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 > 【冷宫薄凉欢色】缠绵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 【冷宫薄凉欢色】缠绵

作者 :
    奕茗没有正面去回他的这句话,若是搁以往,她正面去回,每回必是针锋相对的,不仅刺了他的心,也伤了她自己的心。

    而时至今日,他既然允了,会放她离开,纵使,没到兑现的那一刻,可,她不想再如此咄咄下去,这或许,是她最后待在坤宫的日子,所以,耿耿于怀五年前的殇痛,逼迫自己狠下心对他,只为了他的放手,不该是这最后一段日子,唯一的点缀。

    不管怎样,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五年前的回忆,不管怎样,那些回忆,永被埋入尘埃里,才是最好的。

    “我也是为孩子求这个恩赏。在后宫中,没有母亲疼爱的孩子,是最可怜的,可,若是交给别人,还不如交给范容华,她个性懦婉,不是争强好胜之人,加上她的家世也不至于会成为任何的威胁,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

    徐徐说出这句话,她几乎是要抿住嘴唇,方能将这句话,说得如此坦然,而不至于夹杂了太多的难耐。

    亦随着这句话的说出,他明白她的意思。

    哪怕,她没有将话说完整,这意思,他懂。

    毕竟,他这几日,是翻了范挽的牌子,方是来了这,如此,她始终是借着范挽的名义代寝,而,只要他不说,那么,这个孩子,转由范挽收养,也最是妥当的。

    这个恩典,最终还是成了另外一种‘恩典’。

    其实,他何尝不曾希冀过,待到怀上子嗣的那一日,她会愿意留在他的身边,若是那样,无论怎样,不管前朝的银狐之说,抑或是这代寝之事,他都会想法子,转化过去。

    可,这一语,分明,她还是只想走的。

    然,即便这样,她却是开始为这孩子想一些安排,这,是否能间接说明,这个孩子,在她心里,没有因为他的缘故,变得一并厌恶呢?

    而他呢?

    放她离开,要下多少的决心,唯有他自己清楚。

    一如,先前换上太监的服饰,仅为了到冷宫瞧她一眼,需要多大的勇气,也唯有他自己清楚。

    源于,彼时,他不确定她是否会应允那所谓的‘交易’,若冒然让她入得密道内的殿宇,恐怕仅会适得其反。

    在那些口是心非的残忍过后,他的心越来越空虚,也能觉到,离她越来越远,睿明如他,在那些愠怒逐渐消退后,终是看得明白,也想得明白,她,不再属于他了。

    或者该说,她,从来,都是不属于他的。

    一念过,甫启唇,声音是沙哑的,许是今日这几日的天气太为干燥,也许是胥贵姬的事终太过乏心,也许,仅是因为她的缘故:

    “好,朕——允准。”

    语落,她却是没有称谢。

    随着这一句话的说出,她和他之间剩下的,或许,不过是一个子嗣的牵连了。

    那些花灯,仍是熠熠生辉的悬在那,她瞧着那些花灯,手,不自禁地抚上那,忽然,轻声:

    “皇上,听说,坤宫里,最好的御酒是青梅酒,今晚,能否让我品一下?”

    有些突兀的请求,却是在这了却的时分,何妨,用这不会醉的酒来让自己一醉,来让自己不再执念某些事呢?

    青梅酒,最初是她偶然从师祖的札记里看到过,只说是,醇厚不醉,能养心肺的功效。

    可,这酒,没有留下任何酿造的法子,仅记载,惟独坤宫方有。

    彼时,她对这种酒是感兴趣的,她不贪酒,却是想酿出一瓮能让人记住的酒。

    然,在未晞谷的时候,每日的时间都是学习医理,更逞论酿酒呢?

    于是,直到回锦宫后,方酿出了白露酿。

    入口醇厚,能调理身子,但确还是过五杯就会醉的白露酿。

    终究做不成青梅酒那样。

    在那时,她仍是记着这青梅酒的。甚至,想让那一人来品评,白露酿和青梅酒相比,他更喜欢哪种。

    可惜,后来,所有的记忆都尘封去,到了继续拥有那隅记忆的时候,却已然,离那青梅酒很远了。

    如果说,这青梅酒是种执念,那么在执念得到满足时,是否,就能放下呢?

    一如现在,哪怕,再回避,她都瞧得出,他对她的用心,这份心,是曾经的她,求之不得的,所以,得到的时候,是否也能彻底放下。

    唯有在无爱,无恨的土壤上,其实,才会滋生曼陀罗花。

    而不是,因血浇灌,为恨而生的曼殊沙华。

    “好。”西陵夙同样是允诺的,吩咐下去,不多一会,便有海公公亲自将一瓮酒搬了上来。

    那瓮酒显见是存了些许年份,搬到几案上的刹那,海公公的用力是轻柔的,揭开盖子,却没有陈年的酒香,但当用勺子,舀上些许的酒,随着勺子入酒的搅动,那酒香,才蔓延开来,只一闻,便让人觉得,世间再美的酒,必是是抵不过这瓮酒的。

    海公公小心翼翼地将那酒,分别舀到两只酒樽中。

    奕茗将那酒樽执起,瞧得到的,是碧绿清透的酒汤,闻得到的,是那扑鼻而来的香气,浅啜一口后,恰是带给味蕾极大的震撼。

    也在这一刻,她终是明白,为什么,青梅酒能让师祖在札记里记上一笔。

    这种滋味,是所有的酒,都无法比拟的。

    有着酒的醇厚,有着陈年的香气,却在收口时,陡然升起一抹酸涩浅浅的萦绕在齿颊,禁不住地,是眸光婆娑。

    “少喝些。”他瞧着她饮下一口酒的神态,轻轻说了这一句。

    不是不舍得这酒,哪怕这酒,也仅剩下这半瓮,可,对他来说,在如今,是没有什么舍不得的。

    若说有,也是必要去舍得的。

    只是,青梅酒虽不醉人,对身体也有所裨益,可,却是一种,喝了,会让人品到酿酒者心情的酒。

    那种心情,和现在的他,又有几多相似呢。

    她却是没有听他的话,继续端起酒樽,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彼时,她因酒忤逆他的样子,好像还在眼前,其中差的,不过是心境的转变罢了。

    放下酒樽,她瞧他跟前的酒却是没有喝一口,海公公不知何时,搬着酒瓮复退了出去。

    于是,不由地,将手移到那酒樽的外壁,指尖甫触到酒樽的壁沿,青铜的质地,和瓷器一样冰冷。

    冰冷之外,还有瓷器所不能比拟的坚硬。

    可,旋即,她却是能觉到有柔软覆上她的指尖,不用去瞧,她知道,是他的指尖,顺势覆住了她的。

    她没有躲,也没有避,只是微用了些许力,将那酒樽就要执起,可,他的指尖却覆得那么紧,紧到根本不让她执起那杯酒,也是这样的紧,让她的指尖,在他的掌心里蜷紧。

    时间,在这刹那仿佛静止,周遭的一切,安静得,只能听到他和她的呼吸声。

    彼此的呼吸,都是做不到平静的。

    她努力想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最终,仅是让眼底的朦胧更甚,在朦胧中,她的脸微微烫灼起来,是那些酒的后劲。

    绵软的后劲,其实是不醉人的。

    若说一醉,也是自己让自己的心,借此醉了。

    这样,反是好的。

    “我还想喝……”

    这一句话,只佯作酒意醺醺,也唯有这样,她才能任由自个用这样的语调,对他说出这句话来。

    其实,青梅酒,果真,是难让人醉去的。

    但,若是佯装,只要对方愿意信,那便也成了真的。

    “别喝了,来人——”仅是稍稍一松,他复用力握住她的手,就要唤人进来奉上醒酒茶,她却是忽然将脸伏到酒樽上,在伏下的瞬间,一颗清泪坠落在酒樽中,只这一伏,他该不会瞧到吧。

    而她却是能瞧到,他的指尖在杯沿上,因着她的伏下,稍稍朝前靠了一靠,又旋即让开些许的距离。

    纵然,她能就着酒樽的杯沿,喝到下面的青梅酒,可是,那滴泪的坠落,终是让这杯酒,都变得苦涩起来。

    这样苦涩的味道,让她如何咽下去呢?

    即便,咽了下去,却是添不了更多的沉醉。

    她抿了下唇,还是咽了些许的酒入唇,在那些酸涩的酒入喉的刹那,她的眼睛,只更迷离起来,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却是能瞧到,自个的心,也仿似手指一般,蜷缩了起来,蜷缩得那般紧。

    紧到,她抬起脸来,深深吸进一口气,方能知道,自个原来,还是能呼吸的。

    只是,这样的呼吸,带了一抹不期而至的悲怆,让她仅是别过脸去,不想让这样的她,被他瞧到。

    而他在她别过脸去,指尖从他掌心抽离的刹那,却是执起酒樽,将里面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接着,他瞧到她起身,抬起长长的袖子,好像拭了一下脸颊,随后,声音低哑地传来:

    “青梅酒……其实也是会醉的。”

    自从未晞谷带她回来,她的声音其实,早就恢复如以往的清脆,这一刻的低哑,俨然并不仅仅是嗓音的缘故。

    可,他却不能有再多的期待,因为,一个人的失望,往往是因为期待才会有。

    期待有多重,失望,或许就有多深。

    只起身,走到她的身后,她听到他的步子,莲足下意识地朝前走去,那裙裾没有绊到她,只是她自个,没有瞧见,前面就是台阶,台阶下,自然是那一泓的温泉。

    他在她再朝前迈出莲步前,伸手拉住她的臂端,这一拉,她止了步子,身子顺势倚进他的怀里,这样的姿势,几多的暧昧,他的手,却是那样轻柔地环住她,她的身子顺着他的相环,缓缓转过身子,唯有借着那几分薄醉,她才能将下颔安然地抵在他宽广地肩膀上。

    鼻端是隐隐的龙涎香,这种香,和父皇身上的香是不同的,父皇,最爱熏的是檀香,因为,她的母妃最爱的就是这种香,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她也习惯了用檀香来凭吊母妃。

    直到,重见萧楠的那一日,萧楠的身上,亦是这种檀香。

    相同的香背后,蕴藏的,却并非是相同的感情。

    可,总归是有些许是互通的。

    一如檀香是那般温和淡泊的熏香,之于龙涎香,即便悠然,却在悠然外,有的是锋芒乍现。

    所以,不论曾经,或者现在,她都不期待,他能为她换一种香,一如,曾经的期待,最终,仅是碎成一地无力的齑粉。

    迷了那些过往的路,也失了自个的心。

    一念甫过,她只将脸埋进他的怀里,这样的姿势,比下颔抵住他的肩膀,更为不费力。

    只是,这一埋,他许是意识到什么,轻唤出这一个字:

    “茗……”

    他以为她怎么了?

    她还会怎样呢?

    只是,这么久以来,她其实真的仅是想找一个可以倚靠的肩膀,一个,她眷恋的肩膀。

    “唔……头晕……”半带娇嗔说出这句话,这样的语调,是以前的奕茗所会说的。

    只是,那毕竟是五年前的事了。

    然,现在,用这样的语调,唤出这一句,仿似,又依稀回到了那时,那时的她,若这样倚在西陵夙的怀里,只怕是梦里都会笑醒。

    而此时,西陵夙没有应上她的这句话,在她觉到嬛腰一紧时,恰是西陵夙的手移到了她的腰际,显见是要把她打横抱起。

    可,现在,她并不想躺到榻上去,只想,这样抱着他,毕竟,抱一时,便是少一时。

    倘,他不是帝王,或许,在这样的柔情跟前,她会由得自己将过往继续尘封,只想着他对她在种种残忍后的好。

    可,他是帝王,爱上帝王的女子,下场怎样,她不需要自己再走一遍。

    所以,就现在这一刻,容许她的继续尘封,以单单纯纯奕茗的身份,倚在他的怀里吧。

    他的一生,她只占据这一刻。

    也只容自己放纵那些情感,在这一刻。

    只这一刻,就好。

    “呃……不想睡……”她微微扭了下腰,声音配上动作,看起来,真是醉得不轻。

    也借着这‘不轻的醉意’,只将脸愈发钻进他的怀里:

    “这香……不好……闻。”

    由着性子说出来,没有指望他会应她,可,话语甫落,便是听到他的声音低迥动人地响起:

    “那就不熏……”

    他竟会应她?

    青梅酒是不会醉人的,是以,这句,不是醉话罢。

    唇边浮起笑弧,心底,也再是忍不住地泛起些许的波澜,那些波澜一直往上,往上,仅晕染得她的眸底,那些朦胧复盈盈欲坠——是眼泪。

    而这样的时刻,是不该让眼泪点缀的。

    吸了下鼻子,将那些眼泪生生的吞咽下去。

    这泪,却再不是涩苦的。

    掺杂了丝丝的甜,在他的呼吸柔柔缓缓地围绕住她时,她知道,是他俯低了脸,现在,仅需要她将脸稍稍抬起,迎上他的目光,那么,是否,在这些带点甜意的泪水之外,视线会更朦胧呢?

    她不知道,知道的仅是,当他的唇烙在她的额发上时,心,在那瞬,是停跳了半拍的。

    半拍间,依稀能瞧到的是,彼时,她鬼灵精怪地,趁着他俯低身,瞧她是否摔到时,突兀地扬起小脸,他避闪不及,薄唇终是落在了她光洁的额际,而她的笑意只让他的脸在那时有些许的微红。

    依稀?

    是啊,‘依稀’,隔了五年,纵是时间不短,却亦是用了这个词。

    而在她‘依稀’的回忆里,他的唇顺着她的额发缓缓下移,甫移到她的鼻尖,不知是被他的唇弄得有些痒,还是,鼻子突然间透不过气来的原因,她下意识地吸了下鼻子,才要别过脸去,却在她转过脸的刹那,他的唇准确无误地攫住了她的樱唇。

    这一吻极其缠绵,辗转地品尝她唇上的甜意,只在收口时,有些许青梅酒的酸涩,然这抹酸涩,在他的舌尖攻入她的贝齿中时,那里的芷兰芬芳,悉数将酸涩消去。

    这么近地瞧着她,那幽密翘长的眼睫上,仿似还盈着晶莹的明亮,这些明亮,让他的吻更是极尽柔意,而她在他的眼底,呈现出别样的惺忪媚态,那种媚态是不假雕琢,犹似浑然天成的,她的颊上红晕更浓,只在他的吻下,柔软的嬛腰不自禁地朝后仰去,那一仰间,他的大掌只覆住她的腰际,顺势,转了身子,才要将她带离台阶旁,不曾想,她却是恰好蓦地向前走了一步,她的裙裾绊住他的靴子,原本,区区这一绊,根本算不得什么,可,他却是在这一绊下,朝前踉跄了一下。

    他怕压到她,强行止了踉跄,干脆,身子朝后躺去,她一滞,身子却已然被他一并带到了铺着玉石的地上。

    这样的姿势,让她不自在,可他的吻丝毫不放松,反是一只手扣住她的手臂,另一只手,按住她的发髻,不容她后退,继续加深吻的缠绵,而她,被牢牢困在他的身上,这份牢牢,纵没有钳制的意味,却也是让她没有办法挣脱的。

    因为,在他的吻下,她愈渐无力,也在他的吻下,她能敏锐地觉到,他的欲望在她的身下抬头。

    隔着薄薄的亵裤,这种感觉是清晰的,她有一点点的恐慌,关于撕裂的疼痛,那样的记忆,始终,还是萦绕在思绪中,挥之不去的。

    可这一次,除了恐慌之外,更多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种感觉,仿似,体内有着某处缺口,需要填补充实。

    这个念头骤然映现在脑海中时,她有些骇然。

    蓦地抬起的眸子,正对上,他凤眸底部的潋滟,这种眸光,让她没有办法继续对视下去,微俯下脸的时候,却瞧到他放松了对她的相扣,修长的指尖在衣襟的盘扣上一挑,她的思绪轰然一声,脸颊只滚烫得厉害。

    回过神来时,却是发现,浑身上下再不挂丝缕,包括那亵裤都被他轻柔地除去,他和她之间没有一丝阻隔,只需要那欲望动一动,便将悉数纳入她的幽道。

    可,这一刻,他却是没有丝毫动作。

    反是她被他扣住的手,下意识地微微伸开,撑在两侧,眼眸内含着她自个都没有察觉到的娇柔婉转韵味,这种韵味是让男子没有办法自控的。

    他的瞳眸一紧,那昂扬的欲望便又放纵了几分,但,再如何放纵,始终,还是没有强行而入,直到她深吸了一口气,她娇小的身子稍稍蜷紧,接着,她修长的双腿尽量分开,将整个身子俯低到他的身上。

    这样的主动,是他始料未及的。

    而,最初进入的刹那,他几乎就要喷薄而出,只是强压了一口气,才生生地定住,可,俯在他身上的她,似是被他的昂扬,抵住了最为敏感的那处,柔软的身子轻轻地哆嗦了一下,那手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身子一滑,他来不及定住,竟是顶进了更多。

    这一顶进,哪怕用了最轻的力度,幽道也不似以往般干涩,应该还是会让她觉到不适的,他瞧得到她的眉心微颦,整个身子都因着这一顶,僵直在了那儿,他的手终在这一刻,变相扣为轻拥,只轻轻拥着她,那欲望也随之纹丝不动。

    哪怕,室内是暖融的,她的手臂还是微凉地被他拢在掌心,他想将她的手臂捂得更热,她却好似力气都殆尽一般,小脸微微低垂,如瀑地青丝倾斜下来,虽是无意,却撩拨在他的胸前,让他在幽道内的昂扬不由得稍胀了一胀。

    一胀间,她只将小脸干脆埋于他的胸口,哪里,是他心房的位置。

    熨帖得那么近,她听得到,他的心房里,有着强行抑制什么的声音,他的这番顾及,是做假不得的。

    为了她,他竟是又一次压抑了自己的欲望,其实,这般,反会让她更加难受。

    她宁愿,他用毫不留情的发泄,彻底毁去他在她心底的念想,也好过,步步在他的温柔下沉沦。

    于是,此刻,她像一只小猫般,将身子不安分地动了一下,只这一动,他的昂扬被幽道吸紧得再是忍耐不住。

    而她却在这时,仿似事不关己的,想要从他的身上下来,嘴里好像喝醉一样的嘟囔:

    “困……”

    她的身子,看似无意的研磨,却是让他再是忍耐不住,他的手用力地抱住她不安分的身子,他的昂扬,在她又一次要避开时,毫不停顿地悉数而入,她就像被结实的铁棒直直纳入体内,不得不倚紧在他怀里,倒吸进一口冷气,只觉被巨物捅穿般挑在半空。

    而这一切,其实都是她自愿去做的。

    带着,不想让他察觉的自愿。

    时至今日,若要她主动去迎合他,她做不到,只有借着酒醉的借口,去做这种看似无意的诱惑。

    不管他瞧得破,抑或是配合,他终是放任自己的昂扬在她的身体里律动起来。

    纵然,这样的律动,更多带着怜惜,可她的身子还是很快痉挛起来,毕竟,这样的迎合方式,他进入得很深恨深,深到,仿似就要触及那处最柔软的地方。

    于是,经过短暂的麻木,难以形容的刺激感觉席卷而来。

    她的手再撑不住边上,在他又一次深深埋入,双手紧掴住她的腰际时,她伏进他的怀里,手只撑在他的肩膀处,整个身体娇柔无力地熨帖在他的身上。

    在这一刻,他能觉察到她的虚软,不管是不是青梅酒如她所说般易醉,或许,只是每一次和他的燕好,对她来说,终是一场折磨。

    所以,哪怕,他爱极今晚她的样子,娇柔妩媚,又带着,最纯真的诱惑。

    可,他不忍再瞧她在他放纵欲望的时候,没有力气承受,却还得维持下去的样子。

    这样的念头攫住所有思绪时,他随即将她腰身重重按下,这种姿势下,她体内最深的深处的娇嫩花心被他冲击到哆嗦着张开,记得先前,他亦是有一次,触到过这里,彼时,虽有过不知名的欢愉,其后更多的是让她疼到无以复加,这一次虽仍是痛的,但,这种痛,不过是一种可以忍受的胀痛,只觉得,在这原始的律动下,有种比以往那不知名的欢愉更加奇怪的感觉,慢慢随着彼处的充盈,一直蔓延到四肢。

    不多时,身下一紧,花蕊乍收乍放,似有细细热流喷出,耳边能听到他粗喘一声,进意益锐,而昂扬坚热不减,每律动必自踵迄顶。

    这一切,开始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是的,以往,每每遵着庭训临幸嫔妃时,他都是能控制好这一切的。

    但,今晚,他纵然瞧不到她的神色,却是能觉到,她娇小的身子一阵跟着一阵的痉挛。

    他不舍她,却偏偏陷入了一种极其没有办法克制的欲念里,无法自拔。

    一如现在,他越是想结束,就越陷入沉迷中,但,这样下去,他始终怕再次伤害到她。

    是这样的姿势,让他没有办法控制,还是,这样的她,让他没有办法停止呢?

    空气里弥漫着爱欲交缠的味道,在这些味道中,他陡然起身,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倒在一旁垫有软软毛毯的台阶下,他倾身覆在她的身上,一手将她的臀部抬高,这不啻是太医说的,最易受孕的姿势,这一抬,他忽然觉到她的身子一个哆嗦,竟是微微的闭起双腿来。

    他清楚,这哆嗦的由来,毕竟,眼下,在没有强迫意味的时候,这殿内的光线太亮,而这样的姿势,却是让她的所有,都尽现他的眼前。

    所以,哪怕,带着微醺的醉意,她都是羞怯的。

    他的手没有离开她的臀部,另一只手,却骤然轻挥了一下,只这一下,掌风鼓动间,所有的烛火悉数熄灭,殿内顿时陷入漆黑一片中。

    这是第一次,他临幸的时候,殿内,没有一点的光亮。

    亦因着没有一点光亮,她和他之间,仿似,就释然了很多。

    在黑暗中,她发出低低的嘤咛声,这一声嘤咛,轻易地拨动他的心弦。

    既然,没有办法停止,何不放缓下来呢?

    他的手将她的手拉起,环住他的肩膀,她本是犹豫了一下,但,指尖,终是轻轻地覆在他的肩上,这样的姿势,使得她和他之间更加贴合,她的脸色愈发地潮红,那些细碎的嘤咛声,伴着空气里,暧昧的味道愈浓,他忽然暂停身下的攻城略池,只将攻势移到她翘挺的臀际、平坦的小肮、柔软的**上,染指处、吮吸处、玩味处、揉捏处、勾勒起一小簇一小簇的火焰,留下属于他的烙印。

    她的嘤咛声,渐渐转为吟哦,借着黑暗的遮掩,她纵容自己在他的带领下,忘记所有,只坠入这一刻的销魂。

    终是,在她的吟哦变成轻轻的呜咽,他停止那些火焰的燃灼,分开她双腿,触点厮磨,能觉到她不自觉地挺送收缩。

    “茗茗……”他俯低身,在她的耳边低喃,“茗茗……”

    这叠声的相唤,只让她将那呜咽都收在喉口,那里,仿似有着些许什么,想要唤出来,一时间,却又怕去唤的。

    他的唇含主她的耳坠,在她的身子明显起了一阵颤抖后,轻吻幽幽落入耳根,蔓过脸颊,摸索着来到她的唇部,在他的薄唇将要覆上她的樱唇时,能听到,她喉口低低,却清晰地低喃出一声:

    “皓……”

    这一声,哪怕很轻很轻,却让他如遭雷殛,薄唇不自禁地离开她的。

    皓,原是他为皓王时的陈称谓,但,却是从来不会有人用这个字唤他的。

    可,现在,这一刻,听她这么唤他时,好像,在记忆的深处,有一个模糊的身影,巧笑倩兮地跟在他的身后,娇声叠唤:

    “皓哥哥,走慢点,你看,这花儿是不是很漂亮,也很香呐……”

    但,他再凝神去想,却又陷入一片空茫中,恁是什么都触摸不着。

    只这一凝神,他的目光停驻在她刻意埋低的脸上,适应黑暗的眼睛,能清晰地将她的一颦一笑悉数收入眼底。

    这样的脸,除了娇美之外,在此时,却还有一种让他久违的熟悉感,或许不能说久违,仿似,他本应对她是熟悉的。

    他的手移到她的脸颊,那样珍惜地抚着,他的唇,再次覆上她的樱唇时,这一次,却得来她些许的回应,很笨拙的回应,她的丁香回应这他的浅吻,于是,这浅吻,很快,便成了缠绵不休。

    他的昂扬,再是克制不住,更深更急地进入她的。

    将她牢牢按进锦缎云褥,她向他悉数敞开自己的每一处,缠上他身体,一触一发间慵声曼吟,只让他在迷乱中,又疼惜着。

    她浑身绷紧,在他的吻里,在他的攻势下,慢慢攀至最高的顶峰,眼前,仿佛展开最绚丽的烟花,这些烟花中,是他脉脉的凝视,她不再回避,望进他的眼眸深处,在他更深一次的律动后,以一种抽噎和震颤为标志,她在这焰火陨落的瞬间,迷醉在他的眸底。

    这,该是她第一次跟他一起达到绚丽的顶峰。

    当万籁归于平静,他覆在他的身体上,却细心地不把重量压在她的身上,彼此的肌肤熨帖间,渗出些许汗珠。

    可她却是并不能立刻沐浴的,反是用手摸索到一旁的锦枕,也是第一次,主动将那锦枕垫到臀部下面,这样的姿势,更有利于受孕,而今晚,若她的诊脉没有错,该是最适宜的时机。

    所以,再怎样不喜欢身体黏腻的感觉,她还是一动不动的保持着这个姿势。

    但,不过移了一个锦枕,这些许轻微的动作,除了让她的下身,避无可避地贴近他的,也能觉到,他仍在她身体里的那个似乎又有了反应。

    这个发现,让她再次红起来,而他原本急促的呼吸却慢慢变得正常了,他的眸光仍是锁紧在她的脸上,深深地凝注着,然后一点儿一点儿离开她,突如其来的空虚,让她只能并拢双腿,尽量不让那些精华流出,接着把脸埋入自己凌乱的发丝中。

    他没有再次要她,可,她突然很羞赧起来,犹记得,彼时那些呻吟,细细碎碎地曾回荡在这一隅空间,那样的她,是连她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可,不啻是真实的。

    一如,五年前那般的真实。

    他轻柔地抚摸着她散开在锦褥上,海藻般的头发,随着他的抚摸,不知为什么,她的眼底,再是起了朦胧的泪意,接着,一颗眼泪,措不及防地滑落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是,那样的动作,那样的眼神,让她如此吗?

    面对,她措不及防的眼泪,他显然也是措不及防的,他俯低下身,语音低哑:

    “弄疼你了?”

    是,是弄疼了她。

    可,却并不是**的彼处,而是另外一处——

    心的位置。

    他的温柔,其实,才是更会让她觉得疼痛的根蒂。

    一如,今晚,她似乎特别容易流泪,而以往,他再怎样的暴戾对她,她都是倔强地没有掉一滴泪。

    “嗯……没……”她沉默了许久,方用极轻极柔的声音回他,接着,只将小脸继续埋低,在身体不能蜷缩起来的时候,她选择用这种方式来回避。

    毕竟,她容许自己只一次的放纵,已然过去。

    那么,她再没有理由让自己继续了。

    可,他的手却还是贴紧了她的面颊,源于,那儿碎雨纷纷。

    室内幽暗莫名,光影层层叠叠。

    他力图让他的声音平常自若,但若细辨,还是泄露了些许什么:

    “安置罢……”

    她颔首,他执起一旁的锦被,覆到她光luo的身上,接着,隔着锦被,躺到她的身侧,拥住她。

    唯有这样,他才能不让那些绮念席卷,唯有这样,方能让这个夜归于平静。

    哪怕,他真的很想要她,这种要,无关乎**,只是,他清楚,不过是要一次,就少一次了罢。

    她安然地在过了半盏茶后,蜷缩进他的臂弯,可,也在这一刻,忽然听到殿外,隔着不算厚重的墙壁,传来千湄急急的回禀声:

    “德妃娘娘来了冷宫,眼见着,就要过来了!”

    这一语,在这样寂寥的夜里,是不寻常的。

    也是这份不寻常,让奕茗从睡梦中醒转。

    她匆匆起身,半宿的缠绵,让她的身上遍布着青红的痕迹,这些痕迹,原本,西陵夙是不会这样留下的。

    可,却在今晚,没有克制住的,留在她的身上,这也使得,她哪怕披上冷宫最粗糙的布衣,衣领高竖,若是行动过大,都是容易被瞧到的。

    西陵夙蹙了下眉,才要吩咐什么,她却是轻轻摇了一下脸,然后,起身,下得榻去,顺手,只将衣领再次拢紧,打开室门,走到前面的殿宇去。

    由于,从暖融的殿内出来,又刚刚才燕好过,身子最是惧冷,甫走出,竟不由自主颤了一下。

    原来,这几晚,西陵夙临幸于她,千湄竟是在最外面守着的。

    这样的守,虽能保证万无一失,一如现在。

    但,不啻也是辛苦的。

    然,现在,来不及去顾怜千湄。

    很快,外面就传来步子声,随着殿门被推开,玲珑蒙着面纱,出现在殿外。

    她的神色,在面纱后,瞧不清楚,能瞧得到的,只是,那条狰狞的疤痕,即便隔着面纱,都能瞧得真切。

    此刻,甫入殿,哪怕,并没有什么异常,可是,玲珑的鼻端还是闻到了些许糜糜的味道,这些味道,对她来说本该是生疏的。

    可,这些味道,对她来说,又不尽然是生疏的,面纱后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她冷冷一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只将奕茗的衣裙悉数拉扯下……

    作者题外话:行文至今,离结局不远了,大概,会在十天左右降下帷幕。我不希望给出一个匆匆的结局,而这本,你们也会看到,男主和女主几乎都没有怎么分开过,包括结局,我的设想,应该也会和前面几本有所不同。

    这章的XO,是应了留言区几个没吃饱肉肉写的,有些镜头可能会带来不适,对不住了,我已经在标题上注明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最新章节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全文阅读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