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假面的微笑 > 第2页

假面的微笑 第2页

作者 : 殷亚悦
    “这是到香港的来回机票,你就去散散心,不要把自己绷得太紧,有时候累了也该休息一下。”

    花彩玺感动的拿起机票,这些日子来疲惫的心已经快要崩溃,庆幸她虽然失去了母爱,但她还有关心她的好朋友,以及雄她的同事们。

    她感动得泪水盈眶。

    “谢谢……谢谢你们。”

    第1章(2)

    中午抵达香港后,花彩玺并没有到处游玩或逛街,反而先到饭店休息,直到晚上七点多才醒来。

    梳洗过后,她穿着轻便却不失典雅的衣服,来到饭店地下一楼的酒吧。

    点了杯酒精浓度最低的调酒,红嫩的唇啜饮着淡粉色的液体,一双星眸若有似无地望着周围的人群。

    在这陌生的城市,多多少少会有些胆怯,加上她本来就不是个爱玩的女子,因此花彩玺对于是否要放纵自己彻底游玩,还心有顾忌。

    抒情音乐回荡在酒吧的每一个角落,耳边还有男人女人蹈话声音,她没有太多的情绪显露在白净的脸蛋上,然而半垂的眸却透露出淡淡的伤感。

    二十六年来,第一次她感觉到非常孤单。

    不管过去的日子活得多辛苦,总还有一个依靠可以支撑着疲惫的心,然而母亲去世后,她忽然发觉,过去四年来所做一切的意义已经不重要了。

    为了偿还贷款,她努力的赚钱,若非还年轻,说不定早就累倒了。

    她自嘲的勾起一抹笑,低头凝视着高脚杯里的粉红液体倒映出的女性脸蛋,落寞得让人不忍再看下去。

    这些日子以来她寂寞得好想哭,泪水总在眼眶里打转,却怎么也落不下来。

    她讨厌一个人生活的日子,也不想再一个人度过每一天了。

    从那名神情沉静的长发女子酒吧以来,康萨森就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白净的鹅蛋脸搭配着水盈盈的星眸,乌溜溜的飘逸长发随意绑起,的秀鼻下是一双柔嫩引人遐想的红唇,浑身散发出的典雅气质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蓝色利眸就像见到猎物一样,没有错过那女子的一颦一笑,凸出的喉结因为体内升起的绝对征服感而不由自主滑动着。

    酒保山姆顺着康萨森毫无掩饰的视线望去,嘴角露出暧昧笑容。

    “森,你该不会是看上那名女子了吧?”他低低吹了声口哨。

    蓝眸没有多余的情绪,康萨森勾起薄唇,但笑不语。

    山姆说得对极了,他确实对那名清秀典雅的女子起了兴趣。

    她看起来似乎不是本地人,那双水灵灵大眼不经意透露出了胆怯,陌生的看着这里的人事物,康萨森猜想,她应该跟自己一样,只是香港这城市的短暂过客。

    他朝山姆以眼神示意了下,眼底有着势在必得的光芒。

    山姆点点头,熟练的拿起摇杯,迅速倒入几种液体,没一分钟,高脚杯内装满亮澄澄的调酒。

    “这是我最新研发的喔!”山姆朝康萨森笑了笑,后者则一脸不以为意。

    这男人从他一踏入酒吧就引起一阵骚动,他外表成熟出众,一张中美混血的脸庞,帅气完美得几乎要迷死人,尤其那双狭长的深邃蓝眸,就连不经意的一瞥,都能引起女人的遐想。

    或许这城市的女人都已经认识这个英俊迷人的混血帅哥,却没有人敢对他释出一点点爱意,因为他从来没有真心爱过任何一名女人。

    他习惯一个人的生活,喜欢自由而没有拘束的日子,任何人都难以介入他的世界。

    这两年来,几乎每隔半年,康萨森就会到香港一趟,停留一个月后,又回到美国。

    而这两年让他必须在美国与香港来回奔走,完全是因为他那爱斗嘴的双亲。

    沉浸在思绪中的花彩玺,没有发觉她正被一双湛蓝的眸子凝望着,直到眼前突然出现一杯橙色的调酒,她眨眨眼睛,不解的望着笑容满面的酒保。

    “美丽的小姐,这杯请你喝。”他对自己的调酒一向非常有信心,保证美丽的小姐喝了会露出笑容。

    “为什么要请我喝?”她疑惑的瞪着那杯调酒,犹豫该不该喝。

    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陌生人送的饮料谁敢喝呀?任何人都会有这种防备鞋。

    “嘿!不是我要请你喝,是那位先生请的。”山姆指向一旁正悠哉喝着酒的康萨森。

    花彩玺顺着山姆的手指望去,一双深邃蓝眸正一瞬也不瞬的望着自己,那眸底深处的luo,令她震惊。

    深邃的五官,的视线,浑身散发出的魅力会让任何一名女人为之倾倒,花彩玺微微拧起眉。

    男人朝她举起酒杯,勾起薄唇向她致意。

    不需要过多言语,花彩玺就可以从那双蓝眸看出,这名高大英俊的混血男子,根本就是想钓她。

    那双蓝眸透露出的情绪,是强烈的征服,而她错愕的发现,她居然会让一名陌生男人有征服?

    有没有搞错呀?

    她看起来像是那种很好把、很好上的随便女子吗?

    花彩玺悻悻然收回视线,瞄了眼桌上那杯酒,当下决定不喝。

    她是来这城市收拾丧母的心情,而不是来招惹烂桃花。

    虽然那名男子外表和气质都不差,但光看他明目张胆的以眼神玷污她,就够让她敬谢不敏了。

    “谢谢。”她将酒推回给酒保,拿起一旁的包包,离开酒吧。

    望着率性离去的花彩玺,山姆赞赏的吹了声口哨。

    “哇!森,你被拒绝了。”

    真难得呀!以往康萨森只要对女人勾勾手指,就会有一堆花蝴蝶自动送上来,没想到这朵清纯优雅的百合,连看都不看一眼,还立刻掉头走人。

    这无疑是让康萨森难看!

    康萨森英挺的脸庞毫无表情,除了抿紧的薄唇稍稍显露出他的不悦,湛蓝的眸子危险眯起。

    山姆挑眉望着他阴沉的脸庞。

    看样子康萨森是被激怒了。

    若刚刚那女子礼貌的接受他的示好,就算没有意思接受他的性暗示也无所谓,偏偏康萨森是不懂适可而止的男人,被人拒绝对他而言是一种难堪的行为。

    湛蓝的眸子盯着那纤细的背影,直到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沉着脸,康萨森不发一语,仰首饮尽杯内的液体。

    一个礼拜的假期很快就结束,在没有向导带领的情况下,花彩玺只去逛了几个景点,也庆幸老板愿意给她假期来调适心情,要不然她可能还会陷在自怨自怜的死胡同里。

    她不能再沉浸于悲伤中,而忽略时间没有停止的继续前进。

    想起母亲生前积欠银行的一千万贷款仍未还清,她不能就这样放弃自己的未来,她要连母亲的份一起勇敢的活下去。

    就这样,花彩玺重拾以往的干劲,在工作上逐渐恢复以往的水准。

    看在同事眼里很欣慰,而担心她好一阵子的老板也终于松一口气。

    这几年来,花彩玺为公司赚进不少钱,对上司而言是不可多得的好人才,若是失去了她这人才,等于折断了公司的一条胳臂。

    幸好花彩玺心情调适的还不错,在工作上的成绩已经恢复水准,应该可以解决他手中的一件案子。

    “一个月?”花彩玺瞪大双眼。

    “你没有听错,就是一个月。”老板无奈的点点头。

    “一个月内找好地,盖好房子,装潢好,然后成交?”花彩玺不敢置信的再一次确认。

    “你没有听错。”老板无奈的再重复一次。

    “这未免太强人所难了!”花彩玺忿忿丢下手中的资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难以理解怎会有人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要在台北市找一块地已经很不容易,建屋和装潢都要在一个月内完成,这根本不可能!

    就算要那些建商及装潢公司日以继夜的工作,也很难达到这个要求。

    “这名客户的来头似乎不小,开出来的价钱也很高,只是不太好搞。”

    “我管他什么来头,这根本就不可能如期完成!”

    “但是价钱真的很高……”老板皱着一张脸,苦哈哈的望着怒意横生的花彩玺。

    他就是知道这案子很难搞,才会把这案子全权交给花彩玺负责,花彩玺可是被公司上下比喻为铁人的女强人,这四年来凭着一股旁人无法理解的执着努力往上爬,如今已经是业绩最好的中介员,因此他相信花彩玺绝对有足够的能力完成这项不可能的任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假面的微笑最新章节 | 假面的微笑全文阅读 | 假面的微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