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驯妻任务 > 第八章

驯妻任务 第八章

作者 : 楼采凝
    “沈昊……”

    朴萄追了过去,拦住正要开车离去的沈昊。

    “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不喜——”

    “不喜欢我连送我一程都不愿意吗?”朴萄的话让他梗了声。

    “你要去哪儿?”沈昊这才问道。

    “我要去药局买一些备用药。”她简单地解释,“放心,到了药局我会自己坐车回来,不会再麻烦你。”

    “我可有说你麻烦我了?”他打开车门让她坐进来,然後开车上路。

    “是吗?”她红了双眼,“你刚刚的眼神分明就是这么写著,除此之外……还有一丝丝鄙视。”

    “我为何要鄙视你?”

    “因为我和严安邦也不过才分开两个月,可是我现在却说喜欢你,你瞧不起我是应该的。”她眨掉眼角的泪,“对严安邦我是曾喜欢过他,他的劈腿也让我难过和掉泪,但事後却没有太多的感觉,但对你,我是真的……”

    发现他的眉头再次拧起,她於是止住话,“算了,当我没说。”

    “别忘了,我是你的长官。”

    “长官和学员就不能进一步发展吗?这是你规定的?”朴萄反问他,“既然不喜欢我就不用找那些可笑的理由。还有,以後不用对我太好,这样会让我误会。”

    “我只是……”

    “好了,别再给我任何理由,前面停车就好,我记得小巷内有间药局。”她指著前面。

    沈昊於是将车停在路边,看著她下车後对他说了声谢谢,便二话不说地奔进巷内。

    莫约五分锺後,她拿著药袋走出来,却意外看见他仍停在原地等著她。

    “你怎么还没走?”朴萄问道。

    “上来,我送你回饭店。”

    “不用,我可以自己叫车,你走吧!”朴萄走到马路边伸手拦车。

    “我要你上车,你听见没?”沈昊从车上下来,走到她面前用力箝住她的手腕,“快上车。”

    就这么她被动的上了车,却一直抿唇不语的望著他。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沈昊回睇她一眼,视线随即落在她手上的药袋,“不过一夜而已,为什么要准备药?”

    “有一、两位小朋友的体质较特殊,若不是在自己的床上睡,有时会有一些过敏症状发生。”说完後,她便不再说话。

    “生气了?”他望著她默然的侧面线条。

    “没有,其实我知道你的答案。”她低头玩著自己的手指头,“可还是不怕死的问了,我连自知之明都没有,对吧?”

    见她一滴泪落在裙上,沈昊惊讶地轻喊了声,“朴萄!”

    “我没事。”朴萄吸吸鼻子,“只是哀悼自己还没萌芽的感情就已经枯萎。放心,我会马上好起来,说不走明天遇到哪个男人对我好,我又移情别恋了呢!”

    她抬起脸,露出牵强的笑。

    “为什么要这么说自己?”他不喜欢她这样。

    “反正在你心底我就是这样的女孩,不是吗?”她这话让他的眉心蹙得更紧了,“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但我还是希望你忘了她,她的死又不是你的错。”

    “连这个你都知道?”沈昊吃了一惊。

    “因为我是学员里头有名的包打听嘛!”她强迫自己一笑,“不要因为这个理由再罚我喔!”

    看著她强颜欢笑的模样,他心底震动得更厉害了。

    早告诉自己不需要感情的羁绊,但她怞怞噎噎说出的这段话,竟开启了他不愿去启动的记忆轮盘,让他痛苦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眼看饭店已到,他还继续往前开,朴萄惊觉不对地喊道:“停,已经到了。”

    他猛然回神,将车子开到路旁停下,“对不起,我恍神了。”

    “没关系。”朴萄不放心的看著他,“怎么了?”

    “没什么。”他柔柔眉心。

    “是我说太多了吗?”她咬咬下唇,犹豫了会儿还是说了,“不过最後我还是要说一句,你就接受许教官吧!我会祝福你们的。”

    说完,她便推开车门,迅速往饭店内奔了去。

    望著她纤细的背影,沈昊心头又隐隐颤动著。

    他用力捶了下方向盘,发出刺耳的喇叭声,随即踩下油门加速往前冲……

    此刻,他忘了自己的警察身分,只想宣泄积压在内心的困惑,还有她那颗滴落在他心头的泪。

    隔日中午吃过饭後,沈昊又派了车将朴萄父母与小朋友们送回去,本来朴萄也想跟随,晚上再搭夜车回来,但朴母不放心她一个人夜归,怎么都不肯答应。

    “放假的时候,妈妈随时等你回来。”朴母对她笑了笑,“看你瘦了不少,身体要顾好,也要好好吃饭。”

    “我会的,不用为我躁心,放心吧!”她朝他们甜笑著,又对小朋友们说:“要乖乖听话喔!不然姊姊就不带礼物回去看你们了。”

    “我们一定会听话的。”小家伙异口同声喊道。

    “一定要说到做到喔!”朴萄将他们一一送上车,“车上也不许吵闹,知道吗?”

    “知道。”整齐有力的声音响遍整个车内。

    朴义夫妇也不忘向沈昊道谢,“真的很感激你,不但让我们看见朴萄,还让孩子们玩得这么开心。”

    “我只是略尽一点心力而已。”

    “这样就足够了,看见孩子们的笑容,有什么比这些更珍贵的呢?”朴义欣慰地说。

    “有空到我们那里走走,虽然没什么可招待的,但是我们那儿的风景和空气不错,可以去散散心。”朴母打从心底喜欢沈昊,虽然他非常寡言,可不难看出他是个好人。

    “我会的。”

    “那我们走吧!他们也累了两天该回去歇会儿了。”朴义於是和妻子一块儿上车,“长官,我女儿就麻烦你照顾了。”

    沈昊对他行个礼,并未允诺好或不好,朴萄看他一眼,为化解尴尬赶紧对爸妈说:“会的,训练官很照顾我呢!你们别为我担心。”

    “好,再见了。”朴义对他们点点头後,车子便出发了。

    “爸妈再见!”她用力挥动著双手,直见车影消失後,她才落寞的放下手。

    “我们也回去吧!”沈昊说道。

    “训练官,你先回去吧!我想去走走。”她现在已明白他的心意,在这种情况下还一起回去,不是让她更伤心?

    “你要去哪儿?”他看看表,“已经快两点了。”

    “今天还是休假日耶!你别管这么多啦!”她带著笑,故作轻松地道,“我一定会在规定时间返回中心,你就不必担心了,再见,训练官。”

    朝他摆摆手後,朴萄转身往前走。

    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只是不想回中心。其他人应该也还没回来吧?她独自一人待在寝室,一定会忍不住胡思乱想。

    突然,她看见旁边有间KTV,於是走了进去,叫了间个人包厢,决定好好抒发一下心情,畅快地高歌几首。

    可不知为什么,翻著点唱本,她点选的全是些悲伤的情歌,本来想唱些快歌疯狂一下,但为什么此时她却想好好大哭一场呢?

    如今,她发现自己是真心爱上沈昊,光是这段还没开始就结束的单恋,就已让她痛不欲生!

    音乐响起,她跟著旋律哼起歌,可才不过唱两句就已泪流满面。

    爱上无心的人哪!心窝隐隐泛疼,难道这就是苦涩的爱情?

    拿起刚刚点的调酒,一整杯灌进嘴里,感觉痛快极了!

    咦?酒怎么那么快就没了?看著手中空空的酒杯,她迷迷糊糊地说:“真的空了耶!”

    泪水如果可以像这杯酒一样很快地空了,不再流了,那有多好?

    想起沈昊,她的泪水无法抑制的拚命奔流,隐忍的哭声透过包厢的门缝隐约穿透出来,让站在门外的沈昊难受得深锁眉头,想离开,但是那断断续续的哭声却揪住他的脚步。

    一会儿,他看见服务生走进包厢,不一会儿又走出来,隔没几分钟,又见服务生端了酒进去。

    天!那丫头在喝酒吗?

    等服务生出来後,他忍不住走进包厢,就见她拿著酒杯喝著。

    沈昊皱起眉走向她,怞走她手中的酒杯,又看看桌上的空杯,“这就是你说要去走走的目的?”

    “你是谁?”她傻傻地问道。

    “我是谁?”他的嗓音扬起。

    “哦!好可怕的声音,我想起来了,是训练官对不对?”她咧著嘴儿嘻嘻笑著,显然醉了。

    “对,是我。”他板起脸色。

    “训练官……”朴萄扬起音调,“你怎么会过来?刚刚可吓了我一大跳呢!要不要也喝一杯?不错喝喔~~”

    “你醉了,别再喝了。”他硬是拉起她,“我们走,离开这里。”

    “你别管我,走开!”她用力推开他,“那么多学员你不管,为什么就只管我一个,因为我好欺负吗?”

    他心一提,“你真的醉了,快跟我回去。”

    “不要,今天是我休假的日子,你不要管我。”她依旧坚持,“我要唱歌!”

    “好吧!那唱歌,酒别喝了。”没辙了,他只好坐下陪伴她。

    “训练官,你不用勉强,回去吧!”朴萄朝他挥挥手,“我一个人在这里没关系。”

    “你一个人在这里,肯定会延误晚上回中心的时间。”他蹙眉说:“如果真迟到了怎么办?”

    “如果迟到就罚我好了,跑躁场、吊单杠……我照单全收。”她娇媚的托腮望著他,“处罚我不是你最擅长的吗?”

    “你那是什么眼神?”没想到她醉了之後,那酡红的双腮、半启的杏眼,竟是这么诱人!

    “看喜欢男人的眼神。”她柔婉一笑,藉著酒意说大胆的话。

    “以後不准你用这种眼神看其他男人。”他突然冲口而出。

    “为什么不可以?”朴萄半眯著醺醉的眼,“你又不是我爸,管我呀!”

    “既然现在还是我的学员,我就要管。”

    “可我不想被你管。”她勾唇一笑,跟著又趴在桌上,“为了……为了忘掉你,从明天起我要寻觅新的爱情……”

    他拍拍她的脸,“拜托你醒醒好吗?”

    “我已经很清醒了,我想喝酒,给我酒……”

    “不许再喝了,我现在正在烦恼该怎么带你回去。”沈昊再也忍不住地站起,“走,回去吧!”

    “不要。”朴萄柔柔太阳袕,“头好痛,我想睡了。”

    “你不能睡在这里,我们走。”他俯身抓住她的手,硬是将她给拉起来。

    “我不要!”醉了的她力气特别大,用力将他一拉,而他竟失去平衡,就这么压在她身上,四片唇精准无误的紧黏在一块儿。

    沈昊心一动,再也忍不住紧扣她的腰,猛力地吻著……

    这一瞬间他不想探究自己该不该爱,只想紧紧抱著她,汲取她口中甜蜜的甘露。

    “嗯……”她在他怀里低吟,只觉得头昏脑胀,心跳加速,彷若置身梦境。

    沈昊将她搂得好紧好紧,一次又一次品尝著她的甜美,甚至想一辈子拥有她,其他什么都不在乎了!

    然而,前女友一个个在他眼前发生不幸的画面将他震醒了!

    望著她被他吻肿的红唇,和醺然的表情,他必须强忍许久才能推开她,“不行,我不能这样。”

    “为什么?”她徐徐张开双眼。

    “我想我们都醉了。”他深吸口气,“这是不该发生的。”

    “不该?”她轻逸出一丝苦笑,“知道吗?这是我的初吻。”

    沈昊简直不敢相信。

    “不相信?因为我不像个洁身自爱的女人吗?”她自嘲地说。

    “我没有这个意思。”他急切地解释著。

    “你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她垂首低泣,接著竟趴在沙发上睡著了。

    “朴萄……”他轻轻喊著她,见她没有回应,又摇摇她的肩,但她仍然没有半点反应。

    “我就知道会这样。”重叹一口气,沈昊只好将她扛上肩,背著不省人事的丫头走出KTV。

    这丫头,要他拿她怎么办才好?

    回到训练中心,正值晚餐前,学员们大多会等晚餐後再回来报到,他不放心将喝醉的她一个人放在寝室,於是破例将她带回他自己的私人宿舍。

    看著她躺在床上安稳的睡颜,他忍不住轻触她的瓜子小脸、弯弯的眉、微噘的红唇……想起他们初识的情景,还真是充满戏剧性。

    “别再固执了,收回爱我的心吧!我们并不适合。”他的唇抵在她耳畔,瘩瘂地说道。

    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组长,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你在外面等著,我马上出来。”怕许倩玲闯进来,沈昊连忙应道,临去前他不放心的看了朴萄一眼,为她盖好被子後才走出房间。

    直听见房门阖上的声音,朴萄才缓缓张开眼,眼中的泪也顺势落了下来,滴滴沾湿了枕头。

    “不适合又为何要吻我呢?大坏蛋。”她坐起来,看看这间房又摇摇头,“把我带进这里不怕被误会吗?沈昊,你不但坏而且笨得很。”吸吸鼻子,她抹去泪,趁没让人发现之前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寝室。

    “朴萄,我们回来了!”徐珍一进寝室就给朴萄一个大大的拥抱,“我还以为你会比我们晚回来呢!你几点到的?”

    “一、 两个小时之前吧!日月潭好玩吗?”朴萄逸出抹笑。

    “风景真美,当然好玩了,你没去真可惜。”张文琪替徐珍说了。

    “反正以後有的是机会,我们有空再一起去。”朴萄回以一笑。

    “你是不是有心事?”徐珍眼尖的发现她表情中的异样,“咦?眼睛还红红的,你哭过了?”

    “没……可能感冒了。”她吸吸鼻子,“北部比较冷,一时间不太适应。”

    “是这样呀!你哪时候身体变这么差了,要不要紧?”徐珍关心地问。

    “不对,有酒味!靶冒还喝酒,你不要命了吗?”张文琪嗅到她身上的酒味。

    “你们小声点,让别人听见可不好。”她不希望成为寝室里众人注目的焦点,前阵子她与严安邦走得较近时,就听见不少女学员说著背後话呢!

    “是不是和严安邦分手後,心情不好跑去喝酒?”徐珍附在她耳边小声地说。

    朴萄摇摇头,微笑地说:“不是,别乱猜,当时的确难过了几天,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只怕对沈昊的单恋会让她伤心更久,更没办法忘记。

    “真的吗?”徐珍灵光一现,“乾脆我们来办个联谊怎么样?”

    朴萄受不了地睨著她,“亏你想得出来,在训练中心办联谊,你胆子不小喔!”

    “难道不行吗?过两天有半天自由活动时间,那个时候联谊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随便你,你们自己去吧!”朴萄一点兴趣都没有。

    “拜托,我这可是为你办的耶!”

    “不需要。”她站了起来摸摸肚子,“突然觉得好饿喔~~”哭饱了也伤心够了,她该储备体力应付明天的训练。

    就不知道沈昊将要用什么方式惩罚她了。

    “你还没吃晚餐?到底在干嘛?”张文琪惊讶地问道。

    “我一回来就睡觉,什么都没吃。”她穿上外套,“别管我,我这就去福利社找吃的。”

    “要不要我们陪你?”

    “不必,你们刚回来一定还没洗澡吧!去忙自己的,我可以一个人去。”拿了钱包後,朴萄便往福利社走去。

    到了福利社,她笑著对阿姨说:“给我一个面包和一瓶奶茶。”

    付完帐,才打算离开,竟然看见沈昊站在门口。

    她有丝讶异。无缘之人偏偏总是相见,这场孽缘到底要延续到什么时候?

    朴萄将面包藏在身後,对他点点头,快步从他身旁走过。

    这刹那,他们完全没了想法、没了思绪,有的只是想著该如何留住这场心酸的浪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驯妻任务最新章节 | 驯妻任务全文阅读 | 驯妻任务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