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无价小气婆 > 尾声

无价小气婆 尾声

作者 : 绿风筝
    从那天起,柯可雅每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总是有个高大英挺的护花使者默默守护在她身旁,不论刮风或下雨,也不管她如何冷漠以对,更不管手边的Case有多紧迫累人,只要她下班走出便利商店,他总是让她第一眼就能看见自己等候在那边。

    她大多时候都是沉默的,不讳言,她是有点赌气,存心想刁难他,又或许是……有些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还不如什么都不说,也省得破坏这相伴的宁静。

    她想,如果两个人即使无话可说,却还不觉得厌弃对方,那未尝不是件好事。

    有时,他会陪她一块安静,有时,他会主动说起自己私生活的点点滴滴,这天,他甚至破天荒的说起了他和梁次擎——

    “我们曾经是很要好的同学。”

    平静的美目闪过一丝惊诧……真的假的,他们曾经是很要好的同学?!

    “但最后我们的友谊毁在一个女人手上。她是我的初恋情人,曾经,我以为我的人生就是属于她的了。那时,她是个模特儿,我只是个穷留学生,不可讳言,我会走上摄影这条路,或多或少是因为她,她曾经说过,她绝对不会为钱出卖自己,可是,她却在某一年的圣诞夜送给我一个很番石榴的惊喜——”

    “什、什么?”她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惊喜摧毁了他们的感情。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当我兴高采烈的带着礼物推开她房间的门,却看见我的女人跟我很要好的同学赤luo相拥在床上酣睡。上床的原因无关酒后乱性,也无关情爱,她很明确的告诉我,因为梁次擎是朗峰集团的继承人。”

    柯可雅微微倒抽了一口气,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信任的好友和喜欢的女人竟携手背叛他!

    该死,她那天还跟其中一个王八蛋那么融洽的吃着马卡龙!

    她好气愤,气到舌头差点打结,“他、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双拳捏得死紧,指节泛白。

    她如此赤|luo的愤怒让阎骧心口一暖,觉得昔日那道伤口被抚慰疗愈了,就算曾经很痛,此刻也都不算什么。

    他情不自禁伸出手抚摸她因为气愤而涨红的脸庞,眷恋的摩挲着……

    “别说是你,直到现在,我依然不知道,他们怎么会这样对我。我就是这样跟梁次擎翻脸的,就连他们的婚礼我也没去参加。”

    “什么,他们还邀请你去参加他们的婚礼?!”这、这简直不可饶恕。“……那你去了吗?”

    “当然不可能去,去了那就不是婚礼现场,而会变成命案现场,这世界上就不会有阎骧这个摄影师了。”自我解嘲之余,暗忖,那我也没机会遇见你了。

    她为他的遭遇而心疼,胸口像是被人揪紧似的难受。

    “……是不是因为她,所以你再也不相信人,甚至习惯质疑人,认为每个人都会为了金钱出卖自己?”

    “我不能说没有,也不能把一切责任都推给她,这社会上本来就有许多为了往上爬而不择手段的女人、男人,我只能说,我确实对信任有很大的障碍。”在她面前,他不想掩饰自己阴暗的一面。

    她一方面替他感到心疼,一方面又觉得生气,两种情绪冲击下,最后化作一句无比扎实的大骂,“傻瓜!你是傻瓜——”

    阎骧微愣,继而玩味的望着她。

    “你怎么会为了那种不值得的人,而不再信任人?一定还会有的,这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值得你去爱、你去信任的人,如果你因为这样却步,那我只能告诉你,大笨蛋阎骧,你损失可惨了!”

    “那你呢?如果你曾经被深深的伤害过,你还会愿意去爱、去信任吗?”

    “当然!”脱口而出的她愣住,总觉得这问题隐约藏着陷阱。

    阎骧微勾了勾嘴角,暗喜,“其实我也不是不相信,我知道有那么一个人,但是,我不知道她还愿不愿意给我这样的机会。你,可以帮我问问她吗?”

    他缓缓的弯下身,向她贴近,那双深邃的黑眸款款的凝望着她,看得她没来由的心一阵乱跳,呼吸急迫,最后只能傻气的摇摇头,“……我、我不知道。”

    匆匆别开脸,回避那令人心跳加快的注视,暗吁一口气。

    “没关系,你只要帮我告诉她,我下个礼拜要回美国了。”

    他、他要回去了……

    柯可雅第一时间回过头来,表情惊诧的望着他。

    那意味着,他们是真的要分开了。思及此,她心痛得忍不住咬住下唇,努力咽下喉口的那股酸楚。

    “我希望她能跟我一起走。”

    就像是洗三温暖,这句话当场把掉入深渊里的她重新拉起来,带入了另一个令人发颤的惊喜里。

    阎骧拿出一本杂志递给她。

    柯可雅知道这本杂志,那是不久之前,她第一次以摄影师的身分工作的第一个Case.那是一次意义非凡的工作经验,而他,自始至终都陪在她身边为她加油打气,他并不干涉她的想法,由着她去自由发挥,只适时的给她一点小意见。

    她不解的望他一眼——

    “你应该看看的,你都不知道她拍得有多好,因为她,这期杂志的销售创下新高,大家都夸她是个有潜力的新锐摄影师。”

    柯可雅两颊微微发热,因为这样的赞美。

    “于公于私,我都强烈的认为,她的摄影天分不该埋没在叮咚叮咚的小店里,她应该跟着我出去闯一闯,向更多人展示她的天分、她的敏锐。”

    她傻傻的看着他,心情很是摆荡……

    “这张机票是给她的,告诉她,我会在机场等她。我希望,她不会让我一个人失望的回美国,因为,我怕这会是我最后一次去信任。你会帮我转告她吧?”

    “我……”她恍惚的点点头。

    “对了,还有一样,请你务必帮我一起转送给她。”他哑着嗓子柔情说。

    “什——”

    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彻底被吞噬在他温柔的唇瓣里,淹没在那缱绻翻转的浓情纠缠……

    她先是微愣,但很快便投入并且感受。好想,好想要永远被这样亲吻……

    浓烈的情绪涌上,她紧紧的攀住他,忘情的回应,嘤咛呻吟着不想停下,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他才眷恋不舍的放开她。

    “告诉她,我爱她。”

    柯可雅像是被点了穴,傻傻的看着阎骧,完全无法动弹。

    第N次拿着机票,翻开杂志,对着自己的作品欣赏再欣赏,觉得自己真是厉害,怎么能够拍出这么美丽的照片。

    只是,喜悦总是很短暂,脑子很快的便被庞大的烦恼占据,然后,第N次她心情紊乱的闺上杂志,两只眼睛瞪着手中的机票,不知道是该撕掉,还是勇敢去飞——

    怎么可能一走了之,怎么可能?

    姑且不说家里还欠银行一堆钱,她走了,家里的经济怎么办?谁来扛?她不在,爸爸妈妈和妹妹三个人要怎么生活?

    这张机票带来的不是自由与美好及对未来的向往,而是沉甸甸的压力,是她每想一次就要感到挫折的怪物!

    她颓丧的趴在和室床铺上踢蹬四肢哀鸣……

    突然,手一空,原本握在手里的机票被抽走——

    “哇呜,美国、台北的单程机票?!姊,你该不会是要跟阎骧去美国吧?”话说这几天,阎骧这家伙守着老姊守得可紧哩。

    “嗟,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其实,之前藏着姊姊好让阎骧痛苦,全都是她和小米姊的主意,因为她老姊根本就是爱惨了人家,要不是她和小米姊誓死挡着,只怕老姊第一天看到阎骧出现,就已经乖乖的匍伏拜倒了,哪里还能撑到现在。

    既然都这么爱了,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姊心里肯定很想跟阎骧去美国。

    “别跟我说你打算跟他谈远距离恋爱,现实可是很残酷的。”

    同住一个屋檐下的男女都会一拍两散了,更别说各自待在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城市里。

    “但是肚皮更现实,别忘了我们家还欠银行好多钱,而且咱们这一家子是要吃饭的,难不成我去美国,留你跟爸妈在台湾喝西北风?”

    “你忘了吗,还有我啊!你放心去美国,你不在,这个家有我撑着。”柯可芬拍胸口说。

    “你?!不行不行,你还小。”柯可雅一口否决。

    其实,柯可雅早已经作好放弃爱情的打算了,总不能她一个人爱得开开心心,然后不管全家人的死活。

    虽然失去他会很痛,但是,牙一咬,没什么撑不下去的,大不了晚上睡觉躲被窝哭一哭,隔天起来依然是一条好汉。真要她抛弃一家老小自己去爽,抱歉,她做不到。

    “出,是多小?你别忘了,你可是高中毕业就扛起家里的经济重担,你都行,没道理我不行。再说这些年,你已经付出太多了,总不能把你的终身幸福都一起赔进去吧?”柯可芬感性的望着姊姊,眼眶不争气的泛红。

    “傻啦,说什么呢,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什么赔不赔的。”她佯装愠恼。

    “既然是一家人,就应该是大家一起承担。”

    唰——和室的木门被一把拉开,柯父、柯母挺挺的站在门外。

    “爸?!”

    “妈?!”

    两姊妹齐声唤。

    柯父搔搔头,腼腆着脸,“……我跟你妈刚好有件事情想要跟你们两姊妹说。”

    “什么事?”柯可雅拉着爸妈坐下。

    “是这样的,我跟你们老爸盘了一个小推车,打算以后一起去市场卖豆花。不然每天不是打零工,就是无所事事的发呆闲晃,明明才五十几岁,人生却已经没有目标,生活多没滋味。所以,我跟你爸决定要开始做点小生意。”说起即将开始的小生意,柯母跃跃欲试,人也精神起来。

    “真的吗?太好了,我以后没课可以去帮忙。”柯可芬说。

    “可雅,这些年都怪爸爸太不负责任,因为被朋友背叛就灰心丧志,结果把该承担的责任都丢给你,爸爸实在太对不起你了。”柯父很是惭愧。

    “爸,你说什么呢,你一直都很好,跟妈一样,你们都是我跟可芬心目中最好的爸爸、妈妈。”她拉着爸爸的胳膊撒娇说。

    “你爸说的对,别人家的女儿十八岁都还在开心的玩,只有我们家可雅,小小年纪就得扛这么重的担子,不只要养爸爸妈妈跟妹妹,还得还银行钱。有时候看你忙到三更半夜才回家,妈妈就心疼。”

    “不过,现在你可以放心了,我跟你妈决定振作起来,做个小生意,虽然不能说赚大钱,但至少踏踏实实,生活也会更好过些。”

    “可雅,那个男生对你好不好?”柯母问。她老早就隐隐约约察觉到女儿好像谈恋爱了,方才又听到两姊妹的对话,忍不住好奇问。

    柯可雅的脸蓦然绯红,“就还不错啦……”

    “重点是姊很喜欢人家。”柯可芬打趣说。

    顶了妹妹一拐子,“柯可芬,你不要乱说!”

    “最好我乱说。不然晚上等小米姊来,你们自己问她,小米姊不会骗人的。”

    柯父眉头深锁,方才两姊妹说的话他也听见了,此刻心情正复杂着,踌躇须臾,“叫他明天来家里吃饭,像这样招呼都不打一声,一张机票就要把我的宝贝女儿拐去美国,这象话吗?”

    “爸——”

    “想去就去,别怕,不管你去什么地方,老爸老妈永远都在这里,你随时都可以回来。”柯母轻拍她的手,鼓励说。

    “还有我!我也在。”柯可芬不甘被遗忘,赶紧跳出来声明。

    “我知道。”柯可雅咬牙忍住泪。

    第二天,阎骧来了,柯家小小的餐桌,几道家常小菜,连同高小米一共六个人将餐桌严实的围成一个圆。

    开始,柯父并不说话,气氛有点凝肃,倒是柯母亲切,不住的夹菜给阎骧。

    “粗茶淡饭,你别嫌弃。”柯母笑咪咪说。

    “伯母手艺很好,味道很香。”

    “来,喝酒。”柯父突然举起酒杯。

    阎骧见状,赶紧放下碗筷,跟着双手举起酒杯。

    柯父一句“干啦”,阎骧马上跟进。

    就这样一连喝了三杯,柯父眼眶突然红了,“少年仔,我跟你说,我们家可雅是我的掌上明珠喔,你不要以为美国很远,就可以欺负她,你要是敢让她哭,我包机去美国把你吊起来打,听到没?我家是不富裕,但是,我也不会让女儿受委屈的。”

    “我知道,我会好好照顾她。”阎骧牵起她的手,如是保证。

    “唉唷,爸,人家明明是要去美国工作勇闯大苹果,你怎么搞得好像我要嫁人了。”

    “那不是迟早的事吗?”阎骧笑望她。

    柯可雅羞答答的低下头,偷捏他一把。

    一年后,阎骧和柯可雅自美返台度假——

    他们……还没结婚,但是感情如胶似漆,小两口过着令人称羡的甜蜜生活,就连回台湾度假也要黏踢踢。

    位于门马影像工作室三楼的主卧室里,凌乱的大床上,男人伸出手臂紧紧的搂着怀里的小女人,女人软软依偎,在一片宁静中呼呼酣睡,嘴角还隐隐含笑,透露他们对生活的满足。

    忽地,一记尖锐的门铃声响起——

    男人大皱眉,女人鸵鸟的躲向男人怀里,藉此逃避噪音骚扰。

    昨夜的那场欢畅淋漓,让他们睡意坚定的连根手指都不想动,更遑论起床。偏偏门铃声比他们的睡意更坚定,铃——铃——一声比一声还长。

    男人暴怒的睁开眼睛,正在思考着要怎么毁灭那该死的门铃,突然,怀里的小女人像是被针戳到似的坐起身大叫——

    “糟了,几点了?”

    阎骧瞟了一下床头的设计小钟,“九点。”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她跳下床,顾不得遮掩,一边捡着散在地上的衣物,一边踉踉跄跄的往浴室里窜。

    阎骧半坐起身,抓来枕头往身后靠,神情慵懒的看着他的小女人慌慌张张的忙进忙出。

    这是他每天起床最喜欢做的一件事,看着迷糊的她luo着身躯,因为睡晚而慌张乱窜,他就觉得她好真实好可爱,心里尤其得意——嘿,这个女人昨天晚上是睡在我怀里的!

    突然,柯可雅踢到柜子,曲着膝盖大叫,“喔!”又继续乱窜。

    阎骧心提了一下,见她无碍,没好气地提醒,“小心点好不好?”

    “人家、人家来不及了嘛……”她弯身在还来不及整理的行李箱里翻找衣物。

    “你到底在来不及什么?”

    “我忘了我早上有个艾丽杂志的棚拍。”她可怜兮兮的嘟嘴。“哇,终于找到了!”找到想穿的衣服,她咚咚咚的跑去冲澡。

    他皱眉,“艾丽杂志的棚拍?!你什么时候接了这个工作,我怎么不知道?”

    边问边翻开被子下床,跟着大摇大摆的走进浴室去,看见目标,双手直接上前抱住花洒下的女人,准备来一场浪漫共浴。

    “就昨天啊!昨天小舅突然打电话来,拜托我务必要帮忙。”柯可雅大叫,“哎唷,别来乱好不好,人家快来不及了!”拍开那只乱揉她身体的色手,话题又绕回艾丽杂志的棚拍Case,“小舅拜托完,然后雅惠姊——喔,就是艾丽杂志的编辑,你之前也见过的,雅惠姊打电话来说,我要是不帮她,她就会死翘翘,所以……”她只好情义相挺了。

    阎骧狠狠的翻了个大白眼——

    果然又是小舅!他在心里咒骂小舅不是人一千次!

    每次都这样,他和雅雅明明是回台湾度假,没人性的小舅却总是滥用职权、滥用亲情死皮赖脸的逼人工作,以前是骚扰他,现在发现雅雅比他更好说话个一百倍,就转向她下手。

    门铃还在聒噪作响,听得柯可雅好紧张,手忙脚乱的,阎骧心疼,轻叹一口气,只好摸摸鼻子自己跳出来护花——

    “慢慢来,我先下去开门,准备工作还得花上一段时间,你不用急。”

    柯可雅感动的眨着大眼睛,“你最好了……”她抱着他狠狠亲了一下。

    “先别亲,亲了我会受不了,今天晚上我会把我自己打包整个都送给你亲个够。”

    “色|狼,快下去啦!”

    阎骧笑嘻嘻的穿上衣服,不管铃声有多急,他悠哉悠哉的下楼,开门让工作人员进来,并指挥他们开始准备工作,自己则动手先帮柯可雅把摄影器材准备好。

    还在等梳化的嫩模小佳觉得无聊,东晃晃西晃晃,看见正在调整棚灯测光的阎骥,心中暗忖——哇,好帅气的小摄助,去钓钓!遂妖妖娇娇的走上前来,“嗨,我是小佳,你叫什么名字?”

    阎骧冷瞟一眼,没吭声,径自做自己的事情。

    “当摄助很辛苦吧?欸,你这样一个月薪水多少,有没有22K?我看你长得还不错,要不要一起来当麻豆?我可以帮你介绍工作喔,肯定比你当摄助好,姊姊给你靠。”她挺起胸脯,秀了一下事业线。

    “你很红?”

    “马马虎虎啰,你知道志玲姊姊吧,我常跟她一起工作。”

    “你?我看你连帮志玲姊姊提鞋都不够格吧!”

    小佳脸色一沉,“哼,敢这样跟我说话,你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打杂的小摄助,22K的小摄助,我待会就叫你老板开、除、你!”

    “是谁要开除我家的小摄助?”柯可雅刚踩着从容的步伐下楼,就听到小麻豆指着阎骧的鼻子,威胁要开除他。

    小佳有听说今天的摄影师叫柯姊,是国际摄影大师阎骧的爱徒兼女友,讨好了柯姊,说不定她哪天就能成为纽约时尚杂志的封面麻豆,一举成名天下知。

    她正想要上前推销自己兼告小摄助一状,没想到那个该死的小摄助居然抢在她面前——

    “老婆,我好怕喔,这个恰查某叫你要开除我欸,我太怕了,我们不要接艾丽杂志的棚拍了啦,好怕喔……”

    阎骧故作小鸟依人的把头靠在柯可雅肩膀上,双手不住的轻捶着,一副“我不依我不依”的娇嗔样,好像自己真的被吓得很惨似的,殊不知,其它人才真是被他的举动给吓傻了。

    ……老婆?!这个小摄助叫柯姊“老婆”,这么说来,他、他是……小佳脸色惨白活似见鬼。

    柯可雅被阎骧的幼稚举动弄得好气又好笑,心里更是同情被吓坏的小麻豆。

    本来蔡雅惠很怒,马上要换新的麻豆,还是柯可雅挥挥手,表示不在意,这才保住小麻豆的工作。

    结束工作后的当天晚上,两个人独处的三楼主卧室——

    “切,都你当好人啦。”阎骧酸溜溜说。

    “哎呀,人家年纪小,眼睛放在口袋里没拿出来,不知道你就是大名鼎鼎的阎骥,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柯可雅软声哄着她的大男人。

    “但是我被吓坏了啊,不信你摸摸我的胸口,你摸你摸……”他硬是抓着柯可雅的手往自己衣服下的胸膛摸去。

    “臭阎骧,你很三八欸!”

    “不管,今天晚上你要好好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少来,”推了他一把,她似是想起什么,“你早上乱叫我什么,老婆?我嫁给你了吗?老婆是你叫的吗?”

    “你不是我老婆不然谁是?好啊,既然你提了,我们今天晚上就说清楚讲明白啊,我阎骧免费让你柯可雅睡了一整年,有点良心今天就对我负起责任。”

    她莞尔挑眉,“怎么负责任?”

    “跟我结婚,给我名分。”

    柯可雅噗哧一笑,“你这是在跟我求婚吗?”

    “不是。求婚还可以拒绝,我这是逼婚,你只可以点头,不准摇头。”突然,

    一枚不知道打哪来的戒指,二话不说就往柯可雅手指上套,他牢牢的搂住她,威胁说:“快说我愿意,不然你就完蛋了。”

    她强忍心中的欣喜,故作不悦地嘟嘴说,“好霸道喔……”

    “好说好说,我还有更霸道的呢!接下来你会有一整晚的时间慢慢喊,老公,我不敢了。”

    灯一关,推倒她,飞扑她,狠狠的宠爱她。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无价小气婆最新章节 | 无价小气婆全文阅读 | 无价小气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