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凡女仙途 > 第八零四章   温水煮青蛙

凡女仙途 第八零四章   温水煮青蛙

作者 : 潭子
    佐蒙人的育婴堂是个什么所在,不管是厚土还是相天,都没人见过。他们只知道西幽战场上,那些还没有灵智的佐蒙人,是个只知血肉的东西。

    眼见那里被地尊护住,厚土娘娘恨不得插翅飞,帮蓝云一把。可惜大半的千机营,早成雷狱,没人敢。

    “最后一道劫雷了。”厚土长长一叹,语气中有说不出的遗憾。刑天劫虽然厉害,可想破一个圣者全力护住的地方,可不容易呢。现在,她也只能看着蓝云在那护罩外忽东忽西地跑着,消减雷劫。

    王敏不动声色地瞅了一眼厚土娘娘,不能用灵力,那就神识放音吧,“蓝云,落日的主人还是你。用心神念力起收它,我让朝阳助你一臂之力!”

    蓝云正在发愁,没有本命剑阵,她对上天劫太过被动。哪怕现在有大好杀地尊的机会,她也动不了他。

    `.``朝阳落日随着王敏进阶,早就是通天灵宝。虽然不能再进一阶,却被她丹田时时滋养,合剑时的犀利程度,早被编到通天灵宝的榜单上。

    心神念力呼唤,落日有如就在身边一般,一把就被她抓到手上。眼看另外一把飞剑,也如瞬移般出现在这里。地尊头上豆大的汗,还没滑落,就被一道雷丝碾过,把他右脸击得一麻。

    身后是育婴堂,这里已经是整个千机营雷电最胜之处。可恨,明明这是死对头的天劫。现在他们却在帮人家消减。

    “……想杀我?哼!蓝云,我可是圣者,圣者是死了不的。”

    几百亩的育婴堂帮她一起承受最后一波雷劫,蓝云就在这周围转圈,“我知道圣者是死不的。可您说,我现在要是引动天仙与玉仙的二灾劫,会如何?”

    想杀这个圣者,光凭才到手的朝阳落日剑,肯定不行。现在只能一点点消耗他的灵力,消耗他的再生之体。三传界中。试验的那个佐蒙天仙,蓝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那人最后,就是倒退成最低等的佐蒙人。

    ‘啪!’一道雷丝。再次在地尊脸上碾过。带出一股肉香。

    “好啊。进阶的天劫都是刑天劫了。你的二灾劫,你以为会是什么?”地尊心念一动,脸上回复如初。“……到时我们的育婴堂不一定会毁,可你的小命,一定会留在这里。出去之后,我亦会不惜一切代价,找你们水月宗的晦气。”

    拿水月宗要挟她?蓝云一边跑路,边回头看华如她们一个个的修为。哪怕早从当天道的那里,知道她们一个个都是金仙修为。现在再看,她也是一边高兴,一边酸涩。

    高兴是因为她们终于不再是她的负担。酸涩却是因为,明明大家都是一起修仙的,她甚至曾经走到她们的最前面。可现在,她却又站在十字路口。路好像有很多,却是生与死交叉,一步错,再无机会?

    “二灾劫一出,千机营根本不可能还能存在。……地尊,你以为你们还有机会吗?仙界的各路人马,正在往这边来,你们的人,阻不了多长时间的。”蓝云微笑,“而且最主要的是,我我的几位师姐们。只要你们逃了,她们回去的第一件事,应该就关闭山门。等再过五千年,她们中一定会有人进阶圣者,那时候,哪怕天涯海角,她们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那颗雷霆果,凭林晴的性子,应该还在,有那东西在,五千年时间,应该够她们选一个人,进阶圣者了。

    地尊心塞,这些水月宗的疯子,在千机营外当刺客当了不少天,杀了他们多少孩儿。可直到现在,若不是人家自动现身,他和天尊还是发现不了。通过天尊与其接触种种,他当然,她们一个个杀伐果断,且至少有两个智计超群之人。

    “……人死如灯灭!你死了,她们做得再多,你也是不知道的。”地尊忍下一口气,“我们与仙界的战争,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得,哪怕水月宗有人进阶了圣者。把我和天尊逼到无路可退时,水月宗的损失,你也是估不起的。”

    确实估不起,蓝云抬头看天,雷劫因为被动应劫的人太多。哪怕天道已然发怒,分薄这么多下来,真正打到她身上的,也是少了又少。而且最重要的是,玉仙的天劫,已经到了尾声。

    “……哼,你舍得你们的育婴堂吗?”。

    “套你们佛家的一句话,这世上有舍才有得。只要你敢毁了我们的育婴堂,我和天尊就会不惜一切。出入各天,只要看到人族,哪怕只是三岁小儿,我们亦不惜出手。”

    到了这种程度,这人还在要挟她!蓝云双眼微眯,“到现在,我终于明白。其实你们佐蒙人慢慢渗透仙界各天的计划,其实是你在实施。我说的对吧?”

    “不错,”这个时候,地尊只想把蓝云彻底吓唬住。要不然,她再发疯,引动天仙与玉仙的二灾劫,千机营就真得完了。不仅完了,他们想逃回去,只怕都难,“渗透仙界各天的计划,是我在三万八千年前,刚到这里时,亲自布置下的。若不是你在破云台捣乱,现在的仙界,我们至少到手两个独立天地。”

    “……朝三传界动手,你也是主谋?”蓝云握剑的手,青筋浮起。她忘不了祖宗界主消失时,那欣慰的笑容。刚刚因为水月宗才起的理智,转瞬就不知丢到哪了,“你们毁了三传界,现在还拿水月宗要挟我?拿什么三岁小儿要挟我?……地尊,今天就是千机营没事,凭你们的行事风格,也不会饶了水月宗?更不会放过能到手的小儿吧?既然如此,凡是让我不好过的。我先让他不好过。”

    天上的风云再变,天尊两手按在后腰上,脸上死灰一片。

    厚土要不是顾忌水月宗还有相天等人,都要笑出来了。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就是与佐蒙人的胜负的最关键时刻。也许只要蓝云再坚持一刻钟或是半个时辰,青帝他们就能赶来。全面反击,让这些佐蒙人连罗塘都呆不了,才算大胜。

    “你也会死的!”地尊咬牙,不到最后一刻,他到底不能舍了育婴堂。没了这里。哪怕他和天尊回去。也是罪人。

    “你说生命是什么?”蓝云嗤笑,回看相天一眼,“苍天负我,宿命早承。结局已定。……原本好好的路。被我走成如今这模样。还有什么是舍不下的。……在我投身三传界,想当个好好的天道时,就看破了一切。此生无涯不过一场醉!睡着了和死了,其实都一个样。”

    话虽是这样说的,蓝云却非常明白。此时应二灾,才是最好的,毕竟有过万的佐蒙仙人帮她一起应劫。不管她引多大的灾劫,挡不住的时候,只要保住小命,多往人多的地方凑凑就行。

    再聚的劫云还是红色的,远处观看的华如停下默念的心经,对蓝云的那一眼,自有感受,“相天,你还要陪着蓝云一块死吗?”。

    “这是自然,”相天似悲似喜,“她要我帮她报仇,可是这么多年,我都没做到。”

    “……你一直到现在,还把我师父,当七情的替身?”

    有七情横在两人中间,哪怕蓝云对曾经的叶问天,有再多的不舍,也什么都不是。为了复活七情,相天曾做过多少蠢事。丁怡更明白,哪怕这些年,他一直在罗塘战场。可他到底是因为七情,还是因为蓝云在坚持,也许这人自己都不甚明了。

    相天缓缓摇头,“你们都进阶了金仙,弄一个分身出来,不算难事吧!……叶问天与蓝云彼此喜欢,哪怕这其中,有一部会是七情的算计。她是她的转世身,我也不否认,是因为七情,才慢慢对蓝云改观。……七情的死,让我后悔了无数年。现在,蓝云若是死在这里,我不想再后悔下去了,陪她一块。到时,你们不用再纠结,我是因为七情,还是因为蓝云,不是更好吗?”。

    “你说错了,哪怕死,蓝云也不想跟你一块儿。”成宝儿心中痛恨,“……看到她再引雷劫时,看你的那一眼了吗?若你今天不在这,她也许就不会再引雷劫,会识实务的,先保自己的小命。”

    “可是现在因为你,只要看到你,她就会想起,叶问天的背叛。还有你一次次明里暗里想杀她的事。”林晴目光尤其不善,“只要看到你,她就没生的欲望,所以才会引动这次的雷劫。所以,相天,哪怕她今天死在这,你也得给我迟半年再死。”

    相天看到蓝云被雷击得差点跌倒,身体也跟着颤了颤。她们的推测,其实也是他的推测,自己一次又一次成为她的困扰,最终变成她再也不想留念世间的主因了吗?

    看到相天惨白的脸,厚土其实同情居多。不同于林晴她们,现在只记得一个蓝去。说起来,她当年和七情关系还算不错,“我前面看到你们家的那个雾儿,从另一边绕路了,它现在快到育婴堂了吧?”

    这是自然,林晴嘴角抽抽。她们这边吓唬相天,让他以后,离蓝云远点,厚土娘娘打这份岔所谓何来?

    居然没人回答她?厚土眼角带份笑意,“我记得在上次在水月宗看见,那个雾儿是个能吞雷的。”

    雾儿的到来,蓝云若有所觉。原本身上时时的酥麻,现在被一股清凉所盖。甚至打到眼前的雷电,突然被什么东西吞噬了,她要是再感觉不到,才是傻子呢。

    “地尊,你还不逃吗?”。

    对这个他恨不得食其肉,剥其皮的女子。现在这样笑意盈盈地问他,地尊说不出的心塞,“你放心,你死了,我也不会死。我还要看着,你如何死在雷劫之下。”

    蓝云装着身上被电麻的踉跄一下,摔的方向,恰是往地尊那里近一点,“地尊,你得,我就是死。也会拉你当垫背的。”

    这个,他当然,可是地尊满脸冷笑,“我是圣者,区区天仙玉仙的二灾劫,你就想杀我?蓝云,我应该说你什么?太天真了吧?相比于那个冷静自持的天道,你——差远了。”

    他这是又在她心里补了一刀,蓝云心间一痛。他们逼她若此,今天不趁大好机会杀了这人。日后一定会后悔的。

    “我猜你就是回到肉身。三传界有事,也不能独善其身吧?”地尊看她脸色转瞬青白,心中快慰,“嘿嘿!你放心。我一定在最后。保你一丝神魂。然后让你看着。我是如何得到三传界。再杀得你们水月宗,没有还手之力的。”

    “愿望可真是美好!”

    远远观看的厚土娘娘气得要跺脚,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像先前那样拖时间。现在和地尊动手。凭她区区玉仙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成事。

    正要说教华如几句,她的教导出错,蓝云在关键的时候掉链子。才发现王敏身上浮出几离雷丝,包括华如在内,水月宗的人,不动声色间,个个双手互拉,居然在一起帮她分担。

    “双生之剑,果然不错,”厚土点头,“你若是能不顾朝阳引来的雷丝,只以心神控制,用朝阳助蓝云一臂之力。或许,真有办法,伤到那个地尊。只要伤到了他,二灾劫下,他们的育婴堂也是保不住的。”

    没人理她,王敏当然知道蓝云的打算。若是只伤地尊,她用不着这时候,跟地尊拼命。既然她动手了,那就只能留下那地尊的命。要不然,凭蓝云的性子,她们还有的烦。

    朝阳的异常,蓝云自然也感觉到了,只是此时,她还不敢使出全力。二十多下,只在地尊身上留下浅浅的口子。面对人家的冷笑,她还只能咬牙认了。

    “怎么样?我若是你,就留点力气,应对下面的天劫。”地尊只是心念稍动,身上的小伤,就全然不在,“可惜啊,二灾齐出,你死定了。不想死得连飞灰都不剩的话,就自裁吧!”

    叠加的二灾,远超别人的想象,人家都是把三灾拼命的往后拉,到金仙以后才过,现在她这样,绝对是仙界史无前例的。

    “想让我自裁?我先让千机营当我的陪葬品。”

    蓝云双脚双抬,不再管育婴堂这里,千机营到现在只点了一半,还有一半呢。

    “退,别管那些东西,不要跟天劫对抗。”

    地尊同样气得咬牙,千机营今天是保不住了。当机立断,既然保不住,那就不保了。等到仙界大部队来的时候,他和地尊,只要保住育婴堂,反而不会限入被动。

    佐蒙人当然不想被生死仇人,拉去帮她挡雷劫。可惜他们退得再快,也跑不过人家。天劫打到眼前,又有几个人,真能当自己是一块木头,由着自己烧成炭?

    看着整个千机营都被点成雷狱,厚土嘴角翘得高高的,这才对吗。即毁了千机营,又能分薄天劫,保得小命。

    已经退出千机营的佐蒙人,没人敢再进去。天尊等人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把那些,已经逃到外围的人,用大力丢出长索,把人给拽出来。

    他们的阵法师,已经丢弃千机营,另外布阵。对此,厚土表示现在没时间关注,她对蓝云的表现,实在太觉惊艳了。

    “不错,现在再到育婴堂,把地尊拉得更深一点,她的二灾劫,就能平稳渡过了。”厚土满是笑意对华如开口,“你们门下弟子教导的都不错。”

    华如嘴角抽抽,“娘娘还是催催青帝他们吧,再错过了,蓝云可没办法,再引天劫了。”

    厚土摸摸鼻子,看一眼自家这边,“你们谁要过天劫,到里面试试,省时又省力。”

    一些人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过天劫,谁都想过。可这样过,真要出错,连转世都做不到了。

    “别害怕,”厚土柔声,“没到时间,灵力积攒不够的,我可以帮一把。”

    等了半天,没人回答她,厚土也不以为意,“也罢,蓝云是个异类。华如,她在你们水月宗那么多年,你一定对她又爱又恨吧?看看,又去劈地尊了,都试过了,还这样。距离地尊太近,他若是出其不意,反杀她的话,想逃可也不容易呢。”

    真是个乌鸦嘴,林晴暗暗腹诽。眼看那地尊接二连三,朝蓝云出手,虽然被她避过,她这个看得人,还是不由自主地一身汗。

    蓝云再次在地尊跟前试了一下,没成功,再次转而就在育婴堂转。一波又一波的雷劫,地尊护这几百亩的育婴堂,还能咬牙朝她出手,她还得努力再努力。

    暗暗跟雾儿勾通,从脚底释放自家气息,地尊看她凡是走过的地方,雷劫的犀利程度都加大,就知道她的打算。

    “我早说过,区区金仙以下的二灾劫,不在我眼里。你还这样,是真想我不顾一切,斩杀于你吗?”。

    “哼!你果然是怕了,”蓝云边跑边笑,“有本事,你就舍了育婴堂,来追杀我啊。”

    再次绕到地尊身前五十米处,她还是迅劈几剑,哪怕小伤,次数多了,也能管点用。

    一次两次,十次,二十次,这下子,厚土终于明白过来点了。回头看被护在中间的王敏,还有她们一直拉着的手,额角突突,感情她们一早就知道她的打算。

    地尊脸色越来越沉,他也明白了蓝云的打算。只是再坚持过完这一波,只剩最后一劫,育婴堂就保下来了。他如何还能退,此时退,先前的一切,就全是白用功。

    地尊的身体也在动,两人围着育婴堂快速移动。到最后,修为低下的玉仙一级,早看不清,那两道人影到底谁是谁了。唯一能看到的,只是他们相遇之时,大盛的剑光。

    王敏身上传来噼啪作响的声音,厚土娘娘刚刚回头,就见她冷着一张脸,死盯在两道人影处,“合剑!”(未完待续……)

    PS:多谢笨笨7402投来的红票,太感谢了!结尾不好写,卡得要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凡女仙途最新章节 | 凡女仙途全文阅读 | 凡女仙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