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男友二度上任 > 第七章

男友二度上任 第七章

作者 : 白翎
    【第四章】

    他说的“很高兴”到底真正意思是什么?

    想了一整夜,刘巧薇睡得很不好,她很气自己居然这么没有定性,区区一句话就让她产生了小小的窃喜。

    可是左思右想,搞不好那只是他一句客套话,她如此介意,岂不显得自己好像傻瓜一样?再说,依她对陈士勋的了解,他不可能没有女朋友才是,就算没有,昨天深夜在布帘内照顾他的红粉佳人,肯定是第一顺位。

    于是,经过了慎重的评估与衡量之后,她想,自己应该是已经非常了解自己未来的立场了。

    不是高中时的女朋友,亦不是国中时的同班同学,这些藕断丝连的关系,她全都不想要,也不该要。

    最多,就只是医护人员与病患之间的关系而已。

    当年是她太傻,以为只要掏心掏肺就能换得他的真心,谁又会料得到,燃烧了自己全部的感情、不顾一切献身于他,最后竟只让她落得“玩物”二字的下场。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私仇归私仇,在公事上,只要他一日不出院,她就依然是他的主治医师,很难拍拍**从此避不见面。

    今日一整个早上,她都在练习自己的表情,思考该要怎么面对他。是该冷漠好?还是从容自在好?或是干脆把他当空气?

    唉,罢了,就顺其自然吧,想那么多也没用,哪一次不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谁知道那家伙又会搞出什么花样?

    在三次的深呼吸之后,刘巧薇抱紧资料夹,然后抬起下巴踏进了病房,一鼓作气地拨开了布帘,故作爽朗地道:“我要进来……喽……”

    一句再熟悉不过的巡房通知,却突然被她生硬地吞了回去。

    她看见病床边已经有另一位医师坐在那儿,顿了下才猛然回过神来。

    “陈、陈医师?!”

    她困惑了,不懂为什么急症外伤科的主治医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她的手术出了什么乱子?还是她处理伤口的方法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可仔细想想,只不过是个很单纯的穿刺伤,依她的技术怎么可能会出错?

    “刘医师,这么早来巡房啊?”

    那位名叫陈士诚的医师没回答,反倒一脸悠然自得,仿佛他坐在这儿是如此天经地义……

    慢着,等一下。

    陈士诚……陈士……难道?

    “你们两个……以前就认识了?”她略带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他我弟。”

    “他我哥。”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她整个人青天霹雳,僵在当场,脑袋近乎空白。这两个人是兄弟?这两个人是兄弟?这两个人是兄弟?!

    脑中顿时像是鬼打墙般地不断重复着“兄弟”两个字,她茫茫然地呆站在那儿,完全忘了自己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你还好吧?”

    见她久久没有动静,陈士勋忍不住唤了她。

    她这才像是惊醒般连忙咳了两声,道:“没有、没什么,只是有点意外你们会是兄弟。”岂止意外?简直吓死了!

    闻言,陈士勋唇角扬起,“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被送来这间医院?”

    她一顿,瞬间好像理解了什么——

    啊、原来如此。

    你是医师?你是这里的医师?!

    他被送进来的那一天,曾经这么讶异地说过,当时,她以为是自己被瞧不起了,此刻才明白根本就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他只是讶异她居然和自己的亲哥哥共事于同一家医院。

    思及此,她脸颊莫名微热了些。

    “伤口还好吗?”她振了振精神,抬头道。

    “嗯,托你的福。”他收起了那不正经的态度,正视着她的脸庞,发现她今天的气色有些苍白。“昨天没睡好?”

    像是没料到他会这么问,她怔了下,有些尴尬地笑了,“反正本来就不是很有时间好好睡觉。”

    或许是嗅出了什么不寻常的气息,陈士诚在一旁打量这两个人的互动。该怎么说呢?好像很熟悉,却又好像有一种刻意经营出来的疏离。

    “你们两个本来就认识?”他忍不住问。

    闻言,两个人不约而同沉默了,像是在猜测彼此的心思与想法,想着对方沉默究竟是不知道该不该说明?还是根本就不愿意被提起?

    最后,是陈士勋先开口。

    “她是我国中同学。”选这个答案总不会踩到地雷了吧?

    “国中同学?”反倒是陈士诚双眉一蹙,满脸怀疑。这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氛围,怎么看都不像是同学重逢时的气氛。

    可就在这一刹那,有件事情闪过他的脑海。他愣了愣,恍然大悟击掌道:“啊!她该不会就是害你被送去德国的那一个女生吧?”

    一听,陈士勋差点没昏倒。这家伙居然就这样大剌剌说出来?!

    “害你被送去德国?”果然,刘巧薇皱起眉,视线犀利地转向了病床上的陈士勋,“你解释一下,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跟你没有关系,他认错人了。”陈士勋急忙撇清。

    正是这个反常的举动,让陈士诚心里有了底,现在他更加确定,这个刘巧薇,肯定就是当年那位闹得他家鸡犬不宁的女孩子。

    那时,他正在医学院里忙得昏天暗地,之后也没过问太多,可如今终于见上一面,居然是与自己共事三年多的女医师。瞧瞧人家这么优秀,也难怪当年对方父母会到家里来抗议。

    思及此,陈士诚莫名觉得有趣,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弟弟的肩膀。

    “你加油啊。”

    “加个屁!”陈士勋甩开哥哥的手。

    陈士诚走了,说是要回急诊室。

    留下他们两人面面相觑,他难得不知道该怎么答腔,她则是在脑海里思索着刚才那一句话。

    他说,跟她无关,是陈士诚认错了人一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当初两人在交往期间,他就已经同时劈腿另一名女孩子了?想想似乎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他俩的相处时间那么短暂,送她去补习班之后,他有三、四个小时可以接着和别的女孩子约会。

    所以,当年他好端端的突然说要去德国,就是为了小三?

    思及此,她的胸口猛一抽疼,差点忘了呼吸。

    见了她的神情,陈士勋低下头,搔了搔眉尾。

    他太了解她了。

    “你别胡思乱想。”他叮咛了一句,抬起头来望进她的眼底,“我说不干你的事,不代表就是有别人。”

    她脸色一僵,硬是挤了一抹硬邦邦的笑容。

    “我哪有想什么?是你想太多。”她走上前,擅自调整了病床的角度,从容道:“不管当初是哪个辣妹逼你去德国,都已经不干我的事了。现在,请你躺平、掀开衣服,我要检查伤口恢复的状况。”

    值班结束,刘巧薇累得像条狗一样。

    巡过病房之后,便有两台刀在等着她:接着,她处理了十几名不怎么紧急的急诊病患、应付了几位有理说不清的家属、呈报了一名受到家暴的小弟弟,还有一位被油锅烫伤的老太太;最后,救护车又送来了四名酒驾出车祸的青少年,总之,她很忙很忙。

    但是忙碌并没有除去她心中的纷扰。

    那家伙的嘴脸不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尤其是当她稍稍偷得一刻闲,脑袋暂时放空的时候。

    那感觉就像根针扎在皮肤上,是死不了没错,也痛不到哪里去,但就是有一种无法形容的不舒坦。

    她拖着如老牛般的沉重步伐,萎靡地往停车场走,谁知好不容易走到车子旁,她在背包里东翻西找,摸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这才想起自己的车钥匙“好像”被她摆在办公桌上。

    呃,不会吧?

    她开始回忆今天下午来值班的时候,停了车、拔了钥匙、上了中控锁、走到急诊室,然后中途和护理师聊了几句、被病人拦下来问了几句话,然后……然后呢?

    记忆突然飞快跳跃到巡房那一段,她想不起来自己先前是怎么走进办公室、放好背包、换上白袍,更别说是那串钥匙,她根本记不起来那串钥匙在按下中控锁之后是怎么被处理的。

    收进背包?放进口袋?还是摆在办公桌上?

    “你怎么还是这么脱线?”

    突然一个声音从死寂的停车场里冒出来。

    她吃了一惊,身子震了一下,连忙转过身,看见的却是陈士勋。他手上拿着一串车钥匙,悬在空中晃呀晃……

    她先是发愣,而后才松了口气,却也立刻竖起了敌意。

    “为什么我的钥匙会在你那里?”

    陈士勋眉一蹙,讲得好像他偷走的一样。

    “你把钥匙放在椅子上,我是好心替你送过来。”

    听了,她也皱起眉。“椅子?”

    “是啊,没盖你。”

    “我怎么可能会……”耶?慢着,好像有点印象了。

    下班的时候,她记得自己拿了背包、翻出钥匙,接着发现身上还穿着白袍,于是她把背包搁在桌面、钥匙扔在椅垫上,脱下白袍、挂上椅背……

    “想起来了出?”他脸上出现了取笑的表情。

    她面露不悦,更多的是尴尬,但话又说回来,“你为什么可以踏进我们的办公室?”

    他露出了“没想到你这么笨”的表情,道:“那也是我哥的办公室,你忘了吗?”

    好吧,无话可说了。

    她一把夺下那串钥匙,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了声“谢谢”,接着作势就要转身躲上车。

    “可是其实我是去找你的。”他突然说道,同时递上一只提袋,“听说你常常吃泡面。”

    她愣了愣,凝神一看,袋子里装的是一杯饮料与一只餐盒。

    “这什么?”她并没有接过手。

    “豆浆和牛肉卷饼。”

    “我不是问你那是什么食物,我是问你给我这个做什么?”

    “给你吃啊,废话,难不成给你玩吗?”

    “你?!”亏她在那一瞬间还有点感动,立刻被他的态度给惹恼,“不用了,谢谢,你自己吃吧。”

    第二次的道谢,她说得咬牙切齿。

    他耸耸肩,不以为然,道;“我刚开完刀,不宜吃豆类。”

    听了这话,刘巧薇一顿,像是被提醒了什么。是呀,他刚开完刀,为什么可以外出替她买宵夜?而且他现在身上还穿着便服?

    思及此,她皱起眉头。

    “为什么你可以走出医院?”难道护理师都没在注意?

    不,不可能,现在护理师们见到他就像是狗见到肉一样,怎么可能没注意。

    他不正经地扬了扬眉。“我想出去的话,还能有什么困难的?”

    闻言,她冷哼一声,故作认同,实是讥讽,“喔?这么说也是啦,想当初你翻墙的功力一流,对不对?”明着说他爱跷课,暗着指他爱劈腿。

    他不由得苦笑,真是哑巴吃黄莲。

    “总之你拿着吧,反正是买给你的,要吃还是要喂狗都随便你。”他强势地将提袋塞进她的手里,“就这样,晚安,掰。”说完他转身就走。

    她呆了两秒,醒神的时候已经出声喊住他。“等一下。”

    “嗯?”他回头。

    她却顿在那儿,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可最后她还是冲动了。

    “都已经是有女朋友的人了,就别对野花这么殷勤,懂吗?”将心比心,她可不愿意自己的男朋友半夜去给别的女人送宵夜。

    然而这话听得陈士勋莫名其妙,他皱眉、狐疑,指着自己的胸口道:“我有女朋友?”

    “没有吗?”她酸溜溜地闷哼了声,“不是女朋友的话,人家会三更半夜来医院削苹果给你吃?”

    一听,他有些玩味地扬起嘴角,眯起双眼打量着她。

    “所以你昨天晚上果然有来找我?”

    她沉默了几秒。“只是顺便进去看了一下。”才怪,根本就是专程。

    “可是你又走了。”

    “因为我不想当人家的电灯泡。”

    他静了静,抹抹脸,道:“我现在郑重澄清,她不是我女朋友,那只是我的书记官,简单来说就只是同事而己。”

    她听了却是不以为然。“你如果没跟人家搞暧昧,同事不会三更半夜来医院看你,更不可能在那种时间削苹果给你吃。你到底懂不懂女人?”

    瞧她这么积极“维护”对方的权益,陈士勋愈听愈不耐烦。

    “你这么想凑合我和她?”

    她沉默,说不出话来。

    她是嫉妒的,可她的尊严不允许自己抱着这样子的情感。

    “我没那么无聊。”半晌,她装模作样地冷哼了声,解除了汽车的中控锁,道:“我很累了,没空跟你扯这些。无论如何,谢谢你的宵夜。”

    撂下一句话,她狼狈地躲上车,匆匆驶离了现场。

    而那一份宵夜,刘巧薇是整夜瞪着它,却连一口也不敢吃下。

    她好怕,仿佛那是下了毒的陷阱,一旦开始接受了他的温情,便又会一步步往他布下的情网里走去。

    思及此,她心一横,干脆把那袋宵夜给扔了,然后关了灯上床就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男友二度上任最新章节 | 男友二度上任全文阅读 | 男友二度上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