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圣诞奇遇 > 第九章

圣诞奇遇 第九章

作者 : 季荭
    “小雅,小可就拜托你喽!谢谢你帮我这个忙,如果没有你答应帮忙照顾小可,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祁舞安在工读生小雅下班前把小猫交给她。

    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节了,原来计划跟韩祖齐一起返回韩国共度浪漫假期的祁舞安,心酸的把另外一张机票收了起来。

    她打算一个人回韩国去跟家人团聚,兔子爱跳舞咖啡屋则从明天开始暂停营业一个星期。

    “老板,记得买礼物回来哦,我要2PM和东方神起的韩文版CD和海报相关产品,你不要买错喔。”韩流来袭,小雅跟时下一些年轻人一样疯狂。

    “好,我一定买回来。”看着小可窝在小雅的怀里,祁舞安其实有点舍不得,原本她想带小可回韩国去,但考虑到小可不习惯零下的气温,又担心她搭飞机会害怕而作罢。“这是店里的钥匙,小可的饲料和猫砂我都有预备,你可以随时过来拿。”把小可交给信任又熟悉的小雅照顾她很放心。

    “嗯嗯,我知道。”因为要带小可回家的关系,小雅今天没骑机车,打算抱着小可走路回去。“那我走喽,老板拜拜。”“小雅拜拜,小可要乖乖听姊姊的话喔。”又摸了摸小可,祁舞安才依依不舍的让小雅把小可抱走。

    小雅手上挽着一个布包,里头装着小可的玩具、零食、小包饲料和小睡窝,包包不重所以没什么负担。“小可,这几天多多指教喽,你要乖乖的,不可以顽皮捣蛋唷。”平常跟小可相处融恰的小雅,边说着边往外走。

    没想到在走出店门外的骑楼时,没注意到有一块突起的红砖,她的右脚被砖块绊了一下,身子往前踉跄一小步“哇~~”她身子往前晃,大声尖叫。

    怀里的小可受到晃动和尖叫声的惊吓,瞄的一声跳离小雅的怀饱,冲到路上去。

    这时,一辆摩托车从巷子转弯进来,因为闪避不及无法及时煞车的关系,竟然把突然跳到马路上的小可给撞飞了。

    “小可一一”祁舞安心神欲裂的从店里冲出来,越过机车骑士,飞也似的来到摔落在对街骑楼、浑身浴血的小可身旁。

    “老板,对不起,我、我……”小雅吓得脸色苍白,她拐着脚跑过来,看着小可全身是血,吓得哭出来。

    “我带小可去诊所,小雅你去跟那个先生道歉。”她声音强烈颤抖着。

    “好,我会去跟他道歉,老板你快点把小可抱去急救,快点!”祁舞安抖着手把小可抱在怀里,也不管身上穿着自色的毛衣,抱着小可就往爱心动物医院冲去。

    诊所就在前头而己,这时间正是诊所休息用餐的时间,铁门半拉下来。

    她跑过去,弯身钻进门内,护士和柜台小姐都不在一楼,可能到二楼用餐去了。

    里头,韩祖齐正站在诊疗室的洗手台前仔细的清洗着双手,他听见门口有声音,转头看向候诠室,先对上祁舞安含泪的哀凄小脸,他脸色蓦地一凛,眼神转冷。

    但在下一秒,他看见了她怀里流血的小可,赶紧转身大步走出治疗室。

    “祖齐,快救救小可,小可……小可被车撞伤了。”她一进门就看见他了,现在她管不了她答应过不来诊所纠缠他的承诺,抱着小可朝他跑过去。

    “小可怎么会跑出店外?你没在注意吗?”看着小可的惨样,韩祖齐动气的指责。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一一”“别只会哭哭啼啼,快到楼上把刘小姐叫下来帮忙。”寒着脸打断她的道歉声,他抱着小可走进手术室。

    “好、好,我马上去。”他讨厌她哭,她赶紧把眼泪抹掉,立刻跑上楼去找刘静芬。

    不一会儿,吃便当吃到一半的刘静芬冲下楼来,利落的把手洗干净消毒并穿上无菌衣之后,也进入手术室内,跟在韩祖齐身边协助进行紧急手术。

    在手术室的玻璃门关上前,刘静芬来到门口要她到外头等,别站在这里看,免得让韩医师分心。

    强忍悲伤的她红着眼眶走到候诊室,坐在椅子上,再也忍不住难过又担心的情绪,眼泪掉个不停。

    这时,小雅也进入诊所内。

    “小可……韩医师有没有说小可清况严不严重?”看老板伤心的掉着眼泪,小雅脸色苍白、红着眼眶追问清况。

    她摇头。

    “老板,真是对不起,我一时没注意地砖才会被绊到脚,都怪我只顾着跟小可说话没看路一一”小雅很自责的坐在老板旁边。

    “小雅,我不怪你。”她又摇摇头,她知道小雅也不想发生这种意外。

    “可是我一一”“祖齐会把小可救回来的,我相信他。”她信任韩祖齐,他一定会尽全力把小可救回来的。

    一定会的!

    接下来,两人没再多说话,诊所里一片可怕的寂静,祁舞安的眼泪没停过,不断无声地掉着眼泪,小雅也忍不住一直低泣着。

    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等待,手术室的门打开了。

    祁舞安和小雅急忙起身跑过去,只见刘静芬从手术室里走出来。

    “小可的清况……”祁舞安急着知道情况,小雅跟在后头。

    “祁小姐,小可情况不太好,但至少没有生命危险,除了右腿骨折外,背部有严重的撕裂伤,头部好像也有撞到,必须留院观察,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刘静芬边解释边往外走。“小可必须住院,祁小姐请你先帮小可办住院手续。”“我可以先看看小可吗?”“韩医师说,祁小姐得在这边等。”这是韩医师莫名其妙的坚持,刚刚韩医师整个人绷着脸,看起来好可怕显然是气祁小姐没有好好照顾小猫才会让她出意外。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看看小可?”“韩医师的意思……可能是要祁小姐先办住院手续吧?”看着祁舞安担心得要死的表情,眼睛都哭肿了,刘静芬实在很同情,便扯了一个理由让祁舞安不要太难受。

    “住院手续我来办好了,老板你去看小可。”小雅站出来帮忙。

    “小雅,谢谢。”“……那好吧,你直接进住院区去,韩医师已经把小可抱过去了。”心软的刘静芬突然不太想鸟韩医师的交代,让祁舞安直接到住院区探视刚做完手术的小可。

    祁舞安飞快走过去,按钮开门进入住院区。

    韩祖齐抱着小可小心的放进笼子里,正要关上门,转头却看见她进来,对小可情况感到担心的神清蓦地转为森冷。

    “我没准许你进来。”他关上笼子,挡在笼子前。

    “祖齐,我要看看小可。”他挡住路不让她探视,祁舞安不晓得该怎么办。“求你让我……”“从现在起,你失去领养小可的资格了,以后小可我会照顾,不用你多操心。”他不让她看小可的理由,就是这个。“出去!请你离开诊所。”他指着门口。

    在他眼中,她不只是个心机用尽的可恶女人,还是个不尽责的宠物领养人!

    “我不是故意让小可受伤,这真的是意外,你不能剥夺我领养小可的权利,我答应你,以后我一定会更加小心看着小可,我一一”“出去!”他冷着声,一点也不想听她解释。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听我解释?”祁舞安脸上血色尽失地看着他冷硬的神情和那森冷的眼神,浑身颤抖的握拳对他大声说话。“你不能这么做!就因为你对我有所误解,而把我狠狠推开,不听我解释也不愿让我靠近,更狠心的要抢走小可……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难道都没有想过,我心里因为你把我推开有多痛?我担心小可的伤势会有多么不安吗?”她被逼得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他不要她、不爱她,要把她推开都没关系,但他不能连小可都要抢走!

    她办不到,她无法把小可让给他。

    “我不知道。”面对她激动的斥责,面对她可怜兮兮掉眼泪的小脸,韩祖齐有瞬间的心软,但最终他还是硬下心来,不肯让步。“请你快点离开,我得看诊了,你在这里会对我造成困扰,很大的困扰。”他别开脸,不看她哭泣的苍白小脸,冷冷地说道。

    “你不想看到我……我发誓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再也不会了……”此刻的她担心又不安,又被他伤得很彻底,她的心彻彻底底的碎了,不想再傻傻的等待了。

    “我既然接手照顾小可的事,我就会把她照顾得很好,以后你不用再为小可操心,我保证小可会恢复健康。”见她僵持着不肯离去,眼角余光瞥见她无声的猛掉眼泪,韩祖齐再冷硬的心都快要被软化了。

    “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你对小可的承诺,我知道把小可交给你,一定比让我照顾好,但请你让我看小可一眼好吗?你要把我赶走、要把小可抢走都随便你,但是至少让我看小可一眼……让我看她一眼,我才能安心的离开。”一眼就好,她会依照承诺离开。

    离开诊所,离开他,离开台北。

    听见她似乎在决别的语气,韩祖齐心惊的脱口而出。“你要去哪里?”“我要回韩国了,以后不会再来台湾。”她低垂着脸,心碎到无法再看他一眼,他冰冷的神情会让她更加的受伤。

    原本预定返回韩国的假期,将改为无限期。

    因为他的冷漠让她死心,她再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了。

    韩祖齐瞪着她低垂的头,她将永远离开的决定,让他有股冲动想开口留下她来。

    不!她离开是对的!

    她玩弄了他的感清,她骗了他,而且还没有好好照顾小可,害小可受重伤,这女人离开是对的!

    但为何他的心却狠狠抽痛着?他想开口叫她不要走,但一想到她对他做的事,韩祖齐就算心痛到死也开不了口。

    “给你五分钟探视小可,时间到请自行离开。“韩祖齐终究还是心软了,点头答应让她探视。

    在还没改变主意之前,他越过她的身边,大步走出住院区,无视刘静芬投过来的不认同目光和小雅想过去解释的举动,他寒着一张脸直接走上楼,拒绝跟任何人交谈。

    虽然只有短短五分钟,但已经够了。

    祁舞安站在笼子前,跟小可话别,这是她最后一次跟小可说话了。

    她要小可一定要健康快乐的陪在爸比身边一辈子,要小可跟橘子好好相处,成为好朋友。

    圣诞夜,天空飘着细雪。

    祁舞安披着针织披肩坐在房间里,看着外头的细雪纷飞。

    把咖啡店交给小雅打理,搭机返回韩国已经三天了,这三天她几乎足不出户,就窝在家里头。

    这样封闭着自己,不敢去面对父母欲言又止的关心眼神,因为她怕自己只要一说出韩祖齐的事,就又会掉眼泪想起自己三天前拉着行李、红着眼眶回到家里,当妈妈来开门的那一瞬间,她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心酸和委屈,扑进妈妈的怀里痛哭。

    看她哭得如此伤心,爸妈当然紧张的追问她在台湾发生了什么事。她当时只是摇头,哭着扯谎告诉家人,她只是因为很想家很想念爸妈才会哭。

    这个理由有点太牵强,爸妈心里应该不愿全盘相信吧,可是他们很体贴的没有追问下去,他们在等着,等到她愿意讲的时候,爸妈会是最佳的倾听者。

    但她无法说出口,因为被伤得太重,这个伤痕可能一辈子也痊愈不了。

    叩叩有人敲她的房门。

    恍惚收回哀伤心神的祁舞安,慢慢踱离窗边,站在房门前,她先对着门板扯开一抹笑容,把粉唇弯成微笑弧度,再把门打开。

    门一开,一个小巧精致、造型美丽,头戴皇冠身穿白纱的兔子旋转八音盒出现在她眼前。

    “小舞公主,圣诞节快乐!”祁东熙每一年都会送给祁舞安一只漂亮的兔子,因为祁舞安属兔,从小就爱收集跟兔子相关的饰品布偶。

    不记得从哪一年开始,每年圣诞市祁东熙都会送妹妹一只不同造型的可爱兔子布偶,或各类材质的兔子摆饰当礼物。

    每一年,她都会开心的收下,只除了韩祖平死去的那年和现在一一祁东熙看着妹妹愣愣地望着他手上正随着音乐旋转跳舞的兔子公主,她嘴角弯起的微笑蓦地僵住,然后缓缓垮下,眼眶也在瞬间红了,泪水在眼里打转,晶莹的泪珠在下一秒钟滚落粉腮。

    “不喜欢吗?”他知道她心里有事,爸妈已经把她的事情跟他说了,今天他回来跟家人共度圣诞夜,也想乘机问清楚她在台湾发生了什么事,“那我另外再买一个礼物送你,这个我先收回来。”“不要,我喜欢这个跳舞的兔子公主。”她把八音盒拿过来,捧在手心里,边掉着眼泪。

    这只兔子公主让她想起了韩祖齐,他也曾送过她一只兔子公主。

    她离开台湾,努力想要忘掉有关韩祖齐的一切、在台湾生活的一切,但一见到这只兔子公主,脑海里所有美好却心痛的记忆又全都回来了,怎么也忘不了。

    “既然喜欢这个礼物,为什么要哭?”祁东熙看着妹妹消瘦的身影和苍白的脸色,不禁担忧的叹气摇头。

    她抿着唇没说话,低垂着头抹掉又掉下来的泪珠。

    祁东熙走进妹妹的房间里,他把房门关上,拉着妹妹走到窗户边,让她坐在桌前的长椅上,他则蹲在妹妹面前,担忧地看着泪眼婆娑的妹妹。

    “愿意告诉我吗?现在唯一可以帮你忙的人是我,你不把事情说出来,我怎么替你解决?”“哥,我没事,我不需要任何帮忙。”她摇摇头,哑着嗓子说话。

    “既然台北的店不做了,你也不打算回台北去,那店总得处理一下吧?”祁东熙听妈谈起妹妹决定不回台北了,那么台北的咖啡店也该有所处置。“这个忙我可以帮,我下个月初打算去台北一趟,我以前答应过祖平,要陪祖平回去看看他以前住的城市,虽然他早就走了,但我还是要去一趟,我会带他的照片去,算是完成对他的承诺。”以慰爱人在天之灵。

    “台北的店我已经托小雅处理,不过大哥如果愿意帮我的话,交给大哥我比较放心,也免得太麻烦小雅。”“那好,就交给我处理吧,我算是投资人之一,应该有权做任何的处置吧?”“哥,那家店根本就是你出钱开的,我很抱歉,到现在只还你两万元而己……”跟大哥借了两百万,结果只还了两万,想起来真是汗颜。

    “你说的对,那根本就是我开的店,只不过是由你来经营而己,所以我做任何处置,你应该没意见吧?”祁东熙从来没有想过要妹妹还钱,他支持她去台北找寻自己的爱情,是因为他跟韩祖平的爱情没有美好的结果,所以他更希望妹妹能跟暗恋多年的韩祖齐有个完美圆满的结局。

    但,他似乎做错了。

    妹妹非但没谈到幸福甜蜜的恋爱,还黯然神伤的回到韩国来。

    妹妹结束和韩祖齐的恋情一事,他是问过金俊昊才知道内情的。

    当初妹妹选择到台北开店,金俊昊依然不肯放弃追求她,前阵子甚至专程去了一趟台北,没想到金俊昊去而复返才没多久,娃妹也伤心的返回韩国。

    祁东熙越想越不对劲,因此早上特别找金俊昊出来详谈,这一谈才知道所有的前后始末。

    原来,妹妹正在跟韩祖齐交往,却因为金俊昊的一些话造成误解,让韩祖齐愤而提出分手,离开妹妹。

    祁东熙为金俊昊造成的那些误解感到生气,痛骂了金俊昊一顿,金俊昊也向他道过歉了,因为金俊昊回国后越想越感到后悔,所以才会把详情对他吐实。

    祁东熙了解所有内情后,心里有了打算。

    他决定要去台北一趟,并不全然是为了完成死去爱人的遗愿,还怀有另一个目的。

    不过这件事,他暂时不会跟妹妹提,一切暂且保密。

    “我不敢有意见。”祁舞安感谢大哥愿意出面帮她的忙,有大哥的帮忙,她可以全然放手了。“那大哥去台湾这段时间,我会打理韩国的店,你就放心的多玩几天吧。”关于台北的一切,她不要再多想了。

    祁舞安做了一个深呼吸,再次下定决心,忘掉一切重新开始。

    “好,谢谢你。”看妹妹止住了泪水,愿意重露笑容,祁东熙放心了些。“那我下楼去帮妈准备圣诞大餐,等一下再上来叫你吃饭。”站起来,他宠溺地揉了揉妹妹的头发。

    “我也要下去帮忙。”她要重新振作起来。

    “好,那你先去洗把脸再下来,免得让妈担心了。”他先走出房间。

    “好,我等等就下去。”祁舞安说着边跑进浴室里,打开水龙头洗脸。

    好冰哦指尖都冻僵了。

    但冰冷的水让她恢复了一些精神。

    祁舞安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给自己加油打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圣诞奇遇最新章节 | 圣诞奇遇全文阅读 | 圣诞奇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