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风流种 > 第六章

风流种 第六章

作者 : 黎孅
    宽敞明亮的空间,没有柱子阻碍视线,呈现出比实际坪数更大的视觉效果。

    百来坪的场地放眼望去,摆放着一辆辆当季车款,有家庭素求的休旅车、适合女性驾驶的迷你小车,也有车型流线、拉风骚包的跑车。

    今日,身为研发经理的裴夙难能可贵的亲自到销售现场,接待试车的客户。

    “这台是Moon系列最新款,有四百匹马力,瞬间加速只要四秒,手工板金、指定烤漆,目前订单排到一年后。”他卖力地向客户推销最贵的车款。

    “欵,阿夙,你记不记得?硕一时我们说要在礼堂办跨年舞会,消息都放出去了,结果场地没搞定,最后你找了个更好的,就是游泳池。你带头撞开游泳池大门锁头,还拎了酒进去,第一个醉,拉着小虫乱亲……”客户是裴夙的大学同学,完全不甩他在说什么,径自说道。

    “你不是说我喝醉了?”裴夙挑了挑眉,“那我当然不记得。你傻了呀?”

    “啧,这么有趣的事情你竟然不记得?那你也不记得我们一起去夜店的事喽?那两个臭脸一整晚的妞,我们一群人去要电话都不鸟我们,结果最后两个都跟你走。”对方挤眉弄眼,暧昧的撞了他肩膀一下,露出男人才会懂的诡异笑容。

    “夜店什么妞?不要以为我不记得了就可以随便栽赃。”裴夙伸臂勒住好友脖子,威胁他不要乱讲话,眼神却下意识的瞥向一旁,多看了毛书薇两眼。

    她看来面无表情,好像对他们的对话没有半点兴趣。

    “还什么妞?就最后为了你反目成仇的那两个啊。这件事情,让我们对你的景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啪答一声,突兀的声响让人忍不住转移视线。

    毛书薇弯腰,把掉在地上的原子笔捡起来,站起身后,漠然地看着两个男人。

    “学妹,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男人,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杀』。”那位眉飞色舞跟裴夙话当年的男人,脸上调笑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畏惧的神情。

    “我会怕。”

    一个三十几岁的大男人,怕她一个小女人?

    毛喜薇忍不住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那位学长。

    “啧,为什么你不开口羞辱我,我反而有种不习惯的感觉……”男人百思不得其解。

    没理会学长的自言自语以及哀叹的可怜语调,毛书薇仍站在裴夙身后,非常的火大。

    听了那么多“丰功伟业”,她归论出一个重点,那就是——裴夙过去那些让人津津乐道的往事都是在醉酒之下完成的,而他酒醒后……全部不记得了!

    所以她是白痴,竟然相信他讲的鬼话,还为此心神不宁……他连跟她上过床都可以忘掉了,最好会记得前两天喝醉酒的月下告白!认真?他认真个头!

    大骗子!

    “她今天有点火大,你别招惹她。”裴夙捕捉到她眸中隐隐的怒火,安慰老同学,转回正题道:“你觉得这台车怎样?”

    “不错啊,就来一台吧。”连价钱也不问,被小学妹眼神狠狠吓到的男人点了点头,订下一辆要价六百万的跑车,接着又开始跟老同学闲话家常起来。“都还么多年了,阿夙你怎么还是没什么变啊……”

    毛书薇跟在后头,记录这笔订单,暗地里啐道:“奸商。”

    她声音很小,小到除非靠她很近,不然根本听不见她说话,但就像心电感应似的,裴夙猛然回头,对她挑了下眉,表情就像在说他抓到她背后讲他坏话。

    她心一颤,立即要自己镇定下来,回给他冷冷的一瞪。

    他没说什么,笑了笑,回头继续接待老同学、大客户。

    最后,他们送走裴夙事业有成的老同学,对方一共订了三台车,订单金额高达八位数字。

    “你不会有半点愧疚吗?”看着他满意的整理订单,毛书薇忍不住脱口而出。

    “愧疚?”裴夙疑惑,但他不耻下问。“我为什么要有这种情绪?”

    “你这人坏得真彻底,昕伟学长是你死党,你竟然没有给他任何折扣!”就照原价卖了,而且可以送的赠品都没送,太过分了吧……

    闻言,裴夙噗咕嘟一声笑出来,他大笑,笑得眼睛都眯了。

    “书薇学妹。”

    “请叫我毛秘书。”她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态度很明显。

    “书薇。”可惜,他赖皮的功力也很强。“你真是一点也没变,还是轻易就能把我逗笑。”

    这是夸奖吗?慢着……她并没有逗他笑的意思,她是认真的在指责他啊!

    可恶!真令人火大,这有什么好笑的?这家伙一点也没变,老爱把她的认真当成笑话看,笑不可抑,让她觉得自己很蠢。

    “是吗?很高兴成为阁下取乐的对象。”她冷冷的说。“看来阁下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一样幼稚。”

    然而话说出口之后,她就后悔了,她这么与他一来一往,不是显得自己也很幼稚吗?

    她都二十八岁了,不是十八、十九岁的青春少女,不该再因为他的几句话就恼得蹦蹦跳、气得想跟他争个你死我活。

    毛书薇,你冷静点!

    “你在生气。”裴夙轻笑,点出任何人都能一眼看出的事实。“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不关你的事。”她不耐烦地回答,语气有点懊恼。

    其实,她会这么生气,大概是因为内心深处还有期待,尽避告诉自已不可以、不可能、不会有结果,也告诉自己不要把他的醉话放在心上,但她就是无法不在意。她内心深处分明渴望他记得,也等着看他怎么接续他们中断的缘分。

    谁知道,生日派对过后、裴夙酒醒了,日子就跟平常一样公归公、私归私,他把自己说过的话全部忘得一干二净。

    毛书薇气的不是裴夙,她是气自己,气自己为什么这么笨,傻傻的相信事情在九年后会有不同的发展?都什么时候了,她竟然还奢望有不可能的结局?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面对她的推拒,裴夙好风度地笑了笑,挑了下眉,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六点十五分,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既然下班了,那么你生不生气就关我的事了。我正在追求你,总不能让你气我,不然我的追求就太失败了,不是吗?”

    慢着!他说什么?毛书薇狐疑地瞪他。

    “我不是故意逗你的,别气我了。我赔罪,今晚请你吃晚餐。”他笑望她,桃花眼夹带着强力伏特,电得她茫酥酥。“算是我们第一次约会?”

    “谁要跟你约会?”她故意皱眉,抵挡他来势汹汹的追求攻势。

    “不约会,只是吃个饭。”他从善如流,完全配合有主见的她。

    “套句你刚才说的话,现在是下班时间,我想干么就干么,才不要下班后还看见你,变相加班!”她没好气的说。

    可恶,应该不要理他才对,她可以闭上嘴,用冷淡的态度对待他就好,这样回他跟撒娇有什么两样?

    “明天见!”越看他越火大,她转身走人。

    “真可惜,我要去接芽芽。”裴夙的语气充满惋惜。“我以为你会乐意跟我们一起共进晚餐,你不来,芽芽一定很会失望。”

    毛书薇的脚步为此停留,她回头不甘心地瞪着他,觉得他脸上太过灿烂的笑容很碍眼,那根本就不是“可惜”的表情。

    这人真过分,拿自己的女儿来牵制她,太卑鄙了。

    “一起吃个饭,好吗?”裴夙见她停下脚步,不再转身离开不理人,忍住笑意,摆低姿态好声好气地询问。“芽芽说想你。”还补上这一句。

    毛书薇无言以对。

    她心里有两个声音在拉扯,理智叫她快点走,因为若想守在女儿身边,不被识破身分,置身事外才是最安全的做法。但另一个声音,却冲动地要她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令她忍不住往他的方向走去,想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于是她妥协了,搭上他的车,却不是去安亲班或才艺班接裴泠,而是直接到餐厅会合。

    可一进包厢,毛书薇就发现惊人的事实……她被骗了!

    “爸、妈,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书薇。”不是秘书,不是毛小姐也不是学妹,就只是“书薇”。裴夙在家族聚餐的场合把她带来,如此介绍道,态度昭然若揭。

    “薇薇姨。”坐在奶奶身边的裴泠,看见她眼睛一亮,开心地喊了一声。

    毛书薇朝女儿露出微笑,才不过两天没见就好想念她,真希望自己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女儿身边。

    “董事长、夫人。”收回心思,她恭敬有礼地对两位长辈点头致意。

    “这么客气做什么?坐啊,想吃什么自己点,不要客气。”个性大方随和的裴夫人热情地招呼。“刚下班吗?来,吃一点肠粉,这里肠粉最好吃。芽芽常常提起你,她很喜欢你。”

    裴夫人年过五十,保养得很好,一身贵妇打扮,洒脱的气质倒有点像大姊头,让人忍不住对她有好感,同时也敬畏她。

    “我跟裴泠投缘……谢谢夫人,不用这么多……够了,够了。”毛书薇一坐下,眼前的盘子里就开始被布菜,港式餐厅里的小点心转眼堆满她的盘子。“芽芽,谢谢你,我吃不完,这样就够好了。谢谢,你好贴心。”她对坐在身边的小女孩抱歉的笑了下,然后又夸奖她。

    裴泠被赞美得小脸通红,害羞地睐她一眼。

    “薇薇姨,我好想你喔。”

    宝贝,我也是。这句话毛书薇不敢在这里说出口,但就在她有所回应之前,另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冒了出来。

    “我记得你。”裴夜锐利的双眼盯着她,眉头轻轻一拢。

    毛书薇直觉地坐正身子,毫不怀疑莱欧汽车集团的董事长正在打量她,她得拿出自己最好的一面应战。

    “前阵子裴夙不在,你负责代替他给我简报,做得还不错。”大老板淡淡地说道。“有机会就把握往上爬,老窝在阿夙身后,成不了什么大事。”

    “我爸很少夸奖人,『还不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裴夙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在她耳边低声解释,这情景在大家眼中却很暧昧。“难得我爸会对你满意。”

    “可不是吗?带过这么多女孩回家,也就只有这一个投缘。”裴夫人也在一旁帮腔,末了还对毛书薇笑了下。

    那笑容……怎么看都怪异?

    “你干么呀?”她侧过身,拉住他衣袖小声低咆。

    “什么干么?”他也学她小声地反问。

    “这样子……你什么意思啊?”他耸耸肩,态度一派轻松,见她眼中一闪而逝的狠厉,不自觉吞了口口水,立即改口,“吃个饭而己,不用这么紧绷。”

    “那是你父母,他们是公司老板、我上司的上司。我没有心理准备。”

    “他们不是你上司的上司,我只不过是带想认真交往的女人见一下父母,没有那么严重。”他安慰她说。

    毛书薇没有被安慰到,反而更紧张了,她瞠大眼,瞪着这个睁眼说瞎话的家伙。“这还不严重吗?”这人把她耍得团团转,在她以为他忘记自己前两天的月下告白时,又带她来见他父母?

    她不是笨女孩,也不迟钝,当然清楚他这么做的用意,却仍被杀个措手不及,招架不住。

    “大骗子!”她忍不住指控,甩头冷哼一声,径自跟裴夫人聊起来,也跟裴泠说话,就只有不理他。

    裴夙看她这样生气,反而笑出来。她没有起身走人,代表他的强迫推销并没有让她太反感。

    她很有个性,绝对不能逼她做不愿意的事,否则她会翻脸。可他半强迫地带她来见他父母,不是以员工也不是朋友的身分,而是他的女人……她却没有拒绝,所以,他可以把她的反应当成默许了吗?

    好吧,就这么决定了,反正都见过他父母,那么他们可以再进一步了。

    思及此,裴夙微笑,他看着毛书薇的侧脸,笑意莫测高深。

    所谓的“更进一步”,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送她回家而已。

    “薇薇姨,你下星期三有没有空?”坐在后车座的裴泠摇下车窗,对下了车、准备朝住处方向走的毛书薇询问:“星期三我有演奏会,你可以来吗?”

    夜晚,老旧公寓林立的巷弄里传来声声狗吠,偶有几声猫叫,远方呼啸而过的警笛声以及救护车、消防车的鸣笛声,不绝于耳。

    小巷里数盏路灯只亮了一盏,能见度极差,裴夙就着女儿的视线望出去,根本看不清毛书薇的身影。

    他眉头皱了起来。

    “芽芽,你的演奏会吗?好棒,下星期三几点?我一定到。”

    “七点、七点。薇薇姨要来喔,来看我弹钢琴。”小女孩听到她首肯,开心地笑了。

    “晚安喽,我回家了,你回家后也早点睡。”毛书薇情不自禁向前几步,伸手抚摸女儿的小脸,藉这亲密的小动作来弥补不能拥她入睡的无奈。

    “嗯,薇薇姨晚安。”裴泠快乐的对她摇手说再见。

    “我在这里等。”裴夙也同样摇下车窗,对她说:“你到家之后打个电话给我。有窗户吧?在那里对我挥挥手,我确认你进屋后再回去。”

    他体贴的话语,只换来毛书薇淡淡的一记冷睨。

    她还没气完。不给她半点心理准备就带她去见他爸妈,这股气要消可没那么容易。

    她转身走人,对他的要求不理不睬。

    她的冷淡没有让裴夙失去耐性,他静静地等,看她身影融入夜色中,隐约见她掏出钥匙,打开老旧的公寓大门。

    从后视镜中,他忽地看见一道刺眼的车头灯射过来,他眯眼细看,发现对方是骑着机车的两名少年,经过他眼前时,他看见少年稚气的脸庞以及太过狂狷的气息。

    他皱眉,继续看少年骑土将车子随意停在她公寓楼下,其中一名少年身形摇晃地下了车,失态的大吼大叫,醉倒在路边。

    “爸爸,我们还不回家吗?”心爱的姨回家睡觉,小女孩也爱困了。

    “要,等一等。”裴夙握着手机,等待毛书薇的来电,眼神却警觉地盯着眼前的情景。

    “我们要等什么?”

    “等薇薇姨到家,打电话来报平安。”已经五分钟,她该到家了吧?再过一分钟她还不打来,他就亲自上楼去。

    幸好,在他耐性消失前,手机响了,不过不是来电,而是简讯。

    讯息内容简明扼要,就只有“我到了”三个字,没有任何暧昧,也没有半点撒娇意味,甚至连句晚安都没有。

    不过身为一个追求者,怎么可以就这样算了呢?

    于是他回拨电话给她。

    “你住哪一层?”他开头就是这一句。“房间有窗户吧?我应该看得到才对,对我挥个手。”

    “六楼……”毛书薇败给他,站到窗口挥了挥手。“可以了吧?”

    “嗯,我看到你了。”裴夙看向六楼,那是顶楼加盖的房间,那儿有一只纤瘦的手臂挥动着。他知道是她,她平安到家了。

    “晚安。”她不多说废话,打算收线。

    “等一下。”

    “又有什么问题?”

    有,他的问题很大。

    虽然家境富裕,但裴夙并非不知人间疾苦,对一般人来说台北居大不易,但她是莱欧的高阶职员、是他的秘书,薪资、加班费、津贴加上扭扭金,收入已是一般上班族薪资的两倍,以那份薪水,她可以找到更好的房子才对。

    一个单身女孩子,怎么会想住这种地方?离公司远就算了,治安更令人担忧。

    之前数个月,她不时陪同他加班到深夜,也是一个人走回这里的吗?怎么想,裴夙都觉得不安全。

    “没什么,只是想多听你的声音。”其实他想说的不是这个,但若开口询问她领高薪,为何却住在这样的房子?经济方面是否有困难……这些问题又太冒昧了。

    以他们目前的感情进展来看,他最好不要踩过界。

    “明天见,晚安。”他对她道。

    “晚……晚安。”她不甘愿地回应,然后收了线。

    挂掉电话后,裴夙驱车离开,脑子里想着毛书薇的事。她似乎只有几件套装在替换着穿;老是自己准备使当,甚少外出用餐;住这么远,却没有代步的交通工具……

    但是,她对裴泠很好,出手大方,就算是亲手做东西给裴泠吃,也都是使用非常好的昂贵食材?

    裴夙越想,越觉得她的经济状况有些诡异,他决定默默地观察,等适当的时机再出手帮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风流种最新章节 | 风流种全文阅读 | 风流种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