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次约定 第十章

作者 : 楼采凝

上午的时间终于过去,除了进来几位买东西的客人外,其他时间都是李研畅谈理想抱负的时刻。

十二点一到,可晴立刻问:「李先生,你不去吃午餐?」

「当然要了,我请-吃饭吧!」他笑着站起身。

「不,我不能离开,你去吃吧!」可晴摇摇头,希望他能独自去吃饭,让她能够安安静静的做事。

「那-不吃饭吗?」

「我--」可晴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替她接了话。

「她是我的女友,当然跟我一起去吃饭。」

这时可晴赫然看见裘韦林就站在门口望着她。

「-有男友了?」李研不可思议的问。但是……为何老姊说她没男友呢?难道他被骗了?

可晴微愣地看着裘韦林,「我又没答应你,你怎么可以乱说话?」

「经过昨天之后,-认为我还是乱说话吗?」他牢-着眸望着她,「这是-找到了新男人?」

可晴愣住,「你怎么又说这种话?」她当真被他的话所伤,心底再次翻涌起三年前的悲痛。

裘韦林这才发现自己一时心直口快酿了错,于是他快步走向她,将她揽进怀里,当着李研的面二话不说就用力吻住她。

「唔……」可晴的小嘴被他一堵,瞬间乱了心,也忘了该做何反应,只知道依循着感觉,伸出手抓着他的双臂,紧紧攀附住他。

就在这时候,李玫回来了,一进门瞧见这幕顿时傻住。

「姊,这是怎么回事?」李研见她回来,立刻指着他们。

可晴听见声音,恍如梦醒般地推开他,红着脸说:「玫姊……-回来了?」

「可晴,他是?」李玫指着裘韦林。

「我是可晴的男友,谢谢-这三年来照顾可晴,这是我的名片。」裘韦林将名片递到她的手上。

李玫低头看了一眼,眸光蓦然一亮,「A.RISCEO!」

「什么?你是裘总裁。」李研赶紧上前,「我这次从南部上来,就是要去贵公司应征助理的工作。」

「你叫什么名字?」

「李研。」

「好,我记得了。」裘韦林又转向李玫,「今天我来是顺便为可晴辞职,她决定回到我身边了。」

可晴被他的霸气吓了一跳,赶紧冲到他们中间解释着,「玫姊,我没答应他。」跟着她又对裘韦林说:「我哪时候说要辞职?又哪时候说要回到你身边?你不要胡说。」

李玫早看出他们之间不寻常的暧昧,笑笑地对可晴说:「别这样,人家怎么说也是客人,该客气一点。」

「可是……」可晴望着李玫眼底的笑意。

李玫摇摇头,拍拍李研的肩,「我以为可晴没有男友,你又正好要来台北找工作,才出主意想让你们认识认识,不过现在看来,你不必了。」

李研抓抓脑袋,看看自己再看看裘韦林,也自叹不如,「对不起,我不知道名花有主了。」

可晴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别这样,你们把我搞得好乱喔!」

「别恼、别恼,裘总裁都来接-回去了,还不准备一下?」李玫虽然不舍,但也得为她的幸福着想,况且她也能感受到可晴对他的爱。

这些年来她一直对追求的男人无动于衷,八成与这男人有关。想想,心底放着这么优秀的男人,哪还有位置摆别人呢?如果是她也一样呀!

「玫姊,我没要跟他走。」可晴慌了,「难道-不要我了?」

「我不是不要-,而是得为-的幸福着想,别哭,-还是可以回来看我的。」李玫善解人意的说。

「那也得等-找到帮手呀!」要她现在说走就走,她绝对过意不去。

「那得看看裘总裁的意思-!」李玫笑望着裘韦林。

他被她们盯得一愣,又看见可晴那双泫然欲泣的眼,忍不住说:「我看我如果不答应,-也不会答应回到我身边,对不对?」

「那还用说?」她瞪着他这个始作俑者。

「好吧!就让-等到玫姊找到帮手。」他也学她喊李玫一声「玫姊」,可是让李玫心花怒放极了。

「你真好,可晴真没爱错人。午餐时间到了,你们快去吃饭,店我看就行了。」李玫说着,便连推带催的将他们请了出去。

一直到了他的车上,可晴才说:「你怎么还是这么霸道?我又没答应,是不会跟你回去的。」

「什么?」他不解地皱起眉,「连玫姊都看得出-爱我,为什么还要拒我于千里之外呢?」

「是吗?我自己怎么不知道我爱谁呢?」她故意这么说。

「-……黎可晴,-是故意的对不对?」他转过她的肩,「我承认我当年是狠了点,不该不挽留-,可是……-也知道当时的情况。」

「我当然知道,因为我害了你。」她愈说愈小声,「至今,那件事还一直纠结在我脑海,当我知道事后你只能另买一块不喜欢的土地时,我的心就好痛……好怕……好怕你会恨我一辈子。」

「傻瓜,我怎么会恨-?我爱-都来不及了。」他紧拥住她,「当时我为什么要用这么高的价钱标那块地-知道吗?」

「为什么?」她眨着眼。

「果真,-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他轻抚她的发,「我猜,-以为我是以标地为目的。」

「本来就是,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

「没错,它的确是我想要的,但却没有比另一样东西更值得我去拥有,那就是-,因为-,我才愿意亏一大笔钱买下它,-懂吗?」他半-的眼,眸光深邃,诉说的都是对她的情爱。

「你愿意用一亿买下我的爱情?」可晴怔然了。

「嗯,现在我只想再听-说声爱我,可以吗?」他目光灼灼,直烧进可晴的心坎,让她不知该怎么办。

「我……我不知道。」就像三年前所说的,一次爱得太多,她已经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多余的爱可以挥霍。

「莫非-已经不爱我了?」他眉头紧紧蹙起,跟着逸出一声轻喟,「我知道-一定还很不谅解我。」

可晴垂下脑袋,半晌下说话,让裘韦林更是心急。

「我答应跟你回去,可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了。」她不愿去想「爱」这个字,过去满怀爱意时总是落空,所以她不敢想、不愿想,只想把握住这仅有的幸福。

「可晴!」裘韦林神情陡变落寞,「好吧!我不逼-,走,吃饭去。」

裘韦林发动车子,迅速朝前驶去,一路上不再说话。可晴则转首望着他,发现他脸上出现的萧瑟,内心真的好不舍、好不舍。

可「爱」这个字就像被她封了唇,无论如何就是吐不出口。

「等一下去买花。」他突然说。

「买花!」

「玛丹娜。」他扬起一抹笑影,「记得-说过它的花语是渴望,与我现在的心情真的是相互辉映呢!」

那言下之意,不就代表他渴望她开口说爱他?她不语,只好点点头,「好,去买花。」

可就在这时候,裘韦林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插上耳机,「喂,陈秘书,什么事?」

「吴董突然跑来了。」陈秘书立即说。

「他来了!怎么不依照约定时间?请他回去吧!」他眉头不自觉的拢起,以往的干练又重回脸上。

可晴望着他,记忆深处像是又回到三年前……是这么的熟悉,可是她多希望在他的脸上能表现出一点软性,「不要拒绝,去公司吧!」

「我们还没吃饭,也还没买花。」现在可是他的私人时间。

「你一向以公事为重,就不要耽误了,晚上来我那儿吃饭,我等会儿跟玫姊请个假,去买些好吃的东西。」她突然很想为他做饭,就像小妻子般,只要这样,她就很满足了。

「真的?」这番话倒是让他露出微笑,「好,我一定准时到。」

「你把车停这里就行,回公司顺路。」她见他打算掉转车头,急忙说着。

「不行,这次我不会随意让-下车。」在他的坚持下,可晴只好让他载回去,这也发现他的确变了,变得温柔许多。

一丝沁甜在心底繁衍,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早点学会说爱他,让心灵深处不再有遗憾。

回到公司,处理好一切已经近六点,裘韦林走出会客室伸了伸懒腰,正打算离开时,刘黔却突然来找。

「你还真会挑时间,我得赶着约会去。」裘韦林一见是他就直接说:「难道你都不必安抚你的小女友?」

「我车坏了,想安抚也没办法,不过现在应该修理好了,我正要去拿车,车厂就在附近,所以顺路过来看看你是不是正常一些了?」刘黔肆笑着。

「去你的!」他收拾好一切,对着刘黔说:「你说的车厂就是后面那间?」

「没错。」

「我直接送你过去吧!」裘韦林很阿沙力的说,省得他直在自己耳边唠叨。虽然这次能和可晴重逢,他可谓是大功臣,但有事没事就来邀功,难道不嫌烦吗?

「哇!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刘黔得意一笑。

「省省了,走吧!」穿上外套,将车钥匙一抓,裘韦林便直接往外走。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现在魅力如何?有没有把心爱的女人把到手?」刘黔在路上问道。

「她是答应回到我身边,但是对我……我已经没把握是否还像三年前那般爱深意挚。」说着,裘韦林不禁-起了眸。

「答应回到你身边就很不错了,什么爱呀意呀!久了就会回来了。」刘黔开起玩笑。

「你不会懂的。」开车前往车厂时,裘韦林突然眼睛一亮,「这里哪时候开了间花店?」

「不知道,可能最近吧!」刘黔见他突然停下车,「你要做什么?」

「买花。」

「喂,这是反方向,你横越马路太危险了。」刘黔想喊住他,可是裘韦林早已不听劝的疾奔过去!「啐!这家伙。」

刘黔边听歌边等他出来,约莫十几分钟后,果然看见他拿着一束红艳艳的花束从里头慢慢现身,可这时路边有一辆卡车为了闪躲一辆小轿车,直往旁边超车,压根没注意到有人会从花店走出来,而当裘韦林发现时,卡车已经用极快的速度朝他迎面而去--

「韦林……」吓出一身汗的刘黔眼看着卡车飞快驶远,远距离下他又看不清楚车牌,只好学这家伙不要命的闯过马路。

「你怎么了,韦林……」他冲向摔在店门外,手上花朵已经散落一地的裘韦林。

「没事,幸好我动作快,只是被车风扫过。」他看看手臂上已留有血迹,可能是刚刚下留神擦伤的。

「走,我送你去医院。」他扶起裘韦林。

「不用,我还得去见可晴。」

「去你的!快去医院,她让我来连系。」刘黔平时看来像极了好好先生,可是固执起来就可比一头牛了。

没办法,裘韦林只好让他架上车,直接开往医院。

就在医生进行检查的空档,刘黔拿了韦林的手机,按了可晴住处的电话。下一会儿,一个女孩的嗓音响起,「喂。」

「你是黎小姐?」他问。

「对。」可晴想不出这陌生的声音会是谁。

「我是裘韦林的好友,他刚刚为了买花横过大马路,不小心被大卡车撞了,生命危急,快来XX医院见他最后一面吧!」说完他便收线。

「喂、喂,你不要挂电话呀!」可晴一颗心全束紧了,她怔怔地说道:「最后一面……不、不会的,他不会离开我,我都还没开口说爱他,他怎么可以?」

再也顾不得一切,她拿了皮包就火速赶往医院,一路上她不停地哭泣,就连司机也被她搞得情绪紧张,不断地加快速度。

一到医院,她二话下说就往里冲,可是外头媒体好多,大家脸色都显得难看,

言谈中都是指向A.RISCEO重伤不治的内容。

可晴愈听愈慌,她身子颤抖,心底区直发出龟裂的声音,可是门禁森严,不是她进得去的。

这时一个男人定向她,「黎小姐,请跟我来。」

她就这么被刘黔给带进另一间病房,而后对她眨眨眼,「这里才是。」

可晴连对他道谢都忘了,立刻打开门走了进去,看着半边身子被绷带捆紧的裘韦林,她的泪水立刻扑簌簌地狂流而出。

「韦林!」她立即扑倒在他身上,痛得他忽地震醒。可是当他发现是可晴时,他便不动声色的看她的反应。

她一抬头看见桌上那束已不成型的玛丹娜,哭得更凄惨,「你为什么要为了花做出这么危险的行为,为什么?」

抓着他的手臂,她继续说:「我好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对你的爱从没停歇过,之所以下说,不是不爱,而是不敢,就怕这爱不是我付出得了,更怕这一说什么都没了。」她吸了吸鼻子,「没想到我不说还是无法拥有,反而让你……」

可晴朝他的肩窝一趴,这不可疼得他哎叫了声,「呃……」

「你!」她猛地瞠大眼,「你还好吧!我……我马上叫医生来。」

握住她慌乱的小手,他笑着对她摇摇头,「我根本没事,只是皮肉伤,别这么紧张。」

「没事?真的吗?外头来了好多记者,把这儿挤得水泄不通,大家说你很危急……」她说着又落了泪。

袭韦林抬起末受伤的手抹去她的泪影,「全是记者?八成是刘黔那家伙搞的鬼。」

「是打电话给我的那位?他也是说你快……快不行了。」

「他诅咒我。」他抿唇一笑,「不过我能了解他的用意。」

「什么用意?」可晴非常不了解。

「他的目的就是要-说出心底的话,说出我要的『爱』,-刚刚说了,我全听见了。」轻拂过她的发,裘韦林忍不住漾出满足的微笑。

「讨厌!」她又敲了下他的伤处,「竟然为了听那些话而编这种谎,简直快把我吓死了,看我现在还在发抖呢!」

「那表示-够爱我呀!」他大笑起来。

「再笑我就不理你了。」她小嘴儿一噘,似嗔似喜地说着。

「看在那些花的份上,饶我一次?」

他撑着床面硬是要起身,可晴见了立即压住他,对他摇摇头,「要我原谅就不准逞强,躺下。」

「可是我已经躺很久了,想回家。」想想他这辈子好像还没躺过医院呢!那么罗曼蒂克的时刻居然是在医院里进行,多呕!

「不、可、以。」她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虽然现在已经近晚,但晚风拂面而来,可将病房内的药水味去除掉。

「那-会在这里陪我?」他看着她那闭眼迎风的侧面线条,柔美多情得直让他神住。

「看你乖不乖了。」她回过头俏皮一笑,「等一下我会炖鸡汤过来,你要全部吃光,我才留下。」她朝他点头一笑,接着看看表,「已经那么晚了,我得赶回去买新鲜鸡肉熬汤。」

「不急,-哪时候拿来我都会喝光。」他很笃定的对她说。

「真的?!」

「真的。」不知道他要点几次头她才会相信,「忘了吗?我爱吃鸡腿,当然对鸡汤也喜欢。」

「不过,我还是得回去--」

「哎呀!好痛,刚刚被-撞疼,伤口一定发炎了。」裘韦林突然大叫了声,震得她立刻跑过来。

「我看看。」她解开他身上的病眼,抚上伤口,「要不要紧?我找护士来看一看。」

「不用。」乘机紧抓住她的小手,「有-在就不痛了。」

「你又耍嘴皮,我才不信。」可晴用力的怞,却怞不开自己的手,最后反被他一拉,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

「陕放开我,你会痛死了。」她惊慌大喊着。

「我不痛,只想再听-说一声爱我。」这句话就像罂粟般,很容易上瘾,尤其是这个等待多时的男人。

「喂,这话说多了就失效了。」她抿着唇就是不说,「何况你也没说那么多次呀!」

「我记得我说很多次了。」他开始装傻。

「才怪。」她-起眸笑望着他,「好呀!那你现在说,说你有多爱我?」

「像山一样高,像水一样深。」

明明他是高学历毕业的,怎么会想不出个象样的台词呢?「好土,换一个。」现在可晴发现,玩弄一下他这个酷男人,滋味也挺不赖的。

「换一个……」天!受伤的男人真命苦,不能休息还得玩脑力激荡的游戏。

「那就……-是我嘴里的巧克力,心底的蜜糖。」裘韦林-起眼,装模作样的努力想、拚命想,最后迸出这么一句话。

「拜托,这个连小学生都会说了,能不能想个感性一点、有学问、有内涵一点的?」可晴鼓着腮。

「嗯……很难想,这种话说了会掉鸡皮疙瘩,能不能饶了我?」他在商场上所向无敌的脑袋,一遇到这小女人就自动投降了。

「不行。」她嘴儿一噘。

「可是我想不起来。」他抓抓头发又搔搔脑后,现在所受的压力比身上的伤还大。

「好,不逼你了,我先回去煮汤。」对他做了鬼脸,她起身要走到外头,正抓住门把却听见他在她身后开口了。

「放眼天下皆美女,原以为知心难寻、契合难觅,但是当遇见一位叫『黎可晴』的女人时,我知道契合的红粉知己已在我眼前,只是我不懂把握,不懂守候,让她在我生命中遗失了近三年的时间。在这世上,我裘韦林足以纵横商场,没有人不敬我三分、畏我七分,可这些不是我所希望的,满心所求只是一个我爱也爱我的女人。」

可晴敛下眼,满眶热泪蓦地滑落,她猛回头奔向他,再次窝进他怀中,喃喃说着,「够了,这样就够了。」

「傻瓜,这样不够,我还得再好好爱-一辈子。」轻拧一下她的小鼻尖,望着她璀璨亮眼的眸,裘韦林早情不自禁的低首封缄。

从这一秒开始,又有一位灰姑娘觅得真爱……期望这世上有更多的灰姑娘都能寻获生命中的「真命天平」。

【全书完】

编注:1记得看【天使鱼】149「将错就错」之《原来沉默装文静》。

2五月敬请期待采凝新系列,「总裁初体验」之《调戏爱情的酷总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记得那次约定最新章节 | 记得那次约定全文阅读 | 记得那次约定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