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闺房里的秘密 > 第十五章

闺房里的秘密 第十五章

作者 : 林央央
    【第十章】

    ……

    “讨厌、讨厌。”稍稍从高chao中平复,梅若曦张开湿润的大眼,委屈地捶打靳承轩结实的胸肌,太过分了,明明在医院,还要她做出这么多羞死人的事情。

    靳承轩满意的低笑,伸手将她发丝散乱的小脑袋搂进怀里,她带给他的满足感是惊人的,害得他无时无刻不想撩拨她、占有她。

    “不喜欢吗?”他的声音慵懒低哑,性感得让她发抖。

    “才不喜欢。”她口是心非的否定,白嫩的手指被他捉去含在口中轻吮,“不要……别闹了啦。”她用力抽回手。

    身体还在高chao的余韵中发抖,她可不想再被他挑逗了,这男人的体力精力都充沛得吓人,折腾得她好辛苦。

    看到她的耳朵都羞得通红,心中不由得大乐,他这可爱的小妻子啊,她不知道吗?她越是这副怕羞可爱的样子,他就越会想欺负她啊。

    “你胡说。”她气呼呼地瞪他,只是声音又娇又媚,一点气魄都没有,比起责难更像是撒娇,听在尚未餍足的靳承轩耳中却是下一轮的邀请。

    “要不要我再证明一次?”

    梅若曦皱眉轻叫,身子受不住又是一抖。

    他喜欢享受她丝绸般顺滑的皮肤,可是这样做却苦了她,都被他轻而易举地又撩拨起脆弱的欲望,拒绝到最后也只能顺了他的意,由得他肆意宠爱,可是今天真的不行。

    理智慢慢回到头脑中,她捉住他的大掌,“不行,下次、下次你再……嗯,反正今天不行啦。”那种类似邀请的话她实在说不出口,含含糊糊地带过去,反正这个坏透了的男人也明白她的意思。

    “傻瓜。”他低笑,知晓她的羞涩和担心,安分地收回手,在她额上轻轻一吻,一点点小伤能换得她这般用心,多么划算,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眼中闪过一抹阴沉,为了她可爱的小妻子,有些事情他是要作个了断了。

    靳承轩的计划,梅若曦一无所知,她只知道车祸之后,靳承轩一改从前准时回家的习惯,几乎每天都在她入睡后才回来。

    电视报纸上隔三差五的新闻告诉她,冉子雯说的不假,梅家已经对靳承轩下手了,用打架的方式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头破血流、激烈非常。

    “嗯,他最近总是来去匆匆的,我都没有办法好好跟他说话。”午后,一边走在公寓附近的小路上,梅若曦一边打着电话向冉子雯抱怨,“而且也不让我去公司上课,说是现在的情况我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他这样说是没错啦,不过听说他已经扭转局势了,你就不要太担心了……”冉子雯还没说完,听筒那边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冉医生,出血啦。”

    “哇……你快去吧,我不跟你说了。”梅若曦吓得吐吐舌头,这就是跟医生通电话的风险啊,好可怕。

    “哎,晚点打给你,掰。”

    收好手机,梅若曦没走几步就被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拦住,“梅小姐,能请你讲讲关于梅家和靳氏商贸之争的感想吗?”

    毫无新意的问话让梅若曦皱紧眉头,尽避有靳承轩的保护,偶尔还是会有记者成为漏网之鱼,他们都想知道这名嫁入靳家的梅家小姐目前的处境究竟如何,只是这个小区一向守卫良好,他们居然能钻进来,也算是厉害了。

    “抱歉,我没什么想法。”她绕开那个男记者,不打算理他。

    可是这人显然和以前遇到的那些记者不同,他穷追不舍地跟着梅若曦,“身为梅家的女儿,你现在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吗?还是已经背弃梅家,成为靳承轩的贤内助?”

    “我不想说话,你走开。”梅若曦按捺着怒火,她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跑来烦她?

    “大家都很好奇这一点,你可不可以透露一点消息给我们?”见她不肯说话,男记者变本加厉,“根据我们收到的消息,你应该是替梅家做内应吧?帮助梅家拿下靳氏商贸后,你有什么打算?”

    哪来的狗屁不通的消息?梅若曦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怒吼出声:“你们没事做就喜欢造谣生事吗?”

    “没有啊,你没看今天的报纸?”对记者来说,只要她说话就好办,至于是怒骂还是笑呵呵,他们才不在乎呢,看到梅若曦怀疑的目光,男记者忙从包里抽出一份皱巴巴的报纸递过去,“喏,是梅家旗下公司发布的感谢声明,感谢梅若曦小姐一直以来的努力。”

    什么?她不敢置信,一把抢过报纸,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她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那是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就因为她是个私生女?

    “我什么也没做,他知道的。”梅若曦喃喃自语,推开男记者,转身拦下一辆出租车,她要去找靳承轩,她不要他误会。

    站在办公室俯视着窗外,靳承轩的脸上带着疲惫且满意的微笑,靳氏商贸和梅家最近的境遇,在媒体的笔下简直可以说一波三折、山重水复。

    先是传言靳氏将被恶意收购、企业内人心惶惶,然后梅家老三、老四义正辞严的出来主持大局,要企业的员工相信梅家不会抛弃姻亲,一定会来帮肋大家走出难关,接着义被爆收购靳氏商贸的公司,背后的老板其实就是梅家老四,他们只不过是在猫哭耗子假慈悲。

    就在大家都以为靳氏商贸这次要遭遇灭顶之灾的时候,靳承轩先下台南、后去香港,带回了香港某财团的巨额投资,不但瞬间稳定了局面,反而在不知名的助力下趁势追击,将梅家相关的子公司逐一吞并,给这场沸沸扬扬的商战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到今天为止,他终于可以宣布他胜了,大获全胜,现在他要做的就是赶紧回家,好好和他的小妻子温存一下,为了这场商战,他太忙、太累,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她温暖的体温了。

    他知道她在担心他,今晚回家他要告诉她,不再有梅家的干扰,她永远拥有自由,当然,是在他的身边。

    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打在墙上,靳承轩先是皱眉随后惊喜,敢这样打开他办公室的只有一个人。

    他转头淡笑,“你怎么来了?”挂在嘴角的笑容在看到她之后立刻隐去,门口的女人满脸是泪、小脸惨白,眼睛比兔子还红。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靳承轩几步走到她身边,确认她全身上下没有什么伤口后才略略放下心来,“为什么哭成这样?”

    “我没有,你不要相信,他们都乱说。”梅若曦哽咽地解释,“报纸上说的不是真的,我不是梅家的卧底。”她该怎么办?往她身上泼脏水的是她的娘家,她百口莫辩啊。

    “我知道,你先别哭,冷静一下。”靳承轩立刻了解她在说什么,那份报导他早上就看到了,不过是败军之将最后的哀号罢了,梅若曦的脾气、秉性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全然地相信她。

    “我、我是私生女,什么都没有,可是我不会做对你不利的事情。”她还有好多话要跟他解释,她不想离开他,哪怕他的公司已经安全了。

    昨天她终于打开奶奶留给她的木盒子,里面除了一些简单的小首饰,还有奶奶留给她的一封信,除去其它的关怀叮嘱,只有一句话让她牢牢记住。

    在你爱的人身边,妹才有真正的自由。

    她已经找到了她爱的人,她找到了她的自由。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他搂住她,放柔了声音安慰。

    “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她捉住他的手臂,不安和惶恐在她的胸口蔓延,他为什么不说话?他不再相信她了吗?

    “别动。”靳承轩心里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刚开始他以为梅若曦的脸色不好是因为哭泣,可是他把她抱在怀里后才发现,她全身发冷,皮肤又冰又湿,“你先别说话,我叫医生来。”

    “我没事,你听我说。”梅若曦觉得头晕晕的,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是她要把话说完,“我、我爱你,我好爱你。”终于说完这句最重要的话,梅若曦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倒在靳承轩的怀中,什么都不知道了。

    靳承轩一把抱起她,冲着外面吼:“徐浩呢?开车,去医院!”

    望着她沉睡的小脸,靳承轩爱怜地替梅若曦拉好被单,还好有惊无险,她只是心中郁结过度,所以晕倒而已,不是什么大病。

    刚才听到她告白的喜悦被她这一晕给冲得烟消云散,直到此时他才能放下心来,回味她说过的话。

    按照她往常的作息时间,她应该是在家里吧,大概是从什么地方看到报纸上的消息,所以哭着跑来找他解释。

    这个傻乎乎的小女人,他在她的心里这么重要吗,重要到她一刻也无法等待?

    靳承轩忍不住在她额头轻吻,大概是没控制好力道,梅若曦不舒服地动了动,醒了过来,怯怯地张开眼睛。

    “感觉怎么样?会不会难受?医生说了你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他摸着她的脸颊,虽然在打点滴,可是她的小脸还是偏白,不像平时那么健康有活力。

    “不难受,稍微有一点头晕。”她乖乖地蹭着他的指尖,眼泪忍不住又掉下来,他还是对她这么温柔,他真的没有相信那些报纸上的瞎编乱造吗?

    “傻瓜。”他替她拭去眼泪,宠溺的浅笑,“你只看了早上的新闻,还没有看晚上的呢。”

    “呃?”她张大美目,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我赢了,所以他们要散布点谣言,让一些傻乎乎的小丫头自乱阵脚。”他点点她的鼻尖,猜到这个新闻八成是梅若玲散布出来的,能让梅若曦不高兴的事情,梅若玲一定会兴高采烈的去做。

    “我哪里傻了。”来不及消化他说话的内容,梅若曦反射性地抗议。

    被他笑话太多次,现在的她只要一听到谁说傻这个字,就会忍不住反驳,于是她的注意力又一次被靳承轩成功地引开。

    “嗯,不傻,你最乖了。”靳承轩低笑着吻上他日思夜想的唇,将她抗议的话堵在嘴里,他实在是好想念她的味道。

    梅若曦的脑海中有个角落觉得不太对劲,不傻的反义难道是乖吗?可是他的吻对她来说一向是迷药,没几秒钟,梅若曦就晕乎乎地搞不清楚今天是星期几了。

    “咳咳,你们两位最近还是克制点吧。”煞风景的声音在门边响起,冉少源摇着头走过来,“喏,怀孕刚一个月,胎儿需要稳定一下。”

    “你说什么?”两人同时愣住。

    “你们都不知道?”冉少源无语,“靳太太怀孕啦,已经怀孕一个月了,为了胎儿的安全,最近不要亲热……我说的话你们听到没有?”

    看着那两个一脸痴呆模样的傻瓜,冉少源决定等过一会再来叮嘱他们。

    “你……你有孩子了?”靳承轩维持不了脸上冷静的表情。

    他们最近只有一次,刚好是在她非安全期的时候,那时他没有采取措施,居然就中奖了,不过这个奖中得好,他非常满意。

    “我不知道啊。”梅若曦更是呆住了,孩子?天啊,她的肚子里有个小宝宝,她要当妈妈了,可是他还没有回答她,他是不是还要她?

    “我、我们以前说好的,等公司安全了,我们就离婚……”她咬住下唇,泪意涌上来,让她几乎无法说下去。

    “离个屁!”靳承轩凶巴巴地在她的小鼻子上一咬,“你把我当什么?又把肚子里的孩子放在哪里?你说离婚就离婚?我告诉你,把你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都给我丢一边去,给我记住了,你是我靳承轩的妻子,没有人会更改这一点!”

    梅若曦被他凶了一顿,心里却暖得好幸福,只不过幸福的一角还有一点点不满足,他说了这么多话,却独独没有说出她最想听的那一句。

    小手揪住他的衣角,她眼巴巴地看着他小声地说:“那、那为什么啊?”

    “嗯,什么为什么?”靳承轩看到她期待的眼神,故意不如她所愿。

    “你……你真讨厌,我不理你了!”

    梅若曦气鼓鼓地背过身去,靳承轩的眼中浮起笑意,她是他的宝,他将一生钟爱。

    抱起她娇小的身子,在她的惊呼中烙下一吻,还有他一生的承诺。

    “宝贝,我爱你。”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闺房里的秘密最新章节 | 闺房里的秘密全文阅读 | 闺房里的秘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