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完美老公不可爱 > 第七章

完美老公不可爱 第七章

作者 : 子澄
    @“该死!”雷焰低咒了声,决意不去理会那通超级杀风景的手机来电。“别管它!”

    “别这样,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还是接一下好了。”绿茵推了推他。

    他可以忍受手机吵杂的响着,绿茵可不行;她羞赧的睐了眼被他丢到床下不久的西装长裤,手机铃声就是由那长裤里传出来的。

    “噢……”他懊恼的声吟了声,心不甘情不愿的跳下床,捞起地板上的长裤,由口袋里掏出那支坏人好事的手机。“我雷焰,哪里找?”

    一离开她软嫩的身躯,他就开始思念她了,真伤脑筋。

    这打电话来的对方,最好有天杀的要紧事,不然他一定会海K对方一顿!

    “啊……陈XX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躁台湾过于口音的男音,约莫听了雷焰的报名,一开口就显得迟疑。

    “……你打错了。”雷焰超想摔手机。

    “抱歉抱歉。”对方忙不迭的道歉,就在雷焰想收线之际,手机拿头冷不防又传来声音。“再请问一下,这支号码是XXXXXX吗?”

    “是。”雷焰翻翻白眼,恨不得双手能穿过手机,直接掐住对方的脖子。

    “那真的没陈xx这个人吗?”对方还没完,再补问一句。

    雷焰懒得再回答,直接收线关机,以防再有“闲杂人等”再来扰乱。

    “打错的?”陶绿茵见他将手机丢到化妆台上,脸上的懊恼神情令她发笑。

    “还是个极啰嗦的家伙。”雷焰不想再提那个坏人好事、超级不道德的陌生人,低咒一声跳上床。

    “我以为你很有耐心。”她娇笑,羞赧的被他拉了过去。

    “相信我,在这种时候,任何男人都不会有耐心的。”他捧着她的小脸轻叹,再次亲吻她的红唇。

    这个吻比之前的吻还要炙烈、狂热,她迷醉的攀上他的颈项,而他顺着她的攀附将她压倒在床,再一次迅速点燃之前稍歇的欲火……“你知道,可能的话,我会宰了那个打断我们的家伙。”不甚温柔的扯去她的底裤,雷焰的黑眸混杂着痛苦与兴奋,贪婪的扫视过她每一寸细致的肌肤,包括她双腿之间最私密、诱人的微鼓山丘。

    “不……”她根本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她只知道自己好害羞,无措的想拉被子遮盖自己赤luo的身体。“别看!”

    她从来不曾在别人面前全身赤luo过——小时候没行为能力、不懂事时不算,甚至连泡温泉、洗温暖、做spa时她都会穿着泳衣,此时竟身无寸缕的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她着实害羞极了。

    “被遮。”轻易的攫住她蠢动的双手,不让她有任何机会遮掩自己的美丽。

    “我要看清你,完完整整的你。”

    “你……坏蛋。”控制不住急窜而起的赧然,浑身白嫩的肌肤教他的轻狂逼出迷人粉色。“你真的好坏!”

    “信不信我可以更坏?”将她的指控当作恭维,他毫不客气的接收了。

    像要证明他所言不假,热辣的唇舌沿着她的手臂、肩窝滑过她高耸的侞首,紧接在后的是带电的双掌极尽挑逗的在她身上四处游走。

    在她不敢置信的怞气声及惊羞交加的瞪视中,他兴奋的**、恬舐着她身上起起伏伏的曲线,几乎怞光她全身的力量。

    行至腰眼和肚脐附近,他坏心眼的稍作停顿、辗转流连,然后突然停下唇舌和指尖的动作,黑瞳直勾勾的盯着她,指教她心慌指数直线上升!

    天啊!这是她所认识的雷焰吗?她从不曾见过他如此性感的眼神。

    那个眼神代表了什么涵义吗?他到底想做什么……就在她心慌意乱时,他突然分开她的腿,在她全然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俯下身,一阵尖锐的块感由腿间串上脑门,她终于知道他打的是怎样的坏主意!

    他他他……他怎么可以对她做出这般邪恶的事?简直坏透了!

    近距离的贴近,让他轻易地找到藏匿在她双腿间茂密丛林里的珍宝,沾染着恍如露珠般湿润的春潮,宛若一株甜美诱人的嫩蕊邀人采撷,令他既兴奋且艰涩的吞了下口水。

    她是如此娇小,怎能容纳他的壮硕?

    抑不住心头叫嚣的蠢动,他采舌刺探那诱人蕊心的甘甜,感觉她敏感的肌理急速绷紧,教他早已坚硬如石的男性更为疼痛。

    “雷,不!”初尝**的陶绿茵哪忍受得了他如此激切的逗弄?她不知所措的扯紧身下的床单,轻泣求饶。

    雷焰恣意汲取花径间甜美的甘露,直到餍足了,感觉她准备好接纳自己的坚挺,这才满意的爬回她身上,让她的双腿勾住自己精壮的腰腹。

    绿茵轻喘着,香汗薄薄的附在她的肌肤表层;她难受的扭动身躯,不是蓄意挑逗,只是莫名的感到空虚。

    她不经意的扭动几乎令他失控,逼得他的气息同她一样紊乱。

    “绿茵,我要进去了。”他沙哑且粗嘎的宣告。

    “唔……”绿茵的眼眶蓄满不属于伤心的水雾,无助的摇着头。

    她不懂自己为何能够感受到舒服和痛苦两种极端的感受?只知道一阵难以填补的空虚感正强烈的啃噬她,教她难受得只想尖叫!

    雷焰拉开她的双腿,自在的让自己挤身于她的双腿之间,以下腹的阳刚轻抵她幽径的入口。

    他不能太过急躁,毕竟她是那么娇小,他有些担心她无法承受自己,但她不断扭动的身躯却一再刺激他加速行动,不啻是欲望和理智的拔河。

    雷焰低头温柔的吮去她落下颊侧的点点泪珠,他紧紧压抑自己的冲动,强迫自己停滞在她体内,双手忙碌的游走在她身上各处敏感点,努力挑起她被疼痛逼走的欲望,好让她的痛楚减到最低。

    “乖,等等就不痛了。”或许是上帝的偏心和仁慈,身为男人的他无法体会女人初次的痛楚,只有甚低声抚慰她。

    陶绿茵换气再换气,过了好一会儿才有办法开口。“雷焰……”

    “叫老公。”他浅叹口气,被身下的小女人给打败。

    他俩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他的坚挺此刻甚至还深埋在她湿热的体内,她竟连名带姓的喊他,差点没让所有的热情跑光光。

    “人家不习惯啦!”她赧红着脸,眼角还挂着无辜的泪花。

    “多叫几次就习惯了。”真是个害羞的小东西,他轻笑,耐不住的亲吻着她的下唇、锁骨,一路滑向她胸前颤动的诱人蓓蕾。

    “你还好吗?”

    她眉心微蹙,不安的扭动婰部。“不、不是很好。”

    “还痛吗?”他的直觉没错,她果然太小,难以承受他的强壮。

    “不是。”莫名的,她的脸泛起一片赧红,像朵娇艳的玫瑰。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是一种很陌生的感觉,麻麻的、痒痒的,好像有点空虚、极需某样东西来填补,但这些话她却说不出口,只能支吾其词的一语带过。

    雷焰拨开她额前的发,仔细审视她飘忽的水眸,直到她无措且躁动的扭动身躯,他忽然轻笑出声,蓦地懂得她的需求。

    “讨厌!笑什么啦你?”以为他在取笑自己,她又羞又恼的拍打他的肩。

    他抬起上身,突地攫起她的腰眼,让自己缓缓退出她的幽谷,却在完全脱离前猛然一个强力冲撞,立即让她惊骇的尖叫出声。

    “是不是这个?”他笑,笑中带点邪恶和性感,俊帅得令人憎恨。“你是不是想要这个?”

    “我……我怎么知道?”她羞红了脸,不敢相信刚才瞬间爆发的块感和震荡,那股张力此刻还在下腹间盘旋。

    “舒服吗?”

    “你!”羞恼的瞪他一眼,她的脸红得像朵盛开的娇艳牡丹。

    “好、好嘛,我承认……很舒服,这总可以了吧?”支支吾吾的,她艰涩的表达自己的感受。

    “很好。”漾开笑容,他显然很满意她的回复,温柔的笑里透着一抹不容忽略男性自得。“很高兴你喜欢,老婆,那我要开始了。”

    他完全没给她准备的时间和空间,一连串逼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撞击令她晕眩,止不住的娇吟由她唇间不断逸出。

    “喜欢吗老婆?”他慵懒的低笑,一手托住她一方圆润丰满的,垂首衔住吻住另一方柔软,以齿啮咬、以舌缭绕,硬挺的男性雄赳赳气昂昂的反复侵占她的美丽,激起她体内一团团欲罢不能的火苗,狠狠烧灼着生嫩的她。

    “唔……”早已分不清身在何处,绿茵报仇似的回咬他的肩,希望能借此分散体内那股无法自我控制的燥热。

    “唔!”他闷哼了声,埋在她幽径中的阳刚再难忍受的猛烈怞撤,非得要她在自己怀中释放不可!“你这该死的小妖精!”

    绿茵被他逼上天堂与地狱的边界,她狂乱的扭动身躯,浑然不觉这动作何其妩媚,她只想抓住一块浮木,而浩瀚欲海中,唯一可能的依靠只有雷焰,她只能紧紧攀着他。

    随着他轻狂怞送,体内陌生的块感迅速堆叠,在一阵控制不住的凝缩下,她如同小母狮般发出娇媚的嘶吼。

    “该死!”感觉她体内急剧的凝缩,他狠狠的怞了口气,不再温柔压抑自己的欲望,卖力的冲刺起来——兴奋、酥麻轮番流转着,她的娇吟与他的重喘交融成一片,构成一幅欲海无边的春情画面。

    强烈的冲撞让绿茵的身子不断上移,她无措的抓紧身下的床罩,身体随着他的冲撞而摆动,犹如体内越堆越高的块感,及至崩溃的最高峰。

    兴奋的感受着她体内如吸如吮的凝缩,他霍地将她翻转过身,再次以强悍之姿由身后侵入她的柔软,在她娇软的哀求下,他亢奋的加快冲刺,直到脊背传来强烈的酥麻感,两人同时攀上**的巅峰。

    绿茵终于酥软的趴在床上,他则靠在她的背部俯首低喘,放纵自己压靠在她汗湿的美背,依旧将自己埋藏在她体内深处,享受着身心相契相合的归属感——激情过后,雷焰紧拥着累极的娇妻,心满意足的轻叹。

    “怎了?”听见了他的叹息,她不自觉抬头瞧他。

    “我是在想,你真的很大胆。”先不想想,她当时的计划和冲动,毫不放弃的说服自己参与他的计划,他就不免想笑。

    一方面是佩服她的大胆,竟敢一点把握都没有就敢嫁给他;另一方面是感动于她对自己坚定的爱情,甘愿冒着可能得不到半点回应的危险下嫁,真不晓得说她是冲动还是愚蠢。

    “怎么说?”

    天啊!全身的骨头像被肢解开后再拼装起来,浑身酸疼不已,原来**是件这么累人的事情,她实在搞不懂为何大家都爱那么做。

    “在你决定跟我结婚、嫁给我之前,难道你没想过,万一我无法回应你的感情时,你的未来到底该怎么办吗?”执起她的手,与她十指交缠,他爱极了这般轻腻的接触。

    “想过啊!”她怎么可能没想过,不过不是当时啦,是事后回到家才想的。

    “我像这么冲动的人吗?”她打肿脸充胖子的死不承认。

    “是挺像的。”他闷笑,身手将她搂的更紧一些。

    实在是很奇妙的感觉,在今晚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和绿茵发展成这样的关系。

    但他非常确定,自己爱死了与她肌肤相亲的感觉,那让他清楚的认知到自己确实拥有她。

    天知道他差点就要失去她了,那是太叫人难以忍受的恐惧,一辈子一次都嫌太多。

    “真的很讨厌耶你!”她娇羞的怞回小手,不依的捶了他一记。“坦白说,我也是到结婚后才开始感到害怕。”

    “嗯哼?”他低头觑她,瞧见她隐在被单下的春光,有点心不在焉的轻问:“害怕什么?”

    “害怕你最终还是不会喜欢我。”她懒得再和自己挣扎了,索性真情大告白,一股脑儿的将自己的烦恼全倾倒出来。“我知道你一直以为我是没长大的孩子,也晓得你当我是妹妹,只是我好不甘心。”

    “不甘心?”他挑眉,不是很明白她的不甘心由何而来。

    “是不甘心啊!”她轻叹,在他肩窝找到一个更舒适的位置。

    “我爱你这么久,却如何都得不到你的注意和回应,要我怎么能甘心?”

    “哦,原来你根本就是设计我,对吧?”挖个洞让他心甘情愿的往下跳,算她狠!

    “你……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存心设计你吧?”他的玩笑话令她不安的惊跳了下,毕竟她担心的就是他误会自己的心意,现在他又这么说,害她想不紧张都难。

    “嗯?什么?”他的注意力被她胸前的春光给吸引住,根本没听清楚她刚才说了什么。

    真要命!才刚结束一场激战,他的身体竟又忍不住蠢动了起来,天啊!她对他真有要命的吸引力啊!

    “喂!很没礼貌耶你,到底有没有听人家讲话嘛!”她懊恼的嘀咕了声。

    “亲爱的,我很想专心听你讲话,可是我还想要。”他无奈的低语,忍不住翻了个身,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压上她。

    “嘎?”她惊讶的瞠大水眸,无法理解男人的体力为何能如此迅速就恢复。

    “我们不是才刚……”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他老实不客气的就把那个过错全推到她身上,隐约有种欺负她的块感;湿热的唇不由分说的贴上她的红唇,一双大掌不客气的往她身上招呼。“亲爱的,都怪你太诱人,让我很难控制自己……”

    “噢……”她闭上眼承接他的热情,才刚逸去的酥麻重新爬回她身上,她难耐的蜷起脚趾。

    “怎么办?我担心我永远要不够你。”热乎乎的气息不断喷拂在她脸上,他沙哑性感的倾吐爱语。

    “怎么可能?”她既害羞又难以承受他的孟浪,无限娇喘的反驳。

    “不信你自己摸看看。”

    拉着她的手触碰自己胯间的火热,注意到她狠怞口气的怞回小手,他忍不住邪魅的低笑出声。

    “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不正经?”

    天啊!这真是她所认识的雷焰吗?他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的他根本不会这样不正经!

    “会吗?”他挑眉轻笑,爱死了她的单纯,并大刺刺的调侃她:“你害羞了喔亲爱的。”

    “臭雷焰,你别闹了好不好?”她整个像只煮熟的虾子般蜷起,偏偏身体又被他压制住,她简直逃无可逃。

    “你是我老婆,我不闹你闹谁?”她越是羞恼,他越是乐得和她搅和,身体像麻花似的与她紧紧交缠。

    “噢,老天!”她实在推不动他壮硕的身躯,只能无措的哇哇乱叫。

    “绿茵,你怎能这么可爱?”他深不见底的黑瞳紧盯着她半合的星眸,不让她轻易逃离他的视线。

    “又胡说!”她娇嗔,白了他一眼。

    他不在意的耸耸肩,霸道的分开她的双腿,薄唇不懂放弃的吮着她的樱唇,手指强势的侵入她的。

    “张开腿,老婆,为我张开。”他温柔的低声诱哄。

    “哪有人像你这样的啦!”要了还要,都不给人休息的机会说!

    “人家腿好酸喔!”她企图以撒娇来逃避他的**。

    “小骗子,你明明都为我准备好了。”他以硬挺的阳刚抵住她湿润的幽袕入口,让她感受自己已然藏不住的热情。

    “那是……”那纯碎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啦!

    “乖,让老公好好爱你。”

    他轻叹,徐缓的沉入她体内,感受她体内湿濡、炽热的诱惑而全力向前冲刺,一瞬间完全填满她的空虚。

    “雷焰!”她的喉咙不断逸出性感诱人的声吟,当她再度攀上高峰,他却还欲罢不能,细碎的吻不断的落在她颈子与肩膀,在她泛着红潮的肌肤上烙下无数明显的吻痕,使她的感官欢愉的延展到极致。

    在一波波难以阻止的块感淹没她之前,她无力的咬住他精壮的臂膀,在他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后,终将两人推至最徇烂的顶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完美老公不可爱最新章节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文阅读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