。

柏展彧莫可奈何的低下头,瞅着半挂在他身上这只唱作俱佳的无尾熊。现在是怎样?当他是树吗?

“下来,我该出门了。”作势要拉开她,其实爱死她主动示好的举动。

没安抚他之前,当然不能放手!她任性的缠得更紧,“你看,你连吻我一下都没有,就要走了。”

柏展彧盯着她,须臾,“要跟我接吻就乖乖站好。”

咚!果然她马上跳下他身体,漾着娇笑在他身前扭来扭去。

他一手托住她的脸,认命的低下头去——

“要浪漫的法式热吻!”她突然出声提醒。

靠,还点餐!要法式是不是?休想,他偏要给她独门的柏式亲吻。

柏展彧故意逗着她、悬着她,惹得她心痒难耐的娇嗔抗议,这才一口气给了她热烈的、令她濒临窒息的热吻,两人跌跌撞撞的抵靠在桌缘,她双手撑抵桌面挺住身子,他则是狡猾的探进她衣下为所欲为,情况几度擦枪走火……

铃、铃、铃!夏悦玮放在一旁的行动电话响了,及时唤醒两人的理智。

“我、我接电话。”气喘吁吁的她拿起电话,直到平复了悸动,这才按下通话键,「喂。”口气力求平静。

柏展彧帮她拉下衣摆,手指顺了顺她的头发,还不忘整理自己凌乱的衣着。

他们越来越容易失控了,常常开始只是一个蜻蜒点水的喻,最后总是几乎引发燎原大火。再这样下去不行,他是男人,应该多克制自己一些,不能因为热恋就对她乱来。她这么纯真可爱,他要多爱惜她才对。

等她结束通话,他温情叮咛,“中午可能没办法溜回来陪你吃饭,你别又空着肚子不吃饭。”

“周刚约我中午碰面。”

柏展彧马上变起眉,“电话是周刚打的?他找你做什么?中午不会只有你们两个单独会面吧?”

“你先听我说嘛!周刚和我的工作属性很相似,我们都是接出版社的Case,所以偶尔会聊聊工作上的心得。但是你放心,待会菁菁也会来,而且我答应过你了,保持适当距离。所以,柏先生,请问我可以出去赴约吗?”她像个女学生似的,等待着面前这位大教官的最后裁决。

沉吟须臾,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应一声,“嗯。”

“我喜欢你为我吃醋的样子,但是,我更喜欢你信任我的态度。”夏悦玮开心的抱抱他,笑眯眯的对他说。

“少灌迷汤。早点回来!”

“是的,亲爱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腐女相夫最新章节 | 小腐女相夫全文阅读 | 小腐女相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