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风流种 > 第一章

风流种 第一章

作者 : 黎孅
    信义区商圈大楼林立,栉比鳞次的高楼各有特色。

    在这其中,一栋不特别高耸、外观看来也不算崭新的科技大厦,正是国内最老字号国产汽车品牌—莱欧汽车集团的办公大楼。

    莱欧汽车的标志是只张嘴露出锐利犬齿的狮子,早期以家庭用车为素求生产房车,近年来则逐渐转型,连五年推出多款流线型跑车,大受名流、玩家欢迎,品牌渐与欧美并驾其躯,挤身一流名车地位。

    大楼前的中庭,莱欧的金色狮子标志在阳光照射下更显气势。

    这家老字号的企业集团,除了生产的车子平稳舒适又美观外,挑选员工的标准只能说非常诡异,每个新进员工都得去各部门实习一阵子,了解该部门的工作流程,再由部门主管、资深员工做审核,通过才可分配到固定部门成为正式员工,而这个支薪的实习期间,长达半年。

    在现今这经济不景气、各大公司只想节省人事成本的时刻,莱欧用人的“传统”依旧,的确很特别。

    因为,莱欧的在上位者认为人才需要培养,花再多钱也值得,而公司福利虽不算最顶尖,但该有的都有,因此每年征才活动都会吸引许多人来面试。

    当然,试用员工审核面谈的结果,往往也会出人意表,在半年后,可能原本应征行政的人员最后会被业务部要走,又或者新进业务成了企画专员。

    总之进了莱欧,有可能就会扭转你的一生。

    此刻,六楼会议室内,主持这次新进人员审核面谈的,是资历超过二十年的总经理,一旁则有与会的部门小主管、资深员工,每人手上都拿着一份份的人事数据,上头有新进员工在各部门实习时的评语。

    一阵讨论后,气势万千的总经理放下那些资料,现场的交谈声顿时消弭。

    “各位进公司有段时间了,有些面孔我不陌生。”笑面虎总经理朝眼前十五名菜鸟露出他招牌的“皮笑肉不笑”笑容。“在这里,半年后,有些人被主管赞美,也有些人被考评为……哈,不良。”他顿了下,神情有些瞧不起的意味,锐利的眼神扫过眼前的菜鸟。

    有些表现好的,流露出志得意满的样子;而表现差的则懊恼心虚,也有那种一脸不在乎、感觉这份工作可有可无的人。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中用,稍微讲两句就变脸,你们谁有种告诉我,公司凭什么一个月付这么多薪水给你福利、请你来工作?你有什么资格?”总经理不客气地抛出问题。

    “我知道我没有很多社会经验,但我很愿意学习,请公司给我这个机会,看见我的努力。”一名外貌姣好的年轻女郎率先开口,语气是谦虚的。

    “我在业务部一星期卖出九部Tides,我认为我有这个资格留下来。”另一名应征业务的男人理直气壮地回答。

    Tides是莱欧今年新推出的车款,车价高达两百三十万,锁定中高收入族群为买家。虽然算是近来热卖的车款,但一周可卖出九台,的确有他厉害的地方。

    就在菜鸟们争先恐后、七嘴八舌为自己发声的同时,各个主管们也在上头观察他们的反应,来决定各部门要录用的人选。

    过一会,总经理笑了笑,开始公布名单。

    “好,你们大家的去留,我们已经有打算了。”

    结果,那些面试时一脸不在乎的人全数被解聘;被羞辱后面露凶光的人,全部被分发到业务部;至于谦虚以对、请公司给机会学习的那位女郎,则是总机。

    “可是……我应征的是秘书耶!”女郎一脸不敢置信。“我是外文系毕业,会中英日法四国语言……”

    “那正好当我们的总机,外国客户打电话进来时方便转接。”总经理笑咪咪地道:“公司给妳这个机会,不如就好好学习,我等着看见妳的成长。”

    “毛小姐……”总经理手上拿著书面数据,望向坐在中间、从头到尾微笑的女子,对她的资历、学历满意地点点头,打算钦点这名应征行政人员的小姐成为他最近空缺下来的特助人选。

    “毛书薇,这个我要了!”

    谁知,在总经理开口之前,一个年过五十、打扮利落的女子爽快抢话,一把夺过总经理手上的数据,在上头盖上自己所属部门的章。

    “吕秘书,妳……”总经理傻眼,接着怒道:“妳抢我的人!”

    “哪里的话?总经理手下没有人才了吗?我就要退休了,你大人有大量,让一下子侄辈,就这样喽。”根本不管总经理的职权有多大,被唤作吕秘书的女子很快回答,也不管其它部门还没公布人选,她就站了起来对着那位毛书薇喊,“毛小姐,请跟我来,我非常迫切的需要妳!”

    “是。”那个叫毛书薇的女人款款站了起来。

    她头个适中,长相清秀,脸上妆容简单,不会让人产生距离感。未染烫的黑发剪到肩下,整齐地披在肩上,不算特别漂亮,但穿着合身剪裁的浅色套装,气质看起来倒也端庄秀丽。

    毛书薇尾随吕秘书离开会议室,她一点也不在乎同期同事们的议论,不在乎她被分发到的工作与她应征进来的不符,更不在乎她原本差点在总经理身边做事,可能可以爬得更高……

    这一切,都不是她在意的重点。

    她跟在那位帅气强势的吕秘书身后走,拚命压抑心头不断涌上的狂喜。

    成功了……她成功了对吧?费尽千辛万苦,她总算来到这里,总算能来到“那个人”的身边……

    “我下个月就退休了。”

    在毛书薇兀自思索时,吕秘书突然回头开口,吓了她一跳,幸好她没失态露出太惊吓的表情。

    吕秘书接着说:“我需要一个接替我职务的人,我观察妳半年,发现妳不错,稳重不易发脾气,细心且配合度高,最重要的—没有不该有的心思。我们的太子爷裴夙、裴经理,正需要一个脑袋清楚、守口如瓶,会做事但不会发花痴的秘书,妳来试看看吧。”

    毛书薇求之不得。

    “好的。”她尽量云淡风轻地回应。

    “好,我们就从现在开始交接,最晚一个月我希望妳全部能接手。妳接手越快,我就能越早退休。”吕秘书领她进入裴夙的办公室道。

    裴夙的大办公室,又分隔成他个人办公室和秘书室,加在一起约有二十多坪,装潢风格十分现代却不显冷硬。

    “从最基本的开始。这是裴经理的行事历,黑色是公事,灰色是私事,不过在裴经理同意之前,妳只能管理这个。”吕秘书将黑色行事历递到她眼前,收起另一本。

    毛书薇接下行事历,不禁多望了眼吕秘书手中那本灰色的,清亮的双眼闪过一抹精光,但很快消失不见。

    “吕秘书,进来一下。”

    一道低沉嗓音传来,伴随着门被开启的声音,两个女人同时望向声音来源。

    秘书室门口,一个身材高壮、五官深邃、浓眉大眼的男子定定地站在那儿,他穿着剪裁合身的灰色西装,稍微魁梧的身形给人一股压迫感。

    裴夙认出男人是谁,毛书薇的心蓦地漏跳一拍。

    “咦?这位是?”原本丢下一句话后就要回自己办公室,看见陌生人,裴夙忍不住好奇地挑了挑眉,询问他信任的吕秘书。

    “毛书薇、毛小姐,来接手我工作的人。”吕秘书说。

    裴夙闻言笑出来。“我听说了,就是妳从老总那里抢来的人吧?”

    “哎呀,这间公司效率真高,连告状的速度都高人一等。”吕秘书哼了一声,倒是一脸问心无愧。

    裴夙一笑,真是拿这个资深的老员工没辙,吕秘书是帮了他很多忙没错,但也为此树敌不少,只要为他好,吕秘书不在乎为上司当坏人。

    就拿这位毛小姐来说吧,老总刚刚才打分机对他抱怨,说毛小姐是他想放在身边拉拔的人才,刚从大陆回台湾,之前曾在一家非常有名的公司服务,资历漂亮,学历也不错,有朝一日可能可以升为管理职,怎知却被吕秘书半路抢人……

    能被那只笑面虎看中并且想提携,应该是个人才,不过……怎么有点眼熟?

    “毛书薇……”他咀嚼着这个名字,再看向名字的主人。“就是妳?”

    “我是毛书薇,裴经理你好。”被裴夙那双彷佛X光扫描般的眼神盯着,毛书薇心里一紧。

    他……还记得她吗?

    不可能吧,都这么多年了,他不会记得的……

    “等等……我记得妳。”裴夙整个人踏进秘书室,高大的身子往她面前一站,瞇起眼看她的脸。“想装作不认识?还是妳忘记我了,书薇学妹?”

    “学妹”两个字让毛书薇心一沉—他真的记得!怎么记忆力这么好?

    “怎么可能忘记呢?裴夙学长,好久不见了。”她用冷静的态度掩饰内心的震惊。

    “咦?你们认识?”眼见两人一见面就有来有往,吕秘书好奇地问。

    “吕秘书妳真有眼光,给我找来厉害的帮手,书薇刚好是我大学学妹,很优秀,不过可惜那时没把书念完就休学了。妳找人我原本就很放心,千挑万选又挑到书薇,我就更放心了。”他顿了下又道:“一起进来吧,省得我讲两次。”

    反正日后秘书工作也是要让毛书薇接手,裴夙不打算避嫌,把两人一同叫进办公室。

    “把我现在交代的事情记下来。”进了办公室,他就开始说正事,丢出一连串的待办事项。

    毛书薇打开速记本,以最快速度在纸上记下他的交代,手虽镇定地写着字,但心里却忐忑不安。

    裴夙竟然记得她,这是好事还坏事呢?这会不会为她的计划带来影响?

    而如果他记得她,大概也不会忘记从前的那些事,那么,现在怎么还能如此平静地对待她?

    他是不动声色,还是真的忘记了那件事?

    “好了,就这样。”裴夙说明完,一边解下西装外套,随意地挂在椅背上。

    他没有立刻坐进椅子里,而是慢条斯理地开始解衬衫袖扣。

    “等等我改一下条文就印出来给你。”吕秘书毕竟经验老道,很快就分辨出事项的轻重缓急,什么事情要先做,她脑子里已经有安排。

    吕秘书说完转身便要离开,身为下属,毛书薇当然也得跟着走,但离去前,她仍忍不住在意地多看裴夙两眼。

    就这么一眼,便让她捕捉到他脸上那抹温柔的笑意—他不是在看她,修长的十指抓着一只相框,正对着照片里头的人流露出宠爱的神情。

    毛书薇的心顿时狂跳。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他突地放下相框,抬眸,视线对上她的。“书薇,妳过来。”

    她的心越跳越快,感觉几乎要冲破胸口,手心冒汗。

    他想起了什么?

    虽然紧张,但她仍努力维持冷静,站在他面前用秘书的口吻公式化道:“裴经理还有事?”她微微低头,假装打开速记本,掩饰眼底一闪而逝的慌乱。

    裴夙眼神莫测高深,定定盯着她好一会儿,缓缓举步走向她。

    他的目光太侵略、太危险,毛书薇忍不住后退,拉开一段安全距离。

    惨了,她会怕他,这是下意识的心虚……怎么办?

    “经理……你要干么?”她忍不住拔高声音问,再也无法维持冷静专业的秘书形象。

    裴夙瞇起眼,危险地威胁道:“妳想不起来?妳忘记一件重要的事了……”

    “经理的意思是?”她故作不解地问。

    不,不要慌……毛书薇,不要怕,没事的……

    裴夙闻言,粗黑的眉毛连成一直线,摆出一脸不谅解的神情。他随手拿起笔,在一张纸上刷刷刷地写了一串数字递给她。

    “这是……”毛书薇接过纸,看着上头陌生的电话号码,还是一脸疑惑。

    “妳直系学姊宋雅珍的电话。妳这没心没肺的小学妹,休学都不会讲一下?有困难也不说,害大家为妳担心,还联络不到妳的人。妳休学到现在几年了?九年!雅珍现在还不时想到妳、担心妳……给她一通电话吧,让她放心—我说,这种事情妳可以忘记吗”

    裴夙卸下上司的身分,用学长的态度教训她,口吻非常严厉,任何人听到他这种口气大概都会被骂哭。

    毛书薇却是松了口气。幸好……不是她以为的那样。

    “对不起,让学长学姊担心了,我会找时间跟雅珍学姊联络。”她仔细收妥那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想起多年前对她照顾有加的学姊,内心涌上一阵愧疚。

    她不告而别,是逼不得已的……

    “妳当初休学的原因现在还是不能说吗?妳成绩好,又拿全额奖学金,没道理才大一就休学。”裴夙关心地问。

    毛书薇抬头,怔怔凝视着他。

    他为什么总是这么关心她?多年没联络,再次见面,他还是对她这个小学妹充满关怀及信任,一点也不怀疑她失去音讯多年后,再度来到他身边是否有企图。

    这样的人,当初怎么会……算了,不想了。

    “没什么,只是人生的计划有变。”毛书薇回过神微笑,迂回地回答自己休学的原因。“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她借机告退。

    裴夙听出她不想回答,便没有勉强她,点点头,让她离开了。

    他双眼忍不住盯着她背影,觉得这么多年过去,学妹个性却还是一样ㄍ一ㄥ。但一想到她的家境,他也就不怪她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他能做的,就是在工作上多提拔她。

    一出经理办公室,毛书薇脸上完美的微笑面具顿时破碎,她靠在墙面,伸手平抚自己方才太过激烈的心跳。

    太好了,第一关过了,只要继续下去,她就可以见到想见的人。

    纤手握拳,她眼中透露出誓在必得的决心。她休学的原因是个不能说的秘密,就连她来到这里、顺利成为裴夙身边的人,都是因为一个不能说的目的……

    秘密,深深藏在她心底。

    裴夙是个工作狂,在工作上很严格,要求也高,连带的在他身边的人也不轻松,不时要接收他脑子里突然想到的主意,而且还要确实执行,因为他并不是光说不练的梦想派。

    在他身边不过一个月,毛书薇就体会到这位太子爷在公司让人又爱又恨。

    研发部门恨死他了,因为他不时想到的新点子,每次都会为进行到一半的研发计划增加难度。但是,公司那些董事们却爱死他了,因为当他提出的那些不可思议又搞死人的鬼点子从理论成为实体后,漂亮的产品销售业绩让董事们作梦都会笑。

    吕秘书在裴夙身边做事,等于是帮他搞定那些难缠关卡的前锋,软硬兼施、不择手段,就是要让上司的理念能赴诸实行。

    然而往后,这样高难度的工作就要落在毛书薇头上了。

    虽然裴夙体恤下属,给秘书很大的职权好办事,但这并不能抹灭他是个怪人的事实,跟他一起工作才数周,毛书薇就深刻感觉到这位学长一点也没变。

    “唉……”她疲惫的叹了口气。

    在她还是大一新生的时候,就认识了这位大她四届的直系学长,他家世优,长相英俊帅气,个性好相处,没有大少爷的脾气……但却是个人来疯。

    以为多年过去他会变得比较沉稳,不会再三三八八,事实却证明她大错特错。

    比如现在—

    “如果我开口要妳不要走,留下来呢?”裴夙语调诚挚万分,搭配帅哥专注的凝视。“就当为了我。”

    这种要求,会让任何一个女人融化吧?更何况说这话的人是五官很有男人味、体型高壮的猛男,全身上下散发的费洛蒙满到足以将人淹没……

    饶是看着这张脸多年、看多了他这套伎俩的吕秘书,此时也不禁要心动一下,差点就答应这个坏蛋—她不走了,她愿意为他留下来!

    不过那也只是差点。

    她的名节好在最终有保住,好险好险。

    “小夙夙,乖。”吕秘书轻笑,没大没小地伸手拍拍他的脸,把倚在她桌旁的性感大帅哥当成一只讨人疼的小狈狗打发。“你会好好的。”

    “没有妳,我再也好不起来了。”裴夙那双充满感情的俊眸直视着眼前的女人,企图用他无往不利的魅力征服对方。“真的一定要这样吗?我舍不得妳。”

    “哎呀,你这个臭小子,嘴巴这么甜。”吕秘书被他哄得几乎都要投降了。

    “那妳可以看在我这么需要妳的份上,为我留下来吗?”裴夙鼓动三寸不烂之舌,努力想让吕秘书改变心意。

    “我干么要为你留下来?我才不要再加班,神经病!”吕秘书想想不对,她才不要再帮裴夙这死小子做牛做马咧!“我都几岁了?早五年就该退休了,要不是你妈要我留下来帮你,我干么折腾自己啊?够了够了,走开,不要妨碍我收东西!”

    毛书薇在一旁看着裴夙“调戏”年纪半百的吕秘书,心想往后被调戏的人万一换成了她的话……她可以揍他吗?

    “毛小姐学得很快,早就上手了,她会是你的左右手,我很放心把工作交给她。你不要把人给我吓跑,听见没有?”吕秘书板着脸交代。

    “我哪有要吓跑人家啦?”裴夙辩驳,像小孩在妈妈面前替自己讨公道,但其实夸张的表情、太过煽情的话语,都只是在掩饰他的不舍。

    吕秘书自他研究所毕业、服完兵役进入公司后便一路陪着他,帮助他从基层爬到管理职位,如果不是她在工作上的支持,让他无后顾之忧可以尽全力冲刺,今天的他,无法到现在这种地位。

    但他也知道,这位在公司工作超过三十年的老员工、他从老爸手上抢来的好帮手,是到了该退休享福的年纪了,说什么他也不好真的勉强她留下来。

    尽避保养得宜,年过五十看起来仍像四十多岁,但梳得整齐的黑色发髻中已穿插不少银丝,泄露了吕秘书的年纪。

    躁劳这么久,她是该休息了。

    “佳欣妈妈,我会想念妳。”裴夙敛起玩笑神情,一脸正经的走向身形圆润的吕秘书,大手搂了搂她的肩膀,亲昵地抱一下她。

    吕秘书的眼眶迅速泛红,有点难为情,只好用粗暴的态度掩饰她的伤感。“走开走开!抱我干什么?等等被你的亲卫队看见还得了?去去去!”她挥手赶他。

    裴夙莞尔一笑。

    “当然要趁妳老公没看到赶快抱一下啊,我又不想被揍。”察觉气氛一直这样伤感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于是改变口气。“唉……”他唉得很大声,语调很夸张。“妳退休了、去跟老公开心了,剩下我,我好可怜……”

    “你再唉下去,小心把毛小姐吓跑。”吕秘书笑骂他的幼稚行径。

    “来不及了。吕秘书,我想跟妳走。”毛书薇忍不住道出心声,她真的不想在一个怪人的身边做事,感觉好危险。

    “妳说什么?”裴夙挑了下眉,眼神威胁地盯着小学妹。“妳再说一次。”

    一股想唱反调的冲动,让毛书薇准备开口挫挫他的锐气,但一个软腻的嗓音在这时刻冒了出来。

    “爸爸。”

    她顺着声音望去,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怯生生站在办公室门口,头发扎成公主头,身上穿着粉色小洋装,一副小鲍主的打扮,手中还捧着一把清新的小雏菊。

    “心肝宝贝芽,妳来了。”那个刚才还三八“亏”秘书的男人闻声立刻变脸,他弯下腰来,张开双臂,迎接小女孩投入他的怀抱。

    小女孩害羞地看了一下四周的人,然后才抱住心爱的父亲。她口中喊的“爸爸”不是别人,正是裴夙。

    是的,莱欧汽车集团的太子爷裴夙,他未婚单身,却是一个八岁小孩的爹!

    孩子不能偷生,任谁都能一眼看出这对父女有多么相像。

    给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后,小女孩才小小声在他耳边讲悄悄话。

    “什么?嗯……好啊。”裴夙耐心地聆听女儿说话,语气温柔得不可思议。“快点去吧。”他松开怀抱,鼓励害羞的小女生大胆说出心里话。

    小女孩看了父亲一眼,然后捧起手上那把小雏菊,走向吕秘书说:“婆婆,这个送给妳。”

    吕秘书惊讶地蹲下身来,接过那把小花。“送给我的吗?谢谢。”

    “谢谢婆婆照顾我。”裴泠—裴夙的女儿,莱欧的小鲍主,小名芽芽。她害羞地对吕秘书道谢,“我会想念妳。”边讲边张开双臂,给吕秘书一个大大的拥抱。

    “啊,不愧是你女儿,嘴巴甜死人了。”吕秘书把小女孩揽入怀里,用力的抱一下,表示疼爱。“芽芽,婆婆退休了,以后妳找不到爸爸,就联络这位阿姨。”

    “我知道,婆婆说过了。薇薇姨好。”裴泠对毛书薇害羞一笑,礼貌地问地好。

    看见小女孩的笑容,毛书薇先前对裴夙所有的不满、埋怨,以及一些古怪说不清的情绪,全部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她目不转睛看着裴泠,蹲下来身来,用最温柔、最亲切的态度跟小女孩示好。

    “Hi。”

    裴泠站在她面前,小脸酡红,羞怯地朝她伸出手,软软喊了一声,“薇薇姨。”

    毛书薇连忙握起小女孩的手,直到软软、小小的手掌被她用力握住,她才发现自己的举动有些莽撞,赶紧收拾好情绪。

    “以后多多指教喽。”她再握了下小女孩的手便放开,微笑道。

    “好。”裴泠乖巧的说。

    这一大一小的互动,全数落进裴夙眼底,他感到有趣地挑了挑眉,没想到他怕生的女儿竟然会主动对学妹伸出手,真是不可意议的一件事。

    接着,他目光瞟向今天最后一天上班的吕秘书,情同母子般的两人默契十足,她朝他抛去询问的一眼,他点了点头。

    她了然,从收拾了大半物品的办公桌中找出一本灰色行事历。

    “书薇,这是最后的交接工作了。”吕秘书喊了一声,把那本记录着裴夙私人行程的本子递给毛书薇。

    这是裴夙对她全权信赖的证明,往后无论公私事,都将交由她来掌握。这代表她能够进入他的生活,也代表……她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渴望,亲近她思思念念的人。

    伸手接过行事历,不过短短数秒的时间,她却觉得像过了一辈子那么漫长。

    为了来到这里、拿到她想要的东西,她已等得太久太久……

    “欸,不是说想跟吕秘书一块离职吗?”见毛书薇接下笔记本,裴夙调侃地道。

    “薇薇姨……真的不行吗?”一听她也要离职,裴泠立刻露出沮丧的神情。

    毛书薇低头对小女孩微笑了下,然后抬头怒瞪裴夙,表情很明显在责备他乱讲话。“看在你女儿可爱的份上,我就留下来。”

    裴夙当她是在开玩笑,笑了出来。

    只有毛书薇自己心里明白,她不是在开玩笑。

    就是为了这个小女孩,她才逼着自己来到裴夙身边,不然其实她对他,避之唯恐不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风流种最新章节 | 风流种全文阅读 | 风流种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