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临演未婚妻 > 第十五章

临演未婚妻 第十五章

作者 : 千蓝
    “谭筱诗,你不要太过分。”童语晏握紧双拳,“如果你打算玩双面人的游戏,我不奉陪。”

    “你想怎么样?难道你想动手打我吗?”

    “我确实很想动手打你,但我不会那么做,因为像你这样心理已经生病的人,不值得我这样做。”

    “你确定吗?”谭筱诗挑衅地看着她,“如果你不打我,那么我就要继续反击喽。”

    “你想做什么?”

    谭筱诗用一种好可怕的眼神望着她,然后她拿起桌上的相框,突然就往地上砸,相框玻璃马上碎满地。

    “筱诗……”童语晏惊讶极了,她一辈子没遇过这么疯狂的事。

    谭筱诗开始往前倾,她奋力地想离开轮椅。

    童语晏吓了一跳,连忙去扶她,她却狠狠甩开童语晏的手,接着人跌倒在地。

    谭筱诗抬起头来看着童语晏,嘴角迸出一丝令人战栗的微笑,然后嚎啕大哭。

    童语晏不敢置信地捣住了嘴,她没想到这个有天使般脸孔的女孩居然会用这么可怕的方式来对付她,她往后退了几步,脑筋一片空白。

    在厨房的陆骏惟跟李婶也听到声音,他们连忙冲进谭筱诗的房间,一看到眼前的景象,他们也都慌了。

    陆骏惟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又看着跌倒在碎片旁的谭筱诗,他担心她被玻璃弄伤,于是一个箭步冲向她,把她抱了起来,“李婶,帮我扶着轮椅。”

    李婶听到指令马上照做,陆骏惟把她放在轮椅上后,马上蹲下来,“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

    谭筱诗什么都不说,只是一直哭,嚷着要地上的照片。

    陆骏惟拨开玻璃碎片后拿起了照片,照片上的女孩是谭筱苹,看着她在照片上的笑容,一丝痛苦的神情又爬上他俊美的脸庞。

    “姊夫,把照片给我,我求你……”谭筱诗泪流满面,这样的她看起来好让人心疼。

    陆骏惟连忙把照片递给她,她一拿到照片,马上把照片拥入怀中,这样的动作看在陆骏惟的眼中更是不舍。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站了起来,用不解的眼神望着童语晏,“你可以告诉我吗?为什么相框会碎、筱诗会跌倒?”

    “如果我说相框是她摔碎的,会跌倒也是她故意的,你相信吗?”童语晏难忍心里的委屈反问,眼底盈满乞求陆骏惟能信任她。

    陆骏惟转过头,带着狐疑的眼神看着谭筱诗。

    “童童姊姊,你要怎么乱编故事都行,我知道你根本不把我姊姊放在眼里,对我也不需要太客气,但你不应该批评我姊姊,更不应该抢我的相框。”

    “你在说什么?”童语晏简直快崩溃了,这个女孩根本是个疯子。

    “姊夫,你以后不要来了,如果童童姊姊心里根本容不下我姊姊,那么她要你远离我们也是迟早的事。我已经说过,我跟爸妈从头到尾都不曾怪过你,你也有权追求你的幸福,但我希望你不要再带她来了,她这样伤害我们姊妹,让我觉得心好痛。”

    “童童,你到底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陆骏惟同样快疯了,他虽然不相信童语晏会做这么过分的事,但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他下意识的保护自己认为的弱者。“你难道不能用同理心去对待筱诗吗?甚至跟她抢照片,结果玻璃碎满地,要是她割伤了怎么办?你这样做,叫我怎么面对谭伯父跟谭伯母?”

    “为什么你认定是我的错?为什么你不相信是她自导自演?你不知道在你走后她变得多可怕,我看她连跌倒的角度都拿捏得刚刚好,丝毫没有受伤,倒是很会保护自己,还能泪流满面,演技逼真,令人叹为观止。”童语晏从来就不是个忍气吞声的人,照实将她看到的及感想一口气说出。

    “童童姊姊,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拿着我姊姊的照片,讥笑她的条件不如你,你还说姊夫现在是你一个人的,要我别再打电话骚扰他,我要你把相框还给我,你就把它丢在地上,我心疼姊姊的照片要去抢救,你却冷眼看着我跌倒……”

    说完,谭筱诗大哭,“姊,你为什么要死?你知不知道我现在被姊夫的女朋友欺负?你为什么不救我?你当初为什么不带我走?”

    看到谭筱诗痛哭失声,陆骏惟失望地看着童语晏。

    “你为什么这样看我?”童语晏情绪激动得直发抖。

    陆骏惟想去拍抚谭筱诗的背,却被她任性地推开,她只是抱着照片不断哭泣。

    他抱歉地看着李婶,“对不起,李婶,筱诗现在的情绪太激动,什么话都听不进去。我先把语晏带走,等筱诗平静下来之后再麻烦你告诉我,也请你帮我跟伯父伯母说声抱歉。”

    “好的,陆先生。”李婶叹了口气。

    “地上的碎片就麻烦你了,别让筱诗受伤。”陆骏惟仍然不忘提醒李婶。

    “是,我知道。”

    陆骏惟说完,他主动想去拉童语晏的手,却被她甩开,她连看都不看谭筱诗一眼,就往房门外走。

    离去的两人都没见到谭筱诗的嘴角扬起胜利的笑容。

    童语晏离开谭家,自顾自地往前走,无论陆骏惟在后面怎么喊着,都不愿意停下脚步。

    “童语晏!”陆骏惟受不了了,他上前一把抓住她,“你要任性到什么时候?”

    “我任性?”童语晏甩开他,“任性的是那个让你疼爱有加、又非常会演戏的妹妹。”

    “我不想去追究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你现在还要继续跟我闹脾气吗?”

    “你不想追究?你怕什么?”童语晏怒视着他,“你怕我真的像她说的是个嫉妒心强,看已逝未婚妻妹妹不顺眼的女人?还是不能接受那个心机重的女孩是你疼了好几年的妹妹?”

    “你要表达什么?放了筱苹照片的相框碎了满地是事实,筱诗跌倒在地是事实,你站在一旁,完全没去扶她也是事实。”

    “这么说你是相信她的话,你认为相框是被我砸在地上,谭筱诗跌倒也是我推的喽?”

    “我不想这么认为。”

    “你已经这么认为了。”童语晏冷静回应,可心已被伤得流血。

    “不然你要我怎么认为?”

    “你不信任我。”童语晏点出重点。

    “你说什么?”

    “我不在乎谭筱诗做了什么,我在乎的是你的态度,你知道吗?有时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但你只相信你所相信的,那又何必在乎我的感受。”童语晏心痛的陈述自己的心情,“或许真的是我错了,我错在不该爱上一个有已逝未婚妻的男人,最愚蠢的行为就是跟着他来到这个未婚妻的家,还天真的盼望她的家人会真心祝福我们,这一切都是我活该,我自作自受。”

    “童童,我要你收回现在说出来的话!”陆骏惟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我从来没有因为今天的事有半点责备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厘清事实、想知道真相而已,我想了解你跟筱诗的相处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你要责备我什么?若你不是已认定我有错,责备这两个字不会从你口中说出来!我不可能跟谭筱诗好好相处,像她这么可怕的女孩子,我招惹不起。”她往前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我更不会收回我说过的话,现在的我就是这么认为,我后悔认识你,后悔得不得了。”后悔自己太快投入全部的感情,才会被他伤得这么深。

    “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只要生气就可以口不择言吗?我承认我没有跟你站在同一阵线,直到现在我也还在怀疑谁对谁错,但我说过,只要你肯说,我一定会相信,因为我这么爱你……”

    “我已经说了不是吗?但你在第一时间选择相信她!如果我们的爱情这么薄弱,那我宁愿不要,我承受不起你那么瞎的爱,还好我还没答应你的求婚,我们认识很久吗?我怎么会自认为够了解你?天啊……我一定是吃错药了。”她无法再面对他,往前走几步又回头,“明天我会请人把那条昂贵的钻石项链送还给你,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从此不要再见面了。”

    他急拉住又往前走的她,“为什么你要这么说?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是一个不能沟通的人。我说过我只想厘清事实,你是我深爱的人,而她是我最宝贝的妹妹,刚才发生的事如果我不应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解读?”

    他的陈述如一把利刃再刺她一刀,“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随便你,你高兴怎么解读就怎么解读,你出来追我干么?你那个宝贝妹妹哭得肝肠寸断,你不担心她被我这个恶毒的女人害得遍体鳞伤吗?还不快回去看看她,听她继续哭诉我是怎么欺负她的。”说罢,她用力甩开他。

    “童童,你真的失去理智了。”陆骏惟再度抓住她的手,“你别再往前走了,赶快上车。”

    “你放开我,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被人冤枉,冤到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童语晏再度甩开他,“就算我走到天亮,那都是我的事。”

    看她继续往前走,陆骏惟不得不先回头开车,他不可能把她抛下,尤其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

    “童童,上车。”打开车窗,他把车开到童语晏旁边。

    童语晏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陆骏惟生气了,他停好车后走下来,挡在童语晏面前。

    “我从头到尾没有说你什么,你为什么要那么生气?”

    “但你从头到尾就不相信我。”她爱的人竟不相信她!

    “如果真是一场误会,你也不需要跟我呕气。”

    “我不想跟你讲话。”

    “你打算一个人走下山是吗?”陆骏惟依旧耐着性子劝她,但他知道自己已到极限。

    “不要你管。”童语晏别过头。

    “上车!”

    “你走开。”童语晏试图想把他推开。

    “童童,我叫你上车。”

    “我为什么要坐你的车?”

    “现在不是你耍脾气的时候,这里是山上,根本不可能有出租车,况且是我带你来的,我就有义务带你回去。”

    “义务,又是义务!”童语晏几近失控,“你对谭筱苹有义务,对谭筱诗有义务,对整个谭家有义务,这都是你个人的自由,我无权过问,但我童语晏不需要你对我有任何义务,我没那么脆弱。”

    “你现在情绪不稳定,我们先不要讨论这个话题,现在我要你立刻上车,如果你不自己上车,我就把你抱进车里。”

    看童语晏倔强地不理会他,陆骏惟干脆动手把她抱了起来,任由她用力地捶打都不放手,然后打开副驾驶座车门,把她放在座位上。

    “不要想在这里下车,你下车后我一样会把你抱回来。”

    童语晏抿着嘴不说话,故意把头撇开。

    陆骏惟坐进车里,他发动引擎,全速驶离。

    一路上两人都不说话,直到童语晏家楼下,陆骏惟停好车,叹了一口气,“不要跟我冷战好吗?我受不了这样子。”

    童语晏仍旧不说话,她打开车门后立刻下车,并大力把车门关上,走进大楼。

    车内的陆骏惟用力的捶了一下方向盘,陷入痛苦之中。他好气自己,明明想好好跟童语晏沟通,怎么最后让她负气离开?他看着这栋大楼,却无法鼓起勇气追进去。

    而在卸下武装后,在电梯里的童语晏也哭得肝肠寸断,她难过地蹲下来,任由泪水不停宣泄。

    在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之后,她到底该怎么面对陆骏惟、面对这段感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临演未婚妻最新章节 | 临演未婚妻全文阅读 | 临演未婚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