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让我来疼你 > 第三十二章

让我来疼你 第三十二章

作者 : 梁心
    萧旭强把急救箱放回原处,回来的时候,手上换提了一个纸袋。

    “这个给你。”他蹲下来,把纸袋推到她胸前,是一家电信公司的纸袋。

    刘凯逸不解地接过,打开居然是支苹果手机,还有一盒包装精美的礼物。

    “强哥,这是?”

    “赔礼。”他腼腆地笑了笑。

    她却黑了张脸。“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不过一场误会,大家把话说开就好了,没必要送到这么昂贵的东西,而且伴侣之间口角难免,每次争执都用礼物摆平,手机之后他要送什么?机车?汽车?房子?

    那还不如送她一盒大富翁!

    萧旭强拧了拧鼻子,老脸又红了起来,指着纸袋说:“手机是附赠的,真正的赔礼是旁边那盒。”

    到底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居然可以附赠手机?刘凯逸百般好奇,当场拿出礼物盒拆开,愣了好几秒才回过神。

    是一只贴满水钻的手机壳,中间有只抱着锅贴的宝蓝色的小熊,脖子系着红色的蝴蝶结,四个角还贴着数朵紫色的软陶花。

    这个锅贴她认得,是开幕的吊饰赠品。

    萧旭强看她拿出手机壳,就红着脸撇过头去,脸庞热到都可以蒸蛋了。

    “这、这……这个是我做的。”他呐呐又不好意思地说。

    “你做的?!”刘凯逸不敢置信地抬头,他一个大男人去贴这种闪亮亮的水钻还有玫块花?“怎么可能?你怎么会?”

    “我找店家教我的。”他坚持要自己贴,说要向女友赔罪,连找三家店,才找到一家愿意教他,为了让他能顺利在今晚完工,还教他用软陶花借位,就是这样他才没发现手机没电。“因为你的手机已经买不到保护壳了,所以我才买了一支给你。”

    “你……”她握着手机壳,久久不能言语。

    贴水钻需要多大的耐性呀,他向来就不是个有耐性的人呀!

    他一个大男人,大得跟熊一样的男人,为了向她赔罪,为了让她消气……

    “呜——”已经好几年没有哭泣过的她,今天把过去的眼泪扣打一次用光光,泪流满面,抱着手机壳放声痛哭。“呜啊——”

    “你别哭,别哭呀!”萧旭强慌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蹲跪在她面前,用手抹去她脸颊上的泪水,心疼地哄着她:“不要哭呀……乖,不哭不哭……唉,就算我贴得很丑你也不用哭啊……”

    “呜呜呜——”刘凯逸双手环上他的脖子,趴在他的肩膀上,嘤嘤啜泣。

    “好啦,乖喔。”萧旭强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替她顺气,不时在她发际、耳边、脸颊落下亲吻。

    刘凯逸不知道哭了多久,眼泪才慢慢收了起来,她抬起头,眼睛、鼻子跟脸庞都哭得红通通的,萧旭强皱眉,眉眼间净是不舍。

    “强哥,汽车钥匙给我!”她卷着浓浓鼻音,眼神坚定地望着她心爱的男人。

    “好,等我一下。”萧旭强没问她用途,拍拍她肩膀,就把汽车钥匙取来给她。

    刘凯逸小心翼翼地收好手机壳,放回纸袋里。“把随身东西带着,跟我来。”

    “这么晚了,你要带我去哪儿?”萧旭强问归问,还是乖乖地听她的话,把钱包、手机往口袋里塞。

    带他出了锅贴店后,刘凯逸放下铁门,头也没回地问:“你把车停在哪儿?”

    “对面。”萧旭强指着邮局方向,牵着她过马路后,就被她一把塞进了副驾驶座。他恍恍惚惚的。“你还没跟我说要去哪儿?”

    “你不用问那么多,不会把你卖了。”刘凯逸坐上驾驶座,调整了皮椅跟后照镜后,发动车子,流线地驶了出去。

    她已经不想再等了!

    萧旭强以为自己眼花了,不敢相信刘凯逸会把车停在这里,一眨再眨三眨,眼前的景象还是没有变。

    “凯凯凯凯逸——”他咽了口惊慌。“你是不是开错路走错地方了?”

    “没有。”刘凯逸按下车窗,从包包里拿出信用卡备用,坐等柜台人员出来,完全不理会一旁慌乱的男友。

    “小姐,您好,请问休息还是住宿?”汽车旅馆的柜台人员面不改色地问,笑嘻嘻的很有职业素养。

    “住宿。”刘凯逸在工作人员的介绍下,飞快地选定了房型,刷卡付费。

    其实她根本没有仔细听,房型什么的不重要,只要功能齐备就行。

    刘凯逸拿了钥匙,把车开到对应的房号外,等着柜台人员遥控开启铁门。

    “凯凯凯凯逸,你、你怎么……你怎么会来这里?我们来这里干么?”萧旭强抖着声音问,嗓音跟他的体型完全成反比。

    “还能有什么?”刘凯逸转头过来看他,笑咪咪的,像尊完美的搪瓷娃娃,可是说出来的话,一样跟她的长相不成正比。“我来验收练习的成果呀。”

    铁门一开,刘凯逸驱车入内,停妥熄火。“下车!”

    “可以不要吗?”萧旭强垂死挣扎。

    “当然可以。”刘凯逸眯眼一笑,就拿着包包,直接上楼。

    萧旭书坐在车子里,突然一阵空虚,可是又拉不下脸跟在她后面上楼,只能盯着前方的挡风玻璃发呆。

    在这悄然无声的空间里,萧旭强裤子里的手机蓦然作响,回音剧烈。他像大梦初醒,连忙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刘凯逸来电。

    是叫他上去的吗?

    他略带期盼地接起电话,却被另一头的声音吓到手机差点滑进椅缝里。

    “啊……嗯……强哥,我好难受喔……”带着哭音的她软软嚅嚅地轻哼着。

    “凯、凯逸……你怎么了?”萧旭书喉间咕噜的声响十分清晰,想起平常练习的桥段,他差点在车内窒息。

    平常练习时的yin|声浪语,立刻充斥他的脑门,他所幻想过的绮丽画面毫无延宕地浪扑而上。

    “就我在洗澡的时候,突然很想你,就学你摸我的方式……你喜欢从后面抱着我,手沿着我的肩膀……滑下我的胸部……嗯……”她停下来哼了两句,把萧旭强的欲|望彻底唤醒。

    他把汽车皮椅往后推到极限,半躺半坐。

    “小宝贝,你现在在哪里?”

    “嗯……我在浴室,趴在墙上……在想你……呼……”她急喘了两声。

    “自己不等我就偷摸了?这样不行喔。”萧旭强闭起眼睛,幻想着刘凯逸未着寸缕,趴在湿漉漉的浴室墙面上,墨绿色的岩面砖让她的肤色看起来更白嫩,身形更显柔弱,张着一双水汪汪,充满渴望的大眼,轻咬下唇注视着他。

    他整个人都快炸了。

    “嗯……那你快点……人家好难受喔……”她带着渴求地轻吟,难受到都快哭了。

    “这么急?嗯?”萧旭强吁了一口气。“小宝贝,还记得我喜欢怎么摸你吗?……有感觉了是不是?”

    “有、有……快点啦……”她喘息加骤,嗓音入骨酥麻。

    “乖,不要急,先让我舔舔你的背,先从你脖子下的锁骨开始,我正在吸吮它,然后慢慢地往下……喔,小宝贝,你的胸部真软,让我真不想离开……”他轻轻一笑,想到刘凯逸不只在他耳边轻吟,人就在楼上,离他不过几步之遥,呼吸就更为浓重。

    “……嗯……”她的声音似乎变得立体了,不只在他耳边,还像似在他面前。

    正当萧旭强觉得奇怪的时候,车子前头突然沈了下去。

    他讶异地睁开眼,就见刘凯逸双腿微张,正对着他,跪坐在车头盖上,背披着昏黄灯光的她,除了四肢关节有他亲自包扎的纱布外,一身赤|luo,伤势更让她有种楚楚可怜的病弱美。

    “强哥……人家好难受……帮我……”

    她的呜咽透过手机,清楚地传来,原本只存在他脑海里的画面,此刻正真实地映现在他的面前,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他的想象力有多糟糕,根本不及现实震撼的十分之一。

    萧旭强打开车门,快步来到她旁边,单手搂过她细致的脖子,身体前倾,狠狠地、毫无空隙地吻住她。

    “唔……嗯……”刘凯逸双手缠抱住他,紧贴着他的胸膛,激切地汲取他的垂怜。

    这是他的宝贝,他幻想过无数回的宝贝,他用言语摸尽她寸身肌肤的宝贝。

    萧旭强突然觉得这一切都不陌生。

    他轻吮着她脖子,电话里看不见的鸡皮疙瘩布满了她的皮肤,电话里感受不到的轻颤,正触动着他的掌心,这些细微的变化,全部都是他带给她的。

    “小宝贝,你准备好验收我练习的结果了吗?”他轻笑,一路吻下她的锁骨,舌头在她颈肩的凹槽里画着圈圈,手也没闲着。

    “唔——”刘凯逸承受不住这波袭人的欢愉,低吟出声,抬手咬着手背,却咬出更多细碎且魅惑人的渴望。

    “这里不适合,我抱你上去。”他贴在她的唇上说,舍不得分开一秒。

    “嗯……”刘凯逸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两腿直接缠上他的腰,两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

    “乖。”萧旭强亲了她一口,托着她的腰臀,步上二楼。

    他没有心思观察二楼的摆设,一上来就直奔Kingsize大床,轻轻地将她安置上,目光深沈地町视着双眼氤氲迷蒙的她,覆身而上,又是一次激吻。

    刘凯逸扯着他的衣服,想替他脱下,却被他按手制止。

    “乖,别急。”他舔了一下她的耳壳,笑得贼贼的。“不是说要验收我练习的结果吗?我还没有摸遍你的全身呢。”

    刘凯逸顿了下,随即笑开。“怕你不成?”

    她手伸进萧旭强的衣服里,手指顺着他的肌里,沿着精练出来的线条,一路留下麻痒的记号。“把衣服脱了,我要数数你是不是真的有八块!”

    “小坏蛋。”他重重地啾了她一口,三下五除二,把上衣脱了,结实的肌肉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她面前。“你有一整夜的时间可以好好数。”

    “好,那我要重复数个八十次。”她笑着迎接他落下的亲吻,伸出手指,爱恋缱绻卷着他披散的头发,满足得好想哭。

    “萧旭强,我爱你。”她眼眶逼出了泪,却是喜悦的结晶。

    他以指揩去她的泪珠,吮入嘴里,笑得一脸甜蜜。

    “刘凯逸,我也爱你。”

    一辈子。

    除了你,谁都不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让我来疼你最新章节 | 让我来疼你全文阅读 | 让我来疼你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