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腐女相夫 第七章

作者 : 绿风筝

罗菁菁只当编辑实在是大材小用,这女人简直比政客还要政客。

明明是半个人也不认识,她居然可以东攀关系、西拉交情,搞得好像跟大家熟成一锅汤似的,然后就大摇大摆的拉着她踩进了神圣的服装秀后台。

走秀后的凌乱,工作人员们穿梭整理,模特儿们换装收工,罗菁菁朝夏悦玮使了个眼色,要她分头找人。

心虚和不安让她的步伐踩得小心翼翼,有时不小心瞄到模特儿**的身体,她害羞得脸红心跳,赶紧收回视线,活像是只误闯丛林的小白兔。

但她不能躲回她的洞窟里,她是来找柏展彧的。

就在她四处张望之际,一只铁臂冷不防的伸了出来,一把将她捞了过去——

修长手指及时抵上了她的唇,制止了她将脱口而出的惊叫,熟悉的声音同时响起,“嘿,是我。”

夏悦玮仰首一看。眼前这笑得从容的男人,不就是她正在寻找柏展彧!

他显然是在更衣,上身正赤luo着,腰下则还是方才走秀的装扮。

偷偷猫了一眼。哇!真不是盖的,肌肉紧实,没有一丝赞肉,像是经过了千锤百链般,每一寸都漂亮得令人赞叹,几道线条,便将他的腰腹切钊出八块壁全分明的区块。

“柏展彧……’”

她才轻唤,他的唇已经压了下来,毫不客气的给了她一个饱含思念的热吻,吻得她几度要晕眩。

终于离开了她的唇,他凝望着神情迷蒙的她,旋即挑了眉,戏谑的笑问:“这是怎么回事?有人好像跟我说她要去参加读书会。”

夏悦玮抿了抿唇,尴尬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真囧!一说谎就被抓包,这下子信用破产了,都是菁菁啦。

忽地,连声的呼唤响起,“阿彧、阿彧!你在哪里?阿彧!”Jethro正由远而近的找寻着他。

“先离开这里,待会再聊。”

“等等,你的衣服!”她提醒上身赤luo的他。

“给我十秒钟。”柏展彧飞快的将自己扒个精光,然后重新套上自己的衣服,速度快得令夏悦玮咋舌。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已经拉着她离开,直奔停车场,让人有种在拍警匪动作片的错觉。

直到坐上了他的车,夏悦玮还不断的喘着气。

帮她系妥安全带援,柏展彧启动引擎,车子离开地下停车场,驶入车流中。

“你什么时候上台北的?”

“今天早上。回去住处丢了东西,就赶赴下午的彩排。”

“你昨天在电话里怎么没有跟我说!”夏悦玮不满的摇了他一拳。

“因为我打算服装秀结束之后,直接杀到你家按门铃,想给你一个惊喜。谁知道,说要去参加读书会的人,莫名其妙坐在台下,还两只眼睛瞪着我,害我差点在台上出糗。”他揶揄的回答。

“我才是快被你叮出心脏病呢!”她皱皱鼻子反击。

“胆小鬼!”她娇俏的模样,看得他拧了拧她的俏鼻。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她很高兴这么快就见到他。

“一起去吃东西好不好?我晚餐没有吃,现在血糖低得随时会昏倒,你最好贴身保护我。”他漾开浅笑。

“喔。”蓦然她思绪一闪,“啊!完了,我把菁菁忘了!”

“谁是菁菁?”

“就是和我来看秀的朋发。完蛋了,我居然把她一个人扔在后台,她会杀了我的。”菁菁找不到她,铁定会像只大猩猩似的抓狂。

柏展彧提议,“打个电话请她先回家吧!”

“嗯。”夏悦玮找出手机,火速拨给罗菁菁。果不其然,震耳欲聋的猩吼足足在她耳边鬼叫了一分多钟,菁菁才又娇声的说她要跟朋友去喝咖啡。

朋友?谁啊?不会又是几分钟前才认识的人吧?唉,这女人不出来选那民意代表,实在太可惜了!

她才挂了电话,就换柏展彧的手机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喂,什么事……喔,我有跟Jethro说我不会去参加。对……抱歉,我今天身体真的不太舒服,改天吧!就这样,掰。”

结束通话,他索性把电话关机。他和夏悦玮的独处不该被打扰。

她着急的询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陪你去医院好不好?”

趁着等待红绿灯的时候,他别过脸,痞痞的捧着左胸说:“相思病。幸好找到解药了。”

夏悦玮一愣。所以不舒服是藉口?她淘气的对他扮了鬼脸,心里却是甜甜的。

柏展彧带她去一家常常光顾的牛肉面馆。夜深了,店家的生意却还很火,偌大的店面,全被四面八方的客人坐得满满的,他只好跟她坐在面墙的角落,肩并肩吃着牛肉面。

她慢条斯理吸啜着面条,时不时朝身旁的男人瞟去一眼,便又缩着肩膀兀自窃笑几声,如此反履几次,柏展彧要再没看到,就太瞎了。

“你到底在笑什么?”

“我从来没想过你居然是模特儿。”

到现在,她还无法把伸展台上丰姿朗朗的他,跟民宿那个朴实的他相结合在一起。

“现在你知道了。”他一副没啥大不了的语气。

“刚刚坐在我旁边的几个女观众说了你好多的半功伟业,我真是个土包子!竟然不知道带我上山看猫头鹰的男人,是这么厉害的模特儿。”

“那只是工作。”突然被她这么说,柏展彧显得有些不自在,夹了一块肉放到她碗里,“快吃。”

“你外出都不用戴墨镜吗?很多明星或是模特儿好像都会戴。”

“外面乌漆抹黑的,我干么还戴墨镜?而且,你不觉得看到那种帽檐压得低低的,墨镜几乎要遮掉半张脸的人,反而更觉得形迹可疑?那根本不是低调,反而招摇。再说,我只是众多模特儿的一个,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明星,不需要连跟女朋发出来吃东西,都要遮遮掩掩的。”

他的那句女朋友,让夏悦玮虚荣得都要乐翻天了。

“可是,旁边有人一直在看你唉。”她忍不住瞄了一下四周。

“那纯粹是因为我长得太帅。”他跩跩的微扬下巴。

“臭屁鬼。”夏悦玮翻了记白眼,但随笑了开来。他还是她所认识的那个他!“等等,现在几点了?”

“十点多。”

她惊呼,“糟糕,我得打电话去取消住宿登记才行。”

“什么住宿登记?”

“我原本打算明天一早出发去找你,还事先预约了你家的民宿房间。”

“我没看到你的预约资料啊!”回台北前,他帮老爸确认过这几天的住宿预约登记,里头根本没有看到夏悦玮的名字。

“我是以朋友的名义打电话去预约的,因为我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嘛!”

“惊喜?呵呵,我们两个真的很有默契。”

“现在怎么办?已经超过九点半了,柏妈他们应该都睡了。”

“周末住宿的客人比较多,没这么早睡。”

柏展彧拿出手机,马上拨了家里的电话。

“喂,爸,临时有一笔预约住宿的登记要取消,你确认一下。”他看了夏悦玮一眼,从她无声的唇语读出了预约的名字。“对,明天的,是台北罗菁菁小姐的预约……我怎么知道?因为那个假罗菁菁小姐现在正在陪你儿子吃消夜……”

柏爸单纯以为是儿子的朋友。

“嗯,就这样,爸再见。”

挂了电话,一旁的夏悦玮马上娇嗔的抗议。柏展彧不以为忤,塞了一口小菜到她嘴里,隽朗脸上露出忍俊不禁的笑意。

还会假冒名义,这小妮子喔!但她想见他的心,让他感动。

当车子停在夏悦玮的公寓楼下,时间已经过了午夜。

“早点睡。待会上楼小心点,进到屋子把门锁好之后,打个电话给我,我再离开。”

柏展彧体贴的再三叮咛。帮她解开安全带的时候,还不忘给她一记晚安吻,害她忍不住伸手拥抱他,真切感受他的温暖。

“……好高兴今天看到你!”只靠电话联系根本不够,能真真实实的拥抱他,才是最美好的。

“我也是。”他举起手背轻触她的脸庞,打趣的警告说:「好了,别再匀引我了,快下车吧!不然大野狼可是会改变心意的。”

淘气的皱了一下鼻子,夏悦玮挥挥手,带着满心的喜悦下车离开。

回到屋里,打了电话给他,她则站在窗户前,目送着他驾车离去。

刚刚吃完消夜,柏展彧先带她去他住的地方领礼物。眼前这盆油绿绿的咖啡树苗,是他亲手为她种的,她把它摆在窗户边,爱不释手的拨弄着那可爱的小叶片。

想到他们身处在同一个城市里,夏悦玮就觉得好开心。

忽地,她的目光被窗外闪烁的灯炽拦截了注意,推开窗户,探头往外瞧了瞧。

那是一则全新的广告看板,你是我心中最美丽的那颗星!鲜艳粉嫩的底色写着甜蜜的文案——

在浪漫的圣诞节,

在这属于情人的节日里,

相爱的两个人甜蜜的相依相偎,

一起看着灿烂的星星,

许下一辈子的承诺,

满天星光为证,

恋人将厮守到老,

幸福快乐一辈子!

满天星光婚妙店给你最明亮的那一颗星

再过不久就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了,这会是属于他们俩成为恋人后的第一个节日。呵,好期待喔!她得好好计画才行,尤其在看到了看板上的文字后,她心里更是冒出了希冀。

她想要跟柏展彧一起仰望灿烂的星空,在圣诞节的那天,让满天的星光来见证他们爱的承诺,然后跟着他幸福快乐的厮守到老。

天啊,好害羞喔,她竟然已经想要跟这个男人厮守一辈子了!原来,爱上一个人的感觉这么棒。

这一夜,夏悦玮快乐的一个人在屋里翩跹起舞,一副恋爱中小女人的模样。

罗菁菁百无聊赖的在咖啡门市里翻起时尚杂志,时不时看看手碗上的手表,描绘精致的双眸几度要冒出火来。

夏阿玮这个死丫头,再不给她滚进来,她就快要变成大猩猩吼人了。

才在心里下了最后通碟,咖啡门市的玻璃门外旋即走进了翩然的身影。

“菁菁!”夏悦玮连忙挥手示意。

“夏阿玮,你总算是来了。”一副咬牙切齿。

自从那天被扔在服装秀的后台,她已经足足半个月没见过这女人了,今天还是她死活威胁,这女人才答应出门。

“还说,没日没夜赶着你要的稿子,看,额头上又冒出痘痘了,你最好想想法子赔我这张青春可人的脸蛋。”

罗菁菁伸出手指戳了她额头一记。“少来,明明是你自己忙着恋爱。怎么,今天柏大爷怎庭会良心发现的放人了?他不在?”

“他也不是每天都有空和我见面,像这几天,工作行程就排得很满。”qunliao

“喔,所以你芳心寂宾,这才想到出来见见老朋友?”语气酸不溜丢的。

“唔,看来有人不需要这包咖啡豆了。枉费柏展彧还特地打电话请他妈妈寄上来,算了,我拿回家自己享受吧!”拿出上午刚从货运手中收到的柏家咖啡,她很是惋惜的决定收回包包里。

“别——”罗菁菁赶紧阻止,“求求你,我错了,你心里还是有朋友的,柏展彧真是个世纪大好人。”她涎皮赖脸的,只差没说要替柏展彧立个长生碑。

夏悦玮没好气的松手,罗菁菁马上把咖啡豆塞进自己的手提包里,打算今天晚上一回家,便好好享用。

“周刚待会也要过来,他去日本买了好多热门的BL漫画书,说要送我们。”

“太好了,我好久没碰到他,正想找时间约他出来聊聊。他之前写的那本小说我很喜欢呢!”

和周刚认识,是在许多年前的台湾同人志贩售会上。

罗菁菁是个天生的自来熟,看见某个摊位上摆放着画风唯美的BL漫画,便主动和对方攀聊了起来。那人就是周刚。

斯文俊秀的周刚是个多才多艺的创作者,不但会画漫画也能写小说,知道她们也喜欢BL,便常常拉着她们一起去参加同好会,因而建立起不错的交情。

“唷,你还有看他的书啊,我还以为,你现在都只看柏展彧这本书了呢!”罗菁菁贼贼的揶揄。

“菁菁——”她斜睨警告。

“好啦好啦,不闹你。喏,刚好看到你家男人。啧啧,身材还挺不赖的嘛!希望有了他的加持,你的BL小说可以越来越活色生香。呵呵……”罗菁菁挪过杂志,秀出上头的报导,还不忘陶醉的笑了起来。

夏悦玮一瞧,“呵,这是他前阵子在巴琴春夏时装周走秀的照片。听说卡尔大师看了他的表现,惊力天人呢!”

“唷,你很进入状况嘛,过阵子,该不会摇身一变就成为时尚达人了吧?”

“我在网路上搜寻了他工作的相关讯息。”

为了能更理解柏展彧的工作,鲜少关注流行时尚的夏悦玮,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在网路上搜寻和他相关的时尚报导,因此理解了他如何从一个没没无闻的小模,渐渐崭露头角,获得各方肯定。

“写小说也这么进入状况就好了。”

“什么话嘛,人家也有乖乖努力啊!你看,我还特地做了功课来,想要利用时间当面跟你讨论。”

见夏悦玮乖乖的拿出笔记本,身为编辑,罗菁菁这才眉开眼笑的夸她敬业。

半晌,接到柏展彧打来的电话,只见她一双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嗓音更是甜蜜飞扬,害得一夸的罗菁菁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现在人在光复南路的咖啡门市。嗯……好,我知道了,开车小心。”

她刚挂电话,身边的罗菁菁便眯起精锐的眸光,开口问:“该不会是主子要召见了吧?”

“他今天工作提前结束,想带我出去走走。”

“你喔,有异性就没人性,竟然为了男人抛弃我跟周刚。我看,以后的大小活动什么同好会的,就只会剩下我跟周刚一起出席了。”罗菁菁心酸叹息。

“别这样嘛,下次我请你跟周刚吃饭。”她赶紧讨饶。

“我要喜来登的下午茶。”

“吓!居然这么狠,我也不过就是个小作者而已。”想到她即将遭殃的符包,夏悦玮很是心疼。

“不管,不然你今天休想离开!”罗菁菁一把抱住她,耍赖的说。

拗不过这个磨人精,眼见和柏展彧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只好投降。

“好好好,下午茶就下午茶。”才刚应允,柏展彧的车子果然分毫不差的出现在门市外的马路边。“他来了。”

达成目的,罗菁菁开心的松开双手。“赶快去恋爱吧!我在这里等周刚。”

“嗯,不好意思喽,我先走了。”

夏悦玮拎起包包起身离去时,恰巧在门口处遇到了正要进门的周刚。

“玮玮,你这么快就要走啦!”

“不好意思,周刚,我临时有事要先走了,改天请你跟菁菁吃下午茶,我再打电话给你。”

没等他回应,她已经朝路边等候的座车奔去,打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座。

周刚浅笑着走向罗菁菁。“她怎么了?急急忙忙的。”

“没怎样,只是谈恋爱了。”她望向落地窗外的休旅车,朝那个背弃朋友的女人摆了摆手,目送她离去。

“之前怎么都没听她提起?你有看过是什么样的人吗?”

“模特儿。很适合摆进小说里的男人。偌,就是这一个。”

他低头瞧了瞧,“嗯,样子看起来挺不赖的。”

“是啊!所以她就抛弃我们两个了。周刚,以后该不会只剩下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吧?”罗菁菁的苦瓜脸,让他当场笑了出来。

柏展彧的车子离开了光复南路,旋即进入了忠孝东路,穿梭过几个路口,接上了高架桥。这时,驾驶座上的他已经连续好几次抛来目光,斜睨着夏悦玮。

“为什么一直瞄我?”她不解的问。

“方才在门口跟你说话的男人是谁?”

“周刚。他是我跟菁菁共同的朋友,我们三个常常会一起出来喝东西。”

“感情还真好。”他有些不是滋味。

不可讳言,那男人模样乾净、斯文俊秀,是很多女生会喜欢的样子,这让他很有危机意识。

“是啊,他们两个确实是我很要好的朋友。菁菁的个性呢,就像个女暴君,周刚则是温柔体贴得令人感动。”

柏展彧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吃味的心倩正在发酵。当着他的面说另一个男人温柔体贴,这女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罗菁菁是不是常常对你动手动脚的?”

动手动脚?夏悦玮纳闷的想了想。菁菁的肢体动作本来就多,比如蓄意捏揉对方的脸、恶作剧搔痒、踢人家**……

“我看到她刚刚熊抱你。”

夏悦玮恍然大悟。「她不让我走,在跟我耍赖,要我请她吃下午茶。”

“那个周刚该不会也常常藉故这样对你吧?”他这才咬牙切击的问出他在意的重点。

即便脑袋再迟纯,这回也明白空气里的酸味究竞是打哪儿飘出来的。她好笑的望向柏展彧,“某人的口气有点酸呢!呵呵,周刚和我是不可能的。”

对她来说,细心体贴的周刚跟姊妹淘没什么两样。

她会这么肯定两人之间没有大花,是因为周刚喜欢的是男人,只不过,这关系周刚的个人隐私,她不方便大肆宣传。

“真的?”

“真的。而且周刚是个谦谦君子,绝对不会藉故占便宜。”她对周刚的人品非常有信心。

哈,谦谦君子?最好是。他又不是不知道男人的劣根性。

不过,女朋友都这么说了,不能不给面子。柏展彧只好暂时放下对周刚这个人的介怀,转移目标说:“打电话给罗菁菁。”

“做什么?”

“我要亲自叮咛她,请她以后少吃我女朋友的豆腐。”他板起脸孔,煞有其事的说。

“神经病啊你,连菁菁你也要介意。”夏悦玮笑斥,极为不给他面子。

哎呀,竟然被女朋友吐槽!趁着停红绿灯,柏展彧一手抓住了她,佯装恼怒的睨着她,“坏丫头,你竟敢骂我,还不快点道歉。”故作凶神恶煞状。

“唷,好怕喔!”理直气壮得教人实在瞧不出她哪里害怕。“要道歉是不是?这样可以吗?”爽快的朝他厚薄适中的唇瓣轻啄了一下。

挑了挑眉,他沉吟须臾,说:“勉强可以接受。不过,倘若能温柔一点、吻久一点,应该会更好。”眼眸扬起一抹精光。

“贪心鬼!”夏悦玮笑着捶了下他的胸膛。

“现在才知道男人是贪心的动物,太晚了。”他笑着放开她,踩下油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腐女相夫最新章节 | 小腐女相夫全文阅读 | 小腐女相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