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完美老公不可爱 > 第九章

完美老公不可爱 第九章

作者 : 子澄
    在雷焰勤奋努力的“耕耘”下,陶绿茵的肚子很快就珠胎暗结……喔不,是传出喜讯,简直乐坏了雷、陶两家双亲。

    虽然长辈们不说,但其实早就觉得这小俩口有那么点怪,却偏又说不出哪里怪,只能闷声不问,免得被小辈们嫌啰嗦,现在好不容易看见小夫妻俩感情渐入佳境,又传出怀孕的喜讯,长辈们总算能放宽心,迎接新生命的来临。

    不过开心归开心,安胎、补身、被气一样也免不了,还有一堆莫名其妙的规定,譬如不准在房间里钉东钉西、移来移去,还有不准提重物,避免婚丧喜庆等等,全是新生代不甚了解的规矩。

    虽然规定多如牛毛,但陶绿茵秉持着宁可信其有,且让长辈们安心的想法,倒也配合得毫无怨言,但天天要她喝那些中药的补品,可就让她愁眉苦脸了。

    “老公,这是妈刚端来补气血的中药,交给你了喔。”适才望婆又端来一盅补品,陶绿茵垮着眉将补品端进房里,放在化妆台上。

    雷焰闻声,头皮整个发麻。

    绿茵这妮子平常还是跟以前一样,总是雷焰雷焰的叫他,只有在有求于他或撒娇的时候,才会换他一声“老公”。

    现在他很清楚,当她叫自己“老公”时准没好事,尤其在老妈和丈母娘开始有计划的为她补身之后。

    妈妈们端来补品,中药味都特浓,偏偏孕后的绿茵对中药味很敏感,闻到反胃、喝下包吐,百试百灵。

    但绿茵在不想折了妈妈们好意的考量下,除了安胎的汤药,她自己捏着鼻子和靠仙楂片勉强解决外,其余的补品全往亲爱的老公嘴里灌。

    倒掉浪费,不如顺道帮工作量大的老公补补身——雷焰知道这算老婆另类的体贴,可当天天至少得喝上一回的状况下,连原本不排斥中药的他也喝到想吐。

    “我说老婆,偷偷倒掉妈不会发现,你干么非得要我喝不可?”雷焰脸色青白交错,几乎要媲美苦瓜了。

    “不要啦,妈也是花时间熬的啊,怎么可以浪费她的心意?”

    或许老公说的是最好的方法,但是不行。

    只要一想到婆婆妈妈们在厨房里守着这些汤药,一守就是一、两个小时,她就没办法说服自己昧着良心将汤药倒掉。

    “不然我去跟妈说,要她别再炖这些了好吧?”他退而求其次的另寻他法。

    对,妈妈是辛苦,但原本是要给她这孕妇补身的,反而全补到他这大男人身上,套句台湾俚语,猪不肥反倒肥到狗啊!

    “不要,我不想让妈难过。”她晓得老公委屈,但他们年轻人忍耐一下,吞一吞就过去了,她就怕老人家钻牛角尖,万一胡思乱想可不好。

    “妈不难过,我难过啊!”意思是要他再喝下去是吧?雷焰的脸全黑了。

    “老公,你忍着点,妈说等肚子里的宝宝三个月大以后,就不用喝那么多补品了。”她耐着性子央求道。

    瞧亲爱的老婆既是陪笑又是拜托的,雷焰再怎么铁石心肠也不免心软。“我真是被你打败了!拿来吧,我喝就是了。”

    “谢谢老公!”她松开眉心,开心的起身走到化妆台前端汤药。

    凝着她挂着浅笑的侧脸,雷焰暗自浅叹一口。

    男人啊,命苦喔!

    谁叫他就是舍不得老婆委屈难过?就算老婆要他吞金吞银,他也照吞不误!

    幸福要和好朋友分享,陶绿茵难掩愉悦的以电话告知好友陈蓁蓁自己怀孕的消息,电话里陈蓁蓁的惊声尖叫逗得她娇笑连连。

    陈蓁蓁坚持一定要跟她见一面,因此两个女人依旧约在老地方,两人常相约聚会的咖啡馆。

    “这一定是我的幻觉。”瞪着丰润光彩、气色极佳的陶绿茵,陈蓁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的气色跟前阵子差好多喔!到底是用了什么牌子的保养品,皮肤怎么变得这么水?”

    好朋友要呷贺倒烧报,千万不可以藏私哟!

    “没有啊。”绿茵莫名其妙的摸摸脸颊,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太大的改变。“我又没有搽保养品的习惯,顶多就侞液搽一搽而已。”

    “哇噻,那还真是天生丽质啊!”陈蓁蓁衷心的赞叹,接着想到绿茵怀孕的事实。“难道……是爱情的蛋白质起了作用?”

    “什么是爱情的蛋白质?”绿茵一脸茫然,从没听过那种东东。

    陈蓁蓁顽皮的朝她眨了下眼。“那个啊,钻进你肚子里,然后分裂成小表头的那个嘛!”

    “……陈、蓁、蓁!”绿茵胀红了脸,即便咖啡馆里的冷气强劲,她仍感到十分害羞,生怕被别人听了去。“别老是说我,倒是你,干么突然跟男朋友分手?难不成是荷尔蒙失调?”

    “喔,那个啊!”率性的挥了挥手,一提到前男友的事,蓁蓁就显得意兴阑珊。“也没什么,不过那家伙劈腿被我发现了而已。”

    “劈腿?”绿茵不自觉的扬高声音,接着发现身旁座位的嘘声响起,她赶忙歉然的压低音量,身体前倾,小声的对蓁蓁说道:“做得好!会劈腿的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

    狗改不了吃屎,会劈腿的男人不管怎样都会不断的劈下去,为了蓁蓁将来的幸福着想,绿茵觉得蓁蓁分得好耶。

    “那倒是,不过以后就得孤单一个人了。”这大概就是失恋者最难承受的吧?

    早已习惯凡事有人分享,现下脱离另一方成了孤身一人,想想还真是寂寞啊!

    “拜托!男人多得是,又不只那家伙一个。”绿茵嗤笑道。

    “不然你帮我介绍啊!”蓁蓁是自由家教,接触的大多是国中生和家长,生活圈不大,要认识好男人的机会并不多。

    绿茵揽起眉思索,未几,松开眉心,开心说道:“有个人或许跟你合得来喔,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她听老公提过,赵东康目前没有女朋友,或许他和蓁蓁能擦出什么奇妙的火花也不一定。

    不过这样贸然的将他们介绍给彼此,好像太突兀了点,赵哥也未必会肯,因此要等待适当时机,勉强不来的。

    “好啊,我也想沉淀沉淀自己的情绪,不急啦!”蓁蓁不太在意的耸耸肩。

    两个女人又闲聊了好一会儿,就在蓁蓁听绿茵叙述幸福的婚姻生活,正听得津津有味、赞叹不又之际,绿茵接到婆婆游玉梅的来电。

    收线后,绿茵一脸歉疚的对蓁蓁说道:“抱歉蓁蓁,我婆婆要我陪她去美容院做头发。”

    “三八啊!快去陪你婆婆,我再坐一会儿。”看来媳妇的生活还挺忙碌的呢!

    蓁蓁龇牙咧嘴的赶她。

    绿茵离开后,蓁蓁在咖啡馆里翻看杂志,临走前因为外面很热,她又点了杯柳橙汁外带,拎在手上边走边喝。

    现在是下班时间,街上人群往来穿梭,她一个人走在路上却觉得好寂寞,走着走着,不觉恍神起来。

    她忘不了刚才绿茵脸上幸福的笑容,她好羡慕也好嫉妒,不知道她的真命天子何时才会出现?

    “啊!”行经男饰店前,一个原本站在橱窗前观看的男人突地转身,旋身时不经意撞到她,加上她正处于恍神状态,手上的柳橙汁就这么飞离她的手,落地后果汁就这么在她脚边飞溅开来。“抱歉,我没注意到身后有人。”男人微变脸色,忙不迭的道歉。

    哇!型男一枚,是她欣赏的类型耶!

    陈蓁蓁低头看了看被喷湿的裤管,笑容有点僵硬,“没关系啦,我回去洗一洗就没事了。”

    “还是我买条裤子让你换下,至于你身上这条长裤,送洗后我再送还?”男子的反应很快,立即做出赔偿的决定。

    “不用这么麻烦吧?”听起来好复杂,陈蓁蓁当场傻了眼。

    “不麻烦,前面就有百货公司,请你跟我一起来。”为了不让陈蓁蓁误以为自己是心怀不轨的坏蛋,男人由口袋里掏出皮夹,从中怞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疑虑的话,你随时跟我联络。”

    动作僵硬的被男人拉着走,陈蓁蓁不忘偷瞧名片上男人的姓名——赵东康?不错听的名字。

    但没道理啊!为什么她就得这么听话的跟着他走?

    该不会……是邱比特顽皮的神来一笔,抑或是老天爷特意安排的邂逅?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间入秋转冬,在春神造访大地、春冬交替之时,绿茵的肚子已圆得跟鼓差不多大,距离预产期不到一礼拜的光景。

    根据妇产科医师的说法,预产期前后两周,随时都有可能临盆,没有人能神准的预知肚子里的新生命何时会降临。

    雷焰担心老婆受累,建议绿茵施行剖腹产,但绿茵问过婆婆妈妈的意见,认定自然产有助孩子心肺功能的提升,因此拒绝了雷焰的提议,决意让孩子自己决定落地时辰。

    如此一来,生产时间更难掌握,身为准爸爸的雷焰比即将生产的老婆更为紧张,为了不让亲爱的老婆在阵痛时无人陪伴,他索性把公司丢给老爸,自己请了长假在家里专心陪老婆待产。

    可雷长鸣退休已久,对公司状况常有凸槌,因此实际上还是雷焰在掌控整个雷捷营造企业。

    这种状态结实累坏了身为秘书的赵东康,搞得他三不五时就得往雷家跑,不是与雷焰研讨未来营运方向,就是往返接送老董遗漏的文件,比起雷焰坐镇公司时累上好几倍。

    某个晴朗的早晨,陶绿茵和老公及公婆一起吃过早餐,挥别出门上班的仅公公及到俱乐部做SPA的婆婆后,她便和雷焰手牵手一起到往家后方的公园散步。

    由于医生建议孕妇多走动,适量的活动有利生产,因此只要不下雨,雷焰总会在餐后体贴的陪伴她到公园走走,这已是多日来养成的习惯。

    “赵哥好可怜,公司、家里两地跑,最近看起来憔悴许多。”快走到公园前,绿茵突然有感而发。

    “我看你担心他没时间陪蓁蓁吧?”雷焰轻笑,小心的牵着她的手,大脚总会行先踢开路上可能造成她跌倒的小碎石。

    “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我本来以为东康一辈子就这样了,没想到他竟然会跟你朋友谈起恋爱。”

    “那倒是。”说起那巧妙的柳橙汁邂逅,连绿茵都忍不住笑出来。“当初蓁蓁戏言要我帮她介绍男朋友,我本来就想撮合她跟赵哥见个面,没想到我都还来不及出手,他们自己竟然就因为一杯柳橙汁认识了。”

    “所以我们比他们幸运,我们甚至用不到任何道具呢!”雷焰颇为自得。“老天爷把我们绑在一起,就是要我们永远不分离。”

    “少来,要不是报上乱写,爸也不会催着你结婚。”还敢提?

    这男人的脸皮实在厚得可以。“况且要是爸不催你结婚,说不定我们到现在还是两条平等线,一辈子只能当无缘的兄妹。”

    “唉!千万别再喊我哥哥喽!”到现在他还余悸犹存呢。“不过……我倒是不介意你在床上这么喊我。”感觉还不赖,哈!

    绿茵羞红了脸,轻啐道:“你……越来越不害臊了你!”他的思考模式真跳跃啊!

    “夫妻俩有什么不能说的?就你脸皮这么薄。”雷焰哂笑道,他这个老婆老是这么害羞,真是可爱极了。“不过脸皮薄是薄,胆子倒是忒大,莽莽撞撞的就跟我求婚,到现在我还觉得像在作梦一样。”

    “我哪有跟你求婚?”绿茵嘴硬不肯承认。

    往事不要再提,那种丢脸事过去就算了,还提干么?羞死人了!

    “有啊!你老公我的记忆可好得很,到现在都记得一清二楚喔。”以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他可自信得紧。

    “不晓得是谁自告奋勇说要当我的新娘,蓄意改变房里的灯光、味道,还买性感睡衣挑逗我,最后更把我给吃了?你说,这都是谁干的好事?”

    “……不知道耶,没听说。”她撇开脸打死不认,可赧红的耳廓却泄漏了她的不自在。

    “最好没听说啦!”真是个不肯面对现实的小标女,惹得他眼里的笑意更浓。

    “以后我会把你的恶行都告诉儿子,非得要他小心提防女人才行。”

    “不准说!”她几乎要跳脚了,但略嫌臃肿的身子却不容许她这么做,只能斜眼睨他。

    “谁叫你敢做不敢当?”这可不是他认识的陶绿茵,他的绿茵是很勇敢的。

    “当……当就当嘛!就我做的,怎么样?”她被逼急了,光火的全认了。

    “谢谢你。”他笑着,让风吹乱他的发。

    她愣住,不明白这谢意由何而来。“……干么跟我道谢?”

    “因为你的勇敢,我们才能拥有现在的幸福,当然要谢谢你啊!”就因她的莽撞,一头撞进他冷静的心,全是老天爷奇妙的安排。

    “讨厌啦!不跟你说这些了。”她的眼泛起红雾。

    自从怀孕以来,她的情绪起伏甚大,动不动就感伤落泪,但她一点都不想哭,现在也是,她不要在他面前流眼泪,不然他又要担心了。

    “好,不说,只要你永远陪在我身边就好。”握紧她的小手,他尊重她的要求。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在乎一个人的可能,是绿茵改变、创造了这一切,而这一切美好得令他叹息。

    “可恶!叫你别说你还说!”她红着眼开骂了。

    “爱哭鬼。”他轻笑,展臂扔力搂住她的肩。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突然响起,他蹙眉由口袋里拿出手机接听。“雷焰。”

    “要死了老大,你跑哪儿去了?”手机里传来赵东康气急败坏的声音。“我手上有重要文件需要你的签名,跑到家里你却不在,你到底在哪里?”

    “我在公园,陪老婆散步。”雷焰咧开嘴笑,不难想像东康大小汗齐飞的窘境。

    “……我马上到!”

    待雷焰收线,绿茵好奇询问:“谁啊?”

    “你那憔悴、没时间陪女朋友的赵哥啊!”雷焰大笑,没漏听赵东康收线前的低咒。

    “你真的很坏耶!自己放大假在家里陪我,却让赵哥忙成这样,难道你一点都不内疚?”她简直不敢相信他的铁石心肠。

    “一点都不。”他摇头,半点都不觉得理亏。“比起不能陪着你生产的内疚,这一点小小的内疚根本算不上什么。”

    “哎,要是能快点生就好了。”她大叹,无奈的抚着圆滚的肚皮。

    “该生的时候就会生,急不得的。”他笑得轻松态意,见她额上冒出薄汗,他体贴的将她往石椅边带。“坐一下,等等东康会来找我签文件。”

    “嗯。”她不知道一个人的幸福能有多少,但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幸福得仿佛像在天堂一样。

    十分钟不到,赵东康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他们面前,手上正抓着那份准备让雷焰签名的重要文件。

    “你们两个不会太没良心了吗?简直要累死我了!”将文件跟笔一股脑儿的丢给雷焰,赵东康差点要骂脑脏话了。

    “谁叫你不先打电话确认我在哪里?”雷焰耸着肩,翻开文件逐一仔细看清条文。

    “我想绿茵肚子那么大,你应该不会带她乱跑,鬼才知道你会带她出来散步!”他可没陪过待产的孕妇,会知道这种事才有鬼。

    “现在知道了也不迟,横竖你以后也遇得到相同的情况。”雷焰勾唇一笑,在文件上签下龙飞凤舞的字迹。“喏,拿去。”

    “等等,让我喘一下。”赵东康双手插腰,大口大口的深呼吸,借以平息有些紊乱的气息。

    雷焰坏心眼的调侃道:“这么点路就喘成这样,你该不会体力不行了吧?”

    “就算你是我老板也一样,不许在我面前说‘不行’两个字。”

    赵东康低咒,没有一个人男人能忍受如此诬蔑。

    陶绿茵笑看着两个大男人,像孩子似的在自己面前“斗嘴鼓”,陡地腰眼一酸,腹部开始没预警的紧缩起来——“好了,我该拿合约回公司交差了。”一会儿后,完成任务的赵东康总算呼吸平顺,打算回公司了。

    “不用我送你吧?”雷焰没什么诚意的逗他。

    “嗟。”赵东康不屑的哼了起,还来不及拉开脚步,便听见绿茵极艰涩的开口喊住他。

    “赵哥,恐怕得麻烦你等一等……”昏倒!这孩子真会挑时间,竟然挑这时候开始阵痛。

    “绿茵?”雷焰惊觉妻子脸色苍白、直冒冷汗,他不觉跟着紧张起来。

    “天天天、天杀的,你该不会是……要生了吧?”赵东康没比雷焰好到哪里去,孕妇给他的感觉就是脆弱得像根草,更别提他从没见过即将生产的孕妇,紧张得舌头都打结了。

    “如果没意外的话……应该是……”她用力挤出一抹笑,只是那笑容看来有点惨淡。

    “天啊!你忍着点,我马上抱你去医院。”雷焰跳了起来,不假思索的一把将她抱起,拔开腿就跑。

    “我我我……我去开车!”一向极其镇定的赵东康也慌了,跟着冲回雷家,声音还不住打颤。

    绿茵靠着丈夫的肩膀,轻喘着扑向赵东康紧张奔跑的样子,注意到他差点因过度紧张而跌倒。

    抬头凝着丈夫紧绷的下颚,专注的神情和紧抱着自己的力量,她知道自己能毫不犹豫的倚靠这个男人,将自己的未来全部交给他守护。

    她有个人人称羡的完美老公,虽然以前他很完美却不可爱,但现在她的老公因爱情的力量而改变,变得既完美又可爱,一百分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完美老公不可爱最新章节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文阅读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