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女尊小说 > 凤临天下:坐拥八夫 > 正文 101

凤临天下:坐拥八夫 正文 101

作者 : 鱼冻冻
    “这不可能!”钟巫彦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脱口就说了句不可能,引来众人对他的注目。糟了,钟巫彦心一惊,竟然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哦?为什么不可能?”席君傲虽然表面平静,但心里已经确实了钟巫彦的身份。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萨满都,你接招吧!

    “臣妾的意思是,胡朵儿原本就是皇太女,皇位就是她的,她为什么还要作出这样弑君犯上的事情呢?”钟巫彦看着席君傲,努力平静自己心中的慌乱。

    “你问孤,孤怎么知道?”席君傲晃着酒杯,笑了起来。

    魁“说不定铭德尔汗临时有了别的人选呢?又或者是因为其他皇女不服气,给了胡朵儿很大的压力呢?再或者是别人杀了铭德尔汗栽赃胡朵儿的呢?这些都是说不准的啊!”

    席君傲说的这几种可能钟巫彦都想过,无论真相如何,他始终都不会相信皇姐胡朵儿会作出这样的事情来。

    “听说铭德尔汗最宠爱的是小儿子萨满都,也许她希望自己的儿子继承皇位呢?”席君傲笑着,眼角的紫纹看着妖艳无比,“人心莫测,在权势面前,什么都会变。”

    镤不可能,这不可能。钟巫彦握紧了手,用疼痛提醒自己不要露馅了,可是他又无法不相信席君傲的话。在赤虏国的时候,铭德尔汗就提过要把皇位给他,只是被他拒绝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席君傲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殿下,那这样说来,赤虏国群雄无主不就会发生内乱?”楚云枫在楚明博身边耳濡目染,对政治的事情还是有些了解的。

    “对!现在赤虏国的几个皇女,还有下面的八大部落,都开始内讧了!”钟巫彦的表情完全就是在席君傲的意料之中,不过她还是很佩服钟巫彦的沉着冷静的,难怪铭德尔汗要把皇位传给他!

    “那真是太好了!这样的话,我国的北部就会安宁和平一段时间了!”楚云枫非常高兴,“活该铭德尔汗会有这样的下场!她一直处心积虑对我凤禹国心存不轨,现在终于有报应了!”

    “哐!”楚云枫的话显然触怒了钟巫彦,他一用劲,竟然捏碎了手里的酒杯,瓷片刺入他手掌,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

    “钟哥哥,你的手!”一旁的薛子卫被钟巫彦的异常给吓了一跳,“天啦,流血了!”

    “没事儿。小伤——”钟巫彦恶狠狠地看了楚云枫一眼,他的眼神是冷酷凛冽的,楚云枫身为赤虏国的后代,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殿下,臣妾的手扎破了,想先行告退,处理伤口。”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还有其他人,钟巫彦早就把楚云枫纤细的脖子拧断了,可是他现在不能这样,那就曝光自己了。

    “好!你先回吧!东莱,让太医给太女妃娘娘检查伤口。”看来一切果然都和自己想的一样,席君傲非常期待之后会发生的事情。

    楚云枫自钟巫彦走后一直在发愣,他不知道钟巫彦为什么要用那种眼光看自己,那是一种杀人的目光,他从钟巫彦眼里看到了仇恨。

    “云枫哥哥,你怎么了?”薛子卫发现了楚云枫的异常,“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楚云枫摇摇头,可是钟巫彦的眼神依旧让他觉得毛骨悚然。到底是为什么?他难道说错话了么?为什么钟巫彦的眼神想要杀了他了?

    一场原本和气的宫宴在钟巫彦的这一折腾下,最后草草就结尾了。

    席君傲回到寝宫,回想起刚才的时候就想笑。“羽,盯紧了。孤不能露面,看不了戏,你们就好好代孤看戏,回来可要一五一十地都告诉孤!”

    “看戏?傲,绝也要看戏!”正在这是,一直在房里没被发现的绝锦年冒了出来。

    “小绝,你怎么在这儿?”席君傲的话还没说完,小绝就把她抱起来,吧嗒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绝也要看戏!好不好嘛!”

    “好好好,小绝你先放手,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虽然席君傲这样说,但其实绝锦年非常温柔,抱席君傲的时候总是很小心,不过她这样说,绝锦年赶快松开手。

    “你今天的功课都完成了?”

    “是的!绝很棒哦!”绝锦年笑眯眯地看着席君傲,“绝为了早点儿看到傲,所以很努力,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真厉害!”席君傲很惊讶,绝锦年在这一段时间的表现已经不能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待了,“前几天东莱还说你骑射已经非常棒了,还说要给你请新的师傅,已经教不了你什么了。”

    “是啊!傲,绝这么努力,你可不可以让绝陪你一起看戏呢?”

    “好!不过你得和我一起等在这里,等羽他们回来汇报情况。因为我们都不会武功啊,会被人发现的。”席君傲在绝锦年面前表现出了无比好的耐心,让羽看着都觉得惊讶。

    “好!”绝锦年低头想了一会儿,“傲,明天绝要学武功!到时候就可以保护傲了!”

    “好啊!”若说东宫中席君傲最在乎的人是谁,应该就是眼前这个鲛人。其他人无论好或坏,都已经经历了这个复杂社会的洗礼,心思想法都不再单纯,只有绝锦年才是真正干净的!

    “绝最好了!傲喜欢绝!”

    绝锦年表现自己高兴的方式就是亲吻席君傲,他这样的方式一直被人视作大胆,可席君傲却不觉得。她常年在外国,所以吻面在她看来是一种礼节,而且绝锦年心思那么干净,她不担心这里面有什么别的意味。

    晚上,钟巫彦的冷院来了一个人,不是楚明博,却是楚云枫身边的湘玉。

    “怎么样?情况打听到了么?”钟巫彦见到湘玉之后,立刻迎了上去,“哈苏见过殿下,回殿下,席君傲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这是楚相国让我带来的信。”

    原来,楚云枫身边的湘玉,正是萨满都从赤虏国带来的哈苏,他乔装打扮,代替了湘玉本人,承担着萨满都和楚明博信使的责任。

    “难道这都是真的?这怎么可能?!”看了信上的内容,钟巫彦一个踉跄,差点儿没站稳,“不行,我要见札木合!我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

    “殿下,现在您在东宫,出行不太方便啊!”见钟巫彦这么激动,哈苏连忙阻拦。“如果被人发现您不在冷院怎么办?”

    “不会的,没人会到这儿来,更没有人想到我会出宫。”钟巫彦换了一身夜行服,“走,带我去找楚明博!”

    楚明博这夜也是无法安神,赤虏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一点儿音信都没有收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她的信已经写好让人传给钟巫彦了,但现在还没有消息反馈,所以她并不知道钟巫彦会安排她做什么。

    “叩叩叩!”三声敲门声,楚明博连忙上前开门,原以为是湘玉带了钟巫彦的口讯回来,没想到开门看到的是钟巫彦本人。

    “快进来!”楚明博连忙把人领进去,关门的时候她还特意地看了看周围有没有人看见。

    “札木合见过皇子殿下!”楚明博行了礼,之后亲自给萨满都倒了茶,“殿下,您怎么来了呢?您要是离开了东宫,被席君傲发现了怎么办?”

    “她?她从来不会去冷院。”钟巫彦冷哼了一声,“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母皇怎么突然死了?为什么都说是皇姐的做的?现在赤虏国到底是什么情况?”

    “殿下,您先别急,臣慢慢跟您说。”

    楚明博花了半个时辰才把自己打探来的消息讲完,起因是因为铭德尔汗想把皇位传给萨满都,而胡朵儿得到消息后不服气,所以先下手为强,只是没想到做的不够干净利落,所以把自己也给栽进去了。

    “难道真的是这样么?真的是因为我,皇姐才会作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母皇才会死么?”钟巫彦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殿下,臣以为真相应该不是这样,应该另有隐情。”楚明博前思后想,觉得胡朵儿不会这么傻,除非她猪油蒙心了,才会做这样的蠢事儿。

    “陛下的鹰头金牌和扳指至今下落不明,太女殿下府上也没有查抄出来。臣以为一定拿走这些的另有其人!”

    “什么?!”一听楚明博这样说,钟巫彦更是心惊,要知道这两样可是皇帝的信物,拿到它们就可以统帅三军。到底是谁?杀了母皇还陷害皇姐?

    “札木合,你觉得会是谁做的?”钟巫彦虽然很想冷静下来,找到幕后黑手,可是他现在脑子乱糟糟的,冷静不下来。

    “殿下,臣离开赤虏国三十年,对于国内的情况,臣知道的并不多啊!您让臣来说,这一时半刻臣还真的不知道会是谁。”

    楚明博说的是实话,如果凤禹国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可以推算出凶手,可是赤虏国,真的是离开太久太久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特别是在现在很多事情都不明了的情况下。

    (扛不住了,白天写——)

    )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凤临天下:坐拥八夫最新章节 | 凤临天下:坐拥八夫全文阅读 | 凤临天下:坐拥八夫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