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娇郎 尾声

作者 : 艾珈

武雷震一死,他率领的齐军跟着投降,至于领兵扫荡外侮的“疾风使”与“掠火使”,则是在极短时间内平定战祸,直破齐国边境。

吓慌的齐国国王连忙奉上黄金千两求和,岚音领圣命代表接受,同时把得来的赔偿,全部施予家园全毁的百姓。

时间缓缓流逝,惨遭摧折的城镇农村逐渐回复生机,人民重回先前和乐安康的生活。至于岚音的英武之举,至今仍被百姓们啧啧传颂,甚至有人出钱买下她当初威吓敌军时跃上的高楼,重新修缮,安了块区。取名“凤鸣楼”。

两个月后,期待已久的公主大婚之日终于到临,皇城无比热闹,家家户户门上全挂着鞭炮,一等宗庙“朔望殿”上传来鼓乐声,全城鞭炮同时点燃,百姓兴奋叫嚷,噼哩披啦欢响如浪涛回荡,久久不歇。

通往驸马居所的“寿安宫”一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穿着粉红锦袍的瑞草手捧桂圆红枣熬成的甜粥走在最前,居中是穿红衣披着彩绶的任已星。另一名年长宫女殿后,待进了“寿安宫”,瑞草放缓脚步压低声音说话。

“驸马爷,待会儿便是您跟公主两人的洞房花烛夜,或许您先前听公主提过,但小的还是要再提醒您一次——待会儿进了寝房,小的会领您身后宫女,还有两名御医院使在旁侯着,您就当小的们不在,尽管跟公主一块做您想做的事。”

这消息他早知道了,问题是,要他在四双眼睛面前做“想做的事”,他怎么想怎么为难。

“那规定非守不可?”

走在前头的瑞草一脸歉然。

“唉,好吧!”任已星叹气。正当在心里努力说服自己接受的同时,长廊暗处突然伸出只手,“啪啪”两下点中最末宫女定身袕与哑袕。

宫女惊呆地望着头戴凤冠穿着霞帔的岚音。

只见笑嘻嘻的岚音在宫女耳边细声叮嘱:“放心,我刚点袕用的力道不大,至多一刻钟你就能随意行动了。”

宫女满脸疑惑。她不懂,为甚么公主会突然跑来点她袕道?

答案揭晓。

岚音目标,自然是行列中的任已星。

“是我。”她来到任已星身后,一双纤手悄悄捂住他嘴。

“怎么会是你?”一瞧清楚来人他又惊又喜。“你这时不是应该待在寝房里?”

“你真打算在他们面前跟我共度洞房花烛夜?”岚音在他耳边小声问,前头的瑞草毫不知情,仍旧稳稳朝官门迈去。

“不然?”

岚音朝他眨眨眼,比了比屋顶。

任已星懂了,她是要拐他偷溜。真亏她想得出来!

他真被她带坏了,她的决定,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瑞草她们不会被怪罪吧?”基于道义,任已星还是得问上一问。

“你说呢?”她笑容无比灿烂。“现在宫里边除了我母皇,就你跟我最大,谁敢跟他们过不去?”

任已星失笑。有这么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妻子,他将来有得瞧了。

岚音再问:“一句话,走是不走?”

这还用问!任已星摘下头上绒冠,直接以行动回答。

岚音也如法泡制脱下沉重凤冠,两人将头冠齐齐放在地上,然后便手牵手一块跃上屋顶。

“等等。”岚音小声说,随后弯身自檐上摸了一小块碎瓦,相准瑞草后脑弹去。瑞草“哎呦”一声,回头张望到底是谁偷打她。

可一见,瞎,原本跟在她身后的驸马爷竟然不见啦?!

“老天爷—一”瑞草惊叫回奔,不一会儿瞧见地上齐齐摆着黑绒冠与凤冠,就知驸马爷跟谁跑走了!

“公主!”哪有人这么淘气,竟然在自个儿洞房花烛夜拐跑自个儿夫婿,还有,驸马爷也不知该反抗,竟然跟公主一块胡闹,这实在是……

瑞草气急败坏地对着夜色大喊:“您这么着——是要小的怎么办呐!”

但屋顶上,哪还看得见两人身影?

两人潜回“启祥宫”——

就是冲着“启祥宫”里边人全跑去“寿安宫”,岚音才敢大摇大摆带任已星回宫。

两人一将房门掩上,立刻拥吻在一块。

“好想你!”

大喜前一个月,为了讨个好彩头,丞相依着法度上规定,严格禁止两人见面。她知道要叫岚音照规矩行事,只能说不可能。所以她改从任已星这方下手,请他进丞相府邸作客,由她亲自监视。

岚音一听她决定,心里立刻凉了半截。每天都能见到的人突然被带离身边,这分明是要她命嘛!

可这回丞相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死硬就是要贯彻法度上规定。

整整一个月见不到岚音,任已星同样不好受。

平常每日张眼,便有只啁啾不停的小黄鸥鸟儿在身边打转,吃饭的时候、读书的时候、到药圃照料的时候,转头便能随时见到那欢快身影……她已经成了他生活不可或缺的重心,每每看见甚么稀奇好玩事儿,他头个反应便是回头唤她分享。

但丞相的坚持,却搅乱了两人的生活。

任已星爱怜地抚着岚音脸颊。“古人说三日不见如隔三秋”,这相思之苦,这几日我可真是捱怕了。”

“你也一样想我?”她还问着傻气的问题。

“怎么可能不想。”他亲亲她越发变得娇艳的眉眼,她一颦一笑都是他心底最甜美的记忆。“要不是丞相再三提醒,阔别一月不见,是为了让神佛看见我俩是真心决意厮守,我恐怕撑不了三天,就奔回宫里见你了。”

岚音喜欢听这些,听他说他思念她,会让她心里泛起一股麻麻的酸甜。

“终于让我们等到了这一天。”她看着他眼,轻轻扯开他红袍系带,底下的身子,是她朝思暮想一整个月的。

任已星同样脱去她身上霞帔,直到她身上仅剩一件亵裤,还有绣着鸳鸯交颈的艳红胸兜。

“你这模样,好美。”任已星轻柔柔抱她上床。

“这几夜,你想过我吗?”岚音半侧着身,媚眼如丝地望着他。

“想过。”他执起一缯发亲吻,然后是她的眼,她的嘴。“每每夜里一个人卧在床上,我就想起几月前我们在翠云山上的欢爱,你在野林里边的表现又野又艳,我脑子只要一浮现你,夜里就难睡。”

“我也难睡。”岚音大胆地抚向他挺直的男性。

任已星额贴在她胸前低吟,被她握着的感觉如斯销魂,只要稍不留心,积压了整个月的欲望,或许会就此溃决。

她纤指细细抚过他那如缎丝滑的顶锋,再用手指轻挲凸起的血脉。这种种举动,都是他亲口承认会让他意乱情迷、不可自己的闺房秘辛。

“你想要我怎么做?”

“我想要你跟我一样情难自禁。”任已星手指扯松她亵裤顶端,抚摸那早已湿润开合的皱摺。

岚音嘴里娇哼,这才是她理想中的洞房花烛夜——刺激、火热,又甜蜜。

“已星……我的夫君……”当他终于进入她深处,岚音紧环着他背迷乱地叹道。

她突然想起两人初识那时的纠葛,好庆幸她当初的固执与不愿妥协。若不是如此,此刻她走也没办法躺在她心爱男子身下,同享极致的敦轮之乐。

欢爱告结,两人筋疲力竭地抱在一起。任已星翻转个身让她躺在自个儿身上,感觉她呼吸由急渐缓,然后变得沉重而规律。

一整日的拜堂典礼老早累坏了岚音,这会儿再加上偎在他怀里的安心,更是教她眼皮重得张不开。

睡意蒙胧间,犹然可听见她挣扎着吐露:“你知道,我真的好高兴找着你……”

任已星轻柔抚着她发,边给了她一个好甜、好甜的亲吻。

“我也高兴你一直都没放弃。”一路走来,要不是她的坚持,他俩怎么会有今日。

一切,只能说是注定。

他拉来衣袍将她身子裹密,之后他再套上衣裤,俏声地潜回人声喧闹的“寿安宫”。

瑞草为首的女官们一见他进来,便要曲膝问安。

任已星唇一噘要她们噤声,瑞草一睇他怀中人儿,眨了眨眼睛。

他小声吩咐:“都下去歇息吧。”

“那今晚的洞房花烛夜?”瑞草指指仍等在一旁的御医院使。

任已星淘气一笑。“做完了。”

啊?两名院使一脸呆愣,还想抗议不合法度规矩,被瑞草匆匆推离。

“好了好了,驸马爷都说要休息了还杵在这干么?走了走了。”

岚音睡得很香,所有蚤动丝毫没惊动她半分。

任已星再度脱去衣袍,然后拉来锦被将自己还有岚音密密盖好,随后回头弹指,咻咻地捻熄了荧荧亮的喜烛。

“好好睡,我的娘子。”被窝里,他占有地拥住岚音肩膀,神情无比满足。

明日,他们将会一同面对—个全新的开始,虽然还有一些隐忧未解,但他相信,只要他俩一同面对,绝不放弃,没有任何解决不了的问题。

任已星亲亲她额头,然后闭上眼。

因为他对他俩的未来,充满无比的希望,与信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美娇郎最新章节 | 美娇郎全文阅读 | 美娇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