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男友二度上任 > 第十四章

男友二度上任 第十四章

作者 : 白翎
    彼此又安静了一阵子,空间里只剩下铁汤匙与瓷碗互相碰撞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当他自家中搬出来独立的时候,两个人早就分手了,所以她应该不可能会知道才她顿时僵住,像是作贼被活逮般心虚。

    “就……”她咬了咬汤匙,才道:“医院里的女人大部分都知道,所以我也不知不觉就知道了。”

    “啊?”他皱起眉,好一个不知不觉。

    事实上,她和那些女人并没有什么两样,都偷偷地从病患的资料里擅自记下了他的地址。

    现在想来真是不可思议,她居然允许自己做这种事。

    所以说,酒精害人不浅,几罐啤酒下肚之后,她愈想愈是不甘心,说什么也不想把他拱手让给别人,于是,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按下了他家的门铃……

    她甚至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所以呢?”他突然问了一句。

    “嗯?”她抬起头。

    他沉默了下,想追问的事情突然卡在喉头。

    “算了,没事。”他叹口气,又啜了一口咖啡,“你昨天开车来的吗?”

    “开车?”她翻了个白眼,双肩一耸,道:“我怎么敢在检察官面前酒驾。”

    “也是。”他回答得相当自然。“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吧,你不是要上班?”

    “没差,我不急。”

    “我也不急。”

    “喔。”

    就算绞尽了脑汁,他也想不出来自己还能掰什么理由来“硬要”送她回家。再缠下去就是无赖了吧?

    最后,瘦肉粥她吃了半碗,姜茶他拿了保温杯要她带走。她拗不过他,只好拎着离开。

    送她坐上计程车前,他本能想倾身吻她,她却巧妙地回避了。

    “保温杯改天我再寄还给你。”她低着头。

    “拿给我哥就好。”真的就这么不想见到他吗?他苦在心里,面无表情。

    “啊?对吼,我都忘了我跟你哥是同事。”她看了他一眼,尴尬傻笑,“那我先走了,再见。谢谢你的早餐和姜茶。”语毕,她挥手道别。

    “掰。”

    他连一句“到了打电话给我”都说不出口。

    “陈检?”

    卷宗整理到一半,林敏亮发现坐在对面的男人似乎有些心神不宁。

    “陈检?”

    果然,陈士勋连点反应都没有。好吧,只好拿出绝招。

    她拿起手边的原子笔,起身靠过去戳了戳对方的手臂,道:“喂,你振作一下好不好?”

    “啊?”陈士勋如醉方醒,“你刚才说什么?”

    “你……”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坐回椅子上,“你喔,感冒不舒服就回家嘛,干么撑在这里混薪水。”

    这死小表居然说他混薪水?

    “我是在思考要不要提上诉的事,什么混薪水,没礼貌!”他拿起文件夹就往她头上拍了下,接着问道:“你怎么还不去吃中餐?”

    “哇,你也知道我还没吃喔?”说完,她假笑了声,“谁叫你对我这么好,一大早就送我这么厚的一迭卷宗。”

    “我又没叫你今天一定要整理完。”

    “那你呢?你不吃吗?”她岔开了话题,望着他那张有些疲惫的俊容,藏不住忧心的神色,“我看你这次感冒拖好久喔,要吃点营养的啦!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我去帮你买回来。”

    “不用了,你买你自己的就好。”

    “不行啦,多少吃一点也好啊,你这么好的上司,饿死了对我没好处呀。”自从上次表白失利之后,她对他的关心并没有减少,却也显得小心翼翼。

    她害怕自己太积极的话,搞不好会吓跑他!虽然要吓跑他,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陈士勋被她逗笑了,道:“不然随便帮我买个面包就好。”

    “面包?!好歹你也选蚌热汤什么的……”

    “我真的没胃口。”

    于是林敏亮不再继续争论,只是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你要吃哪一种面包?咸的?甜的?”

    “无所谓。”他耸耸肩。

    “啧,现在才知道你这么随便。”她故作不悦地抱怨了声,拿了皮夹就离开办公室。

    正中午时间,办公室里没什么人,只剩下小猫两、三只。

    他低头读着判决书,心思却很难专注在上头。他揉了揉太阳穴,自知这样下去行不通,毕竟案子不能乱办,刑期不能乱求,索性伸了个懒腰,拉开抽屉拿了烟盒,由座位上站起。

    “欸,潘检。”他唤了角落的同事一声,“待会敏亮要找我的话,跟她说我在顶楼抽烟。”

    “感冒你还抽烟,想死啊你?”男检调侃了他一句。

    他笑了声,不以为意道:“死了再call你报验。”

    “呋,乌鸦嘴。”

    “先这样,我待会儿就下来。”语毕,他踏出了办公室,往顶楼走。

    顶楼理所当然连个人也没有,他打开烟盒抽了根出来叼在嘴上,然后走到栏杆前远望着。

    此时一阵风吹来,像是吹醒了他的脑袋。

    下一秒,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找到了刘巧薇的手机号码,决定至少要把事情问出个方向,否则这种无法工作也无法休息的状态,没把他搞死也会把他给逼疯。

    说来讽刺,这号码还是他硬着头皮去向哥哥讨来的。

    不过,这样也算公平吧?总不能她都知道了他家地址、他的手机号码甚至他工作的地方,可他却对她一无所知。

    他先输入了几个字。

    有空一起吃晚餐吗?

    可后来想想好像不太对,她是值小夜班,晚餐时间肯定正在急诊室里水深火热,所以他把“晚餐”改成了“午餐”,却还是按不下送出键。

    因为他知道她一定会拒绝。

    思及此,他拿出了打火机,将唇上的烟给点燃,吸吐一口,然后烦躁地抬手爬了下发丝。

    到底该说些什么才好?

    如果就这样放任不管,那么刘巧薇那女人肯定会像铁达尼号一样,从此石沉大海,再也不会浮上来。

    他明白她的性子,她被动,而且决绝,尤其是在感情方面。

    看当年分手的情况就能明白了!不啰唆、不纠缠、不啼哭也不上吊,识相地自动消失在他的生活里。若是以一段“已经结束”的关系来看的话,这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对象,可他一点也不想要啊!他宁愿她骂他,甚至打他,也不要她像一座冰冻的湖泊一样,什么都往底下藏。

    最后,他传了句话。

    你能再信我一次吗?

    或许她是在忙,一直到陈士勋下了楼、写了两份诉状之后才收到她的回讯,可简讯的内容却让他哭笑不得。

    法界的人说话都不能信,这是常识。

    他不自觉地扬起唇角。

    所以你可以不要相信我的嘴,相信我的心就好。

    输入完毕,然后送出。

    遇上了刘巧薇,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这么恶心肉麻……

    “你干么自己在那里暗爽?”

    林敏亮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他回神,抬头对上她那双有些嫌恶的眼神。

    “干么?我不能收到抽中大奖叫我去转帐的简讯喔?”

    “你如果被诈骗的话,应该可以上新闻版面吧。到时候你就不要叫我帮你遮脸。”语毕,林敏亮闷哼一声,低头继续忙她的事。

    陈士勋再接到回讯的时候,己是下午六、七点,那时他才刚踏出地检署,正往停车场走去,在上车之后才听见简讯音。他像个收到礼物的小男孩般,兴奋地点开简讯。

    可这封简讯却判了他死刑——

    那天晚上的事,就请你当作一夜情就好,我会感谢你。

    一夜情。

    简单三个字就把他打回了谷底。

    他在驾驶座上呆愣了好半晌,脑袋里不断思考着该不该继续传讯给她,他究竟是该相信清醒时的她,还是酒醉后的她?

    他想着,几乎失了神。

    直到车窗被人敲了两下,他吓了跳,赶紧抬起头来一看,是隔壁办公室的男检察官。

    “怎么了吗?”他降下车窗。

    “没有,”对方扬扬眉,道:“看你坐在车子里动都不动的,想说过来看一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

    “喔,这样啊。”他淡淡回应,随后扬起礼貌性的笑容,抬手表示,“没那么严重啦,我只是在想事情而己。你虚惊了。”

    两个人夸张地哈哈大笑了一阵,接着互相道别,对方继续往自己的停车处移动,陈士勋脸上的笑容则渐渐淡去。

    他将手机收进了口袋里,索性不回讯了。这样来往下去也没意义,那女人简直就像是被冰回冷冻库的奶油,他几乎已经可以预见结果会是什么。

    也许是该放手了吧?思及此,他转动了车钟匙,发动弓擎。

    “叩叩。”

    车窗又传来了两声敲击,他看了窗外一眼,是个戴着黑色毛线帽的中年男人,他觉得对方有些眼熟。

    “什么事吗?”他再次降下车窗。

    对方沉默,眼神森冷。

    陈士勋瞬间察觉到不对劲,却慢了一步。

    “砰砰”两声,枪响划破暮色的夜空,他只觉得胸口痛了一下,便在一阵难以忍受的灼烫感里失去了意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男友二度上任最新章节 | 男友二度上任全文阅读 | 男友二度上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