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幻想乡的一己之见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异动

幻想乡的一己之见 第三百四十九章 异动

作者 : 忘川妖仙宁楚
    对于爱的话,商羊也坦率的正面承认了爱的话,从自己的意识中抽出这千年之久的记忆时,商羊自己也下意识的回想起了这漫长千年的,而在千年前,他和爱的一切,也自然让商羊的心情有些怀念,同时也有了点想现在就见到爱的心情。

    所以,爱来到了这里。

    有着墨色长发和暗红的双瞳,看上去有些冰冷和冷漠,实际却比谁都要温柔和善良的少女,和灰白发色的青年的心情,是从千年前就连在一起的,约定永远不分别,永远在一起的两人,不管发生什么,两个人都会完全的信任彼此。

    安静的任由灰白发色的青年抱着自己,墨色长发的少女,也安心的靠在灰白发色的青年的怀中,主动用自己有些冰冷,却很温暖的白皙小手,轻轻的握住了商羊的手。

    千年前的爱,和五十年前的桔梗,有一点很相似,爱和桔梗的人生中,都经受了命运所带来的,深刻到灵魂深处的苦涩与痛楚,而在爱和桔梗的生命的最后,她们两人,也都是因为命运而最终殒命。

    如果说理解的话,不管是觉,还是夏娜,或者辉夜,她们也都能够完全理解商羊的愿望,但爱她,却最能够“感受”到商羊漫长的千年岁月中的执念。

    那是灰白发色的青年,这一千年来永远的愿望和执念。

    之所以,爱能同样感受到商羊的执念,也是因为爱也抱有着,和商羊一样的愿望。

    不过,爱并不打算询问商羊的心情,她只是知道,商羊正在想她,所以,爱就来到了商羊的身边。

    墨色长发的柔弱少女,和灰白发色的青年,就这样安静的依靠着彼此。

    而在安静的相拥了一些时间之后,爱主动的轻声问道。

    “要一起回家么?”

    “嘛,确实,我们一起吧,”点了点头,商羊随和的赞同道,“既然已经把记忆交给桔梗了,再留下也没什么意义,给桔梗她一些确认的日子吧,而且我们家也还有另一些事要做。”

    “嗯。”

    同样轻轻的点头,爱也同意商羊的话,不过,墨色长发的少女,还是提醒了一下灰白发色的青年。

    “巫女的返生,并没有完成。”

    虽然知道商羊会有相应的打算,不过,同样在之前注意着桔梗离开这片夜晚的山林时的情况的她,还是对巫女现在的状态有些担忧。

    桔梗现在的状况,并不是完整的复活,甚至可以说连复活都算不上,承载着桔梗的思念的,是从戈薇的魂魄上所分离出的一点残存的魂魄,而用来收容这一丝残魂的,也是极为脆弱的陶土之身,而更因为桔梗的魂魄只余下了一丝残存,仅凭残存的魂魄与思念,巫女甚至连控制目前这具脆弱的陶土身,都极为困难,只能借助于死魂虫所带给她的死魂来填充满这具身体,才能行动。

    桔梗现在的状态,犹如在风雨中摇摆的微弱火苗,哪怕一个不好,都有可能会烟消云散,而即使是仅仅只看到这样柔弱的状态,也会让爱都有些担心的感觉。

    “嘛,我知道,”再次点了点头,对于爱的话,商羊自然心知肚明,不过,商羊也挺无奈的挠了挠脸颊,“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啊……”

    巫女微弱的生命状态,也让商羊也有些心惊的感觉,不过这会儿也只能暂时这么看着,桔梗的身体现在依然被商羊封印在彼岸深处的八寒地狱中,而且已经在商羊所布下的两仪术的作用下,完成了彻底的非人化,但是现在的关键问题在于,巫女她现在的这点残留的灵魂,想要回到她自己的身体中重新复活,也是完全没有可能。

    虽然从五十年前到现在,商羊也都有设想过各种各样的状况的应对,而且商羊和夏娜也一起设计出了完全返生的方法,不过,却也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桔梗能够重新建立起对商羊的信任,否则没什么可能。

    这也是自从巫女重新回到人世之后,商羊一直费尽心思要解除桔梗和他之间的误会与怨恨的原因,否则之前哪还需要非要去找鬼女里陶用一个陶土身来返生巫女,按照商羊的性格也就直接到枫之村绑了戈薇,分离出桔梗的思念之后,完成桔梗的完全返生。

    这样商羊才能基本安心。

    而这次提前把记忆交给桔梗,估计和商羊最近真心有点夜长梦多也有关系,最起码,提前交给桔梗这份记忆之后,估计再过一些时日,商羊和夏娜也就可以着手准备巫女的完全返生的事了。

    爱自然也知道商羊和夏娜所设计的返生之术所需要的先决条件。

    死者的复活,以单纯的难度来讲,并不是很高,如果复活一个死去时间不长的亡者,不管是商羊的两仪还是夏娜的因果,也都可以轻松搞定,甚至连这个战国时代中比较特殊的妖怪都有这个能力,比如西国犬妖的贵杀生丸手上的天生牙,难度高的则是像桔梗这种,已经死去了五十年,甚至连灵魂都转世了的亡者的返生。

    当然,明白这些的爱,也只是出于有些担心和在意的心情,毕竟,现在桔梗的状态,实在是太过柔弱了。

    所以,听到商羊稍微有些无奈的话之后,爱也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再轻声说起了最后的一件事。

    “不过,商羊,还有一件事。”

    “似乎,目前的邪气妖怪奈落,有些异动。”

    ……

    与此同时,深沉夜晚的荒山之中。

    长长的银白色长发,额头上浮着半月的妖纹的男子,用手按着腰间的刀的刀柄,平静的看着突然现身在自己面前的,隐藏在宽大的狒狒皮之下的神秘人物,语气中,不带一丝情感。

    “你是谁?”

    “呵呵,不愧是西国的杀生丸殿下,您的气量还真是让人钦佩。”

    从狒狒的面具下,传出了带着似乎有一丝冷漠的笑意般的尊崇话语。

    “奈落就是在下的名字。”

    “而在下这一次,也正是专门来帮助杀生丸大人的。”

    “喔?”冷漠的西国犬妖贵,淡淡的看了一眼面前恭敬的躬身在他面前的神秘人,冷漠的语气中,也带上了一丝不屑的讽刺,“帮助我,可笑,就凭你这弱小的妖力,又怎么帮得上我杀生丸。”

    “嘛……也许在下相比起杀生丸大人,确实十分的弱小。”

    听到杀生丸冷漠的讽刺话语,藏身在狒狒皮下的神秘人物似乎并不在意杀生丸的讽刺,反而继续带着一丝阴冷的笑声,缓缓的,说出了接下来的话。

    “不过,在下却有办法,使杀生丸大人夺回您日夜思念的铁碎牙。”

    “如何,杀生丸大人,可否听在下仔细说下去呢?”

    PS:今天网断了好长时间,直到这会儿才借别人的笔记本发了上来~大家见谅~

    呼,总算搞定了,我也赶快去睡了,大家也请早些休息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幻想乡的一己之见最新章节 | 幻想乡的一己之见全文阅读 | 幻想乡的一己之见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