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男友二度上任 > 第十二章

男友二度上任 第十二章

作者 : 白翎
    门锁开了,他忍不住回头瞟了她一眼,那样子一点儿也不像尿急的模样,反倒比较像是发情。

    “你确定你想进来?”他其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

    “吓不倒我的啦。”李玫雨以为里头八成像是垃圾堆,可事实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他的空间干净整洁,而且装潢利落、有条理。

    她皱了皱眉,实在不懂前一秒他为何如此害怕让她进门“很好啊,干么怕人家看?”

    陈士勋干笑两声,懒得解释。

    “直走到底就是浴室了。”他指了指方向。此刻,他只希望李玫雨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身上该有的衣服都还在。

    幸好,她还算守规矩,只不过当她步出浴室的时候,脸上一点也没有道别的意思,她踩着慵懒婀娜的步伐缓缓走到他面前,那对雪ru几乎是贴在他胸膛上了。

    “我今天可以留在这里吗?”

    果然,该来的还是会来。

    “不了,我晚上还有工作。”其实只是推托之辞。

    “不能先缓着吗?”

    “我有很多诉状要拟。”

    “是喔?你真认真。”她扬起柔媚的笑容,伸手在他饱满结实的胸前轻轻滑过,“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是个又帅、又man、又有正义感的好检座。”

    他不自觉退了一步,受不了她身上有那浓郁的脂粉味。

    倏地,他想起刘巧薇那个女人几乎是不化妆、不沾香水、不染发也不烫发。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的记忆里只有她的素颜与淡雅……

    她的人就像她的生活一样单纯、简约,从以前便是如此。

    不知道这分开的十二年来,她是否曾经为了谁而刻意打扮自己?是否曾经为了色诱谁,而让自己穿得有如眼前的李玫雨一样……

    或许只是愚蠢的想象,可他就是觉得心有点剌痛。

    “我帮你叫计程车。”他突然回神,避开了她的抚触,转身就要去拿手机。

    李玫雨一时顿住,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又羞又恼,跺脚嗔道:“干么一直要赶我回家?你不喜欢我吗?”

    听了,陈士勋停下动作,而后转头望向她,“你别误会,我喜欢跟你聊天,不代表我想跟你上床。”

    “你——”她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简直气炸了,“陈士勋,你把人当笨蛋耍啊?不喜欢我的话为什么要答应和我吃饭?”

    “我是答应跟你吃饭,不是答应留你下来过夜。”

    被男人如此反驳拒绝,李玫雨当真是连台阶都没得下。

    “你、你这烂人!”

    最后,她只能撂下狠话,狼狈离去,使劲甩上他的门。

    幸好门板没被她砸烂。

    陈士勋站在自己的屋子里,环视着这个混乱过后重回宁静的空间,他忍不住苦笑了声——女人还真是善变哪,前一秒还说他是个好检座,下一秒就突然骂他是烂人。

    想了想,他叹口气,低头搔了搔眉尾,却突然又闻见了那股香水味,这味道呛得他头昏眼花。

    于是他利落脱去上衣,打算冲个热水澡,只不过当他前脚才刚踏进浴室,门铃又响了起来。

    他顿了下,该不会是李玟雨愈想愈不甘心,又爬上楼来理论吧?

    唉,管他的。

    他决定来个眼不见为净,假装什么都没听见,可这李玟雨却愈按愈起劲,门铃声的节奏是愈发急促恼人,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的按个不停,简直就像是存心要把他给逼疯一样。

    那女人是怎么回事?

    终于,他受不了了,也不在意自己是不是luo着上半身,他步出浴室,直往大门走,他知道如果置之不理的话,那女人可能会按铃按到天亮。

    他粗鲁地拉开门板,近乎大吼,“你到底按够了没?!”

    可下一秒,他愣住了,“……你?”门外的人,不是李玫雨,“你怎么会……”

    而是一身酒味的刘巧薇。

    陈士勋呆愣当场,甚至是不知所措,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作了梦?明明离开的是喝醉酒的李玫雨,怎么出了门之后,回来的却变成了喝醉酒的刘巧薇?

    是作梦吧?

    嗯,一定是梦。

    “你这色|鬼!”突然,她咬牙切齿地咒骂了一句。

    “嗄?”陈士勋一顿,然后皱了眉头,一脸莫名其妙,“我又怎么了?”

    刘巧薇却闷不坑声,只是恶狠狠地瞪着他。

    见他luo着上身,她双眼微微眯起,心想果然如她所预料,要嘛就是正要脱衣服办事,再不然就是已经在抽事后烟了。

    思及此,她心一横,干脆把他推开,径自闯进屋子里。

    “喂!你……”什么呀?这女人。

    瞧她左顾右盼地像是在搜索着什么,他忍不住觉得好笑,“你是喝醉了吗?干么突然跑到我家来找东西?”

    “人呢?”她停下动作,回头瞅着他。

    “人?什么人?”

    “那个波霸妹啦!你装什么傻呀?”

    “啊?”陈士勋先是愣了愣,一会才会意过来,“你说李玟雨?”

    “废话,不然还有谁?”

    “她又不在这里。”好吧,虽然是三分钟前才离开。

    “你少唬我,她身上的香水味连四百公里外都闻得到好吗?”

    “哪那么厉害。”他又犯了耍嘴皮的毛病。

    “少啰唆!房间在哪?房间呢?”她连理也没理他,自顾自地想把所谓的狐狸精给揪出来,“在那里对不对?那女人是不是在你房间里?”

    然后她开始醉醺醺地在屋子里乱绕。

    “我就说她不在这里啊……”他则是跟着她后头走,担心她不小心跌个狗吃尿。

    “李玟雨!”她突然大叫出声。

    陈士勋被她这无预警的大嗓门给吓了一跳。

    “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她几乎是用脚踹开他的房门,一看,床上空旷得很,她呆愣了几秒,回头道:“浴室对不对?她在洗澡了对不对?”

    SHIT!居然在洗澡?那不就是办完事了?

    脑海里冒出这样子的结论,宛如火上加油,她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形象也不顾了,就这么冲去捶打浴室的门——

    不过,事实上她捶的是书房。

    “李玫雨!出来!”

    陈士勋倒是没制止她,只是在她身后憋笑。他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她喝了酒之后是走剽悍路线,这他可要好好记下来。

    “我知道你在里面!你给我出来讲清楚!”她拍打着门板,却没想到要伸手去转动门把。

    她这样手不会痛吗?

    此刻陈士勋已经不再觉得逗趣,而是为她的手感到心疼,他握住了她的手,阻止道:“好了啦,我都说这里没人了。你就算把门炸掉,我也变不出一个李玟雨给你。”语毕,不顾她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几乎是把她给架开。

    “你骗我!我知道你今天跟她出去吃饭!”她拚命扭着身体,企图甩开他的箝制,“放开,不要拦我!我今天一定要教训教训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抢老娘的男人!”

    听了,他双眉一挑。

    老娘的男人?

    他唇角微扬,干脆把她抱了起来,扛回客厅里,努力想把她给“安置”在沙发上。

    “可恶!我就知道你会护着她!”她持续挣扎,又推又捶的,只差没把牙齿给用上,“你这个骗子,说什么要补偿我,说什么要我再爱你一次,讲得一副很爱我一样,最后还不是找辣妹来陪?”

    被如此指责,陈士勋可冤枉了,顿时放开双手,瞠大眼睛望着她。

    “我骗你?”真是见鬼,“听说好像是你不要我的?”

    他可是为了这事情而消沉失落了好几天,而她居然讲得好像她是受害者一样,这还有天理吗?

    “我不要你?哈哈。”刘巧薇眯了眼,皮笑肉不笑的说:“我不要你?这种话你也敢讲出来?要我提醒你当初是谁先提分手吗?”

    “我说过了,我当初是因为……”他本想辩解,然而转念想想,对一个酒醉的人讲理好像是找自己麻烦,于是转了话题,“你要不要先喝杯茶?”

    “不要。”

    “那你到底想怎样?”

    “李玟雨呢?”

    还在李玟雨?他闭上眼,吸口气,有种遇到鬼打墙的痛苦感,“她早就回去了,麻烦你记一下好吗?别再问她的事了。”

    “所以她真的来过?”她双肩略沉,露出了受伤的表情。

    “她只是上来借厕所。”

    “你们什么都没做?”她眯着眼,眸里带着极度的质疑。

    “没有。”

    “啧,怎么可能没有。”她哼了声。

    她了解李玫雨那种女人,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她们非常懂得利用自己的武器,只要是男性,没几个能够拒绝那样子的诱惑。

    他静了静,好想哭。

    “我说实话你不信,那你到底要我说什么?”

    “我哪里比不上她?”

    “你幻想喔?我从来没说过这种话吧。”

    “是脸蛋?身材?”她身体猛地凑上前,鼻尖几乎抵着鼻尖,自顾自地积极逼问着,“钩,我知道了,你这个大男人,你不能接受女人比你聪明对不对?”

    老天,这家伙喝醉之后完全不听别人说话的吗?

    他叹了口气,抬手捧着她的双颊,直勾勾地凝视着她的眼,道:“相信我,不管你是聪明还是笨,我都只爱你一个。”

    她沉默,神情顿时软化,眼神也变得柔和许多,原本就泛红的脸蛋突然变得更加火烫。

    “你是说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骗人!”

    世事瞬息万变,果然她又翻脸了。“你从头到尾都在骗我。你骗走了我的初吻、骗走了我的第一次、还骗我说你是为了转学才跟我分手!”

    终于,他受不了了,干脆以唇封住她的嘴,还能省点口水用在其他的地方。

    “唔……”

    她吓了一跳,瞠目瞪着眼前这张放大的俊脸,脑袋倏地清醒过来,伸手抵着他结实饱满的胸膛。本想推开他的,怎知这滋味太美妙,她情不自禁地跟着沦陷,轻轻闭上了眼……直到她想起了某件事。

    “不行!”她猛然睁眼推开他。

    像是悦耳的圆舞曲突然中断,陈士勋一脸错愕,明明她也很陶醉的不是吗?

    “为什么不行?”

    “因为我感冒,你会被我传染。”

    “感冒你还喝酒?”她到底还是不是个医师?而且这个时候谁还会想到这种事?

    “你管我。”她努努嘴。

    那可爱的举动逗笑了他。

    “你真的醉了。”平常的她大概死也不可能露出这种表情。

    原以为十二年的光阴让她改变很多,如今看来她只不过是多了一张面具罢了。

    他暗忖,倘若她那面具是因为他而戴上,那么,他一定要亲手把它给摘下来,无论要花上多少时间,不管要花费多少精力。

    “传染就传染吧。”他伸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道:“至少生病受伤了,我才有理由去见你。”

    然后他俯首,二度吻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男友二度上任最新章节 | 男友二度上任全文阅读 | 男友二度上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