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完美老公不可爱 > 第二章

完美老公不可爱 第二章

作者 : 子澄
    “你?你要当我的新娘?”相较于陶绿茵壮士断腕的镇定,雷焰根本是吓傻了,他不敢置信的瞠大双眸,仿佛绿茵说了什么吓人的恐怖事件。

    “对,我来当你的新娘。”她深吸口气,一副舍我其谁、女中豪杰的洒脱模样。

    很显然他目前心里还没有合适的新娘人选,而雷伯这回摆明铁了心这雷焰娶妻,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绝对是她所始料未及的。

    说她强求也好,说是老天垂怜也罢,这对她而言不愧是个绝佳的契机,一个让她可能与雷焰牵起红线的契机——

    他没有女朋友,她也没有男朋友,加上两家交好,他身边又没有其他比她更合适的女人可能解决他的难题,只有她的条件最适合,所以她不帮他,还有谁能帮他呢?

    美其名是帮他的忙,其实她心里清楚,自己是顶着帮忙的美名,实则满足留在他身边的想望,更甚者,说不定还有与他共谱恋曲的可能……

    “天啊!不是你说错,就是我听错了。”雷焰几乎要昏倒了,这可是他长这么大,头一回被吓到头晕,全身还产生要命的酥麻感。

    这丫头是吃错药还是怎地,竟然有那个胆子说要当他的新娘?

    噢不!她是妹妹啊!怎能当他的新娘呢?

    “你没听错,我确实是说要当你的新娘,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光看他一脸吓呆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被她大胆的提议给吓坏了,不过她还没说完。“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假结婚啊!”

    不管未来会如何发展,这恐怕是她最后的机会,所以她得把握这天下掉下来的赏赐,无论如何都得说服他跟自己结婚才行。

    “假结婚?”他双眼圆瞠,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一招。

    “对啊,我们假结婚,先帮你度过为个难关。”她再认真不过的盯着他的眼说道。“这样你既不用被怀疑性向,也不必被雷伯逼着娶老婆,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她觉得自己心机好重,竟然能眼都不眨一下,当着她喜欢的男人面前说得头头是道,为的是把他拐进礼堂。

    但假如不把握这次的机会,恐怕他就在雷伯的逼近下娶了别的女人,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她想利用这最后的可能搏它一搏,就算结果不能如她所愿,至少她认真的努力过,也不枉自己多年来爱恋一场。

    “……”雷焰好无言,不由得伸手探了探她的额。

    “干么?”她莫名其妙的拉下他的手。

    “我摸看看你是不是发烧了。”天啊!他认识绿茵这么久,从没有像此刻这样,觉得她好似外星球来的妖怪一样,想法完全超出他能想像的范围。“太不可思议了,你竟然想得出这么荒谬的方法?”

    “欵!我很正经的在帮你想办法耶!”她也快晕了,她自认为这个方式简直无懈可击,怎么雷焰这么不买帐?“你别当我在开玩笑行不行?”

    “你怎么可能不是在开玩笑?”他头疼的跳下床,像只烦燥的狮子般在房里来回走动。“你知道我一直把你当妹妹……”

    “我知道。”她状似平静的打断未竟的话语,心里却因他的坦白感到难受。

    “就因为你把我当妹妹,所以我才能帮你演这场戏,因为我们不会有任何感情上的牵扯。”

    “什么跟什么?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些什么!”他懊恼的低吼。

    工作上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总能轻易的排难解纷,唯有此刻面对他再熟悉不过的陶绿茵,他竟然拿她没办法。

    “你冷静点听我说好吗?”绿茵闭了闭眼,要不是她急于跟他沟通,否则她真想拿把榔头什么的把他敲昏,省得他走得她眼都花了。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失控的雷焰,但起因竟是自己?她莫名的有种变态的虚荣,至少她快成功的将冷静的他给逼疯。

    “是该冷静,你跟我都应该好好的冷静冷静。”吸气再吸气,雷焰努力平息自己过于震惊的情绪,声音几乎是由齿缝里迸出来的。

    “来,跟着我一起做,吸气,吐气,再吸气,再吐气……”她用手的上下移动来辅助示范呼吸的动作,胸口不自觉的跟着呼吸的吐纳而起伏。

    雷焰的视线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的身体移动,在看见她V领针织衫处,那若隐若现的深沟,他的呼吸不禁变得急促起来。

    该死!她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他竟然迟钝的到现在才发现?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知道该怎么呼吸!”他羞恼的低吼,僵硬的移开自己的眼。

    “废话,不会呼吸就挂了。”绿茵翻翻白眼,当他说了个超冻的冷笑话。

    “陶、绿、茵!”他警告的低喊她的名。

    “好啦好啦,你安静点听我说嘛。”她无奈的浅叹一口。“我们都那么熟了,对彼此的性格也都了解,而且你爸跟我爸是世交,你认为你身边还有比我更适合的人选吗?”

    没想到要帮忙还得大费周章的解释,好人真难当。

    “你想得太简单了。”他呼吸窒了窒,心里明白她说的全是事实,但婚姻并非儿戏,虽然以目前的状况看来,的确没有比绿茵更适合的人选,但他却无法不去思考后续接踵而来更多复杂的问题。

    “哪里简单?”完全合情合理,她的脑袋可一点都不简单。

    “或许假结婚真能暂时让我老爸安心,但什么时候要中止这段婚姻?”不管怎么想,他都觉得那实在太疯狂了。“而且万一在这段期间,你遇到真心喜欢的人怎么办?这根本行不通。”

    “不管是你还是我,只要有任何一方遇到真心喜欢的人,随时可以中止这段婚姻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丢出问题她就想理由圆过去。

    她说得很容易,仿佛像喝杯开水那般简单。

    “没那么简单。”他的眉心蹙起,另一个问题又浮上台面。“莫名其妙多了一次离婚记录,那你以后要怎么嫁人?”

    绿茵能如此为他设想,的确让他好生感动,可是女人不比男人,有了一次离婚的记录,未来寻找对象势必会困难许多。

    绿茵是他打小看着成长的小妹,他连对她说句重话都不舍,怎可能亲手毁了她的未来?

    只为了解决他的麻烦,却牺牲绿茵的未来,那实在太自私了,他做不来。

    “厚——”绿茵低吼,心里感觉自己好悲哀。“现在离婚率那么高,多一、两次记录不算什么的啦!”

    自己主动送上门,解决他的燃眉之急他都不要,看来他真的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这辈子她或许真的只能当他无缘的妹妹……

    “陶绿茵,那可不是太值得炫耀的记录!”他真想剖开这丫头的脑袋,看看她脑子里都装了什么,怎会对离婚这等大事如此满不在乎?

    “是不值得炫耀,但是却可以帮你度过难关。”绿茵提醒他不要忘记事件的重点。

    “问题是,度过这个难关,之后会遇到更多难解的关卡……”

    “关关难过关关过,我们再一起想办法解决啊!”绿茵追着他移动的身体,说什么都要让他看到自己的诚恳。“雷焰,我真的很想帮你。”

    雷焰挣扎着、犹豫着,望着她娇俏的脸庞,他几乎要闪神了。

    她有主见、有坚持,虽然想法太异想天开,但她真的跟小时候不一样,很不一样。

    她那双不算细却柔顺的眉微蹙,灿亮的眸时此刻写着坚定,鼻翼因情绪紧绷而微微歙张,不点自红的朱唇正努力的说服他参与她的计谋——这个他一直以为永远不会长大的小女孩,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已经悄悄的转变成大人,一个成熟且勇敢的女人。

    “可是,那对你一点都不公平……”他迷惑了,或许绿茵真的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方法,但是,他真的可以接受吗?

    “公平不公平是由我来界定,OK?”她都不在乎了,他在乎个屁!

    “绿茵,可是我……”他仍十分犹豫啊!

    “雷焰!雷大公子!”绿茵恼了,忍不住对他大声起来。“今天是因为你,我才愿意这样不计成本的帮忙,结果你咧?像个娘儿们一样龟龟毛毛的,烦不烦啊你?”

    雷焰错愕的瞠大双眸,完全没料到自己也会有被绿茵“当”的一天。

    “干么?没看过美女喔?”她挑眉回视他的凝望。

    “哈!”雷焰被她逗笑了,整个紧绷的氛围神奇的得到松绑。

    “绿茵,这次你说对了,你真的很漂亮。”

    突如其来的赞美让陶绿茵的心跳漏了一拍,她佯装不在意的白了他一眼。“别以为说好话,我就能原谅你的优柔寡断。”

    哼!

    “绿茵,我的好绿茵。”他轻笑的执起她的手,满怀感激的凝着她的俏颜。

    “我承认你提供了我一个绝佳的解套方法,既然你这么用心良苦,我就盛情难却的接受了。”

    “喂!吧么说得好像你很委屈似的?”她拧着眉心,刻意压下心头的雀跃,伸出食指老实不客气的戳刺他的肩窝。

    “怎么会呢?委屈的是你啊!”他苦笑闪躲,这丫头下手还真一点都不客气。

    “谢谢你。”

    “这还差不多。”绿茵轻哼了声,总算不再凌虐他的肩。

    两人互看一眼,忍不住相视而笑。

    很好,两人总算有了共识,接下来就……结婚喽!

    当雷、陶两家的双亲被告知小辈们的喜讯,四人八眼差点没跌出眼眶。

    “怎么是绿茵?之前没听说你们在交往啊!”雷长鸣的声音都发抖了,兴奋得发抖。

    晚上雷焰突然邀他和妻子一起到陶家喝茶,他原本还在想这孩子怎会突然有此兴致?反正自己闲着也没事,就和妻子随同儿子一同前往陶家,没想到才坐下不久,儿子和绿茵就给他如此大的“惊吓”。

    撇开他和老陶的交情不谈,绿茵这丫头他可是喜欢得紧,尤其是他自己又没有女儿,更是将绿茵当成自家女儿般疼爱。

    现下宝贝儿子竟然说要娶绿茵?

    他不是在作梦吧?

    那可是亲上加亲的天大喜事啊!

    “雷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雷焰的感情一直都很好,我们要结婚,你有必要这么惊讶吗?”睐了眼雷焰,绿茵走到雷长鸣身边撒娇,“还是你不喜欢我当你的媳妇?”

    “怎么会?”雷长鸣的开心全写在脸上,嘴都快合不起来了,“我开心得不得了啊!”

    “是喔?那你到底同不同意我跟雷焰的婚事?”她依着雷长鸣,像个女儿对父亲撒娇那般逗他。

    “同意,当然同意。”雷长鸣连声赞同,可一转头看到好友陶劲升,一口气就又吞了回去。“不过还是要你爸爸同意才行,陶老,你看这事儿……”

    陶劲升不发一语的睐了眼绿茵。

    身为父亲,他约莫也清楚女儿小女人的心思,这丫头打小就爱黏着雷焰,八成是黏着黏着给黏出感情来了。

    可这事儿蹊跷得紧,之前女儿虽然跟雷焰交好,却不曾听他们传出恋情,现在却突然说要结婚,叫他这当老爸的怎能不怀疑?

    但是看到女儿一脸坚定的样子,他还能说什么呢?

    身为一个父亲,最大的心愿当然是希望女儿有个幸福的归宿。

    若绿茵真要嫁人,雷焰确实是最佳人选,他沉稳、内敛,或许可以压住这个打小被他宠坏的丫头的野性……也罢,儿孙自有儿孙福,如果女儿执意嫁给雷焰,他实在找不出反对的理由,索性就顺了女儿的心意又何妨?

    “只要你们的感情够坚定,我没意见。”陶劲升暗叹一口,实在是女大不中留啊!“可是我丑话说在先,婚姻不是儿戏,我可不准你们轻易离婚。”

    陶绿茵和雷焰各自心下一惊,不约而同的互望一眼。

    陶劲升不愧是老江湖,该不会猜到他俩的婚约或许有鬼,才会一开始就说明但书吧?教小俩口是哑巴是黄莲,有苦说不出。

    话都说出去了,总不能现在自打嘴巴的承认,这确实是两人之间秘密的约定,否则下场绝对会很惨,超惨!

    “当然啊爸,没有人愿意离婚的是吧?”扯开僵笑,陶绿茵尽力表现得很自然。“而且现在是在谈亲事耶,人家都还没结婚,你就触人家霉头,讨厌死了!”

    “雷焰,你怎么说?”没理会女儿的撒娇,陶劲升一双老眼犀利的盯着少话的雷焰。

    雷焰缩紧下颚,诚恳的回视陶劲升。“陶叔,我会好好对待绿茵。”

    不管了!剃头没有剃一半的道理,既然他接受了绿茵的计划,断不可能在这时候反悔,接下来也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喽!

    “嗯,我信得过你。”陶劲升点了下头,总算露出安心的浅笑。

    “那么雷老,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该计量计量,如何帮这两个孩子筹备婚礼了?”

    “那当然,当然!”雷长鸣赶忙附和。

    就这样,四个老的热络的谈起婚礼细节,雷焰和陶绿茵自然而然的被晾在一旁,两人各自扮了个鬼脸,有志一同的蹑手蹑脚离开陶家大厅——

    “天啊!吓死我了!”绿茵一逃出大门,忙不迭的拍着胸口直喊道。“我老爸精得跟鬼一样,我真佩服你怎么能一点都不怕的跟他对看?”

    “我都接受过你的‘震撼教育’了,再也没有什么事可以让我害怕。”雷焰好无奈,一切起因都是她,她还敢说怕?“况且我一向对你很好,我并没有对陶叔说谎。”

    “是啦是啦,你对我很好,只是会念我粗鲁而已。”绿茵翻翻白眼,不忘借机酸他一句。

    “那也是为了你好。”雷焰扬唇浅笑,一点罪恶感都没有。

    “好好好,我晓得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这总可以了吧?”她懊恼的咕哝着。

    “甘愿一点,绿茵。”他的笑意扩大,伸手柔乱她的发。

    两人信步走到住家附近的公园,夏夜蝉声唧唧,闷热的气温让人们都躲在家里吹冷气,公园里并没有太多人,街灯将他俩的背影拉得好长。

    “欵,雷焰。”在石椅上坐下,绿茵倏地若有所思的唤他。

    “嗯?”他轻应,跟着在她身边坐下。

    “你会不会怪我出了这个主意?”低头盯着自己搁在大腿上的手,她的语气显得有丝不安。

    从他答应与自己联手弄场假婚姻至今,她一直处于兴奋状态,每分每秒想的都是如何和他一起过夫妻生活,直到刚才老爸对他质询,她才意识到他极有可能是不情愿的。

    毕竟那天晚上她有点太强势,追着他的困扰相逼,完全是自己一厢情愿。

    “你现在才问这个,不会太迟了点吗?”雷焰挑眉,好笑的觑她。“都走到这个地步了,难不成你想喊‘卡’?”

    这种事不可能喊卡的,除非他俩有被剥皮晒成干的心理准备。

    “没有啦,主意是我想出来的,我哪可能喊卡。”哎哟,越想心里越内疚,她的手不安的扭绞着。“我只是觉得,这个计划你也能找别的女人合作,未必一定要我。”

    雷焰愣怔了下,似笑非笑的凝着她。“绿茵,你现在是在自卑吗?”

    “啊!我的字典里没有‘自卑’两个字。”抬头就着月光瞪着他的俊颜,更添一股朦胧的奇妙氛围。“可或许你能找个比我更漂亮、家世更好的对象来扮演这个角色,搞不好你的压力不会那么大。”

    适才老爸质询他的那一幕,给她不小的震憾,今天若换成她是雷焰的角色,想必心理压力一定很大,所以她不禁为自己自私的想望而自责。

    爱他就应该给他最好的,可是瞧自己为他带来什么?

    压力,超大的压力,她都要看不起自己了。

    “嗯哼。”雷焰轻哼了声,倒没她想像的那么沮丧。“不管对象是谁,都势必会有压力,只是不同层面的压力罢了。”

    她凝着他,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我当然可以找个不认识的女人跟她交易,但谁知道她会不会反悔,等危机解除了却赖着不走?”用力的搂了下她的肩,现在他俩可是绑在同一条船上,谁都不准逃。“所以你是对的,至少我们无话不谈,不会有这方面的问题。”

    “你真的这么想?”她的心跳快了好几拍,虽然他才搂了一下就放开,但她的肩上仍感觉得到他残存的体温和气味。

    “当然。”雷焰轻笑,笑声被突来的微风吹散。“不然我不会答应你这么疯狂的计划。”

    他的保证让绿茵心中的大石落了地,终于放松心情的跟着轻笑起来。

    疯狂?

    是挺疯狂的,但人生嘛,偶尔疯狂一次又何妨?

    倘若疯狂能得到幸福,再疯狂都得试它一试!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完美老公不可爱最新章节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文阅读 | 完美老公不可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