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是大野狼 第八章

作者 : 叶小岚

难道说……

他的心脏难以受控制的急促跳起。

医生说他伤势刚愈,不宜做“激烈”的运动,否则伤口有可能会裂开……但管他的!就算是血染床单、血流成河,也要奋发突进,展现威能!

“好!”这个时候不说好,还是个男人吗?

“那你躺好。”她协助他摆好姿势。“我要开始啰!”

她要开始了,是指由她来主动吗?

这样也不错,他不用做太大的动作,就可避免伤口裂开。

他充满期待的笑望俯首与他对笑的女人,还以为她就要低下脸来,亲吻他的嘴,解开他身上的衣服,细女敕的小手抚遍他的全身——当然还有那儿,最后拐他入销魂的禁地……

正当他脑子里充满十八禁的妄想时,谷晴忽然转跪坐在他的腿侧,抓起他的脚踝往前弓。

“床垫比较软,动作会比较好做!”她利落的将他的腿伸直、弓起、伸直、再弓起。“等等你还可以做点仰卧起坐之类的,不然在医院躺那么久,身体都僵硬了。”

她说的其他功用是指这个?

他觉得他一颗热切期待的心正迅速降温、冰冻,最后直接掉落谷底,像颗僵硬的石头,毫无生气的躺着。

满脑袋的绪丽幻想啊……就像开到荼蘼之花,凋零片片啊……

“你怎么了?”纯真大眼不解的望着他好似刚又发生一次车祸的悲痛神色,“会痛吗?”

“不会。”痛的是他的心。

她爬来他身侧,“还是你觉得在床上做不舒服?”

“并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在它处。

“还是你以为我说的功用是指其他?”调皮的眼眨了眨。

那满溢在眼瞳内的恶作剧神色明显得唯有瞎子才看不见,他恍然如悉调皮捣蛋鬼才不是当真无知,而是故意作弄他的!

等他身体康复,看他不将她压在身下好好整治一番才怪!

“不,我以为你指的就是这个。”他装作一脸严肃,“再继续吧!”

“真的?”

“真的!”假的也要说成真的,否则面子往哪摆!

“那我继续啰!”

小手轻柔捧住两颊,他以为她要帮他做转颈运动,故很认分的闭上眼,想不到她的确转动了他的颈,却是转往她的方向,接着唇儿贴上,而贴颊的双手则沿着粗颈的线条滑向领口,一颗一颗慢条斯理的解开衬衫扣子。

丁香小舌在他的口中与他勾缠,灵活的舌尖迅速挑起的花火,在体内各处点燃,串联成灾。

“小晴……”他微喘着气,拉开热烫的小脸。“这可不是什么复健运动!”

“这是呀!”她又俯首亲吻,边吮含薄唇边道,“帮助你恢复‘五’肢机能的运动!”

这女人……她是故意说错的吧!

她要帮他恢复“五”肢机能……

含意满满的挑逗在霎时勾动了开关,之火全朝同一处燃去,灼灼旺盛的燃烧。

“你别动,我帮你就好。”衬衫拉开,袒露大片精实胸膛与平坦的小腹。“医生说你还不能激烈运动,但我可以帮你做复健动作!”说着,小嘴细细在肌肤上碎吻。

他的身躯很烫,但她的小嘴温度更高,每一次落下都仿佛在他身上烙下了印记,他不由自主的低低喘息,浑身绷紧。

不……他一点都不喜欢这种任人“宰割”的窝囊感!

大手一把拽住纤臂,将已往他胯下而去的小人儿拉起,再翻身压在她身上,采被动为主动,拉起她身上的T恤,连内衣一起自头顶拉月兑。

“医生说你不能随便乱动。”

他刚拉衣服的动作虽然华丽无比,但他的上臂还缠着绷带啊!

“谁管医生说。”巨掌托起,埋首品尝鲜甜。

“唔……”她因快意而轻吟,“可是万一伤口裂开怎么办?”

“再缝回去就好。”

“流血怎么办?”

“擦一擦就好。”

“我心疼怎么办?”

“你……”好吧!这问题他无解。

“所以还是让我来吧!”她甜甜一笑,一把将他推倒,同时拉下了裤子……

呜……江上望拉起旁边的被子咬入嘴里。

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他仅能做“俎上肉”,不爽啊不爽!

江上望的伤势甫好,便进入昏天暗地的忙碌。

毕竟他受伤休息了一个星期,手脚难以动作的情况下,就算想帮忙也有限,故他一回归工作团队,客户与合伙人就仿佛要将他躁死般的丢下一堆又一堆的工作。

谷晴看在眼里好心疼,而江上望则说再找到几个有能力的帮手就可以喘一口气了,问题是这帮手不好找啊,于是只好累死自己,也因此,有时还得请游巡扬来帮忙开货车。

对于多出的差事,游巡扬自然是做得心不甘情不愿,他最常挂在当上的就是——等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当大老板,差遣你们这些可恶的建筑师!

谷晴虽然不喜欢他爱抱怨、愤世嫉俗、又很爱碎嘴的白目个性,但怎么说他都是在忙碌之中挤出时间来替她开车,哪有资格嫌弃人家,只能期望自个儿的贺照快考上,熟悉道路贺驶后,能自立自强。

“你为什么不开间店啊?”还没睡饱就被叫来开车,游巡扬脸臭得很,“每天还要劳人帮你开货车,真麻烦!”

不是很想回答这问题的谷晴抿了抿唇。

“到底是为什么啊?”从来不知啥叫看脸色、啥叫适可而止的游巡扬不放弃的追问,“这货车是老大买的,也花了不少钱,干嘛不用这钱直接去租个店面呢?”真是想不透。

“租店面要很多钱。”

“哪需要啊!”游巡扬嗤了声,“不就几万块吗?”

谷晴心想他该不会是那种吃米不如米价的人吧?

“开店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现在不管行销什么东西都是需要包装的,一家咖啡馆不是租了间空屋子,摆上几张桌椅就可以营业,是要装潢费用、广告费用、周转预备金等等一堆钱的!”

“那要多少?”

“一两百万跑的不掉!”她好怀念她被卷走的一百五十万啊啊啊……

她省吃俭用、定期定额投资基金,花了很多心思,才存到了一百八十万,其中一百五十万拿出来与如函合资做为开咖啡店的资金,没想到一夕之间全数化为零!

当初她留了三十万是听从向瑶的意见,做为危险基金,预防突发状况用的,想不到向瑶的好意,不只让她的存数不至于全数被挖空,还有办法将已购买的器材与货物吃下,现在才能开行动咖啡馆。

所以说,益友真是人生珍贵的资产之一啊!

“开个店要这么多钱?”他瞠目结舌。

瞧他惊讶的样子,该不会以为开店只要神仙教母的魔法棒一挥,就可以将南瓜变成咖啡馆,老鼠变成服务生了吧?

江上望说游巡扬是最资浅的助理,所以工作最少,才派他来帮忙开车,要不是因为有人帮忙就该偷笑不该任性,她真的好想换个人啊!

“就是要这么多。”她没好气的应。

“那若我要开公司,不就要更多钱?”

“当然啊!”

“嗯……”他状似沉思。

她猜想他搞不好审慎考虑评估是否该放弃开公司的梦想了吧!

毕竟他毕业已经不少年,年纪还比她大一岁,今年二十九了,仍迟迟考不上建筑师执照,恐怕以后的希望也渺茫。

“那我得准备更多的钱才能滚出更多钱……”

他惯常自言自语,而且听不出啥逻辑,谷晴也就不理他,转头看着窗处。

“喂。”游巡扬唤她。

“什么事?”叫她“喂”,真没礼貌,好歹她也是叫他一声“游大哥”的?!

“你想不想开咖啡店?”

“我当然想啊!等我的行动咖啡馆赚够钱,我最终还是要开间店的!”

“那你觉得以你现在的赚钱速度更多久才赚得够资本?”

“嗯……”在自立自强的情况下的话,“至少也得三年吧!”

“如果有办法可以让你短时间内就赚到一笔钱,你愿不愿意?”

“大乐透?”

“拜托!那也要有被雷打到的机率好不好?”中大乐透的机率很低耶!“我有个门路,你只要把钱给我,我保证帮你赚两倍!”

她立即摇头,“我不信。”

“我是说真的!”

“这世上才没有这种好事。”她嗤之以鼻。

“真的有!”

“是什么?”

“职棒签赌。”

她倏地瞪大眼,“赌博?”

“我有内线,那不叫赌博!”

“什么内线?”

“我一个朋友的哥哥的邻居的叔叔是组头,他有内线,稳赚不赔!”

“这关系扯太远了吧!”谁敢相信啊!

“那不重要啦!重要的是,我最近签了几次,一共赢了十几万耶!”厉害吧!

“骗人!”

“我知道你赚得也不少,这段时间营业额应该也有个十来万吧,你只要拿来交给我,我保证让你翻两倍!”

“我不要!”

“你不相信我?”

“废话!”谁会相信赌徒的话!

“好!我告诉你,明天那场一定是兄弟象赢,如果我说中了,你就得跟我合资!”

“就算你说中我也不要跟你合资!”

“喔,不要就算。我可是给你机会耶!你就一辈子仰人鼻息,靠江上望养吧!”真是没出息!

“我才不是给他养!”

“你不是住在他家,开行动咖啡馆的钱也都是他出的?也是啦,卖身是赚钱最快的方法……哎唷,好痛!”

“你少胡说八道!”谷晴生气的抓起面纸拿打他,“我跟江上望才不是这样的关系!”

“不要打!我在开车!”他忙腾开一只手阻挡。

“我不是!我不是!”

“好啦好啦!你不是,别打了!”

谷晴住手时还不忘警告。“你敢再乱讲话,我就打死你!”

“不说就不说!”游巡扬自鼻腔出气。“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说什么?”面纸盒扬高。

“没啦!”游巡扬没好气的应。

什么叫好心被雷亲,他非常清楚的明白了!

谷晴实在很气游巡扬的出言不逊,但她又不想拿这种事来烦江上望,毕竟他能够休息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了,更别说两人的独处时光拿来说别人的不是更是浪费时间!

是故,当她拿到驾照时,她简直开心得快飞上天去了!

小小的黄色硬纸,代表她可以不用再劳烦他人,她欢天喜地的将驾照牢牢放入口袋内,奔上江上望的办公室。

公司内的人都认识她,也晓得她是江上望的女朋友,她一踏入办公室,抬首的众人皆朝她热切的打招呼。

“这是慰劳的咖啡!”三十公分见方的纸箱放上桌,“大家辛苦了!”

“哇!我们正需要一杯提神的咖啡!”大伙围了上来,各自领了喜欢的走。

她叉着腰,左顾右盼。

“找老大?”墨皑东走过来问。

“他在办公室内吗?”

“他不在,出去跟客户谈事情了,要不要进去等?”

“好。”

“对了,你今天的咖啡馆没营业?”

“喔,对啊!我有事。”她神秘一笑。

她今早去领驾照,所以暂停营业一天。不过她考试通过一事一直保密着要给江上望惊喜,自然不可能先透露给墨皑东知悉啰!

“看样子是很重要的事。”墨皑东回以微笑,“他的办公宝是左斜方那间,晓得吧?”

“我知道,谢谢!”

进入江上望的办公室,里头果然还是十分纷乱,与家中的干净整洁犹如云泥之别。

江上望说他这是乱中有序,桌上堆叠的图纸不可以随便乱动,否则他会不晓得东西放哪,所以谷晴也从未鸡婆的想帮他整理。

坐入透气皮革主管椅,前方的mac缓慢的变换萤幕保护程序,她轻碰银白色无线鼠标,桌面回到他上一个工作画面,是一张3D立体透视图。

她大学时学的是美术设计,主要以平面设计为主,3D设计虽然上过课,但是最基本的那种,且也不是建筑设计相关,她不敢随意乱动,只敢两手叠在桌上,下巴靠上,歪着头,端凝那看起来十分复杂的图样。

不知道在他心中,是否也想要盖一座自己的小屋?

虽然现在住的公寓大楼也不错,楼下有警卫安全管理,协助收取信件、过滤访客,但她其实也很向往那种屋外有大大庭院,晚上在楼上乱叫乱跳也不会吵到人的独栋别墅。

阿姨顾丝竹请他设计的就是那种。

真想拥有一个与他一起的家……

纤指轻触萤幕上的图样,暗暗偷笑起来。

她明白她要的不是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而是更紧密的联系,像是婚姻那种的……

啊!她蓦地掩颊,掌心热烫烫的,是她脸红的温度。

共组一个真正的家,替他生两个与他一般长相的小孩,日日勤奋下厨填饱他的胃,似乎也很不错呢!

办公室大门忽地被推开,她兴奋抬首,一瞧见来者,整个高涨的情绪热度刹那间退得一干二净。

“怎样?”游巡扬鬼鬼祟祟的溜入。

“什么怎样?”一看到游巡扬那不光明磊落的贼人样,谷晴油然生出浓浓厌恶感。

“最近这几场比赛啊,胜负都跟我说的一样吧?”高昂的下巴好不得意。

“我根本没注意。”她撇过头去。

“你竟然没注意?”游巡扬差点难以控制的大喊出声,“我透露内线消息给你知道耶!”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我告诉你,我才不会碰赌,而且你不是赚不少钱吗?要玩不会自己玩啊,干嘛找我?”真是奇怪了!

“拜托!资金越多,才会赚得越多啊!笨死了!投注越多,赚的越多!”

他觉得她看起来呆呆的,似乎很单纯,又曾耳闻她原本是要开店,但因为钱被骗走了才只好靠江上望买台小货车开行动咖啡馆,这表示她是个脑袋不太灵光的笨女孩,最好骗了,只要叫她投资,然后他暗中怞成,她也不会发觉的。

他本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想不到她竟然这么固执难说服!

“谁管你赚多少啦!人要脚踏实地,赌什么赌!赌徒都没有好下场!”历史故事殷鉴历历。

“啧!报你赚钱的机会不好好珍惜,等我以后发了,我就收购你男朋友的公司,叫他们只能摇尾求我给他们工作!”敢看不起他?!

“作你的春秋大梦!”卡早困卡有眠啦!

“是不是梦,走着瞧!”

游巡扬忿忿然走出去时,不期然遇上刚回公司的江上望。

“找我?”否则怎会自他的办公室走出?

“没有!”游巡扬毫不客气的否认。

这白目……江上望眉头拧起。

“别气。”一旁的墨皑东过来握住他的肩,低声劝道:“现在缺人缺得紧,暂时先忍耐!”要不,毫无职场轮理的游巡扬,就连大而化之的他都已快受不了了。

江上望白了他一眼,墨皑东心虚的笑了笑,谁教当初面试让游巡扬进来的人就是他呢!

唉,工作初期,游巡扬的确是个不错的员工,是到最近这两个月性情才开始起变化,三不五时顶撞上司,得罪同事,桀骜不驯。

墨皑东猜可能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多,太忙太累,才会让他抱怨频频,这也是人之常情,且看在他至少愿意配合加班,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快去你的办公宝吧,有人在等你。”墨皑东神秘的朝办公室方向抛了一眼。

“谁?”谁来找他没先通知的?

“去了不就知道了。”才不说破呢!

这男人爱搞神秘的个性十年来如一日!

江上望没好气的把刚自客户那拿回来的合约交给他,握着公文包,走进他专属的办公室。

听到开门声,谷晴以为又是游巡扬回头想继续游说,十分不耐的转头道,“游巡扬,我不会跟你合资……上望!”她开心跳起,美丽的笑靥如盛放的玫瑰。

“你怎么来了?”原来是难得上办公室一次的她,无怪乎墨皑东要装神秘了。

“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她急冲至门口,将门关上后,才献宝似的将口袋内的驾照拿出,纤指各捏两边,“登登登登!我考上驾照了!”快称赞我!

“真的?”江上望接过细瞧,还真是被她考上了。“恭喜你了!”他笑着模模她的头。

“这样以后我就可以自己开车了!”独立自强是当女强人的第一步!

“我会找时间陪你练车。”考上驾照是一回事,实际路驾可又是一回事了。

“真的吗?”谷晴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可是你不是很忙?”虽然高兴得心脏快爆了,恨不得现在就上路练车,但还是要体贴一下。

“最近应征到还不错的新人,下个星期就可以正式上班了。他们都是老手,可以很快就进入状况,到时就不用这样爆肝似的加班了!”

“太棒了!”娇小的个子开心的跳进他怀里,双脚缠上他的腰,像只爬了很久,好不容易找到可果腹的尤加利树的无尾熊般。

江上望连忙托住粉婰,预防她掉下。

“这样我们就可以多点时间相处了。”终于不用三天两头看不到人了。

“是啊!说不定还可以休假带你出去走走”一直让她孤单的守在屋中,他总对她深情愧疚。

“真的吗?”谷晴乐不可支的俏颜绯绯。“那我们可以轮流开车,四处去游山玩水,走到哪玩到哪,我一直好向往这样的旅游!”

“但是这样的旅游可能需要多点时间,短期内恐怕不行。”他很抱歉的说。

“噢……”小脸难掩失望。

“去近郊或者宜兰一带,还是可以的。”两天一夜的旅行应该还安排得出来。

谷晴心想,她的行动咖啡馆也才刚起步,真要丢着放长假旅游也是不妥,毕竟客人是很现实的,老板不开张营业,就会变心喝别家了,这主意还是暂且打消吧。

“那也好。玩太多天也会很累的。”她露出深明大义的椟样。

“谢谢你的体谅。”

“没关系,我了解的。”她抓着他已拉松的领带,“你只要给我一个祝贺的吻,我就开心了!”

江上望欺近,啄吻红唇一记。

“还不够,我还要。”她贪恋的贴上他的脸。

“你要几个都行!”他笑贴上粉唇,撬开唇瓣,给她一个热辣辣的深情之吻。

“唔……”她不由得发出轻声嘤咛。

“别出声……”他细啄唇角。“会害我有冲动。”

“什么冲动?”她既甜又媚的放电勾他。

“你知道的!”他忍不住吻了一次又一次,“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无法每天都回家,所以只要一碰到你,就会有强烈的冲动!”

小手贴上他的后脑勺,柔着他的发,低声带笑道,“我也是。”

他微微一怔,“你这是在诱惑我。”

“可不是!”

她这样一说,他可就真的控制不了激冲往的热潮了,当下卸除了她身上的衣物,贪恋的抚尽每一寸的细腻与柔滑,开启粉躯的所有感官,在一片水涧中,将渴求与狠狠的送进销魂的柔女敕深处,与她一块儿攀升至欢愉的巅峰。

她在他怀中激喘,浑身热烫像发了高烧,虚软无力的挂在他的身上,这时,外头办公室的喧闹声方能进入她的耳,她不由得一惊,惴惴问道:“外面会不会听见?”

“你现在才关心这问题会不会太晚?”他讪笑。

“呜……人家以后怎么见人?”她真的关心得太晚了!

“放心,就算他们真听见什么,也不敢怎样的。”好歹他也是这间公司的老大,谁敢在他面前说他女友的闲话?

“所以,”她瘪嘴,“这代表他们还是听得见。”

“嗯……”他意味深长的拉长音。

“好吧!”她忽然展现壮士断腕的气魄,“听见就听见,我们感情好,就怕他们忌妒!”

“哈……”江上望忍不住大笑。“厚脸皮果然名不虚传!”

“不好意思,这正好是我的优点之一!”人不要脸可是天下无敌呢!

他捏捏她的颊,略带歉意道,“我得工作了。”

“喔!”她有些扫兴的自他身上爬下,穿整衣物。“那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他不忍见她失望的神情。

“没关系啦!”她很清楚他多忙的。

“不差这点时间。”他整理好衬衫领带,拉住她的手,“载你回家。

“真的?”她大喜过望。

“顺便去吃点东西,庆祝你拿到驾照。”

“好……”想想又不妥,“可是你的工作……”

“我有一堆好属下。”他霍地拉开办公室大门,“就交给他们吧!”

外头的员工莫名感觉到背脊升上恶寒,不约而同打了个冷颤。

“好!”她开心的牵着他的手,一块儿走出办公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谁才是大野狼最新章节 | 谁才是大野狼全文阅读 | 谁才是大野狼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