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衔泥 > 第十七章

衔泥 第十七章

作者 : 梁心
    “太好了,幸亏有你!”泥娃难掩欣喜,甚至感到轿傲,周围响起的掌声为之热烈,有谁还不承认他的身手?她要人取来干净的方巾让孩童披着,蹲下身与他平视。“来,吃块糖压压惊。你很勇敢,都没哭呢。”

    “你这孩子,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爬上爬下,连快大人高的棂柱你都爬,是想气死我吗?是想气死我吗?”孩童的母亲一来,不分青红皂白就给他一阵好打,边打泪珠儿边掉。

    “别打了,孩子没事就好,下回他肯定会注意,会听你的话的。”泥娃连忙把孩子护在身旁。

    燕行更是站到他们两人之前,就怕妇人的巴掌打在泥娃身上。

    “我是想给娘捡花……”一朵压坏又泡过水的不知名红花,就贴在孩童的掌心上。就算落水,他还是死命握得牢牢。

    泥娃一看,红了眼眶。“大婶,这孩子好贴心,你真有福气。”

    “这……小虎,你——”妇人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滚落了。“你这傻孩子,这朵花哪有你对娘一半重要?下回别再让娘担心了!”

    “我知道了,娘,对不起,我以后会注意的。”

    母子相拥而泣,拼命地向芜行道谢。

    “这点小事不足挂齿。”他担心的是泥娃的反应,看着人家母子情深,是否会勾起她曾经遭人遗弃的过往?“你没事吧?”

    “当、当然,能有什么不好的吗?”难过也改变不了什么,她没娘就是没娘,想要有个人用打骂的方式关心她都难。泥娃想起梅厢房还有贵客,吩咐送方巾过来的跑堂要厨房熬姜汤,找更换的衣棠好安顿受惊的母子。“走吧,别耽搁正事。”

    燕行诸多不舍,却不知该从何安慰,就在与泥娃并肩时,轻拥了她的肩头。

    就算连一个眨眼的时间都不到,泥娃却像是被绘制成图,所有的心思及画面就停在这个时候,所有落寞全一扫而空,烟消云散了。

    到了梅厢房门口,门并未关上,迎回县太爷的凤歧一样倚窗而坐,将事情经过看得一清二楚,笑着对燕行道:“你今天露这一手,明天八成有人上门拜师,如果反应不错,我可以考虑盖间武馆让你发落,顺道发扬一下师门绝学,如何?”

    “师叔莫要说笑。”燕行脸色一沉,这种堪称欺师灭祖的事情,师叔岂能视作儿戏?

    “是是是,石敢当,见过彭县令跟师爷。”

    “凤大哥,这样别人会误会燕行的,他不是石敢当呀!”泥娃忍不住跳出来为他说几句好话,真怕别人以为他真姓石,名敢当。

    “泥娃?”彭县令唤了一声,见到泥娃,开心到简直忘我,竟然直接站起身来,向前倾身想越过桌面握着她的手。“是我呀,彭止,你忘了吗?”

    “彭止?”好熟悉的名字,而且他的轮廓也似曾相识。泥娃想了老半天,终于在她亘古的回忆里翻找出与现在截然不同的他。“竟然是你……”

    “谁?”燕行小声问道。见她流露出害怕的神色,立刻挡在她身前阻去目光。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在潜龙镇里会不得安宁,就是因为一名书生说了『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吗?他就是那名书生!”

    “那你记得我说过,只要我考上状元就回乡娶你吗?你可知道我回潜龙镇找不到你的,我有多么惊慌吗?当我得知你搬到铜安城时,可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动用朝中所有关系才争取到此职位。所幸我尾指的红线与你牵得牢牢的,才让我调任铜安城的第一天就找到了你!”彭止绕过圆桌,想近身泥娃,但这回不只燕行,连凤歧都出面拦他,两名比彭止高出一颗头的男子就站在他面前,一个笑,一个瞪。

    “……”燕行本想怒斥彭止的不规矩,却怕替师叔引来后患,只好强忍吞下。

    “县太爷,我们这里是茶馆,不是青楼,就算见到旧识,也没必要这般热情如火,无法自持吧?”凤歧两手还在胸前上下挥了挥,更让彭止羞愧。

    “让各位见笑了。”彭止笑得尴尬,但没有回座的意思。“本具对泥娃始终如一,难免情绪激动失态。还请凤管事成全,替我俩主婚,使有情人终成眷属。”

    “喔——”这家伙原来是为了泥娃,才拚老命占上铜安县令的缺啊?

    凤歧附在燕行耳边,悄声问:“他说要娶泥娃,你有什么表示?”

    燕行睨了一眼满脑子鬼点子的凤岐。他又想打什么主意?“是该有何表示?”

    泥娃蓦地被燕行的回答寒透了心,怔怔不语。

    “唉,石敢当上杵了只呆头鹅!”大好机会都不懂得把握,只要他肯开金口,展现出一咪咪对泥娃的重视也好,泥娃的态度肯定软化,再久也会等他。

    南门刘公子的事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不是没有人喜欢泥娃,不是没有人上门求亲,若不是为了等这尊石敢当,有哪个女人愿意拿自己一去不回头的春青做赌注?赌的是什么?就是赌他这只呆头鹅肯不肯叫一声啊!

    简直气死他了!凤岐一拍前额,两手一摊,这种事还是作壁上观好。

    “就算我是泥娃的雇主,也没有权力决定她的人生大事,你自个儿问她吧。”

    “彭县令,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泥娃幽幽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快被胸口那股失落及难受吸进去了。“我说,就算你当上皇帝,我都不会嫁你。以前不会嫁你,现在更不会嫁你。”

    泥娃看了燕行一眼,两人不过一步距离,却像天涯咫尺,不得靠近。

    “你!”彭止指着她,不停手颤,是气亦是羞。“你难道不怕我刁难春松居?”

    “县令是你这样当法的吗?”燕行耐着性子问上一句,却是字字带刺。这种人,泥娃要是肯下嫁,他必定抢亲!

    “别气别气,这事好办。”这里能当公亲的除了凤岐还有谁?自然是他跳出来说话了。“泥娃不嫁,谁也不能勉强她,就算是县太爷,也没有强抢民女的权力吧?如果是太爷想藉此刁难春松居,反正我钱赚够了,再这样拖磨下去,三十而生白发,简直人间惨剧,不如把春松居收了,举家搬出铜安,嘿,一劳永逸啊!”

    “师叔,莫要儿戏,泥娃会当真的。”燕行闻言,立刻回头瞧了一眼泥娃。从她略微悲壮的神情不难猜出,她一定觉得此刻稳定的生活又要变天,她又要再次迁移,再次重新开始,更甚至,进一步证实了她的想法,她,是株无根浮萍。

    “没错,这玩笑开不得呀!我们县令只是说笑,千万别当真!”师爷紧张极了,立马请彭止移步说话。“少了春松居每年的税收,我看你这县令明年就好走了!你以为你斗得过凤歧吗?夏培馆里住的达官显贵,随便一人都能摘掉你的乌纱帽!我让你们认识是为了互助双赢,不是狗咬狗满嘴腥。你在这里讨不了便宜的。”

    “我——”彭止不断看向泥娃。好不容易在新身分下重逢,要他放弃谈何容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师爷安抚着彭止,暗暗将他推向门外。“凤管事,我们彭县令初上任,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县衙里还有许多事务需要交接,我们先走一步了。你们忙。”

    “诶,菜还没上呢,再多留一会儿吧?”吃不下,气气彭县令他也开心。

    “多谢凤管事好意,改日再聚、改日再聚!”师爷连忙拱手哈腰。这回真的吓死他了,认识凤岐这么久,事情再多再杂再乱都没说过一句要把春松居收起来的话,如果他是认真的,整整八成的地方税收就插翅飞啦!

    “既然师爷坚持,我就不留二位了。这边请。”凤歧亲自送客,梅厢房里就剩燕行与泥娃二人。

    “你没事吧?有受到惊吓吗?”一会儿遇上县令求亲,一会儿忽闻师叔要把春松居收起来,这里是泥娃重新振作的地方,她绝对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不,没什么。我早习惯凤大哥会突如其来口出狂语,若他真想结束春松居,也会把我们的去留事先安排好。”不像某人说走就走,音讯全无。泥娃难得火气上涌,不想与他同处一室,绕过圆桌另一头,在步出梅厢房之前,她顿了顿,迟疑一会儿才回头问道:“如果今天我真的下嫁他人,你真的……不为所动?”

    “我——”燕行语塞。怎么可能不为所动,那他来铜安岂不是失了初衷?但要如何措辞才不会让泥娃曲解了他的意思?

    这段时间的停顿,却造成两人之间极大的误会。

    “说不出来吗?”泥娃心碎了,现在想想,是她太过厚颜,太过自以为是,才认为燕行对她还有一丝丝在乎。

    他离开青玉门,知道凤大哥长居铜安,前来投靠自家师叔乃人之常情,她不过……什么也不是……

    不能哭,说什么都不能哭,这点她早就明白了不是吗?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明白,全全然然明白。你不用担心,我把自己照顾得很好,这辈子,我就算一个人过,也自在轻松。”

    “等等,我想你误会——”燕行追出门口想唤回混娃。他总觉得不对劲,她该不会真的傻傻地认为她下嫁他人,他当真会无动于衷,不会有任何表示吧?

    偏偏半途杀出个程咬金,率先留下了他的脚步。

    “燕大哥,三楼有客人醉酒闹事,都说要把对方扔下湖去,我们拉不住了。”

    燕行望着渐去渐远的泥娃,却又不能明目张胆地怠职。“好,我马上去。”

    难怪师叔说什么石敢当上杵了只呆头鹅,分明是师叔挖了个坑让他自己跳下去,明明知道他为泥娃而来,为何还要多作探问?想也知道他不会让出泥娃。

    如果泥娃下嫁他人他真不为所动,为何会留在铜安伴守佳人?师叔天资聪颖,不可能在这点愚钝。

    更可恨的是他未能及时察觉泥娃为此难受,还得等她亲自刨挖伤口询问才知情,却为时已晚,来不及澄清挽回,只能眼睁睁看她带着误解离开,感情生隙。

    他怎会如此胡涂?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衔泥最新章节 | 衔泥全文阅读 | 衔泥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