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情来运转 > 第十一章

情来运转 第十一章

作者 : 季荭
    他做到了!他以为当自己站上顶端时,魏父会点头答应让他跟魏紫嫣交往,不再阻挠,但情况却不是如此。

    魏父竟然强硬的坚持不让魏紫嫣嫁给酒家女的儿子,就算夜朗俊的父亲和大哥都加入说服的行列,魏父依旧坚持己见,不肯答应两人的婚事。

    这件事重重打击了夜朗俊,也让魏紫嫣心力交瘁。

    上个星期他出国前曾密会过魏紫嫣,当时她瘦了一大圈,美丽的脸蛋神情憔悴,他很不舍,很想取消海外考察行程留下来陪她,但就算他留了下来也于事无补,最后他还是出国去完成工作,魏紫嫣也在这些天陆续跟他通过电话,她告诉他,她心情平静多了,要

    他放心。

    他怎可能放得下心?这几天他几乎是日以继夜的加班处理事情,能少在国外停留一天是一天。

    最后他果然如愿提早两天返台,一下飞机也不管自己有多疲惫,马上飞车过来,他非要见她一面不可。

    蓦地,一旁传来轻巧的开门声。

    夜朗俊立即转身,他看见穿着白色睡袍、微乱的长发披肩、脂粉未施的魏紫嫣出现在门口。

    “嗨。”他大步走上前,将纤细的她搂进怀里,低头寻找她的唇,热烈的吻住她。“我好想你。”

    “我也是。』她也热烈的回应他的吻,粉臂勾楼着他的宽肩,身子紧紧偎着他,想从他身上获取包多的温暖。

    被迫分开的两人,这一年来完全无法光明正大的公开谈恋爱,每次都是约在深夜见面,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的感情,反而让他们更亲密、更渴望拥有彼此。

    “小嫣,跟我到车上去。”

    缠吻许久,他放开她,满意的看着她红润的脸蛋,的确比他出国前看起来好多了。

    “好。”她点点头。

    他牵起她的手,快步越过不算宽的产业道路,走入漆黑的空地,他打开车门,跟她一起坐进车子的后座。

    当车门关上时,两人已经迫不及待再度拥抱住对方,热烈的吻在一起。

    车窗外冷风唯唯,车内,她的睡袍睡衣和他的风衣西装西裤,很快被丢到前座去,他们在密闭的空间内luo程相对。

    车内,温度持续上升,激情上演第二回合~~

    欢爱过后,累了的魏紫嫣坐在他的身边,让他替自己穿回睡衣和睡袍,任由他的大手梳过她凌乱的长发,为她整理仪容。

    “明天我再来找你好不好?”他替她系好睡袍的腰带后,在她红肿性感的唇上又烙下一吻。

    他好想念她,对她的渴望越来越强烈,这样短暂的深夜幽会己经不能满足他,他要争取包多见面的机会。

    “明天晚上不行,我没空。”她累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靠着他的肩头喃喃的摇头。

    “是不想见我,还是真的没空?”被拒绝,他心情低落,说话自然紧绷冷硬。

    她捧起他的脸,温柔的安抚。“明天是我外婆的九十大寿,我陪我爸妈回台中出席晚宴,晚上会住在台中。”

    “那好吧,明天我不过来了。”他望着她疲倦的脸蛋,轻轻的叹气。“晚安,你该进去睡觉了,你看起来好像随时会累倒一样。”

    真累倒了,他会很心疼。

    “还不是你。”娇羞的轻槌他的胸膛,她会这么累都是他需索太多造成的。

    “对,只有我可以拥有你。别的男人休想靠近一步。”他轻轻握住她的粉拳,激动而坚定的对她说:“小嫣,我会更努力,想办法让你父亲答应把你嫁给我,你一定要耐心等我,好不好?”

    “好,我会等,就算等到八十岁都等。”她知道他内心极度不安,毫不迟疑的点头。“就怕到八十岁我人老珠黄了,你会嫌我,不肯要我了。”

    “我要,我要陪你一起到老。”把她拥入怀里,他告诉自己得放手让她下车回家了,但心里还是依依不舍,眷恋着她的美丽、她的体温。

    “我会等你,一直等你……”她温柔的回应他,努力用微笑为两人今晚的约会划下美好的句点。

    凌晨一点半,魏宅一片昏暗静谧,只在客厅和楼梯的玄关口留了一盏小灯。

    魏紫嫣踩着很轻很轻的脚步踏进屋内,穿过客厅往楼上走,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

    来到三楼自己的房门前,她伸手打开房门,推开门进入房内,当房门轻轻叩地一声关上后,她不安的情绪才得以舒缓,将背靠向门板,一手捣住心口,因紧张屏住的气息这才缓缓吁出——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我的话!”严厉的咆哮声响起,下一秒房间左边的水晶立灯蓦地亮起。

    魏紫嫣惊愕的看向左方,父亲就站在窗口的立灯旁边。“爸……”

    “你去见他了?这一年来,你们一直用这种方式偷偷见面对不对?”魏宽允简直气坏了,他娇贵的女儿谁不好爱,却爱上一个吸毒嗑药酒家女所生下的儿子?!简直是自毁前程。

    真是气死他了。

    魏宽允气到全身颤抖,

    他以为,只要断绝两人来往,乖巧的女儿就会听话的慢慢忘掉他,接受新的恋情,接受他安排好的对象。

    但这一年来,每个他所中意的对象都——被否决掉,原本魏宽允以为是女儿还没能抛开过去的感情,所以没逼太紧,打算先给女儿一段时间再说。

    可一年都过去了,女儿依旧完全不理他所安排的婚配对象,拒绝跟任何人交往,他正感到怀疑时,一个月前夜家又派了夜朗杰来当说客。

    夜朗杰毫不脸红的称赞自己的弟弟夜朗俊,这一年来表现非常优秀突出,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管理人才,夜朗杰说这些的目的,不就是要他答应让夜朗俊苞女儿在一起吗?

    魏宽允当场断然拒绝,他告诉特地前来拜访的夜朗杰,就算夜朗俊优秀厉害到成为飞亚集团的总裁,他也不会答应让夜朗俊苞自己的女儿结婚,他要夜朗杰管好自己的弟弟,别再来纠缠他女儿,他女儿早就忘了夜朗俊了。

    从那天起,魏宽允虽然相信女儿不会不听他的话,但他还是暗中再度紧迫盯人,注意着女儿的一举一动。

    这一个月来,白天并无异常,身为金控集团事业部经理的女儿准时上下班,在工作上的表现让他很满意,集团的一些董事也都对她赞誉有加。

    下班后,女儿除了出席必要的应酬餐宴和晚宴,其余时间都待在家里。

    经过一个月的暗中观察,魏宽允几乎要相信女儿真的没有再跟夜朗俊来往,一切都是夜朗俊自作多情想纠缠女儿,直到两个小时前,他因为睡不着到顶楼的空中花园散步,没想到却看见女儿穿着睡袍走出后门,悄悄的和夜朗俊碰面,两人一起走往暗处上了车。

    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女儿的心一直都还摆在夜朗俊的身上,他们都是趁着深夜幽会!

    魏宽允简直怒不可抑,他在女儿房间等着,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才终于等到女儿回来。

    “爸……”魏紫嫣脸色发白的望着一脸怒火的父亲,她无法否认父亲的质问,因为她确实是去见夜朗俊没错!

    “你这不要脸的孩子!居然不顾名誉,大半夜去跟坏男人搞车震!你真是气死我了——”啪!魏宽允颤抖的一步步走过去,怒火中烧的给女儿一个巴掌。

    他的力道太大,魏紫嫣来不及防备,被父亲打倒在地板上,被甩耳光的左颊一片刺痛热辣。

    魏紫嫣痛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她跪倒在米色地毯上,望着父亲颤抖的双腿。

    从小到大,重男轻女观念根深抵固的父亲,虽然遗憾没有生下男孩,也固执认定家里的事业不能交给女儿继承,一定要找个有担当有能力的女婿来协助女儿管理家业,即便父亲并不信任她的能力,总是严厉的要她言听计从,但父亲从来不曾动手打过她,这是第一次。

    看来,父亲对夜朗俊的成见真的根深抵固到无法改变了,就如同父亲一直不肯承认她有能力接班,根本不需要靠婚配对象辅佐一样。

    “说话咧,我要你亲口跟我保证,你不会再见那个男的,我绝不容许我魏家的女儿跟一个酒家女生的孩子在一起!那对我魏家是一种侮辱,极大的侮辱!”

    她说不出口,即便知道父亲这辈子不可能接受夜朗俊,无论她如何求情都是同样的结果,但她就是说不出口。

    魏紫嫣任由眼泪滑过刺痛热辣的颊,始终不发一语。

    “你这不孝女,你就是犯贱,偏偏要跟那个男的在一起,要被那男的玩弄身体,你真是气死我了,真是——”浑身颤抖的魏宽允气急攻心,竟突然倒了下来。

    “爸~~爸!你怎么了?”魏紫嫣惊慌的看着父亲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一脸痛苦,她吓坏了。“谁?谁快来咧,管家~~叫救护车~~”

    深夜里她惊声大叫,泣不成声,惊动早睡的魏母和管家佣人。

    救护车在不久后抵达魏宅,魏宽允被抬上救护车送往山下的医院,魏紫嫣陪在父亲身边,一路哭泣。

    日威金控总裁魏宽允中风住院的消息,被滴水不漏地成功封锁住,股价并没有受到影响,日威金控继续安然无恙的营运下去,只是幕后的管理者不是魏宽允,而是紧急接手的魏紫嫣。

    魏紫嫣这两个星期几乎没有时间睡觉,她白天得忙集团的事务,跟父亲的幕僚和特助开会,她对自己的能力有自信,但并不因此而怠惰,她加倍的努力接手父亲的工作,总是每天早上提早一小时上班,深夜十二点才离开公司。

    离开公司后,她没有直接返家休息,还得前往医院探视病中的父亲。

    经过紧急抢救、疏通栓塞的脑血管后,轻微中风的魏宽允只有右脚有点不良于行,因此每天在医院做复健水疗。

    他会中风都是被女儿气的,所以他一直对女儿相当的不谅解。

    住院这两个星期来,魏宽允固执的不肯与有心和好的女儿说话,就算女儿每天风雨无阻的拖着疲惫的身子来探视他,他也无动于衷,始终不愿跟女儿说上一句话,所有有关公司的事务都交由幕僚特助传达。

    这一晚,魏紫嫣再次来到病房探望因病而变得憔悴的父亲,父亲睡着了,她低头站在病榻前,悄悄掉着眼泪。

    病房里很安静,她低泣的声音扰醒了浅眠的父亲。

    魏宽允张开眼睛,冷眼看着站在床边一直哭着的女儿。

    “爸……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看着睁眼醒来的父亲,她快速抹去泪水。

    魏宽允别过脸去,不想讲话。

    看着父亲那张冷淡的脸庞,她心里难受又后悔,眼睛义涌出热热的眼泪。

    她转过身去,踏出脚步往病房外走去,当她的手握住门把时,父亲突然开口了。

    “你想通了没有?你到现在还坚持要怜逆我的意思,跟那个男人来往吗?”

    穿着深灰色套装的纤细身躯蓦地一僵,然后她缓缓回头,看向正望着她、年迈又憔悴、连说话都显得有些吃力的父亲,心里内疚无比。

    “如果始还没想通,就别再来看我,我没有你这个不懂维护名誉、一意孤行要让我丢脸的女儿!”这是最后通a,魏宽允非要逼得魏紫嫣做出选择不可。

    “爸,你不能生气,你要冷静。”她不想再惹父亲生气,虽然父亲从来不认同她的能力,虽然父亲强烈反对她跟夜朗俊交往,但无论他再怎样严厉不讲理,始终都是她的父亲,看着向来健康硬朗的父亲如今像风中残烛一样躺在病床上,她怎么也硬不下心来件逆

    父亲的意思。

    “除非你做出了选择,否则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心口堵着怒气的魏宽允,一想到女儿还是想要跟夜朗俊在一起,毁坏自己的清誉,他怎样也冷静不了。

    “爸……”要她做选择,她真的心痛难抑,一个是父亲,一个是她最爱的男人,但情势所逼,她就算深爱着夜朗俊,也得硬下心来放弃了。“爸,我——”

    她才一咬,要把选择说出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情来运转最新章节 | 情来运转全文阅读 | 情来运转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