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情从头来 > 终曲

爱情从头来 终曲

作者 : 伍薇
    由于上次吃不到披萨,这回任家所有人学聪明了,干脆找一天聚集到小两口家,还派出妹妹专人看管,不准任恒谦再劫走今天的大厨,只为了满足他个人的“欲望”。

    想想这一天,也让任母盼了两个多月。唉,想吃披萨居然也要等两个多月!

    “没办法啊,妈,你以为蒋家那么好对付吗?大哥和大嫂可是很努力和他们对抗,才有今天的聚会啊!”

    “啧,那个蒋老头实在是太糟糕了,天下是没男人了吗?干嘛硬要我儿子娶他女儿?还想出逼小田妥协的烂步数?!要是让我早点知道,非跟你爸去修理那个蒋老头和蒋晓洁不可!”

    一脸怨气的任恒谦此时晃了过来。哼,他当然不高兴,谁都不喜欢家里来了一堆食客!

    “喂,不是说在我家不提那两个名字吗?你们是忘了我老婆有多小气喔?”

    “儿子,我们只是关心嘛!”

    “别,真关心就不要在我和我老婆连续工作三十个小时后还跑来我家乱,如果你们没来,这时候我正在抱老婆、玩亲亲!”

    今天中午,他们才刚从香港回来,在这之前他拚命加班,和田予贞以及律师团彻夜研究港资的股权分配是否符合充分揭露的合约精神,当然是没有,所以他们以这项条款,带着“京远开发”和“田家建设”两家的律师团找上港资,主动要求解约。

    约是解了,可以和老婆恩恩爱爱了,结果食客居然也来了——包括任家上下、两家公司秘书全来了!

    “你说,你们和蒋老头与蒋晓洁有什么不同?!”

    “老公~~”

    喔喔~~

    任恒谦赶忙跑过去,认命柔面团。

    “你很想她啊?名字叫得好亲密喔……”

    “天可怜见,我只是想我老婆!”

    “哼,我都在你身边,有什么好想的?”

    “就是想,就算你在我身边我还是想你,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味道,想念你的嗓音,就会想吻你、想抚摸你——”

    田予贞冲上前捂住老公的嘴。“喂!你很故意耶……”她红着脸,像熟透的虾子。

    一旁的观众激动大叫,开始起哄。“再说!再说!我要听!我要听!彪房情趣!彪房情趣!”

    田予贞快气炸了。“都是你啦……”

    任恒谦骄傲地将老婆搂进怀里。“哼,我‘实力’坚强,要听就说给她们听!”

    田予贞气得想拿面团K他。

    此时,田父进门,手上拎着一大条海鱼,正是早上和好友出海钓鱼的成果。

    “听什么?我也要听,今天加菜,我钓了一条肥美的大鱼!”

    田父急着炫耀,只是田予贞一闻到鱼腥味就脸色大变,捂着嘴,直往厕所冲。

    “老婆?”任恒谦紧跟着老婆,脸色吓得发白。“你怎么了?!”

    他忙着拍背、忙着递毛巾,恨不得现在不舒服的人是他,而不是他的爱妻。“你别吓我啊!”

    田父将大鱼丢给任家管家,也跟着神经兮兮地冲了过来。“女儿啊,不要吓老爸啊~~老爸虽然心脏很有力,也经不起吓啊!”

    田父身上沾染的鱼腥味让田予贞吐得更厉害。

    “老婆……”任恒谦快哭了。

    “走开,让我来。”任母拨开围观的众人,先要任家老爷带走田家老爷,不让媳妇闻到鱼腥味,再要林太太帮忙拿来随身携带的薄荷油,让宝贝媳妇清一清鼻腔的气味。

    “好多了吗?”任母慈爱地问。

    田予贞点点头,无力地偎在老公怀里,忍不住挪揄他含泪的眼。“男儿泪贵如金喔~~”

    任恒谦摆着一张苦瓜脸。“呿,老婆莫名其妙吐得乱七八糟,不哭是冷血。”

    “我没事。”田予贞当然感动,她紧握住他的大手,一脸幸福。

    “我不信,我们去医院检查好不好?”任恒谦急坏了。

    任母呵呵笑。“现在就哭?那以后有得哭了,儿子啊,你要振作点。”

    “为什么?”任恒谦脸色大变。“老妈,你不要吓我,我老婆——”

    “我怀孕了。”其实,她已经偷偷验过了。

    “啊?!”

    除了心里有底的婆婆,整屋的人同时放声尖叫。

    任恒谦一脸茫然,每个人都拍拍他的肩膀道恭喜。

    “女婿啊!爸爸看好你没错吧!”田父依然被隔离得远远的。

    总算,新手爸爸回过神,喃喃念叨:“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

    田予贞笑看着傻乎乎的老公。“开心吗?”

    他点头。“嗯,开心,开心到想清场跋人。”

    “赶人?!”全部人大叫。“披萨还没吃啊!”

    任恒谦抱住他老婆。“你们快滚,自己去叫外送,我现在只想抱我老婆……”

    他不顾众人在场,热情地吻住爱妻,吻得有够热情,啧啧出声。大家哇哇大叫,逃的逃、跑的跑,还给他们一室的宁静,真好。

    “我爱你。”

    “你好故意!”

    “谁说的,难道你不知道披萨会刺激我的**吗?”

    “骗人!”

    “有没有骗人,等会儿你就知道……对了,老婆,你有算过是哪一次受孕的吗?”

    田予贞神秘地笑。“你猜。”

    任恒谦大骄傲。“要怎么猜?我这么厉害,每次都有受孕的可能!”他瞪着料理台上的那个面团,想到上回……

    “莫非?!”

    田予贞伸出双臂搂住老公的颈子,红唇轻轻印上他性感的薄唇——

    “宾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情从头来最新章节 | 爱情从头来全文阅读 | 爱情从头来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