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恶魔的午妻 > 第三章

恶魔的午妻 第三章

作者 : 楼采凝
    吕佩亭在晚餐前回到家,发现父亲正在睡觉,她让护士不要出声,缓缓坐在父亲的床边。微笑地望着父亲沉睡的容颜。

    此时此刻,她决定不再依赖别人、倚靠别人,就算再辛苦也要靠自己。她相信天下无难事,只要有心就一定可以突破任何难关,不过前提是她不卖房子,绝对不卖这栋他们家住了几十年的房子。

    “小姐,医院来的电话……”阿秀进入房间,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谢谢。”

    吕佩亭赶紧来到客厅,接起电话,“我是吕佩亭。”

    “吕小姐,我是吴医生。”

    她以轻松的语气问道。“吴医生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你父亲上个星期进医院做了术后检查,现在报告已经出来了。”

    他说这话时带点踌躇。

    “结果怎么样?”她敏感的察觉到对方的迟疑,胸口不禁紧绷起来。

    “经过仪器的检查,你父亲的病情似乎有恶化的倾向,目前需要用药物控制住,否则等到真正恶化时,要再控制就不是这么容易了。”

    “怎么会?他最近情况很好!”会不会检查出了问题?

    “因为是初期,所以还看不出来,但是若置之不理,也许很快会危及性命。”

    医生解释着。

    “天……我该怎么做?”吕佩亭紧张地急问道。

    “目前有一种新药的控制力非常好,但是健保不给付,价格稍高,你可以考虑看看,如果因为经济方面的问题,当然可以改用其他药物。”

    “这么一来,是不是效果有限?”她可以猜得到。

    “嗯……得看每个人体质接受度。”

    他的话说得很委婉,但是吕佩亭可以听得出来那就是效用有限了,“好,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考虑。”

    “好,你好好想想。”

    挂了电话后,她烦郁的柔柔太阳袕,接着又回到父亲的房间,此时他已醒过来。

    “爸,您醒了?”

    “是呀!说要等你回来,结果忍不住就睡着了。”他笑着说。

    “看爸的气色是不是好多了?”

    “是呀!真的好多了。”吕佩亭微笑的安抚道。

    “可是不知怎么的,这一两天特别想睡,往往一沾枕就睡着了。”他的话让她想起刚刚吴医生所说的检查结果。会不会是因为恶化的缘故,所以爸才会觉得疲累?

    “睡得着是好事,别想太多了,应该快开饭了,要不要我扶您起来坐一下?”

    吕佩亭隐藏起满腹心事,只想带给父亲快乐与轻松。

    “也好。”吕汉泉缓缓坐了起来,仔细看着女儿那张略显清瘦的小脸,“虽然你不想听,但是爸还是非提不可,你就别再去见他,他这么做分明是想报复我。”。

    她看着爸,不懂爸为何老是要这么说赵赫修,虽然一开始她也是这么想他,觉得他像极可恶魔,可渐渐地她发现他其实不是这样的。

    如果他真是恶魔,就不会逼她走,也不会给她支票,更不会……慢慢地走进她心中。

    这阵子,他们虽然每天见面的时间都不长,但她竟会被他隐藏在孤傲、霸道、冷绝背后的神秘影子所吸引。她好想揭开覆盖着他的面纱,挖掘他的秘密。

    “爸,您放心吧!我已经离开他了。”她露出一抹笑。

    “真的?那他要多少钱?”吕汉泉挺直背脊问道。

    “他不要钱,您就不要再说了。”爸愈是这么说,她就愈觉得对不起人家。是她一开始就欺瞒他,她没办法为自己辩驳。

    “好吧!既然你不肯说,那爸也不再提了。”

    “对了爸,之前的工作我已辞去,接下来得去找工作了,可能一开始会有点儿忙,以后晚上或许没办法天天陪您吃饭。”

    “也是,你尽避去忙,有阿秀在我没事的。对了,护士……”

    “不行,不能辞掉护士,阿秀没有医护经验,我不在的时候如果您有什么状况,那该怎么办呢?”她摇摇头。

    “但是这会加重你的负担,你又不肯卖房子,这小小的肩膀怎么扛呀?”吕汉泉烦恼地说道。

    “别为我担心。爸,我已经长大了!”她弯起嘴角,绽露轻松的微笑要爸爸安心。

    这时阿秀在外头喊吃饭,吕佩亭于是扶着父亲坐进一旁的轮椅,“走,咱们吃饭去。”

    “好。”能和宝贝女儿一起用餐,吕汉泉已别无所求。

    ☆☆☆☆☆☆☆☆☆

    赵赫修不时翻阅着桌上的资料,一边研究着各部门的报告,不知不觉中午休息时间已经到了!但是他完全没有休息的念头,全副心思都摆在公事上,打算利用午餐时间将所有的报告看完。

    直到下午一点半,门板响起敲门声,赵赫修眉尖轻拢了下,“进来。”

    严正走进办公室,很严肃的对他说:“总裁,已经很晚了,您还不准备用餐吗?这样身体会搞坏的。”

    他很清楚,赵赫修专注子公事时不喜欢被打扰,可是已经这么晚了,总不能让总裁一直饿着肚子办公吧?

    “我还不饿。”赵赫修敷衍道。

    “这样不行的,现在正是公司的忙季,您不能不注意身体。”

    严正克尽秘书的职责道。

    “够了!”他不耐烦的抬起脸瞪着严正,“你有完没完呀?我是七老八十了吗?少吃一顿又不会死。”

    严正眉心一锁,忍不住小声嘀咕,“以前吕小姐在的时候您就不会这样。”

    “你干嘛又提她?”’

    没错,她刚走的那段日子,每逢午休时间,他就开始怀念起她的厨艺。可如今都快一个月过去了,他已经调适得非常好也不会再想起。

    “您如果让我打电话订餐盒,我就不说了。”就算外面的东西不好吃,但总得吃吧。

    “你以为我不敢辞退你?”赵赫修的表情再认真不过。

    “属下不敢这么想,就算总裁辞退我,我都要这么说。”严正垂着脑袋,恭谨地说道。

    “你——”他重重的闭上眼,还真不得不服了严正,“好好,你高兴怎么做就去做吧!”

    严正这才笑了出来,“是,我马上去订。”

    他往外走去,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一件公事,“对了总裁,张董约您今晚见面。”

    “没兴趣。”那个张立方每次应酬总喜欢到声色场所,那不是他的喜好。

    “总裁,他们的原物料供应充足价格又低,为了能与他们合作下去,您就委屈一下!”严正劝道。

    他心底清楚总裁不喜欢被威胁、不喜欢勉强自己做不想做的事,但是公事为重,他相信总裁会顾全大局的。

    赵赫修靠向椅背,抬头望着他,“你呀!还真像管家婆!”

    严正立正站好,“严正不敢,请总裁原谅。”

    “算了,几点?”严正说得也没错,做生意总免不了应酬,不喜欢也得接受。

    “八点半,美华香大酒店。”

    “我知道了,你下去。”

    眼看严正退下后,赵赫修走避专属的休息室脱下西装、解下领带,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为了手边这个案子,他已连续三天每天睡不是两个小时,只好趁午休时间稍作歇息。

    半个多小时后,严正敲敲门送了饭盒进来,却不见赵赫修的身影,于是走到休息室门外,见他在睡觉也就不吵他,提着饭盒打算出去。

    “把饭盒放着吧!”没想到赵赫修开口了,显然没睡着。

    “您醒了?”

    “我只是休息一下,没打算真睡。”他坐起身,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饭盒,打开看见里面的菜色,忍不住叹口气,“一看就没食欲。”

    “总裁,我这次换了另一家日本定食店,风评不错呢!”严正拿起筷子给他,“总裁快吃吧!”

    “好,我会吃,你先出去。”赵赫修朝他挥挥手。

    “是。”严正看总裁拿着筷子的模样就大概知道他会不会吃了。

    直到他离开后,赵赫修便合上饭盒,将它丢在茶几一角,双手枕在脑后又躺回床上,“为什么总会在这时候特别想她?”

    ☆☆☆☆☆☆☆☆☆

    美华香大酒店是台北着名的风月场所,经常可见政商名流来此交际应酬。

    “赵总裁,今天你来真是我莫大的荣车,以前只要我开口,你就只会推辞。”

    张立方董事长笑望着赵赫修,“既然难得来了,今晚我们一定要不醉不归。”

    赵赫修身边的保镳立即上前为他挡酒。

    “哎呀!赵总裁你这么做就太没诚意了,瞧这里的小姐都在看着你、等着你,就希望你赏脸喝一杯。”张立方摇摇头,随即怞走杯于不让他的保镳碰。

    开什么玩笑,开这瓶洒花了他多少大洋呀!怎能随便给无关紧要的人喝,“还有,请这两位大哥到外面好吗?咱们谈生意可要谨慎点。”

    “这些人都是我信任的,还有问题吗?”赵赫修眯起眸问。

    “呃……既然你这么说,当然没问题。”见他完全不给自己颜面,张立方眉头一皱。

    “现在我们可以谈生意了吧?”赵赫修心里清楚,张立方花钱请他来这种地方肯定有目的。

    “好吧!既然你直接阀了,那我也不拐弯抹角。”张立方从公事包拿出一份资料,“原物料一年一年辗涨,我们的价钱也不能一直不动,这是报价单,还请赵总裁过目。”

    赵赫修看着桌上的报价单,“这不是该交给本公司负责的许经理吗?”

    “哈……赵总裁真爱说笑,我们都知道最后的审核者还是你。”

    “如果许经理那关就被退回了,也送不到我这里,你还是按照程序定比较恰当,抱歉,我去一趟洗手间。”

    包厢里空气又闷又嘈杂,他直想找机会去外面透透气。

    就在他前往洗手间,通过长廊时,突然听见一旁的包厢传来男人轻浮的声音,“你是新来的吧?不过是让你喝杯酒,为什么就是不喝?”

    “以为老爷我钱太多吗?就算钱多,我也不会糟蹋在你身上。”酒客见跟前的女人都不说话,火气都上来了,“再不喝酒,我就把你们经理找来,你明天就不用来了。”

    女人一听他这么说,立刻紧张地说道:“先生,千万别找经理,我求求你。”

    “那你喝酒呀!”

    “不是我故意不喝酒,而是我的酒量真的不行。”情势所逼,她不得不卑微地说明。刚刚才两杯下肚,她已感觉头晕目眩,就怕再喝下去就会完全失去意识,在这种地方失去意识可是非常可怕的。

    包厢外正好要举步离开的赵赫修蓦然停下脚步,因为这个女人的声音很耳熟。

    “那你还来这个地方干嘛,怎么不回家做你的良家妇女。”男人发出邪肆的笑声,“哈……既然你不能喝,那就换种方式取悦我吧!”

    “什么?”她心下一惊,立刻站了起来,“先生,我只是来陪酒的。”

    “可是你又不喝酒。”他发出滢邪的笑声,“要不然你把这杯喝下去呀?”

    “好,我喝就是……”她颤抖地端起酒杯,忍耐地将酒灌入口中,“先生,这样可以了吧?”

    顿时一股酒气直冲脑门,她只觉得天旋地转,都快吐了。

    “对,这样才对,来……再喝一杯。”男人得寸进尺,又要灌她酒。

    “不行了。”她真的不能再喝。

    “你既然这么不听话,那我可就要……”他发出一阵滢笑,接着扑向她,使劲地将她推倒在沙发上,一双醉眸泛出污秽的光影。

    “别这样……救命……救命呀!”她拼命抵抗,扯开嗓门呼救。

    “你再叫呀!我就看在这种地方有谁会这么无聊多事!”他嘿嘿一笑。

    “我就是那个无聊多事的人。”

    当男人的嘴即将碰触到女人时,包厢的门被撞开了。

    闯进包厢的赵赫修,蹙眉望着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吕佩亭,而她的表情更是意外,她从没想过会再见到他,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

    “喂,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男人瞪他。

    “我要带她走。”赵赫修随即从皮夹掏出一叠钞票扔在桌上,下一秒便拉着吕佩亭离开。

    “赵赫修,你别拉我,我不能走。”她甩开他的手,“我得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做什么?好让那家伙玷污你吗?”他瞅着她的眸光似剑,刺入她心口的瞬间也让她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吕佩亭被他给狠狠拽了出去,包厢内的男人不满的想追上,却被赵赫修的两名保镳给拦下!

    一直到酒店外,他才定定看着她,嘲讽地说:“这就是你不收支票下所想出的办法?”

    在这种狼狈的情况下,又面对他尖锐的逼视,吕佩亭只觉浑身涨满疼痛,还有浓浓的自卑感在心底泛生。

    可她还是抬头挺胸,故作坚强地说:“没错,我虽然大学毕业却无法负担现在的重担,只好想出这种办法了。”

    “你还真是傻瓜!”他眉头紧紧一蹙,“走,跟我来吧!”

    “你要带我去哪?”吕佩亭纤细的手臂都快被他扯断了!

    “我决定恢复我们的交易。”

    “我不要。”她大声回道:“你不是气我瞒骗你吗?既然这样就不要勉强自己。”虽然她真的很需要他的帮忙,但是他对她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行为让她无法忍受。

    “不要?”赵赫修停下脚步,“你可曾闯过自己,你真的有本事在那种地方工作吗?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事!”

    “我……我心中自有一把尺。”她抬起下巴。

    “哈……如果刚才我没闯进去的话,请问你抵抗得了那男人吗?”不是他想泼她冷水,而是她的想法真是天真得可笑!

    “我……我……若真如此,我也只好认了。”她红着眼眶大声说。

    “既然如此,刚刚为何在房间里大叫?”他睨着她,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心底燃烧着怒焰。

    “我只是……”她敛下眼,无话可说。

    “别逞强了,你真以为凭你的个性可以在这里赚到足够的钱来照顾你那位病重的爸爸?”他冷然望着她。

    “爸爸!”是呀!只要想起身体状况时好时坏的父亲:她的心口就无法控制的产生一丝丝怞疼。

    多么希望自己是个有能力的人,偏偏她什么都不会,真是没用!

    “我不勉强你,你可以选择回去,也可以选择跟我走。”他双臂抱胸,眸光烁亮地看着她。

    吕佩亭抬头望着他孤傲的表情,虽然他始终给人一种霸道无礼的感觉,可是她就是百分百确定他是好人。

    只不过她没办法再拉下脸依赖他了,当初与他交易成为午妻和现在在酒店上班不都一样,或许一开始很难适应,但她相信久了她就会训练出酒量的。

    她对他绽开一抹笑,柔柔地说:“你是好人,谢谢你。”说完,她在他诧异的眼神下旋身走回酒店。

    好人!她说他是好人?这两个字还有她脸上的笑容让他想起那天她在电话中对吕汉泉说的那些话——

    他不是坏人,只定不习惯对人敞开乍房,很多话不愿对人说,所以才会表现出这副倨傲的模样,其实那不过是他的保护色。不,她错了,他不是好人,绝不是!他只是受不了她的愚蠢行径而已!

    直见她的身影消失后他才回过神来,下一刻已顾不得自己刚刚所说的话,快步进入酒店再次将她抓了出来!

    她愕然地看着他,“赵赫修,我已经表达得很清楚,我不想欠你太多。”

    “我就要你欠我。”他脱口而出。他没遇见也就算了,既然看见了,他怎能眼睁睁看着她坠入这样的深渊中?

    就这样,他把她重重推进车后座,打了通电话跟张董道歉后,自己也跟着坐上车,而后叫司机开车。

    “你要带我去哪儿?”被迫坐进车中的吕佩亭微敛双眸,喃喃问道。

    “当然是送你回家。”他冷然的说。

    “不行。”吕佩亭突然大笑道:“我不能穿这样回家,得找地方换衣服,还得把妆给卸了,而我的东西与钱包都还在酒店。”

    他转过脸睇着她。“我很好奇,你每天晚上待在那种地方彻夜不归,然后隔天一旱喝得醉醺醺的回去,吕汉泉都不起疑吗?”

    “我告诉他我找到晚班的工作,隔天回去之前会先喝一大杯柠檬汁和解酒液,去除醉意与酒气。”她咬咬唇说。

    “你在那里做多久了?”听她的语气,今天不是第一天。

    “刚好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了!”他皱着眉头,真无法想像这几天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对,所以我既然可以在那里待上七天,之后也可以熬过去,你还是让我回去吧!”她看向窗外的月亮,有感而发,“从小我就没有妈妈,我爸一直父代母职,把我当成温室里的花朵般呵护着,所以当我爸垮下之后,我一时间手足无措,脑海里跑出来的办法就只有求人……”

    “现在呢?”虽然她没再说了,但是他听得出她还没把话说完。

    “现在?”她苦涩一笑,“看尽世间冷暖,知道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她抬起脸看着他,“凡事只能靠自己,而人处在绝境就会激发出自己的潜力。”

    “哦!”赵赫修轻轻哼笑,“原来你的潜能不过如此。”

    “你不用取笑我。”她愤恨地看他。

    “我没有取笑你,只是想提醒你做人不必太过傲气,该软弱的时候就示弱一下,这并不可耻。”

    吕佩亭看着他俊魅的侧面线条,顿时无语,再看向窗外才发,现车子并不是往她家的方向行驶,“我们是要去哪儿?”

    “之前我为你安排的地方。”他看着她,“那里有你的衣服,我懒得清理掉,去换上一套再回家。”

    “衣服?”吕佩亭想了想,“东西我都带走了,留在那里的衣服不是我的。”

    “当初是买给你的,就已经是你的了。”他口气深沉的冲口而出。

    听他这么说,吕佩亭也不再多言,因为她知道自己又得回到过去“午妻”的角色,还有什么立场说话呢?

    到了目的地,赵赫修与她一块上楼,进入屋里她很诧异的发现这里居然一尘不染!

    “衣服在衣柜,你去看看,随便挑。”

    本该拒绝他的好意,不过为了可以回家看爸爸,她只好领了他的情。

    走进卧房,里头的摆设就跟她离开前一样,这么说这里除了她之外还没有其他女人住饼?,

    打开衣柜,看着一套套新衣,每一件她都没穿过,甚至连标签都还在,她心里一阵感慨,这么高贵的衣服她有资格穿吗?不过这些衣服真的很漂亮,每一件她都好喜欢,挑了件样式较简单的淡色连身裙穿上后,她才从房里出来。第一次穿着这么漂亮昂贵的衣服,她还真有点儿不自在。

    “谢谢你,我就挑这件。”

    “我说了,都是买给你的,还谢什么?”才这么说,赵赫修的余光瞥见她光洁的手臂上有一块块瘀黑!

    想也知道这应该是她在酒店工作时没有依顺客人的意思,所以挨了打。

    他不动声色的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身上还有酒昧,晚点儿再回去,你先走吧!”她不能冒这个险,如果让爸知道她跑去酒店上班,一定会气死。

    他凑近她闻了闻,的确味道还在,又看看她的小脸,近距离才发现她的脸色极差,好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愈看……他的心就莫名的纠结成团!

    “你回房睡会儿,我在客厅连络一些公事,不会妨碍你休息。”他在沙发上坐下。

    “都已经这么晚了还连络公事?你千万别为了赚钱就不要命了。”她忍不住念了他几句。

    “这个倒不用你躁心。”他撇嘴一笑,“如果你还不想睡的话,就去泡杯浓茶喝,可以解解酒。”

    听他这么说也对,喝浓茶的效果似乎要比柠檬汁来得好。

    于是她去厨房泡了杯浓茶喝下,本以为会就此失眠,哪知道瞌睡虫竟然更快找上她,让她频频打呵欠。

    “去睡,天亮后我会叫醒你。”

    “好,我去躺一会儿。”其实他根本不用管她,可她不懂他为何选择留下?就跟他根本不必在乎她在酒店受了什么委屈是一样的道理,可他偏偏就是插手了。

    回到卧房躺在床上,她原只是想休息一下,没想到就这么沉沉入睡,像是许久不曾如此放松过,心上的不安与旁徨都消失不见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恶魔的午妻最新章节 | 恶魔的午妻全文阅读 | 恶魔的午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