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假面的微笑 > 第21页

假面的微笑 第21页

作者 : 殷亚悦
    当她接到安仲明打来的电话,告诉她萨森被董安雅恶意追撞,导致双腿骨折,撞击到脑部,已经陷入重度昏迷的消息时,她几乎快要崩溃。

    “你知不知道……医生说如果他再不醒过来,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花彩玺泪眼婆娑,哽咽的指控:“爱不到就宁愿毁了他,别人也别想拥有……你这种爱法,不会太残酷了吗?你根本不配去爱一个人,你这种做法跟恶魔简直没两样!”

    “你闭嘴!”董安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以为当她听到萨森生死未卜的消息时会无动于衷,但她心里却升起一股罪恶感。

    “你告诉我,你这么做,快乐了吗?”花彩玺悲悯的望着她。

    董安雅怔愣的瞪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了,该上车了。”几名警察不耐的打断两人蹈话,将董安雅带上警车,也隔绝了两人的视线。

    当董安雅从后车窗看见花彩玺蹲在人群中放声大哭的样子,心底升起一股悔恨,她的良知终于苏醒,但已经来不及了。

    而蓄意杀人的董安雅,最后被判刑入狱。

    尾声

    清晨的曙光,从窗帘的缝隙射入,打亮了床上人儿的小脸,花彩玺眨眨双眼,终于从睡梦中醒来。

    “都快中午了,还贪睡。”耳边传来一声带着笑意的低沉男音,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她的小嘴已经被男人吻去。

    “哎呀!我还没刷牙洗脸啦。”花彩玺推开男人的脸庞,笨重的滚到大床的另一边去。

    萨森·莫特森一把抱回试图逃离的爱妻,将她压在身下,好笑地望着她气恼的模样。

    “对啦,我就是变得又重又胖了!”她嘟喽着,瞪着丈夫眼底毫不掩饰的笑意。都是因为怀孕让她身体变得笨重,要不然她以前可是很灵活的呢!

    “我又没有嫌弃你。”他喊冤,又偷了个香吻。

    “你的眼睛里明明就在嘲笑我笨。”她挑眉,很想伸手戳瞎他的蓝眼珠。

    要是他敢真的嫌弃她,那她就包袱款款,奔回金的怀里哭诉。

    虽然她已经嫁给他,但因为她割舍不下桃花村的人们,希望他们婚后可以搬到桃花村定居,而他毫不考虑的答应了。

    只是可怜了安仲明,不仅还无法跟亲爱的小情人结婚,还得在老板养病期间,为公司流血流泪的卖命。

    “傻瓜,那你是不是也要嫌弃我的脚跛了?”萨森·莫特森一脸正经的问,眼底闪过一丝黯然。

    花彩玺愣了愣,没想到事情经过这么久,他还是在意行动不便的右脚。

    “都已经过这么久了,我们就别让过去的事情来左右我们的人生,好吗?”

    “你知道的,如果我真的嫌弃你,那我就不会嫁给你,也不会心甘情愿的为你生儿育女……”她拉下他的颈,亲吻他的唇。

    她很庆幸在所有人都几乎要放弃他的时候,他用坚强的意志力睁开沉重的双眼,告诉她,他醒来了。

    那一天她一直哭,哭到连差点失去儿子的莫特森夫妇都手忙脚乱的安慰她,不明白为什么人都醒过来了,她却哭得好像他快死掉一样?

    那是因为她累积好久的压力终于可以释放,她好高兴上帝愿意将他还给她。

    接着他熬过一次又一次艰难的复健饼程,每当他痛到想飚泪、想放弃时,花彩玺总是在他身旁鼓励他,让他想起她也是用旁人难以想像的决心走过那一年的岁月。

    他想,他的女人都能走过他曾经给予的伤痛,那么这一次换他要熬过上帝给的考验。

    经过一年辛苦的复建,他终于可以不用依靠助行器行走,步伐从一开始的颠簸不稳,到后来只剩下右脚走路时会微跛,他花了旁人难以想像的决心,来完成艰难的复健饼程。

    他的努力,让关心他的人都感到骄傲。

    但曾经高高在上的男人,不管他多么努力定过复健的路,上帝仍在他身上留下一些缺陷,不管他表面上装作多不在乎,但他确实很在意自己的右脚无法像以前一样正常。

    为了这个,他甚至想过要离开她,而她仿佛早就察觉到他的意图似的,不仅乘机他,还将结婚戒指率先套上他的手指,霸道的宣布他是她的人了。

    她说,她这辈子花太多时间在他身上,要是他敢落跑或是跟她分手,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后来他只要想到她一辈子都会冷眼看他,甚至不理他,这种感觉真的很煎熬,他才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说放手就放手。

    “你真的很勇敢。”他叹息道,佩服她那种为了爱情不顾一切,拼命往前冲的傻劲。

    他曾经是在她生命中留下阴影的坏男人,但她却可以选择原谅他犯下的错误,甚至在他生死未卜时,陪在他身边等待他醒来,就连他被医生宣布可能会成为植物人时,她依然坚守在他身边等待奇迹。

    这样勇敢的小女人,他的心怎能不被她所撼动?

    “我才没有呢。”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人的胆识,但她相信上帝不会这么轻易的就从她身边带走他。

    “你有。”只是她自己不这么认为而已。

    不想跟他继续争论这个话题,花彩玺忽然想起康雅兰曾经跟她说过的一些话,她好奇的看着丈夫,忍不住开口发问。

    “在你昏迷的时候,婆婆曾经跟我说,那一年我离开后,你居然在她面前掉泪……”她好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花彩玺望着丈夫忽然变色的脸庞,心底的好奇更加深。

    萨森·莫特森没想到这件事会被提起,顿时愣住。当他意会到眼前这小女人有多想知道内幕时,他脸色瞬变,立刻翻身下床。

    这么丢脸的事情,妈干嘛大嘴巴的告诉她?

    “啊,我真的很想知道,求求你告诉我啦!”花彩玺移动笨重的身子,好不容易下了床,丈夫已经躲进浴室梳洗,对她的期盼全然不理。

    浴室里的男人忍不住翻翻白眼。这有什么好问的?用膝盖想也知道他为什么会哭!

    他爱她,就这么简单,她还不懂吗?

    “你别这样嘛,你不说我晚上会睡不着耶!”她会胡思乱想到很难入眠,拜托他就好心的告诉她,他到底为什么哭了?

    那就不要睡觉好了,这表示她就有体力跟他来个的夜晚。萨森·莫特森点点头,决定晚上这么做好了。

    “喂!你快点说啦……”她现在有小宝宝,不能乱吞安眠药。

    浴室传来男人漱口的声音,还是不回应她。

    就让她猜到脑筋都打结好了,他才不可能告诉她,他曾经因为懊悔失去了她,而在跟母亲长谈时,悲伤的落下男儿泪。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假面的微笑最新章节 | 假面的微笑全文阅读 | 假面的微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