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仙道新咏 > 第四卷 第二十四章 魔殿献祭(下)

仙道新咏 第四卷 第二十四章 魔殿献祭(下)

作者 : 梁上燕子归
    楼谒尊睁了眼,道:“你们只道如此本尊便那你们没有办法么?”说着衣袖一挥,立在两旁的侍从便被拧了一个出来。这侍从也是金丹修为,怎么会愿意被楼谒尊捏在手中?修仙之人最重自己的修为和性命,便是修为差了楼谒尊一大截也竭力挣脱起来,口中正要喊些什么,便见他身形凝滞,失去了反抗。

    程正咏眼睛微微眯起,谷冰与这金丹邪修接连被楼谒尊控制,可不是个巧合。这其中的联系她所能想到的就是魔气了:谷冰因接触到某种特殊的魔气而被控制,这金丹邪修身形中也带着丝丝魔气,大约是练了魔功。

    程正咏不过愣神一瞬,那金丹邪修便脖子歪到一旁,喉咙中嗬嗬出了些气,不多时便丧了命。楼谒尊一边口中喃喃细语一边将那金丹邪修的尸体掼在地上,顷刻间,便成了一堆肉泥!

    这手段与程正咏在沧州大陆遇到的一个邪修有些相似。头一个她便带了冯溯源与柳毅君连连后退。其余修士早被楼谒尊的狠戾惊住,跟着也退后几步,便连那些守候在大殿之中,不发一言的金丹和元婴侍从们也是一样,生怕溅到了一滴血肉。

    楼谒尊笑了两声,道:“怕什么?反正你们早晚都该如此!原想抓个引子,不料你们护的太紧了些,倒浪费了我一个仆从。

    两旁的侍从听说楼谒尊只是要个引子,如今已经得到想来自身便已是安全无虞了。骚动停歇了下来,又都安分了起来。

    楼谒尊手一抬,地上的那滩血肉便似有了生命,盘旋在半空中成了一片血肉之云,随着他的动作满满的扩散开来。曲方晴肩上压了一只手,往下按了按。她又取出一钵一杵,淡淡的药物扩散开来,将这一行修士笼罩住。程正咏对她点头道:“只管施为,不必顾虑!”

    曲方晴手中连连挥动药杵,施法好似变得无比的顺畅。一些大道之上原本有些疑惑之处好似都不存在一般。简直心随意动,药雾也好似知道她的心意一般。她只觉得便是对上这个楼谒尊也好似没什么困难似的!

    几位元婴早已不再拘束于一招一式之间,随心而为,头顶的星辰。高悬的巨大铁剑、照应的两面镜子和半空中若英若现的一只小箭。各自在这个群体之外构建成一片壁垒。他们都不似曲方晴。药雾攻击和防御原本就无声无息,成型极快,控场之力是其它修士难以企及的。更是有消融血肉之效。虽然修为上有些不足,却有灵器相助,勉强可以先行抵挡。到程正咏等以星辰之力笼住众位修士压制邪术,明弘道双镜高悬,虽是失去了器灵,但多年蕴养,早已可照去邪祟,只是还在镜中的程明微、黄行素、方真真等怕要受邪祟影响,怕不好过。

    燕一决与施青都以攻击见长,不善防护。但是到了元婴期,便早已没有了攻击防护之别,攻击便是最好的防卫!剑与箭尖都带起了一阵灵气波动,将锐利之气为介质,以剑或箭尖为中心形成了一边防护的护罩。

    血肉遇到这护罩便不得寸进,只得在明镜和星辰的照耀下缓慢的消融。楼谒尊冷哼了一声,衣袖挥动,血肉好似遭遇到了无比的压力一般朝着程正咏等修士这边挤压而来。作为防护的燕一决与施青只觉一阵压力难以抵挡,齐齐后退了两步才站住。心下松懈,便将曲方晴与柳毅君暴露了出去。

    两名修士极速后撤,退入防护圈内,却仍是被血肉粘上。柳毅君早有经验,将手臂上的一块腐肉立刻削了下来。曲方晴有样学样,也狠心削下来一块,有将药物粘在伤口之上。

    楼谒尊施力不曾将正道修士如何,那血雾却在压力的挤压之下四散了开来,有些邪修便纷纷遭了秧。他们也似柳毅君一边削下一片肉,躲得更里了一些。

    楼谒尊看着柳毅君与曲方晴有些可惜,接连推手,程正咏等一退再退,不多时便抵在了殿门处。不过,投射而入的那一缕日光也渐渐偏斜,眼看不久就要离开殿中的那片浮雕。楼谒尊心中也急了。

    这等机会百年才可一遇,而楼谒尊却早已等不及了。他虽是在中州、沧州、云州掀起正邪之战,将各地搅得一片腥风血雨,但实则此事支持不久。破坏的平衡早已岌岌可危,毁坏的资源难以再生,整个修仙界便在崩溃的尽头。如今正是最好的时机。再过百年,便是修仙界平稳下来,失去的资源却早已找不到了。他无力再来一遍,而他的修为也到了元婴巅峰,亟待化神!

    想到这个,楼谒尊眼神一黯,也不再去逼迫程正咏这群修士。他扫过随同而来的这些邪修。早在准备此事之时他便早有预备。这些修士虽是金丹元婴修为不等,却都修习了自己传下的功法,体内灵气与魔气混杂,也可一用。

    看着楼谒尊如此的眼神,便有修士明白了他准备所为,不由惊叫道:“城主,我等皆是秋敏道君的侍从,你不能……”话未说完便听轰的一声如同肢解一般血肉散到四处。

    楼谒尊扫一眼程正咏这些元婴:“虽然遗憾不能将你们亲自送上祭台。不过,也不要紧。”他挥手间那些邪修纷纷血染大殿,尸骨无存。便是曾经接触过这种血肉的柳毅君与曲方晴也只觉得体内一阵翻涌,全身的血液也好似被牵引一般。程正咏牢牢的将柳毅君按住,灵气罩下,他才渐渐的平息下来,这种微弱又强烈的牵绊这才彻底斩断!曲方晴有燕一决出手,同样逃过了一劫。

    邪修接连死去,肉体渐渐消融,只余鲜血在大殿之中堆积,四下里流动起来,渐渐涌向程正咏这边。明弘道放出一只小船,浮在半空中,这些修士才有了可以落脚之处。而血液越来越多,渐渐的将大殿铺满。

    当鲜血铺满大殿的这一刻,这座大殿好似也动了起来。楼谒尊长笑一声,便外殿外退去。程正咏等元婴忙挟着几名金丹修士紧随其后。等楼谒尊要关闭殿门,程正咏四名元婴同时出手阻隔了一瞬便足以他们出来这个已经成为了祭坛的大殿!

    殿门轰然关闭,在最后的那一眼中,程正咏看见了弥漫的魔气,空间好似被撕裂了一般。

    楼谒尊到底放出了什么?(未完待续……)

    PS:前头搬家……我只想说我他,他住的地方只有他躺着和坐着的地方是干净的,所以——洗洗刷刷,吃个饭就动弹不得。昨天,在外面办事儿整整转了一天,穿着高跟鞋,我的脚要废了!幸好今天终于是更新上了~~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仙道新咏最新章节 | 仙道新咏全文阅读 | 仙道新咏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