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皇商榻前的帝女 > 终章

皇商榻前的帝女 终章

作者 : 寄秋
    “公主,你真的给皇后下毒?”

    掀开马车帘子,听着耳边熙熙攘攘的吵杂声,人声鼎沸,小贩的叫卖声一声高过一声,穿着普通衣裙的文若荷还是难以置信有生之年能走出高墙四起的皇宫,能闻到自由的气味,看着每一张不用战战兢兢,害怕下一刻死于非命的脸孔,以及小孩子清脆无伪的笑声,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还是在作梦?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她用自己的双脚走出那个令人喘不过气的牢笼了!

    “以毒攻毒,以眼还眼,当初她怎么对我们和清华离宫的众人,我就怎么回报她,人善被人欺,若不还以颜色,她真以为她的恶毒行径不会得到报应。”不是不报,而是等着她来报,她要为死去的宫人讨回公道。

    “那她会死吗?”真可怕,艳丽不减当年的美貌竟生出一朵一朵黑色的小花,布满整张脸和身躯。

    “让她死岂不是太便宜她了,我要她活着受苦,日日夜夜看着自己丑陋的脸而崩溃。”兰泽芳依凭的就是勾人的美色,如今她夺走了它,看兰泽芳如何和后宫众佳丽争宠,绑住西寰帝多情的心。

    “那华玉公主呢?”虽然大快人心,可是文若荷觉得她很可怜,毕竟杜华玉当了她六年的妹妹。

    向晚好笑地睨视凡事都想顾全的文若荷。“我不可能让她继承帝位,清华公主坐不到她也休想坐到,就留给云贵妃所出的晔弟吧。”

    “公主,那奴婢呢?真的不用再回到宫里?”她好怕这只是一场梦,一觉醒来又身在风华宫。“你想回去?”

    文若荷一颗头摇得快断了,令人莞尔。

    既然是名闻四方的女诸葛,向晚不可能什么也没做地离开皇宫,为了给死去的宫人报仇,她让随她入宫的木云制作好几张人皮面具,先乔装成杜华玉给兰泽芳送吃食,不疑有他的兰泽芳吃了几口,食物里的琼玉残荷毒便发作了。

    此毒以七七四十九种毒花混九九八十一种毒草精制而成,毒液如水无色无味,一滴便足以令人全身长出黑色花朵,附体而生,食人精血,如寄生虫一般,人不会死却也终身摆脱不掉此毒,一旦试图解毒,花儿会群起涌向血源最丰足处,也就是心窝,它们也不想死,所以会拚命吸食,使得宿主痛不欲生而不敢解毒。

    至于杜华玉,木云在抢救下意图自尽的文若荷后,便领了向晚的命,装成宫婢在她膳食中下了一种叫人身体日渐虚弱的毒,死不了也治不好,随着毒性累积,将镇日蔫蔫地,无精打采,一受风就着凉,吃药比吃饭多,一个月有二十天卧病不起。

    “既然出来了我也不会让你回去,香尘戴上人皮面具假装是生病的你,与素心里应外合,她很快就会被太医诊断出得了会传染的疾病而移出宫外,不久便会暴毙身亡。”得了会传人的病而死的尸体必须焚毁,只要弄个替身,到时一把火烧了,谁晓得骨灰坛子里装的是谁。

    金蝉脱壳,以死遁逃,而且无尸可寻。

    然后自然有人会把香尘和素心接回凤宅,计划天衣无缝。“哗!鲍主好聪明,竟然想得出这般高明的计谋,奴婢好生佩服。”天香郡主说得一点也没错,公主真厉害。

    向晚又多了一名狂热的崇拜者。

    “注意用词,不要再公主、奴婢的挂在嘴上,以后你就和木清、幽人他们一样喊我姑娘,免得泄露身分。”她现在也戴上一张宫女的面具,连眉间的红痣也遮住了。

    “公……是的,姑娘。”她改口。

    如今的文若荷已换上一身素衣,眉心也无观音痣,向晚身边的人更是全都易容乔装,包括云破天口中可能成残废的木清,他的伤早在向晚医治下,只留下淡淡的伤口。

    说话间,一行人下了马车来到宰相府前。

    “木清,拿公主令牌去叫门。”以其人之道还诸其人,她就是个爱记恨的,别人欠她的,一定要讨回。

    装成半百老头的木清一跛一跛地拉着狮头门环叫门,正好他腿有伤,也跛得有模有样地,他将公主令牌拿给门房一看,大门马上拉开,两排侍卫站得直挺挺的,威风凛凛,神色锐利。

    但是入内的一行人看也不看一眼的走过,入了宰相府找的不是正在朝堂上和皇上及诸位大臣讨论南方大旱、粮食歉收的云宰相,而是公主太傅云破天。

    几人被府里管事领进一间书房,随着男子声音扬起,一把亮晃晃的鱼肠短剑立即架在文若荷脖子上,原本还庆幸自己逃出皇宫的她顿然脸色一白,惨无血色,不敢相信这个名叫幽人的丫头居然想杀她?!

    “是我找你,久违了,破天哥哥。”向晚乔装的宫女走在前头,语气柔媚娇软,似玉轻击。

    破天哥哥……云破天眉头倏地一拧,看向她身后眼眶含泪的文若荷。“你是谁?”

    “破天哥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前不久你还派人追杀我,欲置于我死地,这么快就不记得了吗?”果然心狠之人记性差,只记得别人欠他的,不记得他欠别人的。

    “是你?!”他目光一利,冷冷迸射,第一眼先看向她眉心,疑心她是否是他所想的那个人。

    “多年不见,来找破天哥哥叙叙旧,泡壶好茶聊聊别后离情,不知欢不欢迎?”向晚一副来做客的模样,不待人招呼便在主位坐下。“你想做什么?”他声冷如刃,剐人体肤。

    “哟!开门见山,这么直截了当呀!很好,既然你爽快,我也不罗唆,就拿你的小若荷换我家二爷,这笔交易划算吧!”美阵盈盈一睐,看似妩媚无害,却内藏锐锋。

    商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这是她跟凤扬尘学的。

    云破天眼眸眯了一下,似在思索她话中是否有诈。“好,我让人带他出来。”

    他对身后的侍从打了个“放人”的手势,一会儿身形狼狈,外袍犹带血迹的凤扬尘便在两名仆役的搀扶下,十分艰涩地走到众人面前。

    表面看起来冷静自持的向晚暗暗手心一握紧,垂落的目光闪过一丝痛楚,随即一扬眸又恢复原样,清亮得宛如清泉洗过的碧空,晴色朗朗,万里无云。

    “二爷,你还好吧?你这一身狼狈是向晚生平少见,颇为震撼。”云破天敢伤他?很好,他死定了。

    听到饱含担忧的讽剌,凤扬尘抬了抬肿胀的双眼,咧嘴一笑。“向晚小心肝,你舍得来见爷了,听说你被人掳了,爷这些天吃不下也睡不着,整个人黯然消瘦,你看爷是不是瘦了很多,心疼不?”

    “我这样你也认得出来?”她失笑,为他惊人的本事感到诧异和愕然,连向来精明的云破天都抱持几分怀疑,而他却是不假思索叫出她的名字,真不知他哪来的眼力认出她。

    “你这是在侮辱爷还是看轻自己,不论你变成什么模样,爷用鼻子一嗅就能嗅出你的味道,香的咧!哎呀!痛痛痛……爷被打得好惨哩!向晚快过来扶爷,全身骨头都要散了……”他惨叫不休,一副即将重伤不治的样子。

    “杀人不过头点地,虐囚就行径卑劣了,破天哥哥可否告知我家二爷犯了什么罪,公主在此,你可得实话实说,满口谎言也是有辱斯文,身为公主太傅可别误人子弟,教出狼心狗肺的两足禽兽。”向晚言语刻薄,句句伤人。

    “向晚偏心,你怎么只喊爷二爷却喊他破天哥哥,爷心痛,爷吃味,爷捧醋狂饮,喊声尘哥哥来听听。”凤二爷大声插话,醋味四溢。

    “你闭嘴,等我解决了他再来整治你。”敢往虎口里送,他最好拈拈自个儿皮够不够厚。

    河东一狮吼,“撒娇”耍赖的凤扬尘顿然乖得像等糖吃的娃儿,一双迷人的丹凤眼眨呀眨的,似乎颇为期待她的教训。

    “破天哥哥,你还没说出个理呢!不过我这人一向宽宏大量,不计较你做过多少错事,这样吧,我家二爷身上有几个伤口,我就比照深浅在若荷身上留下几道,公平吧!”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

    幽人将文若荷往前一推,手中的短刃作势要在白嫩的肌肤上一划。

    “住手——”云破天大喝。

    “当然也有另一种玩法,你来代替她,你身上的伤口越多就越能还你一个完整无缺的宝贝儿,你肯吗?”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痛,他才明白别人有多痛。

    “……”黑眸阴郁地瞪着她。

    “公主,不要呀!是若荷不好,若荷让公主失望了,你放过云大哥吧!求……呜——求求你不要伤他,云大哥是好人……他不会再犯错了……呜——公主,饶、饶了他……”公主明明答应过她的,怎么又反悔了?

    哭得声泪倶下的文若荷根本没想过向晚不曾答应过什么,她只是没开口,默不吭声,让人以为她已不追究此事,不再提起。

    文若荷把事情想浅了,蓄意谋杀皇亲是多么重的罪,云破天要杀的可是皇上的亲生女儿啊!若是让人知晓了这件事,不仅官居一品的云宰相要如何向天下谢罪,云家又怎么对得起西寰帝的厚爱。

    真假公主事件的解决之道不是赶尽杀绝,云破天至少得先想办法见上杜清浅一面,坐下来把话说开,谋求应变之策,而非一意孤行痛下杀手,视人命如草芥。

    “够了,不要逼她,把刀拿来。”看见心爱女子声泪倶下地为自己求情,云破天心如刀割般难受。

    向晚眉儿弯弯,展颜一笑。“二爷,你靴子里的小刀借用一下,等会儿再还你。”她口气哄人的只差没说个乖。

    凤扬尘笑得欢快,取出三寸尖刃,看得云破天眼睛发直。

    “你居然有刀?”那他为什么还甘心受缚,受他百般无礼的对待而不反击?“再瞪你也没爷长得貌美若仙,爷就是长得比你美,嫉妒呀!”凤扬尘拽得二五八万的瞟了云破天一眼,又朝向晚招手。“爷没白挨疼,过些日子就让他瞧瞧爷的威风,百年皇商不只是一块匾额而已,爷想要让天下大乱谁又阻止得了,开门七件事……”

    柴、米、油、盐、酱、醋、茶七样民生用品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无预警严重缺货,从南到北,船运、陆运,跑单帮的全都停了,有钱买不到,整条商铺有一大半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关起门不做生意。

    百姓急、官员急、皇上更急,一个个上书禀报的不是大旱缺粮便是水患成灾,所有的肉呀菜的全遭了殃,想吃就得自己养、自己种,运不过来就是运不过来,管你官儿多大都得啃干粮过日。

    士、农、工、商,商敬陪末座,可是在国难当头之际,商人最大,唯有他们能调来粮米果腹,在无柴时给人炭火,食、衣、住、行若没有他们,大家唯有坐困愁城,等着菩萨显灵了。

    而这些全算在云破天头上,凤扬尘要让他知道,他凤二爷玩得起,敢动他女人还得先掂掂自己斤两。

    在连续吃了二十多天干冷无油的白馒头后,身上被划了三十七道伤的云破天得了一个惨痛的教训,千万不要得罪凤氏家主凤扬尘,他绝对是小人中的小人,锱铢必较,谁吃了他一斗米就要吐出一座米仓来还。

    还有,他的妻子也惹不得,是个不折不扣的女罗刹,平日如菩萨一样慈眉善目,观音心肠,待人和善,人美心也美,可是动到她身边的人,绝对护短的她会让对方明白一个道理——

    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女人。

    ★★★

    玉林国大庆三十年

    皇帝恸诏:皇太女清华公主,年十七,身染恶疾,六月十五薨,追封圣皇公主,三日挂白,举国哀悼。

    钦此

    简单的两句话带过杜清浅的一生,没有盛大的葬礼,没有百官至皇陵跪送,没有百姓哭丧三日,连个披麻带孝的也没有,一个骨灰坛子,安安静静地摆在孝思堂,由守陵的皇室宗亲供奉。

    日后,丰王爷杜西津多了一名义女杜向晚,眉心有颗观音痣,与义妹天香郡主感情甚笃,后下嫁凤氏家主凤扬尘为妻,为凤氏当家主母,凤氏从此家业兴隆,家宅平安,家和万事兴。

    观音面女诸葛与阿斗自此结成连理。

    “啊——你、你又扎我一针……”悲愤呀!他又不是针线包,专门插针用。

    “我、我忘了,一时顺手就……扎了。”扎习惯了,他一靠近她想都没想就扎下去,这是本能反应。

    狼遇多了就有一套擒狼术,没办法的事。

    “有没有搞错,我是你的夫婿,你是我的娘子,今晚是我俩的洞房花烛夜,你要我这样子僵着到天亮吗?”他不过剥光小娘子的衣衫,摸着胸脯,亲亲小嘴儿,揉揉小蛮腰,然后……然后就被剌了。

    向晚一脸尴尬地瞄着他哭笑不得的脸。“你不是吃过师父的解毒丸,没用吗?”

    “那个庸医,他根本是骗钱嘛!拿了我一千两白银却给我百毒无解的假药,我要去拆了他的招牌,踩烂他家的祖坟,抽了他的骨头磨粉。”供他吃、供他喝、供他当祖宗,他居然作假!

    “回春堂挂在我名下,是我的私产,你不能拆,还有,我想不是师父的药无效,而是我的医术比他好一点点,毒技又比他高明一些些,他的医术碰到我的毒……”唉!她当初也只是想提升毒术,以不害人命的方式将人制住,哪知……听到娘子的“自谦”,动弹不得倒在床上的凤扬尘都想哭了。“娘子,我要洞房,新婚夜不洞房会夫妻离心,我不要娘子和我不同心。”

    “可……那要怎么做……”脸色若霞的向晚十分为难,她会医不代表她懂夫妻间的那回事。

    “怎么做……”丹凤眼眯成弯月,嘴角扬得高高,笑得有几分……狐狸样。“娘子,你先亲亲为夫的嘴,再脱下为夫的衣服,接着脱下你自个儿的衣裳,然后……”

    然后怎样,为什么没声音了,让人听到一半听不清楚,心口吊着好不难受,难得一次跑来听听壁脚,为何不成全她呢?

    一只大掌拍拍蹲在窗户下头偷听的“幽人”,她不耐烦地拍开,叫人家别吵她,她腿麻爬不起来。

    “木云,你想二爷明天送你一张轮椅吗?”

    “我明明叫幽人,不是木……呃!木犀哥,你还没睡呀!”“幽人”干笑,耳边的假皮微掀。

    木犀拎起她的耳朵,面色不善的横睇她。“再用幽人的脸做坏事,我让姑娘将你的全身涂黑,看你还能假扮谁。”

    “没……没这么狠吧!泵娘才不会这样对我呢。”木云笑嘻嘻的耍赖。“姑娘不会,但二爷会。”木犀冷冷提醒。

    隔日,全身被涂上黑油的木云,被高高倒吊在凤家大宅最高的树上,身上还挂了个牌子——我再也不敢偷听壁脚了……

    【全书完】

    欲知还有哪些婢女让主子甘愿为她倾尽所有,请看—

    *绿光花园系列1869婢倾天下之《画仙房里的墙儿》

    *春野樱花园系列870婢倾天下之《霸王身边的宠姬》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皇商榻前的帝女最新章节 | 皇商榻前的帝女全文阅读 | 皇商榻前的帝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