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 > 【冷宫薄凉欢色】孩子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 【冷宫薄凉欢色】孩子

作者 :
    帝都的民居,是古朴的粉墙黛瓦,西城的这一处民居,虽不大,却是十分安静的。

    可,并非所有人都喜欢这份安静。

    一如,这些安静,对于现在的某一人来说,恰是无法适应的。

    经历过世俗的喧嚣,有些人会向往这些安静的所在,可,有些人,只会在安静中逐渐走向没落。

    风初初,显然就是后者。

    身上,再不是锦衣华袍,仅是民间最普通的衣裙,包括,发髻都是那么普通,纵然,有一位丫鬟伺候着,可那民间丫鬟的手艺,又怎比得上,宫里的喜碧和玉泠呢?

    只如今,喜碧早已赐了死刑罢。

    而她也被赐了鸠酒,她一垮台,玉泠的下场,是堪舆的,哪怕被遣回尚宫局,可,毕竟是关雎宫的宫女,这宫里,又有几个人,敢再用关雎宫的人呢?

    纵然,她所犯的事,不殃及父亲在前朝的位置,可,总归,在宫内是树倒猢孙散了,总归,成了宫里的一个忌讳。

    毕竟,现今宫内如日中天的是胥贵姬。

    不过,再怎样,她现在还活着,活着,是不是就是件该值得庆祝的事呢?

    不仅活着,当她醒来的时候,是西陵枫陪在她的床前,是不是更是件让她该感恩戴德于西陵夙的事呢?

    是的,没有西陵夙,她的‘尸身’是不可能从宫内安然运都西陵枫这的。

    所以,表面上看,是他赐死了她,她也成为坤国第一位因谋害帝嗣被赐死的太后,实际,恰是间接成全了她和西陵枫。

    只是,这种成全,不管背后蕴含的是什么,是如今的她想要的吗?

    她的唇边勾起一抹弧度,极冷极厉的弧度,在这抹弧度中,她听到回廊外有轻缓的步子走来,只从窗棂中瞧出去,桃李芬芳的院落中,是那曾经熟悉的青衫出现在甬道上。

    除了那名丫鬟,也唯有他会出现在这。

    如今的她,在这院落,等于与世隔绝起来。

    她不知道,父亲是否知道她还活着,她也没有问过西陵枫。

    也没有问过,西陵枫和西陵夙之间,是否达成了什么协议,才使得容她活到现在。

    因为,不管是否有协议,都不会是长久的。

    而从醒来到现在的两日,她的身子没有丝毫的不适,那杯鸠酒除了让她看似假死了一段时间,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副作用。

    只在这两日内,除了重复的吃和睡之外,她变得沉默寡言。

    当然,这份沉默寡言,自是落在了西陵枫此刻的眼中。

    从昨晚到现在,他几乎都陪在她的身旁,哪怕她入睡,他也会陪在一旁的小榻上。

    这样的时光,对于他来说,是久违的。

    也因为久违,让他分外的珍惜。

    可,看到她沉默寡言的样子,终是让他无法做到忽视。

    但,她不愿说,他便是不会去问。

    而从一早到现在,他是没有陪在她身旁的。

    在这两个时辰间,他悉心做成手中的纸鸢,这才来到她的房中。

    纵然,纸鸢制作得很快,却仍是精致的,源于,这是他用心去做的,这份用心,在被流放岭南的数月间,早锤炼得制作纸鸢手艺炉火纯青。

    纵然,眼下不过是二月初的光景,放飞纸鸢最好的时间该是在三月,可,谁又限定说,二月不宜放纸鸢呢?只要心还能飞,那手中的纸鸢便亦是能飞得更高,更远。

    这更高、更远,他知道,从来都是她心底的愿望。

    所以,在以往,她最爱的,便是在宽大的苑子中,放飞纸鸢,也是那一年,瞧着她放飞纸鸢时,清澈明亮的笑容,终是映进了他的眸底,落进他的心房,再挥拂不去。

    也在那时,他方发现,这名女子,不再仅仅是帝宫宴饮上,那内敛安静的太傅府千金。

    而,由于她父亲是太傅的关系,平日里,却是能经常随其父亲到帝宫的书斋,于是,他和她之间是熟稔的,熟稔外,又有着说不出微妙感觉。

    可惜,彼时,他并不能为一名女子,去要父皇指婚,他的母妃也不会容许他这么做。

    从楠王到太子,他的太子妃是谁,从来都是母妃定下的,不止为了巩固权势,亦是要基于母妃一族的考虑。

    所以,他的太子算起来,也是他的远房表妹。

    后来呢?

    在他迎娶太子的前一晚,眼前的女子竟是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在帝宫例行的宴饮前,来到东宫求见他,大胆表白心意的同时,请他纳她为侧妃。

    她的勇气,她的坦然,在那时,更是让他将她深深的烙进心房。

    只是,彼时,他是犹豫的,因为不想委屈她。也因为,他清楚母妃是希望他和表妹琴瑟和鸣的。

    于是,彼时的犹豫,终究让他和她错过。

    再然后,她成了父皇的宠妃。

    思绪在这,终让它停住,他不愿继续去想这些带着灰白颜色的过往,仅拿着纸鸢放到她跟前:

    “今日的天气不错,你若觉得身子可以,我陪你到外面放纸鸢。”

    他的声音说不上有多温柔,却是落进人的耳中,让人觉得舒服自然的那种。

    可,这份舒服自然,却并非风初初此时要的,她盯着那只纸鸢,描画着精美的花纹,那些花纹的勾勒,是用金粉蘸染出迷离的色泽。

    真美。

    是她以前喜欢放的那种纸鸢样子。

    但,那不过是以前。

    现在,她的手执起那只纸鸢,抬起眼睛,睨向西陵枫,说出自她醒来后的第一句话:

    “然后呢?”

    这一句话,看似轻描淡写,却是让西陵枫很少蹙起的眉心微微地蹙紧。

    他没有应上这句话,风初初纤细的手指轻柔地抚过那纸鸢:

    “然后,每天,只要哀——”

    触到这个字时,她还是很快收了口,继续道:

    “我愿意,你就陪我放纸鸢,在这里,过悠哉的百姓生活,对不对?”

    西陵枫依旧沉默,沉默间,那眉心蹙出了一个川字,虽然纹路不深,可,却是不容忽视地存在。

    “可你还有侯爷夫人,我也总不见得能彻底和太傅府没有关系,所以,这样的生活,不啻是虚幻的。哪怕,现在,你能陪我放纸鸢,又能陪多久呢?”

    说完这句话,她的手在纸鸢的竹骨上拂过,竹骨很硬,这种硬,有时候,却是必须的。

    正因为这份硬,纸鸢方能飞上苍穹。

    也只有做到足够的心硬,才能握住包多的东西。

    这么浅显的道理,她一早就懂得。只是,在这些之外,其实,说到底,还要靠机遇。

    而她这一次的失败,何尝不是机遇没有向着她呢?

    “如果你愿意,我愿意舍弃这里的一切,我们一起寻一处世外的桃源,过完这辈子,至于太傅府,还有——”

    “还有你新娶的夫人,你也会妥善处理,不用我担心,是不是?让我来猜猜,你的妥善处理是指什么,或许,父亲早知道,我还活着,只是,名义上我毕竟是死了,自然是不能回太傅府,由你带到那世外桃源,也算是消除父亲的顾虑,对此,父亲那,其实根本不用交代。至于你那位新夫人,你当然不会一纸休书将她休回司空府,处置的法子,要么,你制造出另一场意外身亡,如此,她和你的夫妻便是彻底中止。要么,所谓的世外桃源,离帝都并不远,你同样能扮演最值得女子托付的闲散侯,不知道,我猜得对不对呢?”

    这番话,徐徐说来,是伤人的。

    可,更伤人的事,还在后面,她拂过纸鸢的手,骤然执住纸鸢的两边,骤然一撕,那精致的纸鸢就被撕为两半,再美的图案,都再是拼凑不起来。

    “这些,不是我要的!”

    决绝的说出这句话,她将纸鸢掷扔到地上,深深吸进一口气,不去瞧西陵枫的神色:

    “你知道吗?我好不容易,才查到谋害我们孩子的是胥贵姬,而背后谋划这一切的就是胥侍中,他不止察觉我怀了身孕,也瞧出我想给这个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而他,岂会容我们的孩子阻住他女儿,乃至胥府的路呢,所以,竟不惜对我们的孩子痛下杀手,这个仇,我没有报,我不甘心呐。因为,那是你赐给我最珍贵的东西,也是我亏欠你的……”

    话语到最后,是哽咽的,压抑着,但却疼痛的哽咽。

    不甘心的,难道只是这弑子之仇吗?

    当然,有些话,不需要挑明了说,在这样的时刻,在他和她之间。

    “初初,那,要我做什么?”西陵枫平静地问出这句话,他的面色,是波澜不惊的。

    “枫——”风初初没有想到,西陵枫这么快就说出她想要他说的话,有些讶异,可,再讶异,她都没忘记上前几步,走近西陵枫,在眼泪将坠未坠的时候,扑进西陵枫的怀中。

    这一次,他的手其实没有环住她。

    而她,只顾着说出接下来要说的话,也忽视了这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

    其实,在过去的那些年中,她忽视的细节,又何其多呢?

    只是,有时候忽视,又不被提及的话,亦是种幸福。

    “枫,只要夺回本来属于你的一切,也就等于为我们的孩子报了仇,那样,无论我陪你去哪,都再不会愧疚难受了。”这一句话,说得该有多柔意款款呢。

    这,不啻是她如今要的。

    倘若说,先前,她有孩子可以寄托,那么在失去孩子之后,她的依赖,始终还是西陵枫。

    毕竟,作为女人,她从来不指望,能够君临天下,所以,依赖,是她最初,也是最后的选择。

    “可,到了那时,你同样并不能光明正大地陪在我身边……”西陵枫的手甫抬起,想要触及她柔软的发丝,但,这一抬,只在空气中停住,那样的姿势,带着一种她永不会知道的凄美——

    修长的指尖,在那乌黑的发丝上,隔了一分的距离,却是咫尺天涯。

    而他说出的这句话,确是实情。

    这实情,是让风初初的身子明显僵滞的。

    其实,她本不该僵滞,当初,最理想的情形,也不过是西陵枫能够代替西陵夙,如此,她的太后位置就长安久稳。

    至于,成为西陵枫真正的女人,这个问题,好像,在很久以前就不是她该去想的。

    当她走到太后的尊位,即便曾经不甘过,不愿孀居在关雎宫,可,再如何,都是不能转圜的。

    若西陵枫成了真正的帝王,或许,她和他之间能有的,也只是让她在众人看不到的暗处不孀居罢了。

    一如,曾经,哪怕她是先帝的女人,她和西陵枫之间,却也是有过那一次的肌肤之亲。

    纵然,那一次,很大程度上,是她基于某种目的去行出的诱惑。

    所以,对于西陵枫的这句话,虽是实情,却从来不会成为她的考虑。

    她越来越现实,而西陵枫呢?

    始终,仍是太理想化。

    她这一僵滞的原因,也仅在于,西陵枫的理想化,是否终会形成她和他分歧的开端。

    只是,这一次,不用她开口,却已然听到西陵枫的胸腔内溢出一声喟叹,在这声喟叹后,他的声音幽幽地从她的头顶传来:

    “只有足够强的人,才能把你拥有——这句话,其实,是对所有人说的……”

    这一句话,对她来说,是熟悉的。

    而,这句话,彼时,她只在拒绝西陵夙时说过。

    却没有想到,西陵枫竟也是听到了?

    犹记得,那是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那一夜,亦是西陵枫大婚后,帝宫的中秋宴饮。

    也在那次宴饮上,西陵夙一反常态地约她到了临近宴饮的亭台,对她说,想娶她为王妃。

    纵然,她和西陵夙因着父亲的关系,也是熟稔的,纵然,她亦在先前就瞧出,西陵夙对她有所不同。

    可,彼时,她乐于享受的这种不同,仅仅限于享受罢了。

    对于她所要择选的男子,因着她倾国的容貌,因着她孤傲的心气,她必要择那人中之龙的。而当时,西陵夙只是皓王,她又怎会放在心上呢?

    然,再怎样不放在心上,西陵夙始终是先帝的皇子,她不能当了面直接去驳,于是,方有了这一句话,但,说出这话时,明明仅有她和西陵夙二人,何以西陵枫竟知晓呢?

    难道说,那时,他就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

    毕竟,那一次为了避嫌,是约在开阔的亭台处。

    后来,西陵夙为了她这句话,自动请缨出战锦国,待到凯旋归来时,她已成了先帝的皇贵妃。

    手微微收紧,那时,其实,岂止皓王对她有所不同呢?

    最为忽略的那一人,确是最终得到她的那一人。

    犹记起,被先帝强行占有的那一晚,漫天的星星是那般迷乱了她的眼,她无助地想喊,想逃,但,先帝粗暴地撕开她身上的绫罗绸缎,将霸道的欲望狠狠地埋进她的身体,也在那时,在那座殿宇内,她看到,有一幅仕女图从纱幔后透了出来。

    上面的女子,容貌和她是仿佛的,可,却并不是宫里的任何一位娘娘。

    后来,她慢慢发现,先帝迄今看似隆宠的唯有两名嫔妃。

    一位是已然逝去的康敏皇贵妃。

    一位则是她。

    她和康敏皇贵妃都有一个共性,也是这个共性,使得先帝对她们是宠爱的。

    康敏皇贵妃的眼睛像那名女子。

    至于她,笑起来的样子,是和那名女子仿佛的。

    于是,因着那名女子,她和康敏皇贵妃,都成了先帝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得到的女人。

    当她终于发现,那名女子的身份竟是先帝的堂姐时,是惊愕的。

    也从那时开始,她明白,先帝对她的宠爱不过是表面上的。

    她对先帝来说,仅是个替代品。

    当这个替代品失去新鲜的意味时,当这个替代品意识到自己存在的涵义,在暗处,先帝开始不再遮掩地在她身上肆意发泄。

    他将那副画卷悬挂到她的寝殿,无数个夜晚,就在那副画卷下,将她临幸。

    外人看到,先帝对她频频翻牌,唯有她自个清楚,这些夜晚对她来说,仅带着噩梦的意味。

    而这种噩梦几乎没有醒的一天。

    于是,她只期盼着尽快选秀,期待着,新选的秀女中能有相似的替代品。

    可,选秀前,在先帝又一次对她施行肉体上的折磨时,她没有办法控制住,竟是在疼痛难耐时,咬了先帝一口,挣脱出来。

    只这一挣脱,她朝前逃去时,被先帝狠狠拽回床榻,她的手无助地想要抓住任何可以攀附的东西,却是将那画轴撕下,这一撕,先帝勃然大怒。

    宫里人,仅看到先帝怒气冲冲从她宫中出来,以为是她忤逆了先帝,却不知,其后她是被先帝下了密旨,押往行宫。

    在那行宫,等待她的,是不可知的命运,或许,先帝很快便会将她处死在那。

    不过是碍着选秀,才不急于处置她。

    也碍着她毕竟是太傅的女儿,在宫里若不能堂而皇之地发落,于行宫,不啻是最好的处置地点。

    而她绝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在初到行宫的那日,便托着喜碧想法子修了书函给西陵枫,在那时,她能想到的人,唯有西陵枫。

    西陵枫不负她的期望,匆匆赶到行宫,却不料,彼时,她的谋算,恰是借西陵枫,实现让自个怀孕的目的。

    唯有怀孕,才不仅能摆脱彼时的困境,也能让先帝在以后一段时间内暂停对她的摧残,甚至于,对她今后亦是好的。

    当然,诸皇子中,或者说她愿意委身的人里,唯有西陵枫。

    于是,恰到好处的示弱、害怕,加上喜碧调配的催情香功效,完成了那一夜的颠鸾倒凤。

    事后,西陵枫对自己的所为是惊愕和愧疚的,可,这位看上去沉默寡言的太子,却并没有逃离,仅是抱着她,一直抱了很久很久,直到她在他紧拥的怀里快要喘不过气,西陵枫方松开她,那时,她是催他快离开的,对于这样的燕好,只需一次,就够了。

    因为,她让喜碧调配的方子,是不会有失的,纵然这种违背自然法子孕育子嗣,对孩子的影响是极大的,可,从先帝绝情的发落中,她已充分地意识到,唯有子嗣才是她可以相傍的。

    当然,这个相傍的意义仅在于子,而并非其他。

    所以,十月怀胎后,若非是帝子,她同样是不会要的。

    只是,到了那时,一切皆是水到渠成的谋划。

    这些,她不会告诉西陵枫,在他的眼底,她永远仅是那般楚楚可怜,无望地爱着他的凤初初。

    一如现在,她在他的怀里,微微抬起脸来,眼底的神情是让人动容的:

    “因为足够强的人,才能保护我,不让我再被伤害——我只是不想再被伤害……”

    一颗眼泪恰到好处地滑落,溅在他的指尖,他却并没有抬起指尖为她拭去她眼角的泪水,仅是深深望进她满是泪水的眼睛:

    “好,为了你,我会变强……”

    “枫……”她是欣喜的,拥住西陵枫,这一拥,她的履鞋只从地上的纸鸢上踏过,这一踏,却是让那纸鸢更加支离破碎。

    或许,还有谁的心,也一并地支离破碎。

    西陵枫松开她的相拥,淡淡:

    “不放纸鸢也好,但,这段日子,你还是需住在这,想要其他什么,我给你带来。”

    “你去忙,不用管我,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能夺回失去的一切——”话语至此,她顿了一顿,凑近西陵枫,“其实,只要能找到真的玉玺,就能揭穿西陵夙的篡位。”

    西陵枫的神情依然是淡若清风,风初初却细细地说了下去:

    “你该知道,西陵夙是篡位,那个皇位本来是属于你的。由于先帝突然驾崩,才让他得逞。可,西陵夙,并没有真正的玉玺。”

    这是彼此心知肚明的东西,不过是,有的人愈渐不在乎,有的人,却逐渐演绎成了心魔。

    “在先帝驾崩的前一晚,忽传了一道密诏给我,只让我速回宫,到浮隐殿去,称那里放置着玉玺,若他万一遭遇不测,我能取得那件玉玺,将它交给你,你便需照着密函,尊我做太后。”

    当她在行宫接到这所谓的密诏时,不啻是震惊的。

    也在那时,她在密诏中读到了,一位老人的忏悔。

    是的,忏悔。

    这一辈子,先帝爱过的女子,只有他的堂姐,但,那却是他碍于伦理,不能娶的女子。

    许是天妒红颜,先帝的堂姐去得很早。

    在那以后,先帝寻找一切关于堂姐的影子,于是,有了康敏皇贵妃,可惜,最后,康敏皇贵妃却是决绝地选择死来离开。

    后来的十几年,先帝都没有发现能替代的女子,直到她逐渐长大,先帝欣喜地发现,她的笑容酷似堂姐时,错综复杂的心情驱使下,终让他在她及笄的那年,占有了她,册封她高位后,又不时地害怕再次失去。

    这样的心理,使得他对她带着一种近乎癫狂的感情,直到这种癫狂让她撕去他堂姐的画卷,而那时,他隐隐洞悉了阴谋正在逼近,只藉此让她远离宫闱,直到阴谋彻底昭告出来,以她的身份,容易被人忽视,揭穿这个阴谋却是最适宜。

    其实,先帝做这道部署,何尝不是因为,她的父亲是太傅,能在前朝挟持住彼时太子母妃惠妃的势力呢?

    而她,哪怕处在尊位,终无子嗣相傍,倘太子奉她为母妃,自是让她甘愿去做的。

    只可惜,先帝仅猜中了西陵夙的篡位,却没有猜中,篡位的发展,不仅师出有名,还收买了她——

    “可,当我在禁军护卫下由东华门入宫时,宫里已然变了天,所幸,浮隐殿离东华门是近的,而那处殿,是我先前在御花园中休憩的殿宇,回了宫,直接过去,只做换装,是无人会起疑的,先帝的安排可谓是周密的,但,当我赶到那,还没来得及查看,西陵夙就出现了,也在那时,他胁迫我颁布了假的诏书,我方知道,先帝已然驾崩。可惜,我终是晚了一步,也受了他的胁迫,不得不颁出那道假的圣旨。而你在那之后,却被流放去了岭南,直到后来隆王宫变,我曾想告诉隆王,可,他毕竟不是你,我做不到完全的信任,我只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将这些亲口告诉你,却仅等到了被人陷害……”

    彼时,隆王宫变的情况下,她想坐收渔翁之利,又怎会告诉隆王呢?

    其实,,倘若时机不到,枉说了,一旦被西陵夙提前察觉,枉送的,就是她在宫里的命。所以,哪怕对父亲,她都只字未曾提过。

    可,现在,则不会有这个担忧了。

    一气说完这番话,她抿了唇,放继续道:

    “真正的玉玺还在浮隐殿。可,我没有办法再回去查找,因为西陵夙是多疑的人,倘真的玉玺被他发现,那么,先帝的苦心就彻底没了。而,当时的遗诏上,玉玺一定是假的,包括西陵夙现在用的玉玺,也不会是真的。只要证明了这点,西陵夙的皇位便是名不正言不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所以,如今,只要到浮隐殿,找出那枚真的玉玺,便是能证明一切。

    其实,这番话,她并没有全说真话。

    至少,在彼时,她以为这场交换,西陵夙会善待她,待到她发现西陵夙实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时,却也没有机会到浮隐殿去找那枚玉玺,或者说,即便找到了,那时都不知道该交给谁。

    源于,西陵枫已被流放在外。

    当西陵枫以闲散侯的身份重返帝都时,她便开始等待合适的机会,将这枚真的玉玺,再现世人眼前。

    当然,为了增加胜算,首要做的,就是让西陵夙和前朝不和,在西陵夙疲于应付前朝后宫的纷争时,无疑是会忽略些许看上去微不足道的人和或,于是,她就有从容不迫的时间去部署。

    而这份不和,该从胥贵姬开始,从喜碧禀报她说,她当日的小产,极有可能和胥贵姬有关,及至风念念告诉她那个揣测时,终让她将这部署的第一步演化出来——

    只需让胥贵姬以欺君之罪去死,一来替她那未出生的孩子报仇,二来,不管西陵夙怎样发落其他人,必能使西陵夙和胥司空起罅隙。

    如此,坐收渔翁之利,便指日可待。

    所以,彼时,她是反对西陵枫娶胥雪沁的,不止看上去,是她吃醋,实则还是因为这层关系,她不希望,她所要倚赖的西陵枫和胥家缠上任何关系。

    但,没有想到,事态的发展,竟是她完全没有料到的。

    可,时至今日,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只是,当她说完这番话,西陵枫却是沉吟了一会,方道:

    “我明白,你也累了,先歇着罢。晚上,我再过来。”

    曾身为储君的他,确实对玉玺是熟悉的,要辨别出真假亦是不难。

    说完,他象征性地,在她微抬起小脸时,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才转身,走了出去。

    跟来的随从只在大门外候着,他出得大门,才要上车辇,却看到,巷口旁,徐徐转出来一位身着锦袍的女子,那女子的脸,有些面生,可,当那女子朝他走来,凝着他的神态,却俨然并非是陌生人该有的。

    直到女子步到离他甚近的位置,他才记起来,这女子,是他新娶的夫人胥雪沁。

    胥雪沁只是凝着他,试图让脸上绽出一个笑容,但,临到头,仅是让神情有些尴尬起来:

    “侯爷,在这啊。”

    “嗯,出来办点事,夫人怎么也到了这?”他的声音是淡若春风的,这层淡,让胥雪沁的声音更加窘迫起来:

    “我是到西城来——”

    踌躇了一下,终是转了话语:

    “到西城来买胭脂水粉。侯爷办完事了么?”

    这一句话,问得带了几分期盼,甚至于,因着这份期盼,她并不愿去提昨晚,西陵枫彻夜不归的事。

    “办完了。但,一会还有些事。夫人不必等我,先回府罢。”

    “好。”很快地应出这声,胥雪沁咬了下嘴唇,终是在西陵枫要上得车辇时,问了最后一句,“侯爷,晚上回府用晚膳吗?”

    西陵枫犹豫了一下,但,眼角的余光却是瞧得到胥雪沁的期待,对于这一名女子,嫁给他,是她的不幸:

    “好。”

    心软,其实是最要不得的,但,他做不到郎心似铁。

    “嗯,那我回去给侯爷准备。侯爷办完事,早些回来。”这一句话,带了几分喜悦说出,西陵枫早上得车辇,朝她略挥了下手后,只朝街市行去。

    而胥雪沁站在那,瞧了一眼那大门紧闭的院子,旁边的丫鬟小梅低声问:

    “夫人,可要奴婢前去叫门?”

    纵然,她要的答案,应该就在这门后,可,越是快要确定的时候,她越是忐忑了起来。

    只继续将嘴唇咬紧,然后用力摇了下头,逃似地只朝自己的车辇走去。

    她是胆怯的,从小在二姐光环照耀下,她的性子就养成了这样。

    至少,侯爷答应今晚会回来,既然有这个意外收获,又何必去计较其他的呢?

    是啊,夫君回府用餐,对她来说,竟也是今日之行的收获,当然,因着前面冠以‘意外’二字,其间蕴含的,便总归是两样了。

    ※※※※※《失心弃妃》※※※※※作者:风宸雪※※※※※

    即便,阿爹阿娘入宫相陪后,她的手脚不用被绑在床榻上。

    可,自那一日后,她的行动范围,却仅是局限在了那隅密殿中。

    源于,阿爹阿娘应该并不知道,她曾被废黜入冷宫,若另一处入口在乾曌宫,那么,这隅密殿,在阿爹阿娘眼中,是西陵夙对她的殊荣。

    是的,哪怕,胥贵姬一事终是沉冤得雪,但,她却仍是没有被释出冷宫。

    外人只道是,西陵夙有意藉此让她的性子驯服,可背后的缘由,却是无人会知道的。

    而她现在关注的重点,也绝非在这件事上。

    至于两年前,她随行岭南的时候,西陵夙会颁下她护驾身亡,追封皇贵妃的旨意,显然,她不主动提起,阿爹阿娘是不会多问的。

    纵使他们不知道缘由,但,毕竟眼下,她活生生地在他们跟前出现,对他们来说,是莫大的慰藉。

    而经历过萧楠将她托付给他们一事以后,对有些事,其实看不明白,他们该能意识到,对他们来说,也是种幸福。

    当然,奕茗也是不会再提起关于岭南发生的事,包括现在,她每日里,说的话,也很少。

    大部分时间,是木然地躺在床榻上,偶尔会和阿娘说几句话,知道弟弟在阿爹开的铺子里帮工,一切都很好时,唇角才隐隐浮上些许的笑意。

    在这样的时候,她一遍遍在心底说服自己,苟延残喘等下去,是为了阿爹阿娘,也是为了等师父的音讯。

    这,该是最后一次,选择相信西陵夙。

    哪怕,灭谷和他脱不开干系,可,彼时,他说,他会为她去寻回师父。

    她是想信他,因为这份信,若是能兑现,至少不会让她的心陷入另一场绝望中。

    可,当这最后一次选择的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只演化成一道讽刺时,唯有她清楚,心,终于开始碎裂得连她自己都触摸不到。

    在心碎开的缝隙里,越来越清晰地明白,她面对的,唯有两种可能。无论哪种可能,她其实并不能寄托于让他帮她找回师父——

    一种可能,师父对他还有利用价值,是以,该是被他秘密囚禁在一处地方。

    另一种可能,谷中一众人等誓死杀出血路,护得师父离开。

    如果是前一种可能,那么无疑,以她如今的能力,也根本没有办法从西陵夙手中要回师父。

    倘若后一种可能,显然,师父的下落,更不会让她寻到。

    她要的,从来仅是师父的平安,可,如今这样的要求,看上去都成了奢求,都成了因她的错,导致师父深陷险境。

    而她,除了在无计可施的等待中绝望外,再无其他。

    心如槁灰,因为,找不到任何方向。

    很快,在绝望中,她发现了一件更让她没有办法接受的事——

    她怀孕了。

    这几日,思绪兀自陷入浑浑噩噩中,她竟是忽略了这件事,直到那一晚,夜半时分,她又在噩梦中惊醒,手无意识的相环,终是发现了这则对此时的她来说,不啻是晴天霹雳的事实。

    可,彼时,却是她亦想要的,不是吗?

    算对了日子,加上雨露恩泽,只要她本身没有问题,怀孕,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但,现在呢?

    现在这个孩子,对她来说,还有留的必要吗?

    她的手瑟瑟发抖着,可这层发抖仅能掩藏在被褥下,不能让任何人瞧到。

    是的,不能让任何人瞧到。

    若让她现在,仍给他诞育子嗣,她做不到。

    她更做不到,让自己的孩子生下来后,留在这样一个什么都能利用,随时撕毁允诺的父皇身边。

    一念甫过,原来,她是想留下这个孩子的。

    最不期然的念头,越是代表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纵然,此时不要这个孩子,哪怕没有药物,对她来说都很简单,毕竟,才一个月未成形的孩子,只需用穴位活血法子,便是能轻易地堕去。

    但,当这个孩子真实地存在于她的身体里时,她终究知道,自己做不到狠绝。

    唯一能做的,就是瞒下去。

    这份瞒,意味着哪怕她能克制住所有怀孕的害喜反映,却一定要在身子见形前离开这。

    是的,离开!

    她不能这样继续天真的希望能等来师父的音讯,天真地以为他会主动放她出宫——毕竟,在胥贵姬一事拨乱反正后,他依旧以她忤逆不驯的罪名,继续囚她在冷宫。

    这份孩子,在她最不想要的时候,来到她的身边,却也给了她必须离开他的决心……

    作者题外话:西陵夙,其实,他有什么错呢?他的错只在于,一直想得到的爱,总是发生在不合时宜的时机。好了,很快就到大婚,所有的一切,都会在大婚的时候显现出来。这本文,也就接近尾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最新章节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全文阅读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