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临演未婚妻 > 第十八章

临演未婚妻 第十八章

作者 : 千蓝
    【第九章】

    一阵敲门声传来,开门进来的是罗学广。

    “语晏啊!”他说完后微笑地看着她,“你跟陆小开和好啦?”

    “你怎么知道我们吵架,又怎么知道我们和好,谁跟你多嘴的?”童语晏笑着回问他。

    “我可是有雷达的,哪需要谁来跟我多说什么。再说,你是我的爱将兼宝贝妹子,我光看你的一个眼神就知道你的喜怒哀乐了。”

    “真的假的?”童语晏被他逗笑了。

    罗学广挑动着眉大笑,然后走到她身边。“你在忙什么?”

    “拟一份合约,下午要送到冯氏企业,拟好后会先让你看。我算过利润了,签下这份合约,公司有很大的净利。”

    “冯氏企业?奇怪了,他们家的小开不是一直对你紧追不舍,之前你为了跟他划清界线,即使他企划书送来都已经一两个月了,你仍迟迟不行动,怎么今天会突然决定拟定合约?”

    “还不是为了骏惟,他昨天动手打了冯胜刚。”

    “什、什么?”罗学广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

    “昨天骏惟来找我,刚好看到冯胜刚在等我,他们两个人一言不合吵起来,最后骏惟动手打了冯胜刚。”

    “我们家语晏就是抢手。”

    “你少损我了。”童语晏眼睛直盯着计算机,“再怎么说,动手打人就是不对,但要骏惟道歉是不可能的。我想了一个晚上,若真要让冯胜刚消气,我非亲自去一趟冯氏不可。”

    “老实说,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罗学广难得正经,见她没回答,他忍不住道:“我觉得你们两个真的很妙,爱能爱得天翻地覆,吵架也能吵得轰轰烈烈,现在和好了,你又是掏心掏肺的为他着想。”

    “我就知道有人跟你说了什么。”童语晏往椅背上一躺,“干么问我这个问题,你又不是没有谈过恋爱,谈恋爱就是这样。”

    “啊呀,谈恋爱这种事已经离我很远了。”罗学广哈哈大笑,“赶快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为了什么而吵,是陆小开欺负你了吗?有事跟罗哥讲,罗哥帮你出头。”

    罗学广是她最信任的好友兼上司,也知道他对她就像兄长般的关心,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八卦,但今天若她不老实招了,恐怕会被他烦个三天三夜,她只好一五一十把所有的事都告诉罗学广。

    “听起来,你跟陆小开都是受害者。”

    “我们都是受害者?”童语晏离开椅背,向前倾,“说说看,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枉费你聪明一世,却胡涂一时,难道你都没有好好想清楚吗?”

    “想什么?”

    “我一听就知道那个小女生不简单!她能够把可怜的角色演得淋漓尽致、骗过陆小开,代表她城府满深的,还好你跟陆小开感情深厚,陆小开也疼你疼到心坎里,爱得连子弹都打不穿,如果当初你就这么拱手把男朋友让给她,那真是害惨陆小开了。”

    “我是一度想放弃,他们兄妹感情深厚,对他们来说,我好像只是个外人。”

    童语晏无奈地用手撑着头,“我不是一个懦弱的女人,但我承认我真的输给她,我没见过一个小女孩演技可以这么精湛。”

    “语晏,爱情不是游戏,陆骏惟是人,不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他们是兄妹之情,跟爱情不能放在同一个天枰上比较。”

    “是啊,我承认我的情绪管理太差,还好我跟他的争执已经雨过天青,都没事了。”

    “没事就好,我可不希望你被爱情打败而影响到事业,女人要把这两者都兼顾才能双赢。”

    “好,我知道。”童语晏点点头。

    这时又一阵敲门声响起,进来的是小茹。

    “语晏姊,外面有你的访客,我把她们挡在会议室,不知道你要不要见?”

    “访客?”

    “是啊,一个中年妇女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小姐,那位小姐说她姓谭。”

    童语晏跟罗学广对看一眼。

    “真是够了,胆子不小,还敢侵门踏户找上门来。”罗学广挽起袖子,“在会议室是吗?我现在就把她赶出去!避她在我面前要演歌仔戏还是布袋戏,我罗学广奉陪到底。”

    “罗哥。”童语晏站了起来,“你不要出面,她敢亲自到公司来找我,就代表她有备而来,我倒是对她的来意很感兴趣,这次我没那么容易被打败。”她说完后又看着小茹,“麻烦你请谭小姐进来。”

    “好的,语晏姊。”

    小茹点点头,转身走出去。

    “语晏啊,你……”

    “罗哥,你别这么紧张,这里是公司耶,你还怕她把我怎么样吗?”童语晏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放心,有事我会大叫,到时候你们再进来救我。”

    “你哦,”他摇摇头,“好啦好啦,你自己小心,千万不要再中她的计,那种任性的小女生就是欠缺教训,你不用对她太客气。”

    “好好好,我知道。”

    罗学广叹了口气,走到门口又回过头,“记得,有事要大叫啊。”

    “知道、知道。”

    见童语晏这么有信心,罗学广这才放心离开。

    童语晏回到位子上坐下,她耐心等候着谭筱诗,也做好心理准备,等会儿可能又有一番唇枪舌剑。

    谭筱诗由李婶推着,进到童语晏的办公室,李婶跟她点头打招呼后便走出她的办公室,整间偌大的办公室就剩她们两个人。

    “童童姊姊,你的办公室好大哦。”谭筱诗的眼神充满光芒,“而且你真的好漂亮,这就是所谓的粉领族打扮吗?看起来好干练、好有气质。”

    童语晏嘴角扬起制式化的笑容,“谢谢你的称赞。只是你怎么突然来了,有什么事吗?”

    “首先我很抱歉,因为对你做了这么难以原谅的事,在你眼中我应该是个很任性、很不懂事的小女孩,不过相信童童姊姊应该不会跟我计较才是。”

    “我觉得……”童语晏收起笑容,“你要不要干脆讲重点?”

    “自从发生车祸之后,我就一直待在山上,很难得才有机会下山,你一下子就叫我讲重点,难道你真的这么怕见到我吗?”

    “现在是我的上班时间,我能够拨出时间来见你已经很不容易,如果你是要来找我抬杠兼泡茶,恐怕要先预约,我也不见得有空。”

    谭筱诗笑了一笑,“看来童童姊姊对我已经起戒心喽,你那天不是还信心满满地想跟我攀交情吗?”

    “说攀交情太抬举你了,我是看在骏惟的面子上,因为你是筱苹的妹妹,如果去掉这层关系,我恐怕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不屑浪费时间和她虚与委蛇,童语晏敛容坦言。

    “哇,童童姊姊的反击能力超强,要不是我一路走来已经建立好自我的防御能力,恐怕会完全无法招架呢。”

    “如果你一路走来都可以保持可爱纯真的心,谁会狠心去伤害你。”

    听到童语晏这么说,谭筱诗的脸马上垮了下来。

    “你不是我,永远都无法体会我的心情,谁不希望保持可爱纯真的心,问题是,我还有这个机会吗?我失去的双腿能还给我吗?我遗失的青春跟活力又能够找回来吗!”

    “确实不能。”童语晏叹了口气,“但你的武装不但害你变得狰狞,也让关心你的人受到伤害。”

    “你的意思是……你关心我?”她笑得好诡异,“我才不相信你会这么大方,你的男朋友还跟前女友的家人牵扯不淸,你真的不介意?”

    “原本还真的不介意,但自从那天跟你见了面之后,我不得不介意。”

    “何必把事情都推到我身上呢?如果没记错,那一天我可是被害者耶。”谭筱诗脸不红气不喘地说谎。

    “你的演技很好,我不得不佩服你,但你这样做是得不到金马奖的,因为无法获得评审青睐。”没被她的谎言激怒,童语晏对她甜甜地笑说。

    “评审?谁是评审啊?”谭筱诗也笑得十分灿烂,“你吗?”

    “评审当然是你口口声声最尊敬的姊夫喽。”童语晏走近她,“还好你姊夫够聪明、够理智,他相信我。”

    听到这句话,谭筱诗的脸瞬间垮了下来,态度变得冰冷,“姊夫那天不是很生气吗?李婶说看到你们在吵架。”

    “原来这就是你的目的,你希望我们吵架。”

    “我不但希望你们吵架,更希望你们分手。”

    童语晏简直不敢相信她所说的话,这丫头真的疯了。

    “为什么希望我们分手?”她耐着性子问。

    谭筱诗没有回答,但戏剧性地,她的泪水开始一滴一滴滑落。

    看到她居然哭了,童语晏也有些慌。这个小女孩真的很难让人理解,她可以一下子哭、一下子笑、一下子使坏、一下子又柔弱。

    “你到底怎么了?”童语晏再叹口气,把一盒面纸放在她的腿上。

    想不到,谭筱诗却越哭越伤心,越哭越无法自拔。

    “你这样子,我实在没办法跟你再谈下去,我请李婶带你回去。”

    说完,童语晏往门口走去,没想到在绕过谭筱诗的身旁时,却被她拉住了手。

    童语晏一惊,停下脚步。

    谭筱诗双手一伸,抱住童语晏的腰,把头埋在她的怀里哭泣。

    童语晏两手不知道该放哪里,要拍她安抚她也不是,要推开她也不是,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办,只好任由她抱着哭泣。

    就这样,谭筱诗整整啜泣了十几分钟,这才慢慢停止,恢复平静。

    她放开了环住童语晏的手,童语晏心软地看着她,然后蹲了下去,轻轻拿着面纸帮她擦泪。

    “你实在让我很难跟你相处。”童语晏轻声细语,“你原本是个可爱的女孩,没办法让人讨厌,可是当你在面对我的时候,又像剌帽般地处处攻击我,然而刚才的你又突然那么脆弱,你要我怎么对待你?”

    “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真的很无助。我好羡慕你,你长得漂亮、条件又好,就算我过世的姊姊还在,她也不见得比得过你。”

    “为什么要这样比较?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有自己无法取代的优点,不是吗?”

    “是吗?那你看看我。”谭筱诗轻轻地把轮椅往后推,让童语晏看着她的全身,“像我这样一个终身都要坐在轮椅上的人,还能有什么无法取代的优点?”

    “筱诗……”

    “自从我姊姊过世,我又变成这副模样之后,我真的觉得人生变得毫无意义,我常常在想,如果今天死的人是我,不知道该有多好,最起码不需要坐在轮椅上,去面对别人可怜同情的眼光。”谭筱诗含着泪泣诉,“当初我躺在病床上,也一直很沮丧、很痛苦,如果不是姊夫,我可能活不到现在。”

    童语晏抿着唇不说话,以女人的直觉,她总觉得谭筱诗话中有话,但她还无法证实。

    “姊夫每天都会来看我,喂我吃饭,陪我聊天,推我去散步,他很温柔地呵护我,要我加油,要我坚强,要我为了大家好好活下去。他给我信心,让我相信活在这个世上是可以得到快乐的,所以我听他的话,努力让自己好起来,因为我希望姊夫能够放心,能够开心,能够不再为了这件事而自责。”

    “看来,你姊夫给你的力量,远超过家人给你的,是吗?”

    “是。”谭筱诗点点头,“谁知道,在你出现后,一切都变调了。”

    童语晏看着谭筱诗脸上的表情,这个时候的她,又变成一个不讨人喜欢的小恶魔。

    “姊夫告诉我他交了一个女朋友时,他是兴高采烈的,完全忘记当初对我的承诺,他说他会好好照顾我,会一直陪伴我,但是现在他完全不遵守诺言,因为他的心已经变了,他爱上了你。”

    “筱诗,”童语晏两眼直视着她,表情非常严肃,“你现在的态度是告诉我,你对骏惟的感情已经超过兄妹了,是吧!”

    “是啊,那又如何?”谭筱诗怒视着她,“我不能爱上他吗?我姊姊已经过世了,我又是这么依赖他,为什么我不能爱他?”

    倒抽一口气,童语晏总算明白,为什么谭筱诗会这么偏激、这么不讲理,原来她在吃醋,她不能接受陆骏惟爱上别人,这一切的一切不是为了她姊姊谭筱苹,而是因为她已经在无形之中爱上了陆骏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临演未婚妻最新章节 | 临演未婚妻全文阅读 | 临演未婚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