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 > 第七章 泣红泪(4)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 第七章 泣红泪(4)

作者 :
    当蒹葭练到香汗涔涔,从霓裳殿出来,早有关雎宫宫人送来滋补的汤膳。

    这些汤膳是太后自她开始练舞便命人准备的,只这些许的恩典,终是让她记怀的。

    她谢恩用完,准备打水回屋子擦洗时,两名已打好水的乾曌宫小爆女正在树影下窃窃私语。

    “你说的是真的?郝容华娘娘怀的不是皇上的孩子?”

    “嘘,轻点,这事呀,上面压着不许乱说的。”另一名小爆女神神叨叨,又压低了嗓子道,“我亲耳听见,彤史传以前在王府伺候的张嬷嬷问话,证实,皇上这半年来,都没有去郝容华房中呢。”

    “这不是犯了死罪啊,上面发落了么?”

    “就等着皇上说个意思,唉,眼看着,一尸两命呐。”那小爆女叹了口气,忽警觉的唤道,“谁!”

    随着吊桶哐啷啷地放到井沿下,俩人这才看到,蒹葭站在井池边打水的身影,她们识得蒹葭,吐了下舌头,趁着蒹葭未说话,忙一溜烟地奔离。

    在宫里最忌讳的就是背地议论主子的是非,与其被人听去,添了祸端,不如她做一次黑脸。

    郝容华郝怜,是西陵夙尚是皓王时的侧妃,父亲只是辅国大将军麾下的副将,家世背景不算显赫,入宫封为容华后,也甚少出扶芳宫,唯一让宫人有印象的,无非是前几日,对那假太监行刑时,晕厥倒地的柔弱样子。

    而那一日,被行刑骇到失态的,唯有郝容华一人。

    难道——

    四月的井水,是冰冷的,她的手被井绳勒紧,觉到疼痛时,才敛回心神,把桶迅速提了上来,然后,匆匆提着水往屋子走去。

    她走得太快,乃至于,转过回廊时,竟是径直撞到一人的身上。

    那一桶的水悉数把那人的袍裾濡湿。

    淡淡的龙涎香萦绕开来,竟是西陵夙。

    蒹葭忙跪俯在地:

    “奴婢罪该万死,惊扰圣驾!”

    “万死?呵呵。”西陵夙的语音里并没有一丝愠意,只淡淡笑着,“如要万死,也该是你在寿诞之时,让朕失望,方够得上。”

    “没规矩的奴才,还不起来,伺候皇上更衣!”一旁传来海公公的训斥声。

    他伺候西陵夙的时间没有邓公公长,但毕竟是伺候过先帝的太监总管,这点眼色总是有的。眼见皇上并没有要责罚的意思,又在这样的夜晚,让眼前的女子伺候皇上更衣,不啻是个好主意。

    西陵夙不置可否,只从回廊的一端往寝殿踱去,蒹葭忙应声起来,紧跟他的步子行去。

    这才发现,西陵夙身旁仅跟着海公公一人。

    而,他走在前面的身影,是寂寥的。

    随着伺立在寝殿门口的宫人纷纷行礼,将这短暂的寂寥碎去,海公公停在殿门口,只让蒹葭一人跟了进去。

    她将干净的衣物从云纹橱内取出,西陵夙站在层层纱幔后,已然宽去明黄色的朝服,长身玉立地站在那,烛影的光亮,抵不过同样明黄色的中衣。

    只是这份光亮,如今,却不似以往般迫人。

    哪怕,西陵夙的薄唇边没有挂上一抹素来有的笑弧。

    “皇上,中衣也湿了,奴婢替您更衣。”她轻声禀道。

    作者题外话:彤史:用一种彤管的红色毛笔,专门记录皇帝和他的女人们的性生活,所以,称为彤史。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最新章节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全文阅读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