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 > 【冷宫薄凉欢色】31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 【冷宫薄凉欢色】31

作者 :
    纵然,浑身烧得难受,思绪却是清明的。

    胥贵姬怀了子嗣,他的精力该有大半要放在那边了吧,至少现在,不管怎样,他得过仪瀛宫去。

    可,他却是只拥紧了她,斥道:

    “傅院正精通的又不是妇科,还不快传他来!”

    宫内如今主治妇科的是昔日顶替王院判的冯院判,可按着宫里的规矩,嫔妃一旦怀得子嗣,经冯院判确证后,却是需傅院正再去诊脉,以示郑重。

    所以,西陵夙这斥责,显然是斥得没有理由。

    但,他是帝王,哪怕说出的话,再不合规矩,做宫人的,也仅能是顺着。

    “是。皇上。”

    海公公躬身退了出去。

    西陵夙俯低下脸,瞧见,趁刚刚当口,奕茗只将身子弓起,背对着他,将整张脸埋进旁边的枕中,他用力将她的身子掰了回来,再将她的身子按平,随即,凤眸眯起,潋滟的眸光泠泠地在她脸上拂过:

    “朕不过去,就在陪着你,你不是想借着朕的宠爱,让后宫对你敌视,那朕如你的愿。只是,在朕没有厌倦之前,任何人都伤不了你……”

    且不论这句话,下半句是什么,恰是,她想的,他都瞧得穿。

    可,她要的,他从来没有一次给过。

    是啊,不论从前,或者现在,他总是在她想要的时候不给,在她不想要的时候,却是给了。

    这样的纠结,不知何处会是个头,她只知道,她的逃避,唯今是仅剩的坚持。

    浑身越来越难受,纵然是药身,可自己身体底子不算好,这一次,先是着了风寒,加上用了活血的药物,内热外冷相抵,怎会不病呢?

    他要掰回,按平她的身子,也由得他去。毕竟,现在,她连说话的力气竟都是没了。

    傅院正很快就赶到这,西陵夙亲自将奕茗小半截手腕隔了明黄色帐幔递出来,傅院正就着纱绢诊脉后,立刻开了一贴方子,但在退下之前,仍是躬身禀道:

    “臣恭喜皇上,胥贵姬怀有身孕,已有三月了。”

    怀了三月的身孕,到现在,方让太医查得,可见,胥贵姬是刻意的隐瞒,毕竟,这宫里,一旦怀得帝嗣,稍有不慎,便会不保。

    而将怀得帝嗣的讯息刻意瞒着,待到时间越久,受外力影响越小的时候说出,不啻是明智的。

    看样子,胥贵姬明显是西陵夙秋狩时,已觉察到自己怀有帝嗣,却是一直到现在,帝驾回宫,临幸奕茗的时候,恰到好处地透了出来,可谓一举双得。

    只是,即便胥贵姬位分尊贵,胥司空在前朝又位列三公,但,涉及到子嗣,是否能安好,终究是未知的。

    “有冯院判料理贵姬的身孕,朕自然放心,另外,傅院正,从今日起,茗采女的身子就交由你调理,朕想着,如今国泰民安,朕也理该开枝散叶,繁荣皇室的子息才是。茗采女出身民间,体格不错,也适合为朕繁衍子息。”

    这一语,说得极其悠然,却足以让奕茗的脑子轰得一声,撇开话里的意思不说,听上去,感情是把她当猪一样,是啊,若论哪种动物的繁衍力好,那么,猪倒是体格不错,繁衍起来同样得快。

    可,她是谁,以她的医术,难道还会让自己轻易怀得他的子嗣不成?

    任何药物,虽然有裨益的地方,但,稍微处理,这些药效就不会存在,还能起相反的作用。

    所以,除非她心甘情愿,否则,她必是不会让他有机可乘!

    神思间,同样有些惊愕的傅院正退下殿去,西陵夙复睡到她的旁边,竟也不避讳她染了风寒,把她裹得和一个粽子差不多,然后,用力地抱住:

    “朕知道,你擅长医理,但,每次你的药,会由院正亲自煎熬好,并奉上,若两月之内,仍不见动静,那么,朕会以欺君之罪处置了院正。”

    这句话,说得很是轻巧,可,他笃定了奕茗的心软,一如,他附在她耳边继续道:

    “只要你乖乖用药,先前伺候你的千湄、采心,朕明日就拨回你的碧水宫。”

    她本来灼烫的身子,在他的怀抱里随这番话愈渐地僵滞起来。

    明明一再让自个心硬起来,因为心软,每次都被他轻易找到挟持的理由,可,再如何,她始终没有办法做到冷血。

    一如,她明明清楚,他为什么好心地让千湄等来伺候她,不啻是添了两个挟持她的理由罢了。

    千湄、采心是先前伺候钦圣夫人的,如今,西陵夙拨去伺候一名采女,且不说,伺候她的配额已满,只单单她容貌相似钦圣夫人,或许,就给后宫不少编排的理由吧。

    而他没有厌倦她前,再怎样的编排她都无须去怕,一旦厌倦,下场,显而易见,那将不仅仅是废黜,要的,该就是命。

    原来,这一次,她的命都放进了他的盘算内。

    可,她对他算得上什么呢?

    不过是得不到的一件东西,帝王的天性使然,必是不甘的。

    若她复卑微地去爱,他还会这么费了心思去要吗?

    这些,她都清明,可,眼下,她的不舒服,使得她没有再去挣开他的相抱,只是昏昏沉沉睡去,哪怕,身子在他的臂弯中。

    傅院正奉上药来时,只看到皇上丝毫没有避讳地搂着采女,甫要出声,皇上的眸光已然朝他睨来,只做了一个手势,却是让他呈了上去。

    这个动作,是出乎傅院正的意料的。

    看上去,皇上为了采女,连胥贵姬得了子嗣,都没有过去仪瀛宫,但,皇上若是宠爱采女,可,眼见着采女睡去,又怎还让他奉上汤药呢,傅院正虽然不解,可还是巴巴地端上汤药。

    西陵夙执过汤药,搂住锦被抱起半梦半醒的奕茗:

    “喝药!”

    冷冷的两个字,她被他强行抱起,自是被惊醒,接着,只觉得唇际一苦,他一股脑地就将那汤药灌了进来。

    这样的动作和温柔无关,几乎是没有任何反应,她被灌下半碗药,但,来不及呛咳,他已把碗端开,时间倒是把握得刚刚好。

    “退下吧。”

    西陵夙将那剩下的药碗放到几案旁,此刻已是入夜,倘是把一碗药都灌下,显然,过一个时辰,她必是要起夜的,而,她身子这般发热,殿内拢再多的银碳,恐怕都难免加重病情。还不如,灌下半碗药,用被子捂住,发了汗,也就好了。

    这么想,他只把两床锦被都悉数盖在她的身上,而他亦是和她同衾而卧。

    现在,她的身子犹如一个滚烫的火炉,他把她抱在怀里,方才褪去的桃色薄纱并没有穿上,这样抱着,其实等于和她肌肤相亲,那细腻柔滑的娇小身子,这样安安静静地被他圈着,没有让他添任何的绮念,只是,觉得仿似又回到了魑魅山的那回,她就是这般安然地躺在他的怀内。

    可,彼时,一半是她无意识所为。现在,明显是他的强迫。

    ‘强迫’,嚼过这俩个字时,他薄唇边浮上淡淡的弧度,接着,他俯低下脸,把脸像往常一样,抵在她的肩膀处,那里羸弱得好像经不起任何的抵压,而他就这样抵在彼处,一直到卯时,邓公公的请起声,在殿外响起时,他才悠悠醒转。

    不可否认,这一晚,他睡得很是踏实,起身前,还是摸了一下怀里人儿的额头,除了有些黏腻的汗之外,额头的温度倒是冰凉的,包括她的身上也满是黏腻的汗,这些汗濡湿在他的胸膛上,他竟没有一点觉得难耐,而素来,他都是有着洁癖的君王,每每临幸嫔妃时,嫔妃身上若出些许的汗都会让他不悦,也因此,那些嫔妃都习惯在临幸时,洒上香粉,来掩去汗意。

    现在呢?怀里的人儿,那么黏腻的汗,他不仅不厌恶,反是执了旁边的汗巾,替她仔细地擦拭干净,毕竟,她的温度刚退下,是不宜立刻沐浴的。

    做完这一切,他再用被子紧紧地裹住她,接着,方起身,走到外殿,让宫人伺候洗漱、更衣。

    然,在他起身的刹那,奕茗却已睁开眼睛,而在那之前,本来该戒备的她竟是在他怀里睡着了。

    此刻的惊醒,是源于他用汗巾替她擦拭汗渍。纵然,他的动作很是轻柔,但,终究是在刹那有些什么,轻叩她的心绪,让她从昏沉的梦境里苏醒。

    哪怕,出了一身虚汗,她浑身没有力气,可,在这之后,却再睡不着。

    睁开眼睛,望着那明黄的龙榻,帘外有宫人走动的声音,但都不会进来。

    想是受了他的吩咐,待她醒来,才会进来伺候吧。

    只是,她却是不想起来,好累,起来,要面对的,更多的,是累,所以能不能容许她稍稍地在这榻上多歇会呢?

    纵然,这是雨露殿的龙榻,按着规矩,仅有妃位以上,方能在这张榻上,睡到天亮,可现在,她已经破了这规矩,所以,又何妨再僭越呢?

    闭上眼睛,她复又昏昏睡去。现在,他该是去上朝了,只要在他下朝时起身,应该就行了。

    所以,就让她多睡这一会。

    再次醒来,不过是辰时,她的身子稍动了一动,便有宫女的声音透过纱幔传来:

    “主子是要起了吗?”

    是千湄的声音,她果然没事。

    只是,现在,她却不能去认。

    以她如今的身份,越和她没有关系的人,反倒是会越好。

    “进来罢。”吩咐出这一句话。

    千湄躬身进来,伺候这位新主子洗漱,早前就曾听说,这位新主子长得和昔日的钦圣夫人十分相似,今日第一次见,果然是如传闻中那般。

    不止相似,其实,连一瞬瞧到时的神态都是一样的。

    犹记起,最后一次,见到钦圣夫人是在洛州城内,彼时,她和洛州行宫的宫人被关押在城内某处宅子的房里。

    在这之前,行宫爆炸之际,她和大部分宫人一样茫然不知所措,两军厮杀中,有部分宫人罹难,但,大部分却被觞兵所劫,起先,该是意图把她们做为两军对垒时的人质,可最终,却是觞国的国师亲自吩咐士兵,把她们禁在一艘船上,并在某一晚,紧急撤离的时候,带她们一并进得洛州城,并囚在某处大宅的房室里。

    后来,随着外面百姓和官兵的骚乱,她们也担心会再次成为人质,毕竟,平白无故地在撤离时,带她们离开,显见很费功夫,除非她们有利用价值,否则,觞兵何必多做这些事呢?

    可,在愈来愈忐忑的时分,当瞧到那蒙着面纱的女子出现在院落的门口,虽然看不清女子的面容,但,她却知道那必是钦圣夫人,也相信,有夫人在,一切都会没有事。

    果然,夫人的出现,在几日后,就换来了她们的平安离开,并跟随坤帝返回帝都。

    而夫人,却在坤帝颁下的圣旨上说是,死于洛州行宫的救驾。

    这显然是不对的,纵然,别人认不出,可她知道,在洛州城出现的那名蒙着面纱的女子,必是夫人无疑!

    眼下,瞧着茗采女,直觉告诉她,这就是夫人!

    但,茗采女对她的态度却是疏离的,而她只是一名宫女,再如何揣测,也仅能遂着主子的意思去做。

    “主子,奴婢扶您回宫。”

    甫伺候采女穿完衣裳,她能觉到采女的身子是虚弱的,奕茗颔首,由千湄扶着她,走出殿去。

    哪怕拢了很厚的大氅,迎面而来的寒风还是让奕茗的身子一个哆嗦,一旁早有邓公公小碎步奔来:

    “奴才参见茗主子。皇上吩咐了,天冷,茗主子不必回去碧水宫,就在这殿内歇下。”

    偏是要等到她出殿,才来说,该是让她在寒风刺骨下,再体味到殿内的暖融,从而心甘情愿地留在这吧。

    西陵夙的谋心,真的很准,可,如果有选择,她宁愿回到未晞谷没有银碳的竹屋,都不愿在这暖融如春的雨露殿内多待一会。

    “主子,早膳一会就好,还请主子回殿。”邓公公见奕茗没有动作,复添了一句。

    “主子。”千湄扶着奕茗的手稍用了些许的力,奕茗这才回过神来,颔首,任由千湄扶着回了殿。

    早膳很是清淡,都是以往蒹葭这个身份爱用的,想不到,这些,他都记得。

    这念甫起,她不仅自嘲起来,哪怕,她没有陪他用过几次膳,可,只要问过伺候她的人,自然做出这些不难,又何须刻意去记呢?

    但,她偏偏刚才还是这般想了,可见,心里,还是有计较的。

    奕茗,你不可以这么愚蠢了!不可以!

    在心里严厉地警告自个,作为惩罚,只放下筷子,不再用下去。

    千湄瞧她似乎胃口不佳,没有劝她继续用一些,仅是让宫女撤下餐点,此时,傅院正早候在外面,给她重新诊了脉,再奉上汤药。

    然,这一次,当傅院正奉上汤药时,殿外却传来太后驾到的通禀声。

    傅院正忙就势跪拜在地,奕茗也由千湄扶着,下得榻来,跪叩于地。

    风初初并不是一人前来,而是由言婕妤扶着,踏进殿内。

    “茗采女既然病着,再这么起身跪拜,万一病情加重,皇上岂不是要连哀家一并怪罪?”

    “是啊,太后,你瞧,昨晚,胥姐姐诊出怀得帝嗣,却不曾想,皇上不仅没有过去,连院正大人都被叫了过来,只伺候茗采女的风寒。可见,皇上心里,对茗采女真的在意得紧呢。”言婕妤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这宫里的纷扰,看来是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回避,就停止的。

    奕茗低垂着小脸,在唇边浮起一抹弧度,且不说,眼下,她身子不适,懒得和她们计较,身子若是大安了,她也不愿耗费心里在这些勾心斗角上。

    作为帝王的女人,是最不幸的,她要的,只是尽快能脱离出去。

    “哀家倒是现在才瞧出来,茗采女进宫不过几日,却让皇上如此在意,真真让哀家都是大开眼界了。”风初初悠悠说完这一句,语音骤然变冷,“不过,昨日,哀家瞧着采女在香雪坞那,却是瞧不出一点病态的,怎地,这病来得这么突然?”

    语音甫落,风初初已然行到奕茗跟前,稍弯下身,抬手扶起奕茗,近身的相扶,让风初初更瞧得清楚这张千娇百媚的小脸,和蒹葭几乎就是一模一样的,这让她心底更加不悦起来。

    “太后,嫔妾也是昨晚才觉到风寒发作,白天的时候,确实没有觉到的。”奕茗听似恭谨地禀道,手却不露痕迹地拂开太后的搀扶,“嫔妾风寒未好,怕传给太后。”

    这一拂开,她仅是由千湄站到离太后稍远的距离。

    太后,其实,做任何事都是有着自个的目的性,哪怕,念着昔日的恩情,她不会去伤到太后,可如今,她也会保护自个,不被无谓地伤害到。

    “院正杵在那做什么,还不赶紧把药端给采女服下,不然,耽搁了采女的服药,仔细着皇上不饶你。”风初初语意不悦更重,傅院正忙站兢地将手中的药端到奕茗跟前。

    奕茗也不推却,接过,一饮而下。

    “既然院正伺候采女用完药了,哀家也就不打扰采女休息,院正跟哀家往仪瀛宫走一遭吧。”

    “回太后的话,皇上吩咐,让臣伺候着采女主子。”傅院正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只说出这一句话。

    “皇上的话是话,难道哀家的话就不是了?”风初初的语音转厉。

    “太后,臣断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圣命难违,还请太后先和皇上说了,再传臣过去。”

    “院正大人,我这暂时没事,你且跟太后去罢,皇上问起,我自会禀告。”奕茗在一旁语意倒是悠悠。

    “这——”

    “想不到哀家的话,还不如采女的分量大,呵呵。”风初初泠声说出这一句,眼角的余光自然瞧得到那抹明黄的袍衫正往殿内走来。

    随着周围众人参拜的声音,唯独风初初是不拜的,她仅是站在那,睨着西陵夙:

    “皇上来得正好,哀家这就向皇上讨个旨,请皇上准傅院正跟哀家往仪瀛宫一去。”

    西陵夙只是先走到奕茗的跟前,一手搀起她的,带她往床榻旁走去,一边道:

    “傅院正并非主治妇科的,朕已吩咐主治的冯院判在仪瀛宫伺候着,不知太后此番来,是要院正过去呢,抑或是给朕的采女一个威仪?”

    这句话,说得极是轻描淡写,但也蕴含着最直接的帝威。

    “皇上,哀家知道,院正并非最擅长妇科,可,胥贵姬眼下,初怀子嗣,却是先天有晕眩的病症,这些,是冯院判所不能兼全的,是以,哀家才让院正过去,和冯院判商榷一下,再开个方子。可,皇上如今只念怜着新册封的采女,却不顾及胥贵姬如今愈重的身子,倒叫人有些寒心呐。”

    今时今日说的话,是以前的风初初绝对不会说的。

    然,今时今日,她却是偏偏要说,惟独这么说了,不仅自个心里舒坦,她想看到的,或许,也不会等太长的时间。

    “听太后这么说,倒真是朕的不是了。”西陵夙攥紧奕茗的手,奕茗却是面无表情任他攥着。

    若搁在从前,面对太后和他起争执,她是不会这样的。

    这样的她,其实,已然不是让他渐渐动心的样子,可他却是没有办法做到放手。

    哪怕,就这样,看她枯萎,他也要把她采撷在身边。

    “皇上,哀家来这不是和皇上争论谁是谁非,只是,胥贵姬这一胎,对皇上来说,极有可能是皇长子,是以,哀家才会这般看重,也希望皇上体谅哀家的苦心,再怎样,让院正过去瞧一眼,若皇上得空,也去看下胥贵姬罢。”

    “朕自然会去看,朕今日下了朝,本就是要过去仪瀛宫,只是没有想到,太后竟是先来了朕的雨露殿。”

    “好,是哀家的不是,惊了皇上的宠妃,哀家这就向采女赔个不是,还请采女大人大量,莫计较哀家的言行。”风初初唇角勾出弧度,却是说出这一句话。

    这句话,若搁在以往,该让她有多难耐呢。

    现在,她却是清楚地知道,西陵夙这么做,是让她以这个身份入宫后,和太后之间彻底起了罅隙,如此,也就断了她烂好人的心。

    西陵夙,这次带她回宫,表面上看起来,对她是残忍的,其实,些许的细节却是透露出了,他对她根本做不到彻底的狠绝。

    否则,她现在又岂会安然地坐在这呢?

    不,不能继续想下去。

    她怎么能够又开始想他的好,却不去想这些好的背后,可能随之而来的,是让她彻底的万劫不复呢?

    “太后言重了,嫔妾初入宫,有些地方确是做得欠缺,还请太后万勿见怪嫔妾。”因被西陵夙攥住手,她只能微微福下身子。

    “皇上,你再如何宠溺着谁,哀家也只管这一次。既然皇上说要去仪瀛宫,哀家就不耽误皇上了,来呀,起驾回宫。”风初初吩咐出这句话,再不瞧殿内诸人,径直往殿外行去。

    言婕妤怔了一下,也紧赶慢赶,跟着太后步出殿去。

    虽然,往日里,她和胥贵姬表面上是不和的,但经过苏贵姬那件事后,她却知道,在这宫里,多一个表面上的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是以,这一年,哪怕她再承圣恩,对六宫中其余诸妃,也不时往来,并时时施以恩惠,毕竟,她的父亲虽只是尚书令,家底确是丰厚的,平日里,也多托人捎些宫里瞧不到的小玩意,倒颇是引得诸妃的欢心,当然,也包括太后。

    昨晚,胥贵姬传出子嗣的消息,纵然让她十分的难受,可,一大早,她却是往仪瀛宫跑得勤,自然也瞧到了,胥贵姬因着皇上没来的落寞。

    她懂得,有些时候,未必要自个出面,只在旁边撺掇,却亦能讨个皆大欢喜,因此,在太后按着惯例来瞧胥贵姬时,旁敲侧击地说了些话,引得太后来到乾曌宫,未曾想,西陵夙下朝后没去御书房,使得这场探望,变得不欢而散。

    她彼时虽然能缩在后头,眼下,却是再缩不得了,眼巴巴地让皇上瞧到她在太后旁边,不难猜到,这事和她有关。

    是以,走出殿来,心下辗转间,没注意台阶的湿滑,眼见着要滑了下去,恰是太后将她一扶:

    “言婕妤,走路看仔细着点,小心有时候摔下去了,再爬都是爬不起来了。”

    “太后,嫔妾今日失言了,害得太后——”

    “言婕妤,你今日说的也都是实话,哀家也不后悔来这里一遭,也算是见识了某人的手段,言婕妤若能学着点,恐怕也会更受皇上的青睐。”

    “嫔妾是学不会了,嫔妾也不屑去学。”

    “罢了,这话就哀家跟前说说。”

    “太后,你知道吗,这宫里,私下都传开了,说是——”言婕妤忽然噤声,瞧了下四周,却已走出了乾曌宫的宫门,除了喜碧和她贴身伺候的吉祥外,再无其他人,只是还收了口,等着太后的发话。

    “怎么了?在哀家不必吞吞吐吐,哀家恕你无罪。”

    “都说皇上这次秋狩,偏是从林子种窜出一只银狐,皇上独自去猎,没曾想,银狐是猎了回来,可那狐皮下,裹着的却是茗采女。”

    言婕妤的话说得极轻,带着畏缩。

    其实,有些事无所谓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只在宫里这处最大的是非之地传来传去,即便是添油加醋的讹传,有时候,也会成为似是而非的真相。

    “言婕妤,这些话,说给哀家知道就行了,若在宫里传了开去,犯得却是谣传的罪,皇上必是不容的。”

    “嫔妾知道,嫔妾也只在太后跟前说了这一次,但凡嫔妾宫里有人乱嚼这舌头,嫔妾也都处置了。”

    “这就好。哀家要回宫了,胥贵姬那,你抽空了就去陪着,好歹入了宫,就是姐妹,她这一胎若得安然诞下,也算是大家的福祉。”

    “是,嫔妾明白。”

    她岂会不明白呢,第一胎,别有用心的人都虎视眈眈盯着,若这一胎安然地诞下,待到日后,她若也怀了身孕,却未必是会受那么多人盯着了。

    不过,到那时,恐怕,最要防的,便也是胥贵姬。

    伺候太后上得肩辇,徐徐离开,言婕妤的手捂了下小肮,不由叹了口气,算起来,西陵夙也临幸了她好几次,却至今没有任何动静。

    不由得嘟了嘴,传了肩辇,朝自个的宫行去。眼见着,西陵夙一会必去仪瀛宫,她虽然想见皇上,可刚才添了皇上的堵,再去,恐怕定讨不好到好脸色,也让胥贵姬以为她图了什么。这一点,进宫快两年的她,可是拎得清的。

    这一日,西陵夙往仪瀛宫,陪着胥贵姬一直到了晚膳,用完去御书房批了折子,方回到雨露殿。

    殿内,奕茗早缩进锦被中,看上去倒是睡得香甜,虽然他回殿稍晚了点,但也不过是戌时,即便她身子不适,却也不见得会这么早就睡熟。

    他知道她是避着他,可,既然她身上葵水来了,再加上染了风寒,他是不会动她的。

    而方才院正在他进殿前,便已禀过他,汤药,她已按时服下了。于是,也不去拆穿她的装睡,只稍微掀开一侧的锦被,躺了进去。

    哪怕稍掀开了这一侧,也能瞧到她,浑身裹得很是严实,不觉有些好笑,甚至于,身子因他上得榻来,都能瞧出明显绷得紧紧的,这一晚,他没有去抱住她,只安然睡在龙榻的另一端,许是殿内熏了苏合香的缘故,他很快就入了梦境。

    而躺在一旁,蜷缩着身子的她,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响起时,终慢慢睁开眼睛。

    他没有碰她,有些出乎意料,也是这份出乎意料,让她在锦被下的身子稍稍得以放松。

    现在,他离得她就这么近,可偏是这么近的距离,却已是尺咫天涯。

    她不用回身,从龙榻顶端镶嵌的偌大铜镜内,能瞧到他神态安然的样子。

    本来,这些铜镜,该是起帝王临幸时,增加情趣的用途,如今,却成了她容许自个去正眼瞧他的地方,然,也仅是瞧了一眼,她便继续闭上眼睛。

    不能让自己的心有一点点的柔软,唯有继续硬下心来,她方能让自个彻底摆脱他的束缚。

    这一生,她不要做的,就是帝王的女人。

    哪怕,父皇爱着母亲,母亲都不幸福,更何况她呢?

    由始至终,他对她,根本就没有爱。

    一遍一遍在心里对自己重复着这句话,仿似催眠一般,直到睡意不期然的席来,她竟也慢慢陷入了梦境。

    因着药效的作用,她好得很快,虽然葵水来时,身上不是很舒爽,可,也让她的睡眠变得很深。

    人在睡梦中,往往会有无意识地动作发生,一如,今晚,她本来背对着他蜷缩睡去,却在夜半的时候,身子不仅回转过来,还汲取温暖一般,朝他的臂弯下缩去。

    这是她曾经最爱的入睡方式,在魑魅山更是如此。

    这些许的轻微动作,却是让他惊醒了,可也只是滞怔一下,他就展开手臂,将她轻柔地拥紧,继续睡去。

    拥紧她的刹那,心底的某处柔软被轻易触动,这一刻,她没有任何锋芒地,就这般躺在他的臂弯,谁说,不是种幸福呢?

    原来,他的幸福,其实,离他从来都是很近,只看是否能把握到最后罢了。

    晨曦微露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撤开手,她还是保持着昨晚的姿势,蜷缩在他的臂弯,也正因这个姿势,他大半个身子是露在锦被外的,犹记起,以往,她为了顾及他是否着凉,刻意让自个的小脸捂进锦被下的样子,那样的她是娇俏可爱的,若说她对他的一切,不过是场演绎,又何必演到那样惟妙惟肖,让他在真假不辨中,动了心,刻了情呢?

    而现在,若没有院正那些安神汤药的作用,她是否还会像曾经哪有那样做呢?

    纵然,他很想知道这个答案,但,却又是怕去知道的。

    只是下榻的时候,替她掖好锦被的一角,而她的样子,却并不是恬静的,反像是陷入什么噩梦中,额头都渗出汗来,接着,他能听到她的樱唇里,清晰地喊出两个字:

    “师父……师父……”

    也是这两个字,让他本来柔和的神色骤然变得森冷。

    果然,连做梦都念着她的师父。

    而他已不想去辨别这一声唤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只转身,步出殿去,留下一室的清冷。

    奕茗很快就从噩梦中挣醒,那个梦是这样的真实,梦里,她看到,她的师父萧楠站在未晞谷的枫叶林下,对她柔和地笑着,他的气色看起来是不错的,甚至于,有着正常人的红润。

    她想朝他奔去,骤然间,却听到他对她说道:

    “以后,师父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管怎样,师父看到你幸福快乐,师父就满足了……”

    这句话,即便是在梦里,却是那样的清晰,直到她看到师父化作一团白烟散去,她猛地一挣扎,才发现,竟然是场梦。

    而在梦里,她竟能看到师父脱去了面具,所以,才能瞧得清师父的气色。

    可,未晞谷的规矩,谷主除非死的时候,方能脱下面具,其余的时候,都是不能的呀。

    难道说,师父已经——!

    不,不会的。

    师父如今还在闭关,梦都是反的,梦得越不好,实际情况应该就越好。

    但,她的心终究是放不下了。

    师父——

    情绪在这瞬间,难受得无以复加。

    师父的近况如何,纵然在这帝宫深深中,看似难以获悉。

    可,她离开谷底的时候,是带着那支碧玉箫的,虽然被西陵夙厌恶,但,她终究是带了回来。

    那支箫是师父的碧玉箫,吹响碧玉箫的时候,就如同师父亦在她身边一样。

    并且,若这帝宫还隐有师父身边的人,听到箫声时,会不会就出现了呢?

    不管如何,她不想待在这雨露殿了,这两日的歇息,加上院正的精心调理,她的风寒已然好得差不多了,她干嘛还要留在这呢?

    而他彼时也只是说天冷,让她留于此。如此,她若继续留下去,指不定,还让他以为,是她的一种妥协。

    一念起时,她只唤了千湄进来:

    “帮我更衣,我想回碧水宫。”

    “主子要拿什么东西吗?大可以让奴婢去拿。”

    “不用,我想回去,一直待在这,有些憋闷。”

    有些事,她不想和千湄挑明,包括身份也是一样,挑明了,对千湄都未必是好的。

    “好。”千湄应声,“但,主子,现在才卯时,宫门大部分还下了锁,依奴婢看,待到辰时再走吧。”

    她颔首,坐在榻上,一直忐忑到了辰时,千湄才伺候她更了衣裳,扶她出得殿去,殿外,虽然积雪经过一日,消融了不少,也正因此,更见寒冷。

    千湄传了肩辇,纵然以奕茗如今的身份,还用不得肩辇,但,方才她把奕茗要回宫的事先禀了海公公,海公公略一思忖,因着西陵夙没有下明确的吩咐,让采女留在这。何况,这里毕竟是雨露殿,让一名嫔妃长久居于此,也是不妥的。哪怕,西陵夙不介意,作为总管的他,却需周全的考虑。

    恰好,采女自个提出了回宫,不啻是个好的。

    而眼下,西陵夙又在上朝,亦没必要为了这事刻意去回。

    是以,海公公做了主,让她传一部肩辇送主子回去。

    肩辇抬着,小太监走得很快,但,走了没几步,肩辇终是一滞,停了下来,听得千湄在帘外禀道:

    “主子,胥贵姬的肩辇正在前面。”

    胥贵姬?

    眼下的形式,哪怕再如何,她都是要下辇参拜的。

    只是这一参拜,却是平添了祸端……

    作者题外话:今天,对我来说,是特别的一天,就在今天,我把我的老三《弃妃不承欢》签约了影视,然后,我考虑了一个晚上,可能,这本文是我在网文中的最后一本。至少,在未来的一年内,我会全心融入弃妃不承欢中去,而不是签约了,弃妃不承欢就与我无关了,我相信这家影视公司的实力,也相信,经过一年的雕琢,弃妃不承欢会成为一部经典的正剧,虽然,会有著名的编剧进行改编,但,我也会和他们一起,把我的意见和读者的意见转告过去,共同,缔造一本,能让大家满意的电视剧。

    当然,失心弃妃会更完的,离结局不远了。

    在这一年内,风宸雪这个名字,希望大家还能记得,抱抱各位,欣喜的同时,很难受,因为,我不得不,和大家暂别。但,我依然会在弃妃不承欢那边,第一时间更新,拍摄的动态……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最新章节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全文阅读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