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完美老公不可爱 > 第三章

完美老公不可爱 第三章

作者 : 子澄
    雷陶两家办喜事,理所当然邀来许多政商名流共襄盛举,更引来媒体的争相采访,关于雷焰的“绯闻”,自然也因这场婚宴的举行而不攻自破。

    整个婚宴热闹非常,由雷焰的秘书赵东康担任总招待,他尽责的忙里忙外,问或被媒体记者逮到问些无伤大雅的问题,他都能轻松的解决,因此雷焰很放心将整个婚宴控制交给他。

    赵东康除了处理现场所有大小细节,他负责帮新郎官挡酒,因此当婚宴结束,他的酒意甚至比雷焰还浓,不过无妨,他仍尽责的将准备闹洞房的人全部排开,不让任何人打扰那对新婚的小夫妻。

    终于结束一整天的折磨,陶绿茵回到饭店提供的新房里,卸下满身的“装备”——彩妆、头饰、礼服,然后洗了个澡,终于换回平日自然的模样。

    还是天然舒服!她赞叹着卸下“人工添加物”后的自在,却在看到房里那张大床之后,全身又开始不自在起来。

    天啊!她之前都忽略了结婚之后就得睡在一起这点,现在该怎么办?

    “你站在床边干么?”好不容易送走最后一位客人,雷焰拖着疲累的身躯回到新房,一进们就看到绿茵站在床边发呆,他不明所以的问道。

    “啊?”她惊跳了下,局促的旋过身来。“你你你……你忙完啦?”

    “嗯哼。”他眯了眯眼,和她相识这么久,还是第一回听见她结巴,她到底是怎么了?“你在紧张什么?”

    “没、没啊,我我我……我没有紧张啊!”她不安的拉了衣角,突然有点在意自己的睡衣会不会太暴露了点?

    “是吗?”他浅笑,没再继续追问,随手拉开束缚了一天的领带,稍稍感到松了口气。“今天真是累坏啦,我想我绝不会有兴趣再搞一回。”

    “搞什么?”不知道她是太过在意那张床的涵义,还是累过了头,她一时搞不懂他在说什么。

    “婚礼啊!累死人了!”这比他工作时还累上好几倍,一辈子来一次就够了,再来会躁死。

    “呃……是啊,真的是很累。”她拍了拍胸口,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

    他边脱西装便问:“你洗过澡了吗?”

    “嗯,刚洗过。”说道洗澡这等私密事,她不觉又紧绷了起来。

    “那你先休息,我去洗澡。”他说着,兀自走进浴室。

    休息,怎么休息?

    难道真要两个人睡同一张床上?

    天啊!她光想都要尖叫了!

    她不安的看了眼浴室,由于饭店里的设计,浴室是以毛玻璃处理,因此隐约看的到他在浴室里洗澡的模样——不很清楚,但是看的到他整个人的轮廓,教她好害羞。

    救命啊!只是这样模糊的看着他的身影,她都快休克了,她怎么可能还跟他睡在同一张床上?

    如果先把自己敲昏,然后假装睡着会不会好一点?

    可是这样也不对啊!她结这个婚,为的就是想试试自己到底能不能和他组成一个完美的家庭,她怎能只看到床就慌了手脚?

    不行!或许她该试图引诱他,让两人由单纯的邻居变成名正言顺的夫妻,这样才有未来可言……她呆坐在床上,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情节,一张脸一会儿笑、一会儿愁苦,仿佛心有千千结。

    就在她思忖着该如何才好之际,时间也悄悄的流逝,她还苦恼的坐在床边沉思的同时,雷焰已经穿着浴袍走出浴室。

    见她还坐在床边发呆,他一脸莫名的问:“绿茵?你怎么还没睡?”

    “我在等你啊!”她害羞的摸着后颈,没敢抬头看他。

    “等我?”他愣了下,随手拨了拨湿发。“等我干么?”

    “睡觉啊!”这个时间不睡要干么?他问得好好笑喔!虽然如此,她仍心虚的再补一句。“现在该怎么睡才好?”

    雷焰僵了僵,整个新房的气氛变得有点诡异。

    该死!他竟然没想到这个问题,现在突然被她这么一问,他头开始大了起来——总不能叫他坐在化妆台前那张小椅子上睡吧?没有人有那么悲惨的新婚之夜。

    “呃……暂时就先这样睡,等回去再想办法。”他思索了下。

    着实也无计可施。

    现在的确该上床睡觉了。不得已之下,他也只能选择和她同床共枕,等回去再弄个单人床还是躺椅之类来解决睡眠问题。

    “一起睡吗?”她轻躺在床上,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小声问道。

    “……嗯。”他轻应,感觉额上沁出冷汗。

    雷焰和衣在她身边躺下,一躺下就闻到她身上清新的气味,莫名的引起他身体的一阵蚤动,他惊得屏住气息,连气都不敢喘得太用力。

    见鬼了!又不是没跟女人睡过,他在紧张个什么劲儿?

    他不断的催眠着自己,可她就躺在自己身边,那微微的香甜气味,不断的扰乱他的嗅觉,他不安的翻转个身,无奈的闭目养神。

    陶绿茵也不好受,她紧张得心脏就快跳出喉咙,小手紧抓着被子微微发抖,整个身体像发烧似的直冒汗。

    镇定点陶绿茵!只不过一个晚上而已,没什么好怕的,眼一闭,几个小时就过去了,镇定!镇定啊陶绿茵!你绝对可以的!

    一个好好的洞房花烛夜,就在两人个坏心思且紧张不已的状态下,缓缓、缓缓的过去……

    雷焰呼吸困难的由睡梦中转醒,一醒来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竟缠绕着一条藕臂,他瞬间由半梦半醒间惊醒。

    定睛一瞧,原来是绿茵那丫头连睡着都不安分,睡着睡着手就横过来了,横竖将他当成抱枕了吗?他没好气的暗叹一口,以极轻缓的动作将她的手臂拉开,放到她身侧安置好。

    没想到他躺着躺着,不知何时就这么睡着了,连话也没和绿茵谈几句。

    昨晚的莫名的感到尴尬,也不晓得该和她说些什么才好,但相较于他的尴尬,绿茵理应比他更不自在,而他竟然一点都没体会她的心情,还自己倒头就睡,实在很对不起她。

    他侧着身看着她睡着还紧蹙这眉心的睡颜——她在想什么?为什么连睡着都紧蹙着眉?

    莫非这段婚姻带给她的压力,远胜于她表现出来的轻松?

    这丫头到底在想些什么?要是她的压力这么大,为何还要跟他假结婚来欺瞒大家?

    他不解的盯着她的睡颜,说实在话,虽然两人认识这么久,他还真不曾这么近距离的看她——她睡着的时候,长长的眼睫覆盖住她水汪汪的大眼,不见平日的俏皮可爱,却显得清新秀丽。

    细细的鼻管下连接着小巧的鼻翼,因规律的呼吸而细微起伏,接下来是深邃的人中和秀气的菱嘴,此刻正因酣睡而微张,看起来就像尊躺着的瓷娃娃,可爱极了。

    其实,有这样一个老婆似乎也不错。

    他的个性比较闷,活泼的绿茵正好与他互补;他不像说话的时候,绿茵恰话多,正好可以补他的不是……他目不转睛的凝望着睡梦中的陶绿茵,细细审视着她姣好的脸蛋、想着她的好,不觉伸出手轻触她如果冻般软的脸颊。

    就在他触碰到她软嫩的脸颊时,心里霍地打了个突,冷不防的坐起身——OH,SHIT!他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绿茵是妹妹啊!他怎么能有这种不正常的绮思?

    该死!懊死的!他是太久没女人了还是怎的?怎会对绿茵产生这种异样的感觉?

    “嗯……”或许是他坐起的动作太大,惊扰了熟睡的绿茵,她柔了柔干涩的眼,轻吟着由梦中转醒。

    “你醒啦?”雷焰心头一凛,振了振精神,微低下头看着她。

    “啊!”这一瞧,让陶绿茵整个人弹跳起来,却万万没想到因此和他的头撞个正着,两人同时哀号出声。

    “该死!”好巧不巧,她的额撞到雷焰的下巴,雷焰搓柔着下巴低咒。

    “呜……好痛!”绿茵也捂着额头痛叫出声。

    “撞到哪儿了?”雷焰忍着自己下巴的疼痛,微眯着眼摸了摸她的头。

    “额头啦!”她两眼一泡泪,泪汪汪的捂着额。

    “来,我看看。”他勾起她的下巴,果然瞧见她的额头红了一块,他低头朝着泛红处轻吹着气。

    陶绿茵泪汪汪的觑着他的温柔的举动,心里感动莫名。

    雷焰好温柔哦!要是能成为他真正的妻子,不知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她想着想着,不由自主的闭上双眸,轻轻的噘起红唇,期待他的吻。

    电视不能这样演的吗?女人噘唇闭眼,男人就会吻女人,他会不会也跟电视上的男主角一样吻她呢?

    见她一脸羞涩的闭上眼,雷焰心口一紧,凝着她微噘的唇,他的呼吸不觉急促了起来。

    她这是什么意思?

    邀请他吻她吗?

    思及这个可能,他的心脏控制不住的加速狂跳;他困难的吞了下口水,双眼像涂了三秒胶般胶着在她的红唇上,如何都移不开眼。

    “雷焰?”陶绿茵等了好久,等到她以为雷焰已经睡着,当她张开眼,就见他的眼呆然的盯着自己的嘴发呆。

    “嗯?”他猛然惊醒,神色尴尬的清了清喉咙。“呃,该起来准备一下,我们好回去了。”

    “喔。”她失望的低下头,依言起身开始整理行李。

    原本她以为制造机会给他,他或许会心猿意马的吻了她、没想到她还是失败了。

    事实证明,雷焰对她一点“性趣”都没有,一点……都没有——

    在陶绿茵的字典里没有“放弃”两个字,如果因为饭店新房里的邀吻事件进行失败,就能打消陶绿茵征服雷焰的念头,那她就不叫陶绿茵了。

    于是她开始进行勾引雷焰的计划。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因此她找来最好的朋友陈蓁蓁陪她一起去购买“武器”。

    两人相约在闹区的咖啡厅里见面,见面后各自点好咖啡,便坐入座位闲聊。

    “什么?这样你也嫁?”当陈蓁蓁得知她婚姻的真相时,惊讶得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来。

    她听过好多结婚的版本,就是没听过绿茵这一款。

    她不懂,这样绿茵也愿意嫁?实在太便宜那个男人了。

    “嫁!怎么不嫁?”陶绿茵将细砂糖加入才送来的咖啡里,拿起搅拌棒轻轻搅拌。“我就是喜欢他嘛!有这个机会当然要嫁。”

    她当然得把握时机赶快嫁,不然就错失良机了。

    陈蓁蓁好无言的瞪着她。“……你真傻耶!”

    “会吗?”陶绿茵反问,嘴角扬起自信的浅笑。“真爱是值得等待的。”

    陈蓁蓁不敢置信的瞪着绿茵,突然发现绿茵身上仿佛包围着爱的光芒,闪亮得教她几乎张不开眼。

    见鬼了!恋颦中的女人都长这个样吗?

    她也正处于恋爱中啊!怎么就没绿茵这么美?老天爷真是太不公平了。

    “那也要等得到啊!你这样傻傻的就嫁了,怎么知道以后的事会不会如你所愿的发展下去?”蓁蓁还是觉得这么做太冒险了。

    “不试看看怎么知道?”人要有实验的精神,抱着冒险犯难的精神,戴着钢盔往前冲啊!“试了总是有机会。或许机率不高,但至少试过了啊!”她乐观笑道。

    “我真是服了你了。”陈蓁蓁翻了翻白眼,不再多说什么。“虽然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但是我还是衷心祝福你能幸福。”

    “呵,不愧是我的好麻吉。”

    绿茵边喝着香醇的咖啡,边和蓁蓁话家常,两个女孩就在咖啡厅里说说笑笑,聊了半个小时后才结账离开。

    “现在要去哪儿?”走出咖啡厅,陈蓁蓁见时间还早,遂询问绿茵的意见。

    “来去买点制造浪漫的小东西啊!”绿茵理所当然的回应。

    “啊?”什么跟什么啊?“什么叫做制造浪漫的小东西?”

    “像是精油啊、小灯什么的,朦胧中带点香气,你不觉得很浪漫吗?”绿茵眼里冒出眩目的爱心。

    她可是有找资料的喔!

    书上写了好多制造情趣的东西,有些让她看了脸红心跳,自认没那个勇气尝试,所以就从简单的开始好了。

    说不定简单的就能得到成效,那就用不到那些让自己脸红心跳的招式了咩,她在心里鸵鸟的自我说服。

    “最好那些有用啦!”陈蓁蓁颇不以为然。

    “哎啊啊,你那什么态度?”斜睨了蓁蓁一眼,绿茵抬高下颚,以高姿态来表现自己的自信和决心。“我可是有研究的,相信我一点好吗?”

    见好友如此兴奋,陈蓁蓁还能说什么呢?只好陪她一起逛喽!

    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婚后,陶绿茵随新婚夫婿雷焰一同住在雷家大宅,并在徵得老爸的同意后,暂时把老爸公司的会计工作留职停薪,理由是想享受新婚生活,实则是想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老公雷焰身上,专心的吸引他的注意。

    陶绿茵并不排斥和长辈住在一起,尤其是雷长鸣和游玉梅待她视如己出,她几乎没有适应上的困难。

    而且与公公婆婆同住还有个绝佳的好处,那就是雷焰担心雷爸雷妈会起疑,所以无法与她分房睡,因此她有更多的机会可以进行她的计划。

    虽然引诱雷焰不是什么太光明正大的手段,但如果她的诡计能够得逞,即便雷焰只是迷恋她的肉体都无所谓,至少他心里能因而让她占有小小的一席之地。

    她的野心不大,小小的一块地方能让她容身就够了,她的要求真的不多。

    下定决定后,她就趁着雷焰即将到家之际,开始布置起自己和雷焰的房间。

    她在床头柜的左右两边点上盐灯,听贩售盐灯的店员说,左右各摆一个,能够促进夫妻同心的磁场,而且点了盐灯感觉房里温暖多了,有种浪漫的FU喔!

    然后她在房间四处喷上精油喷雾,让房里充满淡淡的薰衣草香氛,她深吸口气,满意极了。

    薰衣草能消除疲累感,雷焰工作一整天一定很累,借由薰衣草的香氛多少能消除他的疲惫,让他拥有更好的睡眠环境。

    这是她所能想到对他好的方式,但愿他能感受到她的用心,嘻!

    布置好之后,她走出房间,到厨房里帮婆婆游玉梅煮晚餐,不久后雷焰便下班进门了。

    “煮了什么?好香喔。”雷焰一进门,饭菜香扑鼻而来,他不觉脱口而出。

    “你回来啦?”陶绿茵恰好端菜到饭厅,一见心上人进门,立刻喜上眉梢的迎了过去,热情的上前招呼。“再一会儿就可以开饭了,你要不要先去洗洗手?”

    “我想先洗个澡。”外头天气热死了,他不耐的拉扯着脖子上的领带,因天气燥热而感到烦躁不已。

    “也好,天气真的太热了,幸苦了喔!”她轻点下头,伸手接过他的公事包和解下的领带,并不忘叮咛道:“不过你动作可能要快点,别让爸妈等太久。”

    “嗯。”察觉她温柔的举动,他心里不觉泛起一股热流。

    虽然爸妈待他极好,但从小他就被老爸当成接班人训练,即使训练过程极其严苛,甚至超出他当时年纪所能负荷的程度,老爸都不准他吭一声,因此他养成了听爸妈命令行事的习惯,以减少被责骂的机会。

    爸妈的爱是以责怪和督促他学习来表现,对于日常生活更是要求他独立自主,凡事亲力亲为,就他记忆所及,爸妈几乎不曾以肢体的接触来表现爱意。

    长大之后情况略有改善,尤其在他接受公司事业之后,他可以因意见不同而和老爸争辩,较能依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但绿茵却和他的爸妈不一样,很不一样。

    像现在,她就会提公事包、帮他拿领带,这些都是以往不曾有人会帮他做的,但绿茵却做了,还做的很自然顺手,让他有点小靶动。

    当然不是他自己不能做,但绿茵如此主动的帮他做了,感觉上还很理所当然,仿佛一直以来她都为他这么做着,温暖和感动直达他的心窝。

    “那我在厨房里帮妈妈,你记得洗好澡就快点喔!”她漾起甜笑,再次交代了句,便翩然往厨房走去。

    他到了房间一定可以发现她为房间所做的改变,不知道他会喜欢还是大吃一惊?她默默想着,一路上忍不住偷偷窃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完美老公不可爱最新章节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文阅读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