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情从头来 > 第六章

爱情从头来 第六章

作者 : 伍薇
    晨跑没了。

    早餐也没了。

    再玩下去,可能连中餐也不用吃了。

    任桓谦完全不顾及她经验不足,缠了她一晚,周休二日简直比连续加班一星期还要疲惫。

    最后,他还把浴白放满热水,执意要跟老婆洗鸳鸯浴。

    但澡还没洗,某人又忍不住在浴室里来上一回。他好像永远都有出人意料的把戏,整得她欲火难耐。

    田予贞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婰部高高翘着,任桓谦扶着她纤细的腰,灼热的男性任性地埋在她体内,他放缓了节奏,让彼此有更多时间感受那份亲密。

    他突然想到。“明天陪我去香港出差。”

    呼,终于可以洗澡了……

    任桓谦抱着虚软的她坐在浴白里,垂眼看她红了耳根的模样,脸上还有不甘心的娇羞,他戏谑地说:“夫人欲求不满吗?”

    欲求不满?!是欲求太满了吧!“哪有人一直做一直做……”田予贞甩头不理他。

    没良心的男人得意地大笑,还故意在他耳边呵气。“谁叫你这么迷人,让我永远都要不够。”

    她脸一红,回头瞪他。

    “好,不生气,我抱抱,让你休息一下,新婚原本就是这么热情,你应该开心老公实力这么坚强。”

    她红着脸再瞪他,又惹来任桓谦开心大笑。

    他转过她的身子,让她背靠在自己怀里。田予贞舒服地依偎在他结实精壮的胸膛上,轻轻叹息。

    “是舒服还是累?”他吻着她的发。

    “舒服也很累,你都不用吃饭吗?”

    “等一下,我吃够你再说。”

    他懒洋洋地宣布,像万兽之王一般霸气,她一怔,感觉自己腰后抵着他坚挺的男性,证实了他要做的事,她小脸通红,想到方才自己高潮时,他并没有……

    呼,什么休息?只怕自己早让他蚤扰的心猿意马!

    “为什么去香港?”不如谈公事安全些。

    “想过两人世界,我们还没度蜜月啊。”

    “真的吗?”

    “不是,但想要你陪我倒是真的。”

    她心里一阵甜。“那为什么要去香港?”

    “有块地想去看看。”

    “你什么时候变成土地掮客了?”

    “我本来就是掮客。”他捉了她的下巴让她偏过头,用力吻她。“而你是掮客的太太。”

    “太太”……怎么办,她好像沉沦了,原本就快离不开了,现在有了亲密关系的羁绊,不是更离不开?

    “而且你是爱我的掮客太太。”他拨开她潮湿的长发,在她肩背印上一道灼热的吻。

    对,就是爱,既然爱,她不会逃避对他的感情。

    “对,我就是爱你,怎样?”

    她转头吻他,带着赌气,他一怔,却更热烈,喉咙深处深处逸出一声声吟

    用餐已经是下午的事了,但田予贞累得抬不起一根手指头,任桓谦突然良心发现,叫外送披萨喝可乐,边看DVD,这是原本的周休计划,只是被没日没夜的激情**打乱了。

    没想到这时候有人意外来访。

    任家双亲瞪着娇羞依偎在儿子怀里的媳妇,她身上还穿着儿子的衬衫,儿子一脸餍足,但那种满足绝对和食物无关。

    “现在是演到哪儿了?”任母问。

    任桓谦指指自己再指指老婆,耸耸肩,无声说明一切。

    “你吃了人家?”

    “不然咧?”

    任母开心得手舞足蹈。“真的吗?太好了,我和你爸还愁不知该怎么办呢!”

    “发生什么事?”

    四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田予贞想在公婆面前端庄点,任桓谦却二话不说,长臂一抬将她揽进怀里。“你的位子在这,你想去哪儿?”

    “爸妈在……”

    “坐好,不要动……莫非,你还想要?”他贼兮兮地笑。

    这男人实在时……猖狂的让人鄙视!

    任父清清喉咙,谁也没想到,这两人进展这么神速,让大家白躁心了。“桓谦,亲家公知道那晚你和予贞吵架,不忍心女儿受苦,所以和我提出让你们两个离婚的要求。”

    田予贞傻了,直觉要挣扎。“我打电话给我爸——”

    任桓谦牢牢将她拥在怀里。“不用。”

    “老公?”她抬头,在他怀里看着他。

    “嘘。”

    他闭着眼没说话,好几秒过去了,他依然沉默。

    “儿子——”

    他伸出手阻止母亲的探问,说:“我只是在感受,”他睁开眼,看着怀里神情着急的人儿。“原来‘离婚’两个字竟然我这么心痛。看来你不只收买了我的胃,也早就收买了我的心。”

    田予贞一怔。“啊?”

    “我喜欢你。”

    他的表白那么突然,那么有自信,那么有把握,田予贞怔了怔,忽然扑进他怀里,又哭又笑。“真的?”

    他深情凝视。“真的,小田,我喜欢你。”

    她的梦想实现了,泪水像断线的珍珠一串一串往下落。“老公……”

    “你这样看着我,是想我在爸妈的面前吻你吗?”

    “我爱你。”她仰头,轻轻的吻在他带笑的性感薄唇上。

    人家双亲欢喜拍手,田家老爸却在这时出现,推开没锁上的大门,正好看到泪流满面的女儿,他心痛啊!

    “田田、田田,都是爸的错,我不该强迫你嫁给他!”

    任桓谦眼一眯。“原来你嫁给我这么心不甘情不愿?”

    田予贞快昏倒。“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爸,不是这样的——”

    田父老泪纵横。“我知道你暗恋他两年了,所以自作主张让你嫁给他,想说你这么好,他一定会喜欢你。没想到、没想到,田田啊——”

    “原来你两年前就暗恋我?”任桓谦听了,得意得像偷腥的猫。

    “喂!”

    “田田啊,老爸现在就带你走,我们不要了,离婚算了!”

    田父的手都还没碰到女儿,只感觉有一阵风,女儿就紧紧地被搂在负心汉怀里。

    任桓谦义正言辞地说:“爸不能不要,小田爱我,我的心也在小田身上,我们这么恩爱,怎能狠心拆散我们这对苦命鸳鸯?”

    他的表白像在演戏,没个认真,笑坏了任家父母。田父愣着,看着表现恩爱的两人,他也糊涂了,“可是……啊?这是怎么回事?美珊不是这么说的,她说你不爱田田,田田很可怜——”

    “我喜欢她。”只有这句话很认真。

    田予贞的眼泪止不住,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怀里,搂着他精壮的腰。“我爸被你吓到了。”

    任父出来解释。“亲家公,小两口吵架,吵完就没事,你看他们这么恩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田父问女儿:“田田,是真的吗?”

    田予贞用力点头。“爸,我爱他。”她感受得到他的大掌在她腰间箍紧。

    “爸,放心,我一定努力让您在最短的时间内当外公!”这句话也是认真的。

    田父破涕为笑。“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

    最后长辈开开心心离开,将安静的空间留给他们。

    她抬头看他,笑吟吟的。

    “怎么?还没习惯老公这么帅?”

    “我老公本来就很帅。”

    “老婆也不错啊,虽然没有美如天仙,有时却美得不可思议,尤其是煮饭给我吃的时候,真是温柔又迷人。有时候也很可爱,喜欢路旁的小花小草,这么美丽又可爱的老婆,让我都舍不得离开。”

    她踮起脚尖。“吻我。”

    “乐意之至。”

    “我爱你。”

    “我知道。”他性感的薄唇勾着笑,霸气地吻住她。

    出差到香港五天,行程之满,根本超过她事先想像的。

    桓谦说得太含蓄了,不是他看上一块土地,而是拥有这块商机庞大的土地的港资看上“京远”的实力,有意邀请他投资,因此提出许多让台港两地开发集团羡慕的条件。

    她每天跟着他开会、应酬,因为是同行,她也提出许多让港资惊讶、让老公骄傲的建议。

    “我太太也是位建筑师,她是‘田家建设’副总,很多案件不用广告,只要打着她的名字,在台湾就能抢购一空。”

    有他的介绍,港商对田予贞刮目相看。

    “你很骄傲耶。”他像只孔雀,下巴扬得好高。

    他们一连参加好几场香港商界举办的宴会,有了爱情滋润,田予贞的美丽和恬静气质引起不少人好奇,许多男士都在探问她的身份,意图一亲芳泽,得知她名花有主后,只能怨叹自己居然不知台湾的建筑业还有朵这么迷人的花。

    任桓谦一整个不爽。之前参加宴会,还会让老婆自由行动,现在不可能了,他就像恶人紧守着他老婆,连老婆身上的晚礼服也有意见,不能露胸,不能露背不能露美腿,连露手臂也要斤斤计较。

    幸好今年春天气温依然偏低,如果是夏天,不知道她从头包到脚会不会热到中暑?

    只是她这身保守的装扮,反而凸显优雅的气质,连港资小开都惊艳不已,大胆前来邀舞。

    “我太太不会跳舞。”

    “昨晚的宴会,我觉得你和夫人跳得还不错。”

    “那是有我带舞的关系。”

    “我带舞的技术也不错,我们即将成为合作伙伴,应该更认识一点。”

    任桓谦冷笑,港资小开踩到他的地雷了。“我跟你亲近就好,至于我太太,你最好不要有任何想法,否则我可以不要这个投资案。”

    说完,任桓谦牵着田予贞的手,悻悻地离开宴会厅。

    司机送他们返回饭店,一路上,他只是握着她的手,沉默不语,森冷的黑眸也没看她。

    田予贞安静着,想到他之前说的,他的前未婚妻和他的好朋友兼合伙人一起背叛他,如果她记得没错,那位好友兼合伙人就是徐家浩。

    两年前,他们合作公共建设案时,桓谦曾想撮合她和徐家浩。因为工作,她见过他好几次,是个很斯文的男人,但目光飘移不定,必定多心思。

    抵达饭店门口,他牵着她回到房间,才锁上门,他激烈的吻立刻封住她的唇

    她依偎在怀里。“我爱你。”

    他亲吻她的额头,为自己的失控道歉。“对不起,我弄痛了你。”

    她摇头。

    “不许离开我。”

    她点头,泪盈在眼眶。

    这一夜,他们依偎着彼此,温柔地**,缓缓倾诉。

    她爱他,不在乎它的过去,哪怕他心里仍然残存着另一个身影,她依然爱他。

    彻夜欢爱让田予贞第二天根本无法早起,参加原定的高球活动,他是有血有肉的正常人,他简直不是人,是超人。

    “你应该骄傲老公这么厉害才对。”

    留下得意的吻,任桓谦打小白球去,田予贞睡过回笼觉补眠后,十一点时来到饭店餐厅,准备补充能量。

    “田副总。”

    一个她想都没想过的人,此时此刻竟然出现在桌边。

    “徐先生?”

    徐家浩,那个背叛任桓谦的男人呢,他微笑着,看似彬彬有礼,却像给鸡拜年的黄鼠狼。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田予贞忍不住同仇敌忾。“是啊,真巧,我昨天正好和我先生聊起你,你知道我先生是谁吧?”

    “任桓谦。”他语气平淡。

    “是。”

    “不邀请我一起用餐?”

    “不了,我不习惯和不熟的人一起用餐。”

    “这么客气?想当年,如果缘分够的话,你和我会是一对。”

    田予贞双手在腿上紧握。“不过当年你心里有别人,不是吗?”

    “别人?”

    “你好友的未婚妻。”

    “原来你知道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他想要辩解,不过眼中已有狼狈。“或许只是谣传。”

    “你认为桓谦会编造谎言?呵,这很好笑,你说的桓谦可是在商场上冷漠严肃著称的任桓谦?”

    徐家浩节节败退。“我只是来跟你打声招呼,毕竟我们也算是认识。”

    “不需要。”

    “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和善的人。”

    “徐先生,你误会了。”

    因为说不过她,他恼羞成怒。“桓谦很爱晓洁,就算她背叛了他也一样,我不认为你们结婚了,你就能取代晓洁在他心中的地位。”

    田予贞双眼一眯。“你也知道他很爱蒋晓洁?”

    “当然,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这男人简直没有半点羞耻心!

    这下连好脾气的田予贞也发怒了。她起身,拿起水杯,一把将水泼到他身上。

    “你干什么?!”错愕的徐家浩大声抗议。

    “我干什么?你为什么不摸摸你的良心,承认自己做了什么!你知道你是桓谦的好朋友,你知道桓谦深爱着蒋晓洁,为什么还要背叛他?趁着他出国出差,和他最爱的女人勾搭在一起!你知道你对桓谦做了什么码?你伤害他,让他失去了笑容,让他变成一个不安的男人,再也不相信友情和爱情!徐家浩,你最好给我滚远一点,不要再出现在我和桓谦面前,否则我见你一次就泼你一次,让你清醒,知道自己有多么混蛋!”

    他们的争吵引起餐厅其他人的注意,饭店经理立刻赶了过来,任太太是贵宾,怠慢不得。

    “任太太需要帮忙吗?”

    田予贞气冲冲地指着眼前的男人。“把他赶走,我不想再见到他!”

    饭店经理立刻办理,徐家浩忿忿不平地离开。

    经历还送来热茶让她压压惊。“任太太,不好意思,我们一不注意让他进餐厅,让您受惊了。”

    田予贞扯着僵硬的笑。“没关系,谢谢你们的帮忙。”

    经理和侍者接连离开,她看着窗外,不舍的泪缓缓滑下脸颊。

    提早赶回来陪老婆吃中饭的任桓谦正好目睹一切,他握紧拳头,克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安静地上前,蹲在田予贞的身旁,平视她的泪眼,掬起她的手,亲吻她的手背。

    “我不喜欢你哭。”

    她的泪流的好急。“我好舍不得你……”

    他倾身吻去她的泪,“你哭了我才舍不得。”

    “老公……”她抱住他,偎在他怀里。

    “谢谢你帮我主持正义,老婆。”

    她摇头。“我好想揍他,如果我会空手道,不知该有多好。”

    “我知道,你就像只母狮子,捍卫自己的地盘。”

    “唉,保卫家园是公狮子的责任。”

    他笑了,吻着她嘟起的红唇。“我只是在提醒我自己,千万被惹你生气。我一点也不想被当中泼冷水。”

    “讨厌。”

    任桓谦凝视着她,深情款款。田予贞是个很奇特的女人,可是很传统,煮的一手好菜,也有性感妩媚的一面,渴望**,让他像初尝情事的高中小毛头,永远要不够她。她工作又成就,也很聪明,还有难得的勇气,勇敢坚定地说爱他,为他抱不平,怒骂伤害过他的人——

    她是如此珍贵,有了她,他夫复何求?

    “老婆。”

    “嗯?”

    “记得提醒我要谢谢岳父,没有他,我永远都不会遇到你,你是我一辈子最珍贵的珍宝。”

    她依偎在他的怀中,轻轻点头,感动的泪流下脸庞。

    对她而言,这就是最棒的告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情从头来最新章节 | 爱情从头来全文阅读 | 爱情从头来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