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目标锁定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 第二百四十一章 目标锁定

作者 : 明雅流风
    第二百四十一章目标锁定

    在游轮上会谈结束,大家都彼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老爸和铃木总裁还有些事情要商量,于是就和铃木史郎一起去了甲板,边喝酒边聊天,我们则是先回来到小兰的房间,因为在那里,快斗的那只鸽子还在那边,我需要去给他做第二次的包扎才行。

    “呜哇,你好厉害啊小薰。”房间里,小兰对我赞叹道。“这个鸽子怎么这么听你的话啊?”

    “嘛,大概是知道我在为它治疗,所以对我产生情感了吧。”我笑着轻抚着鸽子的羽毛,就在刚刚,我为鸽子包扎好后,让它伸展了一下翅膀,发现特效药的效果已经体现出来了,它已经能飞了。于是这只鸽子就围着我飞了我两圈,然后落在了我的肩膀上。用它的嘴轻轻啄着我的脸颊。“鸽子是一种很通人性的动物,你对它好,它自然也会回馈你的。”我逗弄&amp}.{}着鸽子。一边对小兰说着。

    “呼……还好这只鸽子受伤不重,不过相对来说,基德是不是已经死了呢?”小兰一脸惋惜道。

    是啊,快斗到底还活着吗?听到小兰的话,我的面色也凝重了一分,从昨天开始到现在,我都没有收到快斗的一点消息,而这段时间,我都一直跟小兰和柯南以及大家在一起,所以根本没有时间单独给快斗打个电话,也没有时间拿出手机查看新消息,如果被柯南发现了端倪,那事情就大条了。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小兰走过去开门,却看到摄影师寒川龙正好将摄像机对准了自己。

    “嗯~这个表情不错哦,我收下了。”似乎是他的习惯,这样出人意料的拍摄对于他来说或许是一种爱好吧,虽然小兰有些不满,但是这样的举动并不会有伤大雅,更何况,在寒川龙的身后,园子和香阪夏美以及西野秘书都已经走来了,于是小兰就放弃了纠结,回身接见了他们。

    “兰,我们来找你们玩了。”园子大方道。

    “嗯,连香阪小姐和西野先生也来了啊,快请进。”小兰将众人迎进来。

    “打扰了。”香阪小姐率先说道。

    “失礼……啊,不!我还是算了吧!”西野先生进来房间后,却看到了放在房间的鸽子,立马就跑了出去。大概是对鸽子比较不适应吧。

    “诶?哈哈,难道说这里都是美女让他害羞了吗?”。园子一脸了然道。“不过说到美女,我们还少了一位美女没有叫呢。我去叫她.”说着园子就拉着我向着房间外走去。

    “啊,你是说浦思青兰小姐吧。”小兰恍然道。于是我跟园子又一同去邀请了浦思青兰小姐。来到浦思青兰小姐的房间门口,园子轻轻叩响了房门,不一会儿,身穿红色短款旗袍的浦思青兰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那一双洁白且充满弹性的双腿就那么明晃晃的出现在我们眼前。

    很快的,园子说明了来意。而浦思青兰也欣然答应。

    “嗯,谢谢你们,请稍等,我准备一下,马上就好。”说着,浦思青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似乎是在整理什么东西。

    “诶?格里戈尔?”园子发现在浦思青兰房间里的一个相框,在其背面写着格里戈尔的字样。“是男朋友吗?”。

    “啊,嗯,差不多吧。”浦思青兰拿着自己的手提包,再出来之前,却将那个相片扣了过来。

    “嗯?”对此,我产生了一丝疑惑,真的是男朋友吗?还不让看么?而且,格里戈尔,这个名字是怎么回事?俄国人?带着疑惑,我和园子带着浦思青兰一起回到了小兰的房间。几个女孩子,就算年龄相差大一点,也总是有话题的。比如现在他们正在聊得,就是香阪夏美的身世。

    “嘿诶,这么说,香阪小姐从二十岁开始就住在巴黎了吗?”。小兰说道。

    “嗯,所以我说日文的时候,有的音节会发的很奇怪。”香阪温和道。“而且一说到发音奇怪,我记得小时候,我对一句日文不知道为什么印象十分的深刻。”香阪食指轻点着下巴说道。

    “嘿诶?是什么啊?”园子八卦之心源源不断的说道。

    “巴鲁雪尼枯卡塔梅卡。”

    “嗯?!”听到香阪夏美的话,我的眉头轻轻一挑,这明显不是一句正常的日语。俄语吗?可恶,我的俄语不过关啊,想到这里,我挠了挠头。回去问问志保好了,她的俄文还不错的样子。

    “啊嘞?夏美小姐,你的瞳孔的颜色……”就在我挠头的时候,柯南突然盯向了香阪夏美的眼睛。

    “嗯,是灰色的哦。”香阪夏美自豪道。“我母亲和祖母也都是这个颜色。我想应该是曾祖母的遗传吧。”

    “不过话说回来,青兰小姐的瞳孔也是灰色的呢。”小兰说道。

    “诶?!真的啊,中国人的瞳孔都是灰色的吗?”。园子问着。

    “灰色?!”听到小兰的话,我抬头向着浦思青兰看去,她的瞳孔确实是灰色的,这让我的脸色瞬间变了。戒备的警觉即刻提到了最高,双眼在浦思青兰的身上飞快的扫动着。

    【短款旗袍,双腿武装不能。肩部圆滑,没有武器。高跟鞋,可以藏刀片。手镯,铁线标配,但是没有接痕。几率不大。薄片样式耳环,刀片和开锁针,不过没有太大危险。和胸部没有不规则起伏,没有武器,腰间平坦,没有武器。手提包……】我看向了浦思青兰的手提包,那是一个白色的包包。被浦思青兰一直挂在手腕上。嘴角一笑,我向着浦思青兰走去。

    “青兰姐姐,我能看看你的眼睛吗?”。我装着孩童的声音向浦思青兰问了过去。

    “诶?嗯,当然。”浦思青兰点了点头,然后坐着向我微微俯下了身子。

    【弯腰动作没有不适,后腰没有武器,弯腰时双腿肌肉没有明显僵硬变化,柔韧度极佳。】我一边向着浦思青兰的眼睛看去,一边审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呜哇~果然是灰色的眼睛,好漂亮哦。”我假装道。

    “呵呵,小薰的淡紫色瞳孔也很漂亮呢,对了,我记得小兰也是淡紫色的眼瞳哦。”浦思青兰笑笑。

    “诶?是哦,你不说我都没有发现呢。”园子也看着我和小兰的眼睛说道。

    “嘻嘻,因为我和小兰姐姐很有缘……啊!”一边说着,我向后退了一步,假装摔倒,另一边顺手搂了一下浦思青兰手里的小包包。动作很自然,就像摔倒时下意识的想找什么东西来稳住平衡那样,并没有什么不妥,而就在我要倒地的时候,浦思青兰反应极快地拽了一下自己的包,然后我就那么倒在了地上。

    “啊,小薰,你没事吧?”浦思青兰伸手将我扶起来。

    【包里有物品,重量大约五斤,硬物,形状类似三角,迷你自动手枪?有这个可能】我第一时间想到,【在我出手的瞬间拉回了自己的包包,瞳孔在一瞬间收缩,挎包的右臂肌肉起伏明显,比正常人的反应快了零点五秒,对包中物品重视。武器几率增加了】我飞快的判断着。然后在浦思青兰扶起我的时候,伸手握在了她的手掌中。手指在她的掌心轻轻滑过。【手掌中指到小指的部分有轻微的茧,食指在握住我的时候比其他手指更有力,扶起我这四十斤的身体完全没有抖动,是用枪行家没跑了,再加上那双眼睛的颜色……】

    “嗯~没事。只是不小心脚下滑了一下。”我站起身不露声色的说道。同时退到了小兰的身边。默默的站好了一个保护的角度。

    “真是的,小薰,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小兰也凑过来向我说道,而我也只能报以苦笑。

    “不过说道有缘,我和小薰不只是瞳孔的颜色哦,连生日也是同一天呢。”

    “嘿诶?真的啊。”园子兴奋道。

    “说道年龄,青兰小姐年龄应该和我相仿吧?”香阪夏美问道。

    “嗯,我是27岁。”

    “哈,果然一样吗?”。香阪夏美兴奋道。“那你是几月的?”

    “五月,五月五日。”

    “我是五月三日,我们只差两天而已耶。”似乎找到了同龄人,对此香阪夏美感到十分的开心。

    “那么,我和你们都只差一天哦。”柯南下意识道。

    “嗯!”听了柯南的话,小兰的眼眸骤然收缩了一下。坐在一边嘴里轻声的嘀咕了一句“五月四日,和新一同一天……不会吧?这是巧合吗?还是……不可能,怎么会有这种事呢。”说话间,小兰摇了摇头。然后又把目光投向了我。无奈的一笑,在众人的欢声笑语中,小兰默默的低下了头。

    “……糟了啊。”看着小兰的样子,我不由得轻柔了一下自己苍金色的发丝,下意识的用它遮挡了一下自己的眼帘。“柯南看来是要暴露了。那个破签到底是多准啊。看来得想办法瞒过去才行了。”

    ————————————名侦探柯南剧场版之世纪末的魔术师——————————

    下午的时光就在几个四个女孩的闲聊中结束了,临近傍晚,香阪夏美和浦思青兰也一起去了甲板处,柯南也跟了过去,而我则是留在房间里陪着小兰,看她刚刚在柯南报出了自己的生日之后,似乎她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得低落了起来。虽然我和柯南一样变小,甚至失去了作为哥哥陪在她身边陪伴她的资格,但此时这么看着小兰的样子,我的心里也不太好受。只是现在我连安慰她的权利都没有,因为我深知小兰的心里在想着什么。而我也只能逗弄一下房间中的鸽子,帮助小兰转移注意力,虽然陪她聊聊心结或许会更好,但是,此时我并不认为现在的自己有那样的资格。就这样,在简短的闲聊中,小兰稍稍的恢复了状态,但是她眼中对柯南新的想法并没有消去。在临近吃晚饭前,柯南回到了小兰的房间,小兰也在一瞬间将那抹失落隐藏了起来。并作出一副正常的样子,看得我心里微微一痛。却默不作声,只是以出去甲板走走为由打算暂时离开。我走出她的房门时,小兰还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对此我也只能暗自蹙眉,独自走了出去。离开房间之后,我变将注意力集中了起来,因为那个女人。浦思青兰。相信她就是任务榜上那个接了那个复活之卵任务的杀手了,因为她的眼睛,中国人的眼睛都是黑色(并没有纯黑)和棕褐色的瞳孔,灰色的瞳孔大多数是俄罗斯,芬兰等地的人才会有,而且她说中文时那蹩脚的口音,让我这个上世的中国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她,只是没有想到那个胆敢在大街上狙击快斗的竟是个女性。虽然我想的话,我可以在寻找她确实是那个杀手的证据之前,直接干掉她以除后患。但是,她到底受雇于谁还是个未知。如果他的雇主也在这次旅行的人名单中的话,那就危险了。正想着,我翻动了手机。查阅了一下关于那个任务的进度流程。但是却惊人的发现,那条任务消失了。而在记录中的显示,却是雇主取消的。这让我的面容不禁凝重了一分。雇主取消任务的原因,无非两种,一是被雇佣者提高佣金,雇主无法接受。二是……雇主与网站后台失联。相信在得知第二颗蛋存在的情况下,雇主的确是有可能因为任务变更所导致的的价格问题而取消任务,但是,如果浦思青兰真的是那个杀手,再加上他是诺曼王朝的研究者的话。不排除雇主被杀的可能性更大!

    来到甲板,我一边吹着海风,一边拿出了手机,给快斗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可是电话的另一边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切,还是联系不上吗?”。我面色一冷。从和快斗失去联系已经有两天了。两天里我的短信和电话都石沉大海一去不回,不知道快斗到底怎么样了。想了想,这事情还是暂时搁置吧,等我回去东京后在去找他。想了想,我又播出了第二个电话。而这一次是打给志保的。

    “莫西莫西,这里是阿笠博士家。请问是哪位?”很快的,志保那略带轻柔的声音就响在了我的耳边。

    “志保,是我。”

    “冰?怎么了吗?”。志保听出了我的声音向我问来。

    “没事,想你了。”我嘴角微扬道。

    “嗯,我也想你。没事那我挂了。我还要工作”志保轻描淡写的回了我一句。虽说是想我,却丝毫不带情感。

    “喂喂,你这哪里是想我的状态啊。”电话这边的我嘴角微微抽搐道。

    “行了,你忙着那边的事情,怎么可能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志保,轻声道,同时,我还听到了她那边敲击键盘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说正事吧,我这边真的有点忙。”

    “嗯,好吧。之后回去再陪你。”我耸了耸肩膀说道。“我记得你有学过俄语吧?”

    “嗯,还好。怎么?”

    “巴鲁雪尼枯卡塔梅卡,帮我用俄语断一下,看看能想出什么东西来。”

    “诶?”志保那边的键盘声突然停了一下。

    “大概是一句比较关键的词汇,帮我想想办法吧。”

    “嗯,给我几分钟。”说着,我就听到了志保那边的键盘和鼠标的声音再次翻飞了起来。只是却不是敲击代码的感觉,而是查资料的那种断断续续的声音。很快的,志保轻柔的声音就再次响在了我的耳边。

    “волшебник-конца-века。”志保轻声道。“翻译过来就是the-last-wizard-of-the-century。世纪末的魔术师。”

    “哦?”我的眼角轻挑。“又得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信息啊。”

    (起点好像不能有空格,我就打-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最新章节 |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全文阅读 | 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