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薄情茧锁 > 第十章

薄情茧锁 第十章

作者 : 楼采凝
    九楼到了,祁煜先走出电梯,就在电梯门将关上之际,吴立扬投给他一个戏谑的眼神。

    祁煜还以一个苦笑,一股莫名的不安情绪自他心底油然而生。

    费梦玲一大早受了祁煜的气,一整天下来几乎骂扁了所有与她触的部属,使得每个人都对她敬而远之,能不沾惹就尽量不去沾惹她这位女暴君。

    更令她愤恨难当的是,下班时间一到,祁煜就堂而皇之的进人人事室,和章少刚两人成双成对、亲亲密密的一起离开,气得她火冒三丈。

    她狠狠地一跺脚,紧跟着他们出了公司大楼,却在半路上被一个人影阻拦下来。

    “请问你就是费副董吗?”程浩嘴里叼了一根因,吊儿郎当地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是谁?”心情欠佳的她,怒瞪着眼前这个年轻小伙子。

    “我是准备和你并肩作战的伙伴。”他将烟蒂丢在地上,用脚踩熄了它。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鬼话,如果没事的话,请你让开,我忙得很!”

    对费梦玲而言,被陌生人搭讪是司空见惯的事,可她现在心情恶劣,一点也不觉得有趣。

    程浩笑得好不正经,那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她胸前的伟大,“别这么不耐烦,难道你不希望得到祁煜吗?”

    自从那天他的脑袋被少刚重重地敲了一棍后,心里就充满怨恨,想要得到她的欲望更加强烈!他曾经暗地里跟踪了她几回,每每看见她和祁煜两人亲亲我我的腻在一块儿时,一股梗在胸臆间的愤怒也愈加狂炽。

    “你是什么意思?”

    果然,程浩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引起了费梦玲的注意。

    “你应该心里有数,我想和你谈个条件,事成之后祁煜归你,章少刚归我,我们各取所需。”程浩露出奸佞嘴脸。

    “你是谁?凭什么认为我会愿意和你谈条件?”在商场上打滚多年的费梦玲,自然看出程浩并不是一个容易应付的角色。

    于是,她收敛了气势,放软了口气,以一种询问的眼光回视他。

    “或许你不认得我,但是,你应该听过我父亲的名字才是。”程浩的嘴角勾起诡意的笑容。

    “你父亲?”

    “程世渊,你听说过吧?”

    “那个国大代表?”费梦玲眼光轻闪,一抹惊愕浮上眼瞳。

    “没错,我就是他的独生子程浩,相信我,跟我合作绝对不会吃亏的。”他又点燃一根烟,气定闲神地说。

    “好,你先说说看你的想法。”

    费梦玲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得事先知道程浩的计划,再决定配合与否。

    他冷冷的低哼,“我要让祁煜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

    “什么?不,我不答应。”她二话不说的拒绝了,一个身败名裂的男人要他何用?

    “我也不是真的要让他一辈子翻不了身,只是让他吃点苦头,到时候章少刚不要他了,他不就是你的了吗?”程浩又说:“等他投入你的怀抱,你再利用你们费家的权势帮助他东山再起,我想,这是轻而易举的事。”

    程浩脑子里打着如意算盘,尽力游说费梦玲。

    “……”她有点被说动了,“你打算怎么做?”

    “如果我们陷害他成为盗用别人智慧财产权的人,你说……这样对他的影响大不大?”程浩狡滑地道,轻浮的脸上荡开一道邪恶的笑。

    “可是……”费梦玲浑身一颤,无法做出决定。

    她虽然气祁煜对她的态度,但这么做,未免太狠了吧?

    “你凡事都为他着想,可他是否有替你想过?”程浩不断地挑拨离间。

    程浩的话果真挑起她心里那股浓浓的恨意,心一横,她抉定要让祁煜尝尝被无情对待的滋味。

    “好,我答应你,那我们要怎么做呢?”

    程浩一见她答应,脸上便露出狰狞的表情,“你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先拿到他已经构思好的创作,然后再反咬他一口。”

    “这……这是不困难,不过……”她依然有些犹豫。

    “别再退缩了,我看,我们还先找个地方研究研究。”为了使计划天衣无缝,更害怕她临时反悔,程浩提出建议道。

    费梦玲想了想,于是允诺道:“我知道有间咖啡厅很隐密,我们就去那儿坐坐。”

    “小罢,你又要出门啊?最近看你神采奕奕的,心情满不错的喔!”章母在少刚临出门前喊住了她。

    她看着自己的女儿和祁煜的感情渐趋稳定,整个人如沐浴在春风中般,她也感染了这股喜悦。

    “妈,你最讨厌了,干嘛笑得那么暖昧嘛!”少刚斜睨了母亲一眼,小女人的窘涩姿态尽露。

    “我哪是笑你,我是为你高兴,你终于走出陰霾,我也可以放下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了。”章母轻轻喟叹了一声,鼻子却有点发酸。

    “我现在相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您放心,我一定会过得很好。”少刚开心地看看表,“我和祁煜约好了要出门,就快来不及了,我走了。”

    “路上小心一点——”章母笑意盎然地目送她离开。

    少刚才将门合上,就看见祁煜站在门外等她。

    “原来你来了,怎么不进来坐呢?”她张着灵活的双眼问道。

    “不是我不愿意进去和伯母请安,只是三天两头把人家的女儿带出去,怎么说我都会有些不好意思。”祁煜对她眨眨眼,露出年轻的朝气。

    “少来了,你还会不好意思?”少刚朝他吐吐舌头,随即奔下楼。

    祁煜连忙追上她,在她背后喊着,“为什么不会?我的脸皮可薄得很哩!”他终于追上她,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你再跑?再跑我就把你架回楼上,把你关在房里吻个够。”

    “还说你脸皮薄,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少刚娇嗔道,抡起小拳头直捶着他的胸口。

    最后她笑倒在他怀中,祁煜乘机深深地吻住了她,传递心中源源不断的深情。“什么时候你才会答应嫁给我?”

    他也不想再过一个人的生活,多希望一早起来枕边便有人为伴。

    “给我一点时间,我正在考虑该怎么向我妈开口。”少刚红透了脸,自从他对她表明心意后,她又何尝不希望与自己心爱的男人长相厮守。

    “那你得快一点,否则我真怕到时我会老得走不进礼堂了。”祁煜自嘲一笑。他与她年龄的差距一直是他心中的芥蒂,也唯有真正的拥有她,才能化解。

    “你在胡说什么,如果你真的走不动,那我背你进礼堂好了。”少刚俏皮的笑了,她眼珠子一转,古灵精怪地又说:“这样好了,祁老爹,您打算上哪儿去呀?小的这就背您过去。”

    她转过身弯下腰,做出要背他的模样。

    祁煜目光一亮,使坏道:“嗯……我看就去枫叶亭餐厅吧!”他攀住她的肩,将整个人压覆在她身上。

    “哎哟!你好重喔!压死人了啦!”少刚才尖叫出声,下一刻已被祁煜拦腰抱起,大步走向停车场。

    “你不要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多难看!”这里可是住宅区耶!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进了风化区呢!

    “有什么关系?你迟早都是我祁煜的老婆,还害什么臊?”祁煜将她抱进车里,发动引擎,直驶向餐厅。

    一路上,他始终微笑着,那抹笃定的神采带给少刚说不出的安全感。自小就极为自卑的她,也唯有在他的身旁,才能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

    “祁煜,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喔!”

    她往后靠向椅背,看着窗外昏暗的天色,满街闪烁的霓虹就像她此刻的心情,灿烂无比。

    祁煜腾出一只手紧握着她的,虽然不说话,但可以从他的表情中窥见一丝与她相同的感受。

    到达“枫叶亭”,祁煜揽着少刚优闲地走了进去,侍者带领着他们来到一个靠窗的位子坐定,待他俩点好餐后便离去。

    “你看,我们都已经成为这里的老主顾了,每次来这儿,他们总是会带我们来这个位子。”少刚嗅了嗅桌上那朵装饰用的粉红玫瑰。

    “我猜是那个男侍者一直注意着你,知道你喜欢这个靠窗的位子。”他话里有一股酸味。

    在他眼底,少刚的美是不容置疑的,她的好更是数不尽的,那种担心她被人抢走的心情也因为这份爱的加深而加深,“这辈子会看上我这个不男不女的女人的人,可能就只有你了。”少刚瞪了他一眼,完全不在意拿自己开玩笑。

    “那就就表示我是这世界上最有眼光,也最有福气的男人了。”

    “你就会贫嘴。”少刚皱皱鼻子,佯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祁煜的行动电话突然响起,他不想理会的打算关机。

    少刚却阻止了他关机的动作。“听听看嘛!说不定是什么重要的电话。”

    “除了公司找我以外,不会有其他重要的事。”祁煜不耐烦地说。

    “这里是餐厅,让电话一直响也不好,你快听听听吧!”少刚可不希望因为她而让他耽误了公事。

    既然少刚都这么说了,祁煜也只好勉强接受,他打开话机,“喂!我是祁煜。”

    “祁煜,你现在在哪里?知不知道你闯了大祸了!”是费洛力的声音。

    “总裁,发生了什么事吗?”祁煜的心口先是一窒,接着是一阵狂跳。

    “客户现在正在公司里闹翻天,说你这次为他们企画的广告,完全是抄袭来的,现在,现在对方已告上法院,这下该怎么办?”

    祁煜愣住了,这分明是有人要陷害他!他在这行待了那么多年,凭他的能力,要本不需要这么做!

    “我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我现在就回公司弄清楚状况。”

    祁煜关了手机,脸色难看地对着少刚说:“对不起,这顿饭没有办法陪你吃了,公司出了些事,我得回去处理。”

    “什么事那么严重?我跟你一起去。”少刚似乎也从他不安的表情给感染了,心口直翻涌着。

    “这……”祁煜似乎有些犹豫。

    “我一定要去,否则我怎能放心,这顿饭又怎么吃得下去?”少刚坚持着。

    “好,我们一块去吧!”

    一进公司,祁煜便看他这次所接案子的客户代表已在会议室等着他,他连忙上前询问。

    “林经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看了一眼费洛力,继而又将眼光转向对方。完全不知道是自己女儿从中搞鬼的费洛力,拿出一份文件掷在桌上,口气非常不悦的说:“你自己看吧。”

    祁煜拿起文件一看,瞬间脸色大变,那表情只能用错鄂来形容。

    杵在一旁的少刚见状,也紧蹙着眉。

    “绝不可能,这个企画案完全是我挑灯夜战将近一个月才写出来的,怎么可能是抄袭别人的呢?”他努力为自己辩解。

    “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罪证确凿,你要我怎么相信你?”费洛力吹胡子瞪眼的说,他怒瞪着少刚,“她跟过来干嘛?难道你连乘一趟公司也离不开她?我就说嘛!以前你从不会犯这种错误,就是因为她!”

    “我?”少刚闻言,脸色一寸寸地转白,忍不住踉跄了几步。

    “总裁,这不关她的事,请你不要把罪名随便推在她身上。”见少刚被污蔑,祁煜心疼得要死。

    “你还替她说话?!难道不是吗?是她影响了你,是她带给你噩运,你还是赶紧离开她才是上上之策。”

    费洛力本以为祁煜已经是他的准女婿,想不到却半路杀出这个小丫头,因而将所有的怨气全发泄在她身上。

    少刚倒怞了一口气,全身战栗,母亲日记里的内容又重回她脑海,在她不堪一击的心头抹上了一层陰影。

    林经理一身火气地开口道:“你们的女儿私情请私下处理,我的事得赶紧解决才是。”

    “小罢……没你的事,你先回去,我会把事情处理好的。”祁煜不忍见她遭受批评,催促着她离开。

    少刚不自觉地落下泪,无神地看着他,“我终究还是扫帚星,给你带来了噩运,我是该离开……”

    “你在说什么,我现在已经够烦了,你不要再火上加油了好不好?”他不希望她又回复到以前那种逃避、怯懦的模样。

    “都是我……都是我……没有我,你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没有我,你就不会出这种错,我不该不信邪……硬要和你在一起……”她连连后退,神情狼狈又憔悴,退到门际后才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

    “少刚——”

    “你这是干嘛?林经理在这里,你还是赶快把事情解释清楚,别让我们‘帅威’以后在广告界里抬不起头来。”费洛力斥责道。

    他坐回沙发,对于林经理的质问充耳不闻,整个脑海里想的只有少刚满脸受创的表情。

    “祁先生,你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已经付了一大笔广告费了。”

    直到对方的斥骂声再度传进他的耳里,祁煜才猛地惊醒。

    他柔了柔太阳袕,“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有关贵公司的损失,我也会全权负责,我一定会让这个乌龙事件真相大白。”

    “好,最好尽快,我等你的消息。”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祁煜几乎将所有的精力全放在调查抄袭案上,每天总是忙到半夜才回到住处,而每次在经过六楼的时候,他也会停下脚步,心想,不知她睡了吗?

    好几次他克制不了想见她的冲动而按了门铃,章母总是以少刚睡了为由,打发他走,但他可以从章母无奈、歉疚的表情中知道,少刚绝不是睡了,是不愿意见他。

    这阵子身旁没有了少刚的身影,他就如同行尸走肉般,再加上这椿抄袭事件,让他几乎成了只知道工作的机器,而他也只能不停的用工作来麻痹自己,藉以忘记少刚的恶意疏离。

    幸亏这阵子有吴立场的帮忙,他已调查出原来告他抄袭的那间公司就是程浩的父亲程世渊所有,进而发现,关于那份企画案他所备份的磁片全不见了!

    能上九楼设计室的人并不多,如果从监视的录影带查看,一定能知道是谁搞的鬼。可惜那几天的监视录影带在资料室内竟完全找不到,这令他头痛不已,毕竟那是他目前唯一可调查的证物!

    也因此,他更能断定这个幕后黑手不是别人,就是费洛力父女俩其中之一,而费洛力身为帅威的总裁,绝对不可能拿自己公司的名誉开玩笑,所以,唯一的嫌疑者就是——费梦玲。

    可是,他该如何让她露出马脚呢?

    如今万事皆备,只欠东风,但愿老天爷帮忙,让他找到他要的证物。

    既然所有调查的进行全卡在录影带上,他也只好听天由命,然后他决定提早回家,找少刚说个明白,他不能再容忍她蓄意躲开他了!

    祁煜才将车开到社区大门不远处,远远的便看见少刚和一个男人在大门口拉拉扯扯。

    原来是程浩找上少刚,以祁煜的未来做威胁,逼迫她和他在一起。

    少刚当然不肯,在两相争执时,祁煜出现了。

    “住手,你这是干嘛?”祁煜冲上前,扯开程浩紧抓住少刚的手,并将她推到身后保护着。

    “你这个贼还有脸出现?我现在是光明正大的追求少刚,犯着你了吗?”程浩一脸不屑地说。

    祁煜眼中冒出磷磷火光,口气更如暴风般冷厉,“我明明看到小罢拒绝你,你还对她死命纠缠,上次你企图强暴她的事我没找你算呢!你竟然还敢来!”

    “砰!”的一拳,祈煜打掉了他的门牙。

    自从大学毕业后,他已少有施展空手道的机会,这个程浩明明就是在逼他动手嘛!

    程浩脸色倏变,抹掉嘴边的血迹,恶狠狠地回应,“她跟不跟我走是我和她的事,你还是去烦你自己的事吧!”

    祁煜的怒气爆发了出来,他充满威胁性的声明道:“小罢是我的女朋友,该滚的人是你,如果你再不走,小心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他的话引来少刚一阵感动,却猛然想起自己的心软只会带给他噩运。

    不!她不能再沉迷于自己的私欲中,她要为他着想,彻底的远离他!

    “我可不承认是你的女朋友,你又怎么知道我会拒绝他?我现在正要和他去吃晚饭,没空理你,对不起。”少刚故作亲密的搂住程浩的手臂,这画面着实伤了补煜的心。

    他双拳紧握,轻轻一笑,笑中带着讽刺,“你没被他强暴得逞,很失望是不是?竟然还敢和他单独出门!好,你可以去,除非我死。”

    他将目光扫向程浩,“你说,还带不带她去吃饭?还和不和她约会?”

    突然,他一手扯住他的胳臂往后一旋,“喀喳!”一声,程浩的那只手显然是脱臼了。

    “你疯了!”少刚惊呼出声。

    程浩紧抓着脱臼的手臂,一脸痛苦的表情,咬着牙怒骂道:“好,算你狠,看我怎样对付你!”说完,他立刻转身逃开。

    少刚完全傻住了,还没回过神,就被祁煜用力一拉,直往人家拖去。

    “说!为什么不见我?”祁煜将她重重地丢进门里,用力将门踢上。

    “我……我不想见你,难道不行吗?”她一脸倨傲。

    “你知不知道现在是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竟然还避不见面!你难道不明白我有多伤心、多痛苦?”

    他紧紧抓住少刚的肩,疯狂地摇着她。

    “我想,我们两个根本不适合,而且,现在的你几乎已变得一无所有,跟着你——太冒险了。”她狠下心说。

    少刚在心里呐喊,她是不得已的,她是想害他才这么做的,又有谁知道她心里的痛?

    “我不相信这是你真正的想法。”

    “你错了,这就是我,爱慕虚荣的我,程浩他的家世背景能带给我安全感,所以,我已决定跟他了。”说时,她的脸早已退尽了血色,却仍然要装出一脸冷硬的模样。

    祁煜面无表情地与她对峙着,她不敢抬头看他,却感受到一丝寒气从他身上透了过来!下一秒,他就像头发了疯的狮子般向她冲过来,疯狂地吻住她的嘴,也几乎夺走了她的呼吸!

    他俊薄的唇勾起冷峻的笑意,“那你那天为什么要因为他的侵犯而哭得死去活来?难道是做给我看的?”

    他压根不相信她所说的话,她当他是傻瓜吗?

    “我……”她一时语塞,随即强辩道:“那个时候我并没有发觉到他的好,只以为他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不值得信赖,可是他三番两次的对我表达情意,我受了他的感动,这样总可以了吧!”

    她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其实伤他的心要比杀了自己更加痛苦,偏偏她不得不这么做!

    祁煜的双眸危险地眯起,深邃的瞳心凝聚成一个光点,直射人少刚的心,“既然你这么说,那今天我就和他交换,当个掠夺者好了。”

    他疯狂的将她揽在胸前,再度低下头,饥渴的唇覆住了她,一手大胆的伸进她的衣襟内,寻找着她高耸饱满的丰盈……

    祁煜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小嘴,**却不断的冲刺,宛如一只威猛的雄狮,一遍又一遍的捣向那紧实狭隘的花心中少刚娇红的朱唇微启,他乘机迅速将他的舌伸进她的口中,随着下身的动作,他的舌也毫不犹豫地强取豪夺,在凶猛有力的冲刺下,急速的怞动中,将他俩推到了无边无际的欲望深渊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薄情茧锁最新章节 | 薄情茧锁全文阅读 | 薄情茧锁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