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 > 第一章 媚帝心(8)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 第一章 媚帝心(8)

作者 :
    能在西陵夙跟前,未经通禀而入,能如此这般,骄纵说话的,只有那位在王府就持宠生娇的侧妃——苏佳月。

    蒹葭用手擦了一下被扇打得出血的唇,很快恢复跪姿,低眉敛眸:

    “奴婢参见娘娘。”

    礼数是不可少的,但在礼数之外,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她很清楚:

    “娘娘,奴婢纵然命贱,可,按着女戒,奴婢的脸,却是尊贵如娘娘都掌不得的。”

    她一字一句说得明白。有些事,并非你忍,就能过去。

    坤朝后宫,无论嫔妃,宫女,能打得,能杀得,唯独一样,是不能动的,那就是脸。

    这是太祖皇后立下的女戒,为的,就是防止生妒毁容之类的事发生。

    若触犯,轻者,处以暴室的劳役。重者,则是以容貌相抵。

    所以,这句话,她说得在理。

    至于,是否多招一丝苏佳月的嫉恨,又何妨呢?

    即便,苏佳月是从二品贵姬,而另一位侧妃郝怜仅被册为正四品容华。

    两级的位分,足见,传闻中,西陵夙对苏佳月确实是极其宠爱的。

    或许,这份宠爱,更多的,还有其他的原因吧。

    譬如,苏佳月的父亲是当朝侍中。

    这些看似平常的东西,也是这一个月间,她必须熟悉的。

    源于,太后的吩咐。

    只是,如今,她还是冒了大不韪。

    “难道,本宫打了你这样一个贱婢,皇上还会怪罪本宫不成?”苏佳月不依不饶,回身拽起西陵夙的手,半带娇嗔,半带狠辣地道,“皇上,您给臣妾做主。似这等存了心狐媚主子的贱婢,如果按照太祖皇后的女戒,该处以宫刑才是!”

    宫刑,蒹葭素来平静的容色都微微一变。

    这是宫里对待女子最为残忍的一种刑法,或许比死更加痛苦——用木槌击胸腹,直到物坠,掩闭牝户,从此便是永不能人道。

    “是该罚。只是,若罚她宫刑,为服攸攸诸口,恐怕,你也得从重罚了。”西陵夙依旧笑着,口气轻飘地说出这一句话。

    只这一句话,却是让苏佳月的脸色一变。

    按着女戒,狐媚主子,从重是处宫刑,从轻,也是贬到暴室劳役。

    让她脸色一变的,是没有想到西陵夙竟会在这个问题上,真的要治她的罪。

    “皇上,您舍得毁臣妾的容?”

    撒娇是她惯用的招术,也屡屡奏效,可,这一次吗,西陵夙仅是凤眸似笑非笑地睨着她,一字一句说得分明:

    “不是朕舍不舍得,是朕初登大典,凡事都不能出偏差。”

    “皇上——”

    苏佳月才要再说些什么,却听得邓公公在一旁道:

    “委屈苏贵姬您了,请苏贵姬移步暴室。”

    顿了一顿,一指蒹葭:

    “你是哪个宫的?”

    “回邓公公的话,奴婢是关雎宫的杂役。”蒹葭淡淡的禀道。

    只是杂役,自然是可以进得涤清泉底清理,发现这处相通,而媚主的行为,自然就和太后全无关系了。

    她不会,也不能牵扯进太后。

    “来人,把这个奴才押到暴室去。”

    邓公公显然是受了西陵夙的示意,方说出这句话,在蒹葭被两名宫女拉着起身,经过身边时,低声:

    “这宫里自有规矩,稍微老奴自会去禀太后,替太后主子处置了一个不安分的奴才。”

    不安分,或许,她真的是吧。

    一旁有一名宫女,在她即将踏出御龙泉时,将一件披风覆于她的身上。

    而西陵夙只收起手里的玉佩,眸底,神色不辨……

    作者题外话:暴室去鸟,还是和苏贵姬一起。西陵夙,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最新章节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全文阅读 | 抢来的皇妃椒房擅宠:帝宫欢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