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圣诞奇遇 > 第四章

圣诞奇遇 第四章

作者 : 季荭
    下午,突然下起了毛毛雨。

    营业时间结束后,祁舞安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把“营业中”的牌子翻转,换成“休息”那一面。

    因为下雨的关系,橘子今天不会出门散步,韩祖齐也不会过来她的店里。

    必上店门,她只留下柜台和靠窗边的两盏灯,进厨房给自己做了一份起司火腿三明治,泡了一壶水果茶,就当成是今天的晚餐。

    坐在靠窗的位置,她边吃着三明治,边翻阅用蝴蝶夹夹着的一迭进货早,仔细确认进货单的进货明细。

    一边喝着茶,一边拿着原子笔和计算器算着这个月的营业额、人事成本,以及租金水电等等……因为不是学商的关系,她对算账不精通,计算器的数字也常常按错,几次反复下来,终于算出了这个月的利润一一四万二千元。

    “看来,这个月又要跟大哥商量一下,欠款的款项又得延后还了。”轻轻叹一口气,已经看数字看到眼睛有点发酸、算账算得脑袋有点打结的她,双手抱着头一脸苦瓜。

    当初开这间店的两百万元资金是她跟大哥借的,讲好开店之后每个月还给大哥三万元,但开店至今已经三个月了,虽然咖啡店的经营还算顺利,旧小区周边客源也很稳定,但因为店里走平实价格路线,加上她对进货食材坚持一定质量,造成成本居高不下,让她就算客源稳定也赚不了多少钱。

    四万元只够她付住处的房租及固定汇给父母亲的孝亲费,剩下的几千元是她的生活费。

    “怎么办?总得想办法节省开销,要不照这样下去,这间店根本撑不了多久”低头瞪着那不太漂亮的数字,她再一次叹气,愁着一张脸。

    把店开在小区里,原本客源就有限,她本来也不冀望营业额会有多好,现下唯一的办法便是压低成本,可是她目前找到的原料供货商价格就是偏高,若是想再找其他厂商,在台湾没有人脉的她也只能慢慢来。

    当初租这间两层楼的老房子时,二楼打算拿来当仓库用,但其实店里的东西并不多,所以目前二楼是空置状态或许她该把现在租住的房子退掉,搬到咖啡店的二楼住,这样一来,她每个月可以省下一万二千元的租金,至少还能先挤出点钱还给大哥,才不会让大哥知道这边的营运状况不如预期。

    可是房东肯让她退租吗?她租下套房时签的是一年的租约,不过才住半年,要退租的话按照合约恐怕拿不回押金。

    吼一一想到要面对房东,还可能面临押金被没收的窘境,祁舞安又愁起一张脸。

    韩祖齐撑着一把黑伞下班经过咖啡店时,意外的发现里头还有灯光人影,他走近一看,发现祁舞安就坐在靠窗的位置,苦着一张脸瞪着桌上的本子。

    遇到什么难题了吗?店不是五点半休息,怎么到现在都九点多了却还没离开?

    韩祖齐推开没有上锁的庭院矮门,走到她身旁的那扇窗户边,勾指敲了敲玻璃窗。

    祁舞安抬头往外看,看见韩祖齐站在窗外对着她微笑。

    她脸上的那抹苦恼神色立即消失无踪,把账本合上,开心的从椅子上起身走到门前。

    他在走往门口前迅速瞥了一眼桌上的本子,是现金账本。

    “快进来,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她打开门,站在门边朝他挥手。

    “今天看诊的病患不多。”他把黑色大伞收起来,放进一旁造型可爱的伞桶里,进门后随手将门关上。“你怎么还没回去?在忙什么??”他朝着她刚刚的位置走去。

    “我在结算这个月的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她赶紧走到桌边把本子、计算器和进货单收起来,放进透明拉链袋里。“帐都算好了,等一下就要回去了。”“帐……有问题吗?”他看她愁眉苦脸的样子,有点担心。

    “没啊。”快速的摇头响应,眼睛不敢看他。“你晚餐有吃吗?不会又吃面包吧?要不要吃宵夜,我弄点一一”“我是有点饿,不过不想麻烦你,我们去餐厅吃。”她明明有事却不打算跟他说,韩祖齐把她拉过来抱在怀里“小舞,你在台湾如果有任何困难,尽避跟我说设关系,我会帮你。”身为她的男友,他有责任照顾她。

    “我、我知道你会帮我,但是我现在很好哇,没遇到什么大不了的困难。”她知道自己可以依赖他,但她不想给他制造麻烦,她有自信可以度过这小小难关。“我想吃烤肉,不知道现在有没有餐厅营业到这么晚?”在韩国,关店之后大哥常约她去吃烤肉喝烧酒,有时候韩祖平大哥也会参与,他们三个人聚在一起好快乐。

    突然想念起韩国的一切,想念大哥和过世的韩祖平,祁舞安忽然很想喝酒吃烤肉,也许可以让她心情好一点。

    [应该有吧我上网Google一下就知道了。”拿出手机连上网络搜寻,“你先把东西收一收,我们搭出租车出门”祁舞安把账本拿进拒台抽屉放好,关了柜台的灯,拿起外套和包包走过来。

    “有查到吗?如果没有就算了”“我查到了,走吧。”他率先走出店外,弯腰取伞打开来,俊拔的身影站在门廊上等着她。

    祁舞安关掉灯,锁上店门,跟他一起撑伞走出巷子口。

    他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搭着出租车前往餐厅。

    营业至十二点的韩式料理店内,到了十一点半左右,客人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服务生忙着收拾,店里只剩下他们这一桌客人。

    坐在角落的韩祖齐一脸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喝醉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祁舞安。

    两个小时前,他们进入这间料理店吃韩式烤肉,他原本点了果汁不打算喝酒,她却执意要点烧酒来喝。

    耙点酒喝,酒量应该还不错才对,谁知才喝不到半瓶烧酒,她就倒下了。

    韩祖齐试着想摇醒她,她却把他挥开,娇斥着叫他别吵。

    试了几次,她口气越来越差。

    原来她喝醉了以后会发脾气啊,韩祖齐一脸苦笑的起身到柜台结账,然后再也不敢试图喊醒她,请店家帮忙叫出租车后,他拿起她的外套塞进包包,把包包背起来,再把她抱上车直接返回他家。

    韩祖齐的住处位于离诊所不远的一栋新大楼,他住在顶楼九楼,因为周边都是老旧矮房和五楼加盖的老公寓,九楼虽然并不算高,但毫无遮蔽物,看出去的视野特别好。

    原本他该把她送回家去,但他并不知道她住哪里,她醉得不醒人事,叫醒她又会被骂,唯一的办法只能先把她带回自己这里。

    他的住处只有主卧室有床,空置的客房摆放一些杂物,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把祁舞安抱进自己房间内,将她轻轻放在床上。

    “唔……”一躺上柔软的大床,她变换姿势,呈大字形睡觉。

    正蹲在床边准备帮她脱鞋的韩祖齐差点被她的腿给扫到,赶紧退开。

    “好软好舒服的床喔一一”祁舞安突然发出满足的叹息声。

    “算你识货,这张床可是进口名床。”工作忙碌睡眠时间不多的他,非常注重睡眠质量,对床当然是非常的挑剔。

    “韩祖齐,你人好好哦……”她又说话了。

    “你这小妮子,一下子骂我,一下子又赞我。”他弯身把她的鞋子脱下来放在地板上,起身望着她娇憨的睡颇,看着她因为换姿势睡觉而掀高的裙子,她白皙修长的腿就暴露在他眼前,诱惑着他。“你真是,不会喝酒还敢喝。”哭笑不得的边摇头边替她把被子拉上,遮去外泄的春光,做了几次深呼吸平复内心俏俏燃起的欲望。

    “我想念妈妈,想念爸爸,我好想大哥……”抓着被子,她突然张开有点失去焦距的眼睛,眼泪在眼眶打转,望着天花板喃喃说着,“大哥,再给我一点时间,我的店会慢慢赚钱,赚更多的钱……”韩祖齐坐在床边,爱怜的抚摸着她红润的小脸。

    她一个人从韩国来到台湾开店,身边没有朋友亲人,一定很寂寞吧?

    加上咖啡店的营运状况可能不如预期,她才会郁闷得想喝酒,喝醉后才会不设防的酒后吐真言,把心事吐露出来。

    韩祖齐心疼的把她颊畔的黑色发丝顺到耳后,低头吻了吻她嘟起的小嘴,给她安慰。“你有我,你可以赖着我啊,傻瓜。”“你是谁?”她目光迷蒙地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搞不清楚这张熟悉的俊颜到底是谁?

    是祖平大哥还是祖齐?

    她努力的用混沌的脑袋想着,想到祖平大哥人在天堂了,所以眼前的男人是韩祖齐,她的男朋友。

    “祖齐,抱我好不好?”她朝男友伸出粉臂,勾住他的颈,温柔的提出哀求。

    这妮子,她在说什么?竟然要他抑她。

    “不行,你喝醉了。”他不想在这种清况下占有她纯真的身子。“小舞,乖乖睡觉。”像哄孩子一样,轻轻将勾住他颈子的玉臂拉下,再替她把被子盖好。

    “你不爱我对不对?所以不想抱我……我知道我一点女人魅力也没有,我的身材根本不吸引你对不对?”她却从床上跳起来,猛地往前扑抱住正要离开床边的他。

    “小心。”他赶紧饱住她,免得她跌下床。

    他的床还挺高的,要是摔下可不得了,地上又没有铺地毯,而是光洁明亮的大理石地板。

    “不要走,我一个人很寂寞。”她赖着他,勾着他的颈,柔软的身躯紧紧挨着他。

    “小舞,我不会走,我会陪着你。”原来她喝醉这样,一下子骂人一下子捧人,然后还会耍赖呀。

    韩祖齐摇头失笑的提醒自己,下次别再让她喝酒了。

    抱着她躺上床,他以臂当枕,让她躺在自己身怀里。

    “好舒服喔……”姿势诱人的她竟然把腿跨在他的下腹处轻蹭着,手臂环在他的腰部胡乱摸索,嘟起的唇对着他的脸轻轻呼气。

    然后,摸够了,她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睡着了。

    抱着柔软的身躯,他也感到非常舒服,但这对他而言却也是一种折磨啊。

    望着天花板,他露出苦笑。

    手机在响……有人接起手机,然后说着话,那声音是男人的声音……熟悉好听的温柔嗓音……奇怪,她的房间里怎么会有男人在说话?

    半睡半醒间,祁舞安张开还有点重的眼皮,伸了伸懒腰,抬手揉着隐隐作疼的头。

    她的头有点痛,视力也有些模糊,可是她的天花板怎么变成淡蓝色,天花板中间也没有灯,灯跑哪儿去了?

    恍恍惚惚的抱着薄被坐起来,头痛的感觉更强烈了些,她接着沉重的头,闭上眼低声哀号。

    站在门口讲手机的韩祖齐看她醒来了,便匆忙结束通话,去厨房泡了杯热茶走进房间。

    “来,先把这杯热茶喝了。”他来到床边,把热茶递给她。“蜂蜜加柠檬泡的热茶可以解酒。”她抬起头,眼神有点呆滞、脸色有些苍白的看着他。“你一一怎么会在我房里?”“我们昨晚去吃韩国烤肉,你喝酒之后不醒人事,我只好把你带回家。”正确来说,这是他房间而不是她的,她醒来几分钟了却没有发现,显然她还没完全清醒。

    看来他这杯醒酒茶是泡对了。

    “昨天晚上我喝醉了”她瞪着他递过来的热茶,脑子试着回想。

    “乖,快把茶喝了。”他坐下来,搂着她亲手喂她喝茶。

    茶的温度他拿捏适当,微热但喝起来不烫口。

    她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张开小嘴,乖乖喝下蜂蜜柠檬茶。

    喝掉了三分之二,她迟钝的摇了摇头。

    “再躺一下,我先去做早餐,等一下再来叫你起床。”把茶杯拿开,他让她躺在床上,重新帮她拉高被子。

    他拿着茶杯缓步走出房间,轻轻关上房门。

    她的头依旧痛着,脑子暂时不管用,昨晚的事想不起来,只好放弃回想,闭上眼再睡一下,等头不痛之后再说闭着眼,她吁了一口气,头痛的感觉逐渐趋缓,她的脑袋漫漫恢复正常运转,慢慢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清。

    他们搭出租车去吃烤肉,她还执意点烧酒来喝,因为她的心清有点闷,所以才会点酒,但是喝了几杯,之后的记忆就消失了。

    我们昨晚去吃韩国烤肉,你喝酒之后不醒人事,我只好把你带回家……他刚刚说过的话又飘回脑海里,祁舞安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瞪着这个陌生的环境。

    难隆天花板是蓝色的,难隆天花板没有灯,因为这根本不是她的房间,而是他的!

    脑袋一开窍,好像什么事都想起来了,她坏记起昨天她缠着他,要他抱她睡觉,而后他好像真的躺在她的身边陪她“祁舞安,你做了什么好事?”好糗好尴尬!她昨晚该不会强行对他……她顶着红透的脸,猛然掀开被子,看见被子下自己的衣服都好好的穿在身上,只是乱了些、皱了点……幸好!好像一切相安无事!

    不过她想到昨晚自己死皮赖脸缠着他抱抱,她就窘得无地自容。

    等一下该怎么面对他?

    她这样子一定很丑,口气很臭吧?

    哇~~她急匆匆跳下床,摇摇晃晃跑进浴室里,砰地一声用力关上浴室门。

    韩祖齐听见声音,赶紧走进房间里察看。

    他看床上没人,遂走向紧闭的浴室门,勾起手指敲了敲。“小舞,怎么了?头还很痛吗?”“头……不痛了。”她蹲在门边,尴尬的小声回应。

    “那就好,我原本还担心你会不会宿醉太严重。”他松了一口气。

    “既然都清醒了,要不要洗个澡?我去拿套衣服放在床上让你先穿着。”“……好,谢谢。”她窘得声音更小了。

    “你说什么?”他猜得出来,她一定是想起昨晚自己很糗的样子而感到不好意思。“需要我进去帮忙吗?”故意逗她的。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洗澡。”她吓得站起来,大声说道。

    “是吗?那就自己洗吧,需要帮忙再跟我说。”他笑着,看来她是完完全全的清醒了。

    走到更衣室,他拿出一件蓝色格子衬衫放在床上,至于长裤他实在找不到她合穿的,所以就没准备了。

    走出卧房,他温雅俊逸的脸庞噙着一抹期待的笑意,他期待看见她穿着他的衬衫,露出雪白长腿的性感模样。

    十分钟后,韩祖齐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但却迟迟没等到祁舞安出来。

    他走到房门口,开门进去。“你一一”她穿着他的衬衫恰恰遮住了臀部,露出了性感的长腿,她发丝微乱,脸颊浮着两抹红晕的站在床边,凉愕转头看着站在门框下的他。

    “你设敲门……“她窘得直拉着衬衫衣摆,下面凉凉的。

    “你穿这样好性感。”他缓步走进房内,在困窘羞法的她面前站定,眯起俊眸看着无比性感却又带着纯真气息的她,心脏强烈的怦怦跳动着,顿时感到口干舌燥。“我的小舞好美。”他抬起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拇指抚过她柔软的唇瓣,目光贪婪地看着她那双露在衣摆下的美腿。

    “祖齐……”他的赞美让她欣喜若狂,她忘记羞怯,抬头看着他眼底燃起的炙热欲望。

    “小舞,你现在酒醒了,那么我可以抱你吗?”昨晚备受折磨压抑的欲望瞬间重新燃起,他将娇小性感的她拥入怀中,他的胸膛因为她的存在而发烫,他带着一丝祈求的声音微微颤抖着。

    “我……”她也因为贴近他而心脏强烈鼓动,她的身体因为他的拥抱而苏醒。“我愿意。”她爱他,从第一眼见到他就爱上他了。

    她从韩国跑来台湾,就是为了想要认识他,想跟他谈恋爱,想和他成为甜蜜的情人。

    他的渴求,其实是她内心强大的渴望。

    她无法拒绝他,她热切的想成为他的女人,想把自己的纯真献给他。

    韩祖齐将她拦腰抱起,忍了一个晚上,他再无法忍耐一分一秒。

    他跟她双双躺上舒适柔软的大床,他吻住她娇俏的粉唇,他的手在她身子上点火,这个美好的早上,他用温柔的热清让她成为女人窗外,下了整夜的雨还在持续的下着,湿冷的天气让外头有点冷凉,但房间内的热情却持续延烧一整个早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圣诞奇遇最新章节 | 圣诞奇遇全文阅读 | 圣诞奇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