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贵妇实习生 > 尾声

贵妇实习生 尾声

作者 : 云袖
    “孙媳妇呀你瞧瞧,我孙子小时候多可爱啊!”曲老夫人骄傲地指着相簿上的幼儿照片给于绯亚看。

    幼儿时期的曲仲衡稳稳坐在沙发上,脸肉肉的,手脚也胖胖嫩嫩的,看起来很好咬,倒是那双乌溜溜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直盯着正前方,彷佛很想把相机抢过来玩似的。

    她忍不住偷笑,他从小就一脸精明样,难怪奸商当得很上手。

    “和现在很像嘛,是满可爱的啦。”她的目光在每张照片上流连。

    “新婚夫妻甜蜜蜜,情人眼里出西施,嘻。”曲老夫人掩嘴窃笑。

    “奶奶!”于绯亚被这么一调侃,忍不住羞红了脸。

    “好啦好啦。”老太太嘴巴说好,却还是笑个不停。

    于绯亚额角挂了三条黑线,为了转移曲老夫人的注意力,便随口问道:“奶奶,去年你在路上拦下我,说我即将得到好姻缘,几分钟之后我就遇见仲衡,这是你算得准,还是纯属巧合?”

    经过各种结果印证,她认为奶奶是个铁口直断的神算,之前的事就不说了,后来她和曲仲衡闹翻回高雄去,所有人都觉得他们已经决裂,不可能再在一起了,从南投回来的奶奶却独排众议,不准家人取消饭店的结婚订桌,印好的喜帖也不能丢掉作废,总之就是不允许对外说婚礼不举行了,还打包票说这事铁定会有好结果。

    因为老人家都这么决定了,儿孙也不敢拂逆她的意思,硬着头皮看时间一天天逼近,谁知在农历年前十天,曲仲衡把她带回家了,接着就赶拍婚纱照,欢天喜地的发送刚送来的喜饼,然后赶在过年前三天举办了盛大的婚礼,时间点接合得很完美。

    她听小柔说起此事时,也对奶奶神准的预言能力钦佩不已。

    想起十几天前的事,她心里仍有点难过,李凝薇在那天之后,由她父亲及弟弟陪同前往瑞士休养,远离这个令她伤心的地方。

    被李凝薇挟持她当然会害怕,但她始终认为李凝薇不是真的想杀她,要她死的话,只要拿刀子贴着她的颈动脉用力一划,恐怕送到医院前她就没气了,根本不用高举起手再往下刺。

    那么做,是想给她一个挣脱的机会吧?曲仲衡应该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自始至终不曾怨怪做出这些行为的李凝薇。

    她希望李凝薇的生命里也有一盏明灯让她找到人生的方向,希望有一天她也能遇见一个深爱她的男人。

    “缘分缘分,妙不可言。”曲老夫人包住她的手说道:“你和仲衡相识相恋是缘分或巧合,就看你是用什么角度去看待,无论起因是什么,爱不爱一个人,不是其它人能够左右的。你只要记得爱人和被爱的心情,带着满满的爱,用心去体会人生的每一幕风景、每一份感动,这才是最重要的。”

    “嗯,奶奶你说的对,爱或不爱不能由别人左右。”管他开始的原因是什么,她只要牢牢握住他的手往前走就好了。

    “孙媳妇真可爱,来,奶奶抱一下。”曲老夫人搂着她,在她脸上亲了好几口。

    “奶奶,你不能再霸占我老婆了,飞机可不等人的。”打扮休闲的曲仲衡走进奶奶房间,牵起妻子的手。

    “臭小子,回国前别忘了买等路回来送奶奶。”曲老夫人很孩子气的叮咛着。

    “知道了,会带一大堆礼物回来给奶奶,您放心好了。”他挥挥手。“我们去度蜜月了,奶奶不要太担心。”

    “谁担心你啦?把我孙媳妇照顾好就好。”曲老夫人只记挂着于绯亚呢。

    “真偏心呐,有了孙媳妇就不要孙子了。”曲仲衡无奈的摇摇头,赶快拉着妻子离开。

    “奶奶,您要保重,我们出去玩了。”于绯亚挥挥小手向奶奶说Bye-Bye.

    “路上小心唷!”曲老夫人热情的对孙媳妇猛挥手。

    等送走两人,曲老夫人重新坐回椅子上,继续欣赏小孙子的照片。

    瞧,这眉清目秀的少年多帅气,跟他爷爷年轻时多像啊!

    “哦?当初在街头帮孙媳妇算命的时候,我好像偷偷把这张照片的姊妹作放到她的包包里了,不晓得她有没有好好收藏起来?回头我得问问她。”

    而正往机场方向驶去的某辆车里,满脸幸福笑容的于绯亚,则勾着老公的手幻想着异国的风景有多美丽。

    她暂时不会知道,有张和奶奶手里的旧相片十分雷同的拍立得照片,现在还夹在她的某本书里,也许日后她不经意的拿起来翻阅,就会惊讶的发觉,她和他缘分开始的时间竟然那么早。

    原来……早在十几年前的那个酷热夏日,她已经和他相遇……

    那一年的夏天,很热

    十五岁的少年站在炙烈的阳光下,感觉自己快被烤焦了。

    他想,如果他的头顶像眼前冒烟的引擎盖一样蒸腾出热气,他也不会太意外。

    “帅哥,歹势啦!叔叔再修一下,很快就修好了,你等等喔。”出租车司机从车子前方抬起头来,脸上布满汗水。

    “你车上有雨伞吗?”少年问司机。看他汗流浃背的样子,他很想帮他撑伞挡阳光,以免他热到昏过去。

    “没有耶,没关系你再等等,应该快修好了。”大叔还以为是他想遮阳。

    “喔。”少年随口轻应,无聊的看着四周单调的景色。

    举目所见都是广阔得彷佛没有边际的稻田,有些田埂旁栽植着成排的剑竹挡风,有些则毫无遮蔽物,如今他就站在田和田中间的小路上,附近连棵比他高的树木都没有。

    离这里最近的房子,从他所在的位置看过去,小得跟火柴盒差不多,若是想要用走的过去,恐怕他半路会先渴死。

    受妹妹所托,他一个人搭客运到南投,再转搭出租车到小镇寻找她的好朋友,不料车子在半路故障,他忘了带手机无法求救,这辆出租车又是个人经营的,没有无线电可联络车行,他只好乖乖站在太阳下等司机把车修好。

    不知是很少在阳光下站久的缘故还是怎地,他真的觉得今年夏天比往年都还热上几分。

    终于,远远看见有辆小轿车往这边开过来,他高兴的伸长手臂想请来车稍停,借手机给他再找一辆车过来,或让他搭搭便车都好,谁晓得那辆车停都没停就咻地从旁边开了过去,他失望的瞪着车**,忍住想骂脏话的冲动。

    从他站在这里晒太阳算起的第十五分钟,看到的唯一一辆车,就这样从他眼前开走了。

    无可奈何之下,他开始推测,走到离这里最近的一户人家,他中暑晕倒的机率有多大?

    喀啦——喀啦——

    轻微的齿轮转动声从后方传来,他疑惑的转身一看,一个八、九岁上下的小女孩正骑着一辆淑女脚踏车过来。

    “车子坏啦?”她跳下车,看了看司机,再看看脸色不太好的少年。

    “小妹妹你是镇上的人出?能不能去找修车厂的人来帮叔叔修一下车?”司机不好意思的拜托小女孩。

    “可以啊。”女孩甜甜笑着,大眼睛闪闪发亮。“我有认识的邻居在开修车厂喔,你在这里等,我去找人来。”她说着就要骑车去叫人。

    “等等!”少年不管三七二十一,站在她的车轮前挡去她的去路。

    “我看你不像土匪,应该不会想收过路费吧?”她自以为幽默的说着冷笑话。

    他一点都不觉得好笑,“可以载我到镇上吗?”他拉下脸要求。

    “你不会在半路昏倒吧?”她仔细端详他的表情,他的脸色很差耶!

    “我保证不会。”只要让他知道前面有水可以喝、有地方可以休息,他一定会硬撑到目的地。

    “上车。”女孩下了脚踏车,要让给他骑。

    “我骑?”他讶问。

    “叫小孩子载国中生能看吗?”她斜睨着他。

    “小姐说的是。”为了早点到达小镇,他什么都会说是。

    他先付给司机车资再坐上椅垫,待两人都坐好后慢慢的往前骑去,他骑脚踏车的次数不超过三遍,技术实在不太好。

    “你别乱骑到什么岔路或草丛里喔,要不然我会跳车然后把你踹得半死。”她用很天真的小孩子声音警告他。

    他听了,忍不住啼笑皆非。“我没有恋童癖,你不用想太多。”

    “要我现在就把你推下车吗?”女孩咬牙问。

    “抱歉抱歉,我一时失言。”他说的明明是实话,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田间小路上,带着热气的风轻轻吹着,脚踏车也缓慢前进着,少年和女孩有一搭没一搭的斗着嘴,说的话虽然幼稚却轻松自然,十分钟后他依她的指示在某家小冰店前停下了车,他还有点舍不得终止这样的气氛呢。

    “到了,你自己进去吃点凉的消消暑。”她交代完之后,便利落的踩着脚踏车走了。

    他远望着她的背影,不禁感到有些遗憾,都还来不及跟她说声谢谢她就走了。

    “少年耶,要吃什么冰?”冰店老板娘高声招呼着。

    他转头浏览贴在墙壁上的品项海报,几乎都是什么牛奶冰之类的冰品。

    “我要花生牛奶冰。”小店里没开冷气,他需要冰凉降暑的食物。“有冰矿泉水吗?给我一罐。”

    “马上来!”老板娘立刻忙碌去。

    当他吃着好甜的冰吃到一半时,女孩又出现了。

    “丫头,要喝什么自己拿。”坐在柜台内的老板娘对她说。

    “好。”她打开透明大冰箱拿了罐冰矿泉水出来。“阿姨,毛巾可以借我吗?”

    “自己去拿。”老板娘顾着看报纸,没空理她。

    “谢谢阿姨。”她熟门熟路的走进浴室,没多久便拿了一条冲过冰水的毛巾出来。“喏。”她把冰毛巾递给少年。

    “给我?”他又吃下一口好甜的冰。

    “不是很热吗?擦擦手和脸会比较凉。”她坐到他对面的位子,拿起剩下半瓶的冰水一口气喝光。

    “你刚才去修车厂找人?”他接过毛巾擦拭手和脸,清凉的触感很舒服。

    “对啊,司机大叔还在那里晒太阳,不快点请人过去行吗?”

    “我本来以为你不会回来了。”他笑了笑。

    “怎么,你想我啊?”她爽朗的大笑几声,似乎自己也觉得好笑。“唔?你吃花生牛奶冰?”瞄到他盘子里剩下一半的冰品,她的大笑转为憋笑。

    “这里有隐形菜单吗?”他挑挑眉,故意问。

    墙上一整列的牛奶冰,他可没看见有其它口味的冰品。

    “我又没说什么。”她嘟嘟嘴,颇委屈的道:“刚刚在路上的时候,你的态度可不是这样。”

    “刚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毕竟我需要你的帮忙。”他坦承。

    “所以你现在是过河拆桥?”

    “你讲话的口气真像大人。”他嘴角上扬,被她逗笑了。明明就还是个孩子,却要装大人。

    “说话像大人总比过河拆桥的人好多了。”她碎碎念着。“不用对我多好,至少说话要客气点嘛。”

    他正想再聊,一对走进冰店的父子抢走了她的注意力。

    “丫头你回来啦!伯伯买了拍立得相机喔,我帮你拍几张。”拿着相机的冰店老板立刻着手准备拍照。

    “好啊,要拍得漂亮一点。”她甜甜的笑,自己先摆好了姿势。

    “你太为难人家了吧?”少年不禁调笑道。

    她没空回话,只好先狠狠瞪了他一眼,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镁光灯一闪,拍下了她横眉竖目的模样。

    “伯伯……我还要再拍一张……”她不甘愿,都是这家伙害的!

    “没问题没问题。”她的游魂声音吓到伯伯,马上答应再拍。

    等她终于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开心的拿着刚显影的相片欣赏时,老板开口询问少年,“少年耶,要不要也拍一张,伯伯的技术很好喔!”

    他本来要拒绝,但在看见她撇嘴的表情时,他换了个答案。“好啊,麻烦你了。”

    “不麻烦。”老板很快也帮他拍了张照片。

    等影像显现出来后,老板拿着照片称赞,“少年耶,你很上相哩。我看你很面生,从外地来的驹?”

    “嗯,我不是本地人。”他也不急着看照片。

    “我再拍一张,来,笑一下。”老板简直欲罢不能。

    少年很配合的笑了笑,任由调皮的女孩在他背后走来走去,最后还在他的耳朵上方比了两个YA,让他看起来像只小白兔。

    当他看着小白兔照片笑个不停的时候,女孩又不知溜到哪里去了。

    可能过一会她又会冒出来了吧。他向老板借厕所,把用过的毛巾清洗干净,等他再走出来,看见门口停着一辆淑女脚踏车,店里除了老板娘和他没别人。

    “老板娘,那个小女生呢?”结帐时他顺口问道。

    “丫头啊?我老公载她去站牌搭车了。”

    “她不是你的邻居吗?”看她跟这附近的人都很熟似的。

    “以前是,不过他们搬家了。”

    “搬家?搬去哪?”

    “搬到高雄去喽,少年耶,你问这么多,该不会是喜欢上丫头啦?”老板娘一脸兴味地问道。

    “她……叫什么名字?”他有不好的预感。

    “叫绯绯呀。”

    “绯绯?”果然被他猜中了,可是她已经走了。

    “老婆,我送丫头上车了。”老板在门口停好机车,走了进来。

    “老公,辛苦你了。”老板娘帮他倒了杯茶让他解渴。

    少年有点失望,他还是没帮妹妹当面跟她说声谢谢。“伯伯,你有没有她的联络方式?电话或住址之类的。”

    “没有咧,他们一家人行事都很潇洒,想到的时候会回来看看老邻居,但不会刻意要和谁联系。”

    她看来的确像是这样的女孩,他也不强求了,向老板娘借了纸笔,在上面留下他和妹妹的名字以及电话。

    “她下次再来的时候,可以请你们把纸条交给她吗?我妹妹是她的好朋友。”

    “好啊,下次她回来我会跟她说。”老板和气的答应了。

    “谢谢你。”

    道过谢,他信步走在小镇的道路上,随意走走看看,即使没达成妹妹的愿望,但难得来一趟,不如逛逛再回去。

    至于那个叫绯绯的女孩,他何时才能再和她见面?

    他拿出口袋里的拍立得照片,那个调皮女孩帮他加上的小白兔耳朵清楚的呈现在照片里,他竟然……有点期待和她下一次的见面了。

    一定会再见的,对吧?

    他如此相信着。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贵妇实习生最新章节 | 贵妇实习生全文阅读 | 贵妇实习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