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恋窝边草 第五章

作者 : 简薰

为了彻底了解敌情.高雅全直接将明媺刷给他醒酒的房间续了三天。

他已经把之前的机加酒退掉了,现在他跟他的前妻同间饭店,同层楼.对面房.走道宽一点五公尺。

要进出,要吃饭,两人可以有很多偶遇,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可以就近监视徐洛琳想搞什么鬼——虽然约的是周五晚上,但直觉告诉他,徐洛琳会找一天突然有空.就先把明媺约出去了。

于是在房间内的他总是一边打字一边竖着耳朵留意门外动向。

当喝到第二杯咖啡时.他听见门板后闷闷的一声“叮咚”。

来了。

他从猫眼中往外看,果然见到徐洛琳将外套挽在手臂上,正在按门铃。

明媺开了门,跟她说了一阵后,进房拿了一个袋子,两人有说有笑的一起离开。

现在跟出去太明显了,他在心中默数了三十秒时问到后,很快的往外冲.三台电梯,一台停在五楼,一台一楼.一台正往上爬行。

今天下雨,加上东京气温F偏低,明媺应该不会想外出,所以她们有可能是前往顶楼的餐厅,温水游泳池,或者健身房。

徐洛琳刚剐穿的是球鞋跟运动裤.不适合进餐厅.明媺也不可能带着泳衣出差,那么就只剩下健身房了。

他迅速到巴的精品店买了运动服罪休闲鞋,又回房间翻了一下唱片,顺便预约了一位拳击教练。

于是三十分钟后,明媺去喝水时就看到健身房的一角有个很眼熟的人正在接受一对一指导。

她当然不会去想到这个一对一是二十分钟前才预约的,只觉得真不愧是她那时效主义的前夫,明明是出差,还可以利用多余的时间拳击健身,还请了一对一教练指导.不管是什么时候,都坚持要选到最高效率就对了。

二十八岁的男人的确比二十四岁的男人看起来更有吸引力.虽然穿着运动衣,但她还是看到了他的手臂线条.真是……很不错啊……

发了一会呆,明媺忍不住捏了自己一下,差点又被美色所迷惑了。

如果他变成个迈还又不像话的男人该有多好啊,这样她就可以对过去毫不留恋了,偏偏他还是那样英姿焕发,而且还升职了,这意味着他不只有脸,还有脑,嗷,还有ML唱片FoFy。

这样下去不行,她可不想看着看着,突然又问他“你饿不饿?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拿了瓶矿泉水,明媺回到跑步机上面.继续走路。

健身房的视野很好,虽然今天雨有点大,可由于位在高楼.看出去还是觉得很不错,当然.若是晴天就更好了。

旁边一直以等速跑步的徐洛琳突然咦的一声,“那不是环东的高经理吗?他也住这问饭店?”

“是啊。”住我对面,第一晚的房钱还是我付的。

“居然这么巧。”。是啊。”也不是那么巧啦。

“我发现你好像不太喜欢他,提起他就有点……”徐洛琳脸“你懂吧”的表情。

“也没到不喜欢,但是合约后来给了环东……我准备了那么久,往返沟通那么多次,还特别跑到东京,以为十拿九稳,结果却是这样,当然没办法开心。”这理由不错吧,而且也不算骗人,想到小沙发飞走了,内心还是觉得很痛,快熟的鸭子居然也会飞?

可恶的MF,可恶的环东.司恶的高雅全。

“原来是这样。”徐洛琳点点头.“还一直以为你们之前认识呢。”

明媺一惊,天啊,她身边为什么这么多敏锐的人呢?那些人好像看她一眼就可以知道她祖宗八代的名字。

她发誓昨天在MF的办公室没有跟高雅全讲一句多余的话,不对.他们只有点点头,他给她一杯咖啡喝而已,这个总裁之女是从哪看出他们或许有过些什么?好可怕的读心术。

“不算熟人,可也不算陌生人。”是最尴尬的陌生人。

“也是,同个圈子,或多或少会听说。”徐洛琳俨然有自己的解读方式,“其实我也见过他好几次面呢。”

“那昨天你们还互不讲话?”

“在你进来之前打过招呼了——其实也就互相点个头而已,毕竟大家都对此行只的心知肚明,竞争对手,也没什么客套话好说,表面就算怎么微笑,内心还不都期望对方等一下大失态。”

明媺立即点头如捣蒜.没想到徐洛琳这等身家,聊起天来倒是满平民的.也不会炫耀.挺好扣处。

哪橡她们家的总裁千金,一样在公司帮忙,可动不动就“我不要这个,我只喝瑞士的矿泉水”,“这笔一点也不顺手,我不是说过我要德国原厂的吗”,“这个系统很不好用,可不可以叫工程师改一下程式”,抱怨完命令,命令完抱怨,恶性循环,没完没了。

因为自家的总裁干金是这样。所以徐洛琳刚约她时,她也微担心,万一也来个“我只喝瑞士的矿泉水”她是要怎么应付。

有点怕,但为了奖金。她还是硬着头皮往前冲,没想到她人还不错.至少目前为止_没有什么让她招架不住的。

“你现在有交往对象吗?”

啊……才刚想没有什么招架不住的,马上就来个招架不住的。

不过想想,结婚.宝宝,男女朋友,其实也不足什么奇怪的话题,大概是因为高雅全就在附近,所以才觉得有点敏感吧,哎。真是可怕的男人!

光是知道他就在私家书屋附近这件事情,就让她的心情完全不同了

“目前没有。”但前夫在我右后方二十公尺。

“那回台北后就可约你一起出来玩。”徐洛琳笑笑,“先问下,免得打扰你约会时间。”

“不会啦.就算有交往对象,我也不是那种一谈恋爱就要十四小时黏在一起的类型。”

“所以,你会比较注重个人的生活圈?”

“倒也不是说比较重视什么,家人,朋友.情人.工作,应该是很自然的存在,我不会特别去画分什么时间要陪家人,什么时间要跟男朋友在一起,对我来说,生活是融合一切,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所谓的比较性问题。”

徐洛琳笑着点点头,“这样很好。”

她自己的个性比较强势一点,所以选择对象会找温和一点的,太过强调个人隐私跟个人空间,可能比较会跟她产生摩擦。

明媺的个性跟她外表很像,小兔子一样,人畜无害,她放低身段,明媺一下就跟她聊开了。

至于那个正在打拳击的高雅全,就不是那一回事了,外表风度翩翩,但却是一条自眼狼,分明是跟在她们后而上来来的….-

他们两个早见过数次,所以他的行为诱因不会是自己,那么,就是明媺了。

他对明媺也有意思。

徐洛琳按停机器.走到旁边擦汗,抬起下巴看着高雅企。刚好他也朝这边看过来,两人目光交会,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穿着运动背心的小兔子却浑然不觉身后目光如箭,继续在跑带上移动脚步.走得投入,完全忘了要遮刺青.那张扬的太阳图腾就这样直落入高雅全的眼里。

一模一样的图案.一模一样的位置。

他眯起眼睛,没错,是她。

不会有其他人了,他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另一个跟她长得很像的女人也拥有一样的刺青。

当初他们那样离婚.她却……也许……也许那不只是一夜情,也许她对他还有一些她自己也无法解释的感情……

他真心诚意感谢起情敌,要不是她约明搬来跑步.他怎么样

都没办法再看到那个决定性的证据。

高雅全第一次觉得“再婚之路”透出一丝曙光。

高雅全带着MF的合约回到台北,环东总裁对此感到非常辩意。对于环东这种国际大公司来说,一两组艺人的唱片代理差别不是那样大.最主要的还是在于这张台约有三问公司想要。争取而来的东西特剐有成就感——他早就看世界的徐大光不顺眼了,想跟他争?哼。

趁着总裁龙心大悦,高雅全跟他提了世界唱片预备罪摇聚合作的事情.虽然说,比起台作,更接近借将.但终归也算是两相得利的宣传。

“所以我想,也许.环东也可以跟摇聚来一次合作。”

总裁表示出有兴趣的样子,“怎么合作法?”

“环东跟摇聚都是老公司,手上都拥有比较多的稀少版权歌曲.可以整台一下资源,推出各种系列合辑,譬如说一些绝版黑胶跟卡带,考虑压成唱片,怀旧的国台语老歌,七零年代、八零年代的英文舞曲.民歌,甚至足现在年轻人喜欢的日剧韩剧配乐,动画原声带,十张的套组,五张的套组,甚至是双唱片一片价,学生族群要划算,至于中年人跟老年人可能会比较强调完整性,先做初步市调,接着筛选歌曲,设计压制。”

总裁听得频频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那些歌曲放着也是放着,不如整理一下。

只要企划够熟练.精选集很快就好一如果环东罪摇聚的跨耐代糟选先推出.那徐大光手上那些古典乐出来时就没噱头了啊,至少。首度跨公司台作”这句就已经不能用了。

想到这点,总裁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

精选好,精选好,一米可帮公司赚钱,二来先抢话题,还能让徐太光吃瘪,真是一举两得。

“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全权负责。”

“是。”

高雅全要离开时,总裁又叫住他,“高经理.等等。”

“总裁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徐大光那个古典系列,知道有几张吗?套装出还是散出?”

“听说是全部一起签下代理权的,接近两百张,徐大光想要每半个月出五张,徐洛琳希望密集点,一周五张,因为父女意见纷歧,目前还不清楚那套会怎么发行。”那两父女都是蛮牛转世,一旦意见分歧,就得花大量的时间去整合。

“总之,短时间内不可能就是了?”

“是。”

“那好,那好。”想到徐大光的表情,总裁一阵乐,“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自己拿捏吧,成绩做出来最重要,其他小节就不要在意,不用事事上报。”

从总裁办公室出来后.高雅全忍不住笑了笑——徐洛琳知道要用工作做为接近的手段,他难道不懂近水楼台这个道理.只是捞月需要耐心,绝对不只是吃一顿饭这么简单。

这个企划至少可抓着明媺三个月。

回到办公室,云希蹦蹦跳跳的过来,“经理.你看起来好像很高兴,总裁给了你多少奖金?”

“总裁不是给我很多奖金.他是给我很多工作,我要整理旧歌旧版权,接下来有得忙了。”,

环东是大公司.云希知道那些东西大概有卡车那么多,可不是一两张表格就可以搞定的。“那你还这么高兴……”“这就是为什么我升官快的原因,我永远乐在工作,懂吗?”高雅全把云希往外面推.“把公司黑胶跟卡带的目录叫出来,连带细目印一份给我。”

“喔。”

“另外查一下近五年内有哪些精选或者特别企划,不用管什么语系,有出就算在内,一份按照时间排序,一份按照类别排序。”

“喔。”

“还有,我要你设计几份问卷,针对不同的年龄层问他们……”巴拉巴拉一大串交代。

把门关上,高雅全坐回皮椅上,左右四十五度角的移动着。

既然由他主导,自然是要让明媺做摇聚的窗口。但光是做窗口好像还有点不足,最好是……

高雅全想了想,有了!

在王经理办公室开了两小时会之后,明媺突然有—种被卖掉的感觉,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不是爱将吗?

她不是虽然没达成主要目标但却带来额外利益的福将吗?

公司应该要好好珍惜她这种员工,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合作,还要她当环东的窗口——上午明明还是爱将兼福将,短短一顿饭的时间就把她流放丁。

什么见鬼的企划啊?

她才出国几天.这个应该很有得赚的大案子就冒出来,简直就是为了杀她个措手不及而诞生的一样。

王经理还笑眯眯的说,“你明天就直接去环东上班.找那个外语部的经理,这段期间你们好好台作。”

环东外语部的经理——就是在东京时一直让她觉得毛毛的那个人就对了。

’她还以为回到台北就没事了,没想到还要演续集。

垂头丧气的回到座位.往桌子上一倒,哎嘞,哎呦!

小爱见状,又滑着椅子过来.“怎么了?你进去办公室的时候不是还很高兴吗?”

“是啊。”

“那现在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我原本以为经理要嘉奖我,所以就很开心的进去啊.没想到他跟我说,环东跟他提了个合作企划,双方都不用出很多钱,但双方都可以赚不少钱.他请示过总裁.总裁觉得很好,所以我明天就要去环东上班。”

“什么啊?”

“如果是大量的排序跟比例,一起商量的确是可以省时间啦,但环东那边的负责人是高雅全唉-”

小爱噗的一声.喷了一裙子咖啡——欧买尬,她可怜的朋友,为了不想跟前夫在一起工作.放弃了当时环东主管替应给她的正职,没想到四年过去,她居然得旧地重游?太悲惨了。小爱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怎么会这样.也太不巧了·”“对啊,也太不……巧……了……”

“你怎么讲话突然变这样?”

“不是,我刚想到,会不会是高雅全搞出来的?他在东京的时候就一直做一堆莫名其妙的事情——等等,我先问问他,确定是巧合还是人为。”

说完,明媺抓了手机就往茶水间冲去。

连续按下号码,很快的.电话被接起来了·

“明媺?”高雅全的声音颇有意外。

“那个合作企划是你搞鬼的吗?”

“当然不是。”

“真的?”

“你别把经理两个字看得那么大。”高雅全的声音有着笑意,

“我还没有那么高的权限可以指挥总裁。”

明媺想想,也是喔,这年头,搞鬼也得有背景才行啊。

环东是几百人的超级大公司,皇亲国戚一堆,光是处理邢些人口中的“帮个小忙”大概就足以让人事部忙翻,高雅全的爹娘都是普通小市民。他应该不可能搞这一出。

难道说真的是上天注定?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星期五那天回来就知道了,还开了一整晚的会,讨论了不少事情,当然,细部还是要等你明天过来后才能做确定-”

“那……那个……那个……”

“你是想问当初那些同事还在不在吗?”

“嗯。”

“有些在,有些不在,不过当时工读生都在宣传部,跟外语部不同楼层,见面的机率不大,就算见面也没什么.大方打招呼就好了,酸葡萄是一定会有,你不会笨到去跟酸葡萄认真吧?””当然不会。”

“那就好。”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笑意,“对了,你要跟我共用一个办公室,还是要在外间?”

跟他一间办公室只要面对他就好,外间虽然不用看前夫,但会有酸葡萄,嗯,两权相害取其轻。

“不介意的话,我想跟你共用一个办公室。”

“好.那么明天见了。”

是啊,明无见。

明天……又要在环东再见了。

当年第一天见而她就措讪他,两人迅速热恋,面对女友,即使高雅全尽量做到公平,还是偷偷帮了她不少忙——他没看过她独立工作的样子。

明媺想.高雅全掉下巴的日子到了。

他会发现她效率高,一人可抵两人用,虽然她这辈子都不可能会弹琴,但她的闪亮程度绝对不输给周宜珊,失去她.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败笔与遗憾。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贪恋窝边草最新章节 | 贪恋窝边草全文阅读 | 贪恋窝边草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