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限制级爱情:我的美女病人 > 15

限制级爱情:我的美女病人 15

作者 : 野贼僧
    女郎听到我举出她身上的病患后,惊讶得摘下了墨镜。我一直想瞧瞧这样一副娇俏脸蛋上,生着的是怎样一双美眸,所以立时定睛看过去,没想到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惊讶的合不拢嘴。怎么回事?原来这女郎生了一双蓝眼,准确的说,是一双有着蓝色眼珠的眼睛。而且在这双怪异眸子的映衬下,她整个脸型都显得有些西方女人味了。

    “居然是个混血女!”我心底惊呼不已。

    之前,这女郎用一口比较标准的南方普通话跟我聊天,一身穿着也是华国年轻女孩的标准夏季打扮,于是我先入为主,以为这是一个香港本地美女。哪里想得到她赫然是个混血女!

    我惊讶不已的看着这女郎,这女郎也讶异的瞧着我,两人对视良久,居然谁也没有说话。

    其实在香港发现混血女并不新鲜,这座小岛曾长时间的被英国占据,又相邻澳门,各国政客商人来往居住者不在少数,与香港本地人结婚的也大有人在,因此中葡、中英、中意混血人很多。还有不少人是混血与本地人的后代,身上的异国风情淡了许多,只存在着一两处表明外族人的特征。就比如眼前这个俏媚女郎,除去她的蓝色眼珠,外表与华人全无二致。

    我脑海里浮现出几个出名的混血美女,譬如李嘉欣、钟丽缇、MaggieQ等,这几个混血美女或性感或风情或妩媚,构成了影视片中不同的诱惑风景线。与那几位大明星比起来,眼前这个混血女郎的容貌居然不遑多让。那蓝蓝的眼珠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好似幽深神秘的外星系,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沉沦进去。

    女郎情不自禁的叫道:“神呐,你怎么可以知道我身上有这两种病?”我从惊讶中苏醒过来,淡淡的道:“通过观察你的手啊,这就是手诊。”女郎看看我的手,又看看自己的右手,伸过来问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是从哪里看到我身上有这两种病的?”

    我并不藏私,就老老实实的告诉她:“表面上很神秘,说穿了很简单。其实人体五脏六腑以及骨骼等几乎全身的重要器官,在手脚上都有映射部位。那些地方有了病变,就能从手上的反射区观察出来。有的光看是看不出的,就需要用手摸了。比如你这两个病,我摸到你这段骨骼似乎有断层,不顺滑,这就是你脊椎有问题。这边呢,有一个小小的凸起,这就表明你有痔疮。”

    我一边说,一边在她手上指出对应的部位。女郎一边听一边试着摸,嘴里说着:“咦,我怎么摸不到?”我说:“你要从根部用力按下,然后往末端缓缓滑动,期间要用力,用心感受骨骼表面的情况。”女郎点点头,又摸了一遍,忽然欢喜的叫道:“摸到了,好像是有断层一样的……可是这凸起我怎么摸不到呢?”我找到那个点,给她指了下,她伸手仔细摸了几遍,蹙眉道:“好像是有那么一个**,不仔细摸都摸不出的。可是这也太厉害了吧,我下面得了痔疮,居然可以从手指上摸出来,太不可思议了。如果不是遇到你,恐怕我一辈子都不知道啊。”我说:“还是那句话,身体部位都映射到手掌上来了,所以通过观察手掌局部,就能了解相应部位是否存在病变。”

    女郎崇敬的看着我道:“你既然那么厉害,可不可以帮我把痔疮治好?这个病好烦人啊,一直治不好。”

    在华国,痔疮是民间老百姓最容易患上的慢性病之一,其普遍程度就如感冒、高血压一样。民间有几句口头禅就充分反映了痔疮的存在状态。譬如“十男九痔”,说明了痔疮的发病率极高。又譬如“有痔不在年高”,说明了痔疮患者几乎涵盖了从少到老这个完整的年龄段。痔疮其实就是直肠末端静脉血管产生病变,发生扩张或者弯曲,生成柔软的肉团。因为发病位置的不同,可以分为内痔、外痔和混合痔。生成肉团也就是痔疮的部位,会产生火辣的疼痛感,令人极端不舒服,严重时可以影响走路或者工作,同时也可能伴生出血,偶尔还会诱发高危重病,譬如心脏病、高血压或是直肠癌等等。但通常情况下,得了痔疮是死不了人的,只是如同跗骨之蛆一般,让人一直难受。有个痔疮用药广告做得很形象,人一旦得了痔疮,就跟坐在一个仙人球上一样,没得过痔疮的人自然是无法理解的。

    由于痔疮所在位置的关系,老百姓一般将痔疮当成是跟便秘、**等一个层级的私密事,羞于跟人谈起的。有的人甚至就算面对医生,也难以坦荡自然的说起病情。可眼前这个混血女却能大大方方的跟我提起这个病,没有任何扭捏羞臊之态,这实在让我惊讶。

    看来,这个混血女郎不仅继承了东方古典美女的良好身段容貌,也秉承了西方人在对待生活对待事务时采取的正面态度,这着实不错。

    我苦笑道:“我虽然是个中医,但从未对痔疮有过太深的研究。我可以给你开出止血收敛降燥的药方,吃后可以缓解你的病情,但不能从根本上治好。而且这个病也不是吃药就能吃好的。你知道吗,治疗这个病有一种方式是做手术,做手术就是切掉阻塞曲张的静脉血管团,但很多人在做完痔疮手术不久就又复发了。我妈有个同事就这样,花不少钱做了个手术,前后将养了得有一个多月。那人还以为做完手术就彻底告别了痔疮,没想到没过多久就又复发了,白花了钱,白受了罪,还白耽误了时间。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女郎好奇的道:“为什么呀?”我说:“那是因为手术只治了标,没有治本。手术清除的是已经病变的部位,可是根源没有清除啊。”女郎追问道:“什么根源?”我说:“不良的生活习惯。”女郎大为惊讶,道:“不良生活习惯?这能影响到痔疮?”我点头道:“对痔疮产生直接影响的坏习惯有很多,譬如……”说到这,伸出左手,说一个就缩一个手指的道:“久坐久站,酗酒吸烟,熬夜,休息不规律,食用油炸食品过多,**不节制,经常触及病变部位……”

    听到这,女郎讶异的张开了嘴巴,叫道:“神呐,你说的这些坏毛病我几乎都有!我喜欢喝酒,我经常熬夜,睡觉也没规律,爱吃油炸食品,喜欢骑自行车,喜欢骑马……怪不得我痔疮一直治不好呢,原来我的这些生活习惯影响它了呢。”

    我听这混血女郎提到喜欢骑马,心头一凛。众所周知,香港的赌马业非常发达,但香港人喜欢赌马并不代表他们喜欢骑马,更不代表他们养得起马。在香港有着不下百位的亿万富翁,可也并不是谁家都有马场、都豢养马匹的。一个养马、一个培养马场,每年都要消耗数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不是任何人都有经济实力去尝试的。何况香港岛寸土寸金,一个马场不知道要占用多少地皮,按金钱计算的话,那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眼前这女郎居然喜欢骑马,似乎表明她家是有马场的。如此说来,她家非富即贵啊,而且至少是能在港岛排的上名次的大户人家。

    我心中暗想,本来大白日碰见一个美女主动搭讪,就够狗屎运的了,可没想到,对方还是大户人家的出身,这就更有意思了。难道说,我周平头一回来香港就有那么好的运气、被富家女看上?微微一笑,对女郎说:“所以,你要想彻底根除痔疮,不给它产生壮大的机会,就要先改造自己的生活习惯。等你生活习惯健康了,你的身体自然也会跟着健康。”

    女郎连连点头,又问我:“那我的脊椎呢?”我摇摇头:“我只能说你的脊椎有问题,但在对具体情况没有了解之前,我是无法给你任何治疗方案的。”女郎道:“哦,那我告诉你吧。我十六岁的时候学骑马,有一次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下来,把腰给摔断了。我家里人把我送到陈李济骨科医院,住了两个多月才给我治好。可是好了没多久我就发现,每逢阴天下雨,我当初摔断腰的地方就特别疼,又酸又疼,非常的难受。有时候疼得我都不想活了。于是后来我学会了喝酒,只要疼起来我就喝酒,等酒喝多了,醉了的时候就感觉不到疼了。唉,可我想不到,喝酒居然还影响痔疮,看来以后不能喝了,那我脊椎疼起来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神医呀,你既然那么厉害,给我治疗下脊椎好不好?”

    陈李济,是华国南方的一家著名中药房,传承至今已经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比著名的同仁堂还要早成立六十多年。自古就有“南有陈李济,北有同仁堂”的说法。这些知识,是我当年跟师傅编书学医的时候听他说起的。一家中药房,传承了四百多年,不用脑袋去想都知道这家药房拥有多么强大的实力。可以想到的是,传承了这么久的古药房,不仅仅是遗留下来无数宝贵的药方,必然同时也绵延传承了神妙医术,要不然哪有那么大的名气?也因此,这个女郎的家人在她摔断腰的情况下,没把她送往香港本地的著名西医院,而是送到陈李济骨科医院,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件事似乎也就是女郎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但深挖起来,还能知道一点点有价值的东西。要知道,这女郎可是混血女,她父亲不是外国人的话,那她母亲也一定是了,就算父母不是,那祖父母也必然也有一个是外国人。而现如今的华国,因为社会生活节奏过快的缘故,好多人厌恶了熬制中药需要很多时间、最后还要捏着鼻子喝下那碗黑糊糊的苦药汤,而是采用了西医西药,只为治疗快速,根本不考虑西药对人体健康的危害。也就是说,华国人自己都对老祖宗留下来的中医中药持有着厌恶排斥的态度,何况是外国人呢?但偏偏,这女郎父母(之一是外国人)居然在女儿摔断腰的重大病症面前采用了中医疗法,这实在令人不可思议。这说明他们对中医的认识是很深刻的,而且思想极其开明,或者家中曾有人受益于中医。

    想到女郎父母之一身为老外,竟然不嫌弃的采取中医疗法,而现在华国好多砖家叫兽吃饱了没事干的时候就叫嚣着取缔中医,我心底暗叹口气,这是什么世道啊。

    我对女郎道:“听你所说的又酸又疼,似乎是脊椎断裂处感染了风湿,但我不敢断言是风湿入体还是寒热错杂导致的淤血阻碍。如果叫我给你治疗的话,必然要先给你做一番彻底的检查,然后才好对症下手。”女郎笑道:“你说得我都不懂呢。我问你啊,如果你给我治疗的话,要用多久可以治好?”我摇头道:“这个可不好说,要看个人体质的。你既然喜欢运动,那身体一定不错。可就算这样,我在正式治疗之前也不敢打包票啊。短可能半年一年,长可能三年五载,这都有可能的。”女郎发愁的道:“居然要那么久?”我说:“我只是打个比方,并不一定那么久,也说不定需要的时间更长。”

    女郎长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低头看着我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说:“周平。”女郎呵呵一笑,道:“周平,我记住你了,很高兴认识你。不过呢,我该走了,希望以后还能见到你。好啦,拜拜。”说完对我一摆手,轻盈盈的转身离去。

    她走路姿势比较淑女,很耐看,但走得很快,就见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前后摆动,不一时就消失在公园里面。我虽然没想跟这女郎有什么更深一层的接触,但聊了这么一会儿,心情还挺舒畅的,她这么一走,心里真有几分空落落的感觉。想着自己也算透过气了,还是赶紧回客房去,万一那个胡管家来了呢?想到这,起身回往酒店客房。

    还真叫我猜着了,我回到客房没多久,胡管家就找上门来,告诉我,明天李家诚老爷子会见我。

    我问他,见李家诚无可无不可,关键是我既然来了,就得给他外孙女看看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见她外孙女。胡管家告诉我,见完老爷以后自然就会帮我安排了。

    我一听既然这样,就只能从了,于是点头答应。

    第二天早晨,刚刚八点,胡管家就亲自过来接我。我坐在车里,沿着酒店门口的上坡路一路爬山,开了没多久,车子开进一个位于半山腰处的大门,然后我就从车窗外看到了一栋平时只能在香港影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山间庄园。

    我很想四下里环视几圈,开开眼界,但又怕被胡管家等人笑话没见过世面,就哪也不瞧,低目垂眉做养神状,而且保持这个姿势一直到下车。

    下车后我照例没有跟乡巴佬进城一样的左顾右看,就表情严肃的看着面前建筑。这是一栋欧美风格的二层小楼,一水儿白,造型极其富有现代感。围着这栋小楼是一片花园,花园外面是绿地,安安静静的,偶尔有几只鸟落在绿地里吞食草籽,显得寂静之外别有几分自然野趣。

    胡管家让我先在门口稍候,他先进了门去,似乎是跟李家诚汇报,可是等了好半天也不见他出来。

    我微微恼怒,好嘛,把我接到香港来,一晾晾了五天,现在把我接到家里了,又让我在门口久候超过二十分钟,**我就是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何况是个大活人?

    我怒了,迈步就往里进,边上跟着的几个保镖正聚在不远处窃窃私语,根本没注意我,等注意到我往门里闯的时候,我已经进了门去。这几人大惊,嘴里低声叫道:“出来……别动……别进去……滚出来……”

    我发出一声冷笑,心说这些人果然力大无脑,老子都走进屋里来了,就是抱着已经得罪李家诚的心态来的,哪能凭你们喊几句就把我喊出去,真是脑子进水了。也不理他们,凝目观察前路,进来是一条走廊,往前走几步是三个台阶,台阶上去之后,左右各有门户。我也不知道都是通往哪的,就先走到台阶门前,左右望了望,一眼就望见,左边门里似乎是客厅,就信步走了进去。

    事实证明我的猜测非常准确,我进到这间疑似客厅的房间没两步,就先望见胡管家那熟悉的身影,正静立在沙发旁,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的看着身旁一人。他身旁那人是个老头,七八十岁年纪,穿着一身黑白花的睡衣,正坐在沙发上,一边戴着花镜看报纸,一边喝杯里的牛奶。

    客厅里铺着紫红花的厚实地毯,这两人又没料到有人敢闯进来,于是我走进来以后,这两人居然没发现。

    忽见胡管家看看腕上手表,低声问了一句什么,用的是粤语发音。那老头轻轻摇头,也说了句什么。两人对答都是粤语,我根本就听不懂,只隐约听到老头说了“猖狂”两个字。

    我模模糊糊可以猜到,胡管家可能是觉得我在外面等的时间太长,所以提醒这个老头让我进来。可这老头根本没把我放在心上,摇头拒绝了,看意思是还要我继续吃闭门羹。

    我又气又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这老家伙了,居然如此整我,忍不住就怒哼了一声。

    两人一起抬头,看到我站在屋里后,面色均有变化。胡管家是脸色大变,张嘴叫道:“你……你怎么进来了?”那老头脸色一沉,瞪着我一言不发。

    我冷笑道:“我怎么进来了?我要是不进来的话,还不知道两位对我周某人有这么大的意见呢。哦,专程去大陆请我过来,然后把我晾上五六天,现在又叫我吃起闭门羹来,你们李家就是这样待客的吗?如果这样的话,那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胡管家好不尴尬,结结巴巴的道:“周大夫……你……我……”

    老头侧脸瞪他一眼,把手里的杯子放下,阴沉着脸看向我,喝道:“不懂规矩!我有说要你进来吗?”我问道:“你就是李家诚?”老头怒哼一声,不置可否。我冷冷的道:“我发现你们李家人动不动就拿规矩说事,是觉得自己出身名门,所以总是强调规矩来保持自己的派头?还是心里存在极度的不自信,必须通过这么说才能让别人对你们保持敬意?还好意思说我不懂规矩?那是你们不懂待客之道在先。”

    老头阴测测的看了我两眼,对一旁的胡管家道:“我刚才说的无有错,这小紫猖狂到顶,实在可恶。”胡管家当着我的面,不好说什么,只能唯唯苦笑。

    我道:“原来你刚才说猖狂,针对的是我呀。那好啊,既然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也恶心,这治病救人的事就算了吧。”

    老头一听这话,微微一惊。胡管家忙道:“别啊,周大夫,好容易来了,怎么也得……”

    我哪里理他,冷笑一声,转身就走。胡管家随后就追,紧赶慢赶在小楼门口把我拽住了。我甩开他的手,冷冷的道:“看来你家老爷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嚣张呢,这样的人我不伺候。好了,你什么都不用说,我这就回京。”胡管家苦笑道:“周大夫,你消消气,其实我们老爷刚才不是那个意思……”我才懒得听他解释呢,迈步就走。

    可是这山庄好大,来的时候我又没看路,走的时候就发现实在不认路,闷头乱闯的话,估计连大门都找不到,只能无奈的转身过来对胡管家道:“拜托,你还得把我送出去,出了门我就自己打的了,用不着麻烦你们。”胡管家苦笑道:“你看这事闹的……”我终于想起之前就存在心底的一个疑问,问道:“胡管家,听你口音是正宗的北方人,怎么会到香港给人做管家呢?”胡管家哪知道我这时候会问出这种问题,叹道:“一言难尽啊。要不这样,你留下来,我好好跟你说一说。”我说:“不了,我只是好奇,所以随便问一问,你先送我出去吧。”

    胡管家想拦住我,因此不想给我带路,我看出他的不情愿,嘿笑了一声,迈步就走。我想,这庄园再大,不过就是几十亩,我从外围的一点绕圈走一周,总能找到出口的。

    见我真心要走,胡管家急了,在后面叫道:“周大夫,你不要生气,先留下来好不好?老爷会跟你解释的。”

    我心说还解释什么,态度都那样了还有什么合作前途?心里却很纳闷,李家诚对我那两个字的评语是从何而来的。

    我这么想着,抬头一边看路,一边快步急行,走了好一阵,才望到不远处的围墙,心中稍喜,心知只要走过去,然后沿着围墙绕圈,最终就能找到大门,然后就能离开这个万恶的李家山庄了。至于胡管家会不会找人上来拦住我,又会不会回去跟李家诚汇报什么,我就不操心了。当然,如果他真派人拦住我,说不得,我只能采取暴力手段离开了。他李家诚好歹是港岛赫赫有名的人物,总不能说在家里非法劫持外人吧。

    又走了十几步远,忽见斜刺里冲出一条金毛大犬,四下里望了望,一眼看到我,呼哧呼哧的冲着我就扑过来。我不怕强人,就怕恶犬,当时就吓得手足无措,不知道是站在原地还是跑。心里惊疑不定,不是李家诚叫人关门放狗咬我吧?

    可随后发生的事情让我啼笑皆非,这条大狗对我并无恶意,只是好奇,扑到近前来,围着我前前后后嗅了一通,然后凑近我,舔我的衣裤。我见它态度友好,这才放下心来,试探着用手去摸它的脑袋,它温顺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手指。我哈哈一笑,彻底放松下来。

    忽听不远处有人叫道:“阿郎,阿郎,快回来,回来……”是个女子声音,仔细辩听,似乎有点耳熟呢。

    眼见这条大狗回身跑了,我抬头望过去,见那边走出一个穿着白色短裙的年轻女孩,由于离得不远,因此堪堪能够望见那人的眉目。只是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那女孩先安慰下跑到跟前的大狗,然后看向我,随后居然走了过来。越走越近,等完全可以看清彼此的时候,我惊讶的叫道:“混血女!”那女孩笑道:“是你!你来啦!”

    这女孩居然是我昨天所见的那个混血女郎,只是此时为什么出现在李家诚的家里呢?等等,她刚才说了句什么?你来啦?什么意思?她早就知道我要过来?我眉头一皱,仔细回想,一个时尚美女,主动坐到我这个青年男子身边,又主动问疾,临别的时候好像还说过一句“希望可以再见到你”,再联想起我对她言语内容所做的深思判断—出身大户人家、有经常骑马的条件、家人笃信中医……她的身份似乎可以呼之欲出了。难道说,此女就是李家诚的那个外孙女?

    我凝目看她,她今天穿的这身白色短裙,将青春靓丽刻画的完美无瑕,比之昨天那个休闲装的美女,今天的她有了邻家女孩一般的婉约气质,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我盯着她瞧的本意是,这个丫头昨天居然扮作路人接近我,她是想从我这里了解到什么呢?

    女郎笑眯眯的看着我道:“怎么?不认识我了?”我冷淡的道:“是啊,我有眼不识金镶玉,原来你是李家诚的外孙女呢。”女郎笑道:“怎么,我外祖父跟你讲了?”随即又蹙起眉头,道:“不对啊,他怎么可能跟你讲这些?他又不知道我昨天去找你了。”我说:“我是猜的,你外祖父根本没跟我讲你的事。”女郎哦了一声,道:“那你现在去哪里?不会是找我的吧?”我道:“当然不是找你。我跟你外祖父话不投机,这是要走了。正好遇上你,你给我带路,帮我找到大门好吗?”女郎讶异的道:“你要走?跟我外祖父话不投机?谈不来是吗?”我睁大眼睛望向远处,道:“是啊,谈不来。”女郎嘿然一叹,道:“我就说嘛,他对你做的一切,会让你生气的。”我一怔,看着她问道:“他对我做的一切?你都知道?”

    女郎问我:“之前我外祖父派胡管家去京城接你,是不是曾经吩咐过你,让你别出去,就在家里等着胡管家上门?”我点头道:“是啊。”女郎说:“可是胡管家去了以后,没找到你,听黄老说起,你陪人去了外地。胡管家就把这件事跟我外祖父讲了,我外祖父很生气,所以等把你接到香港以后,就故意不理你,说是先等你适应了港岛的水土人情之后再请你来家里给我治病,但实际上,我都猜得出,他是趁机报复你呢。”我哭笑不得,道:“原来是这样,我说他一个劲的说我猖狂呢。可到底谁猖狂呢?”女郎道:“那你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我说:“也不全是,你应该不知道,刚才胡管家把我接到家里……”

    我把李家诚让我在门口等二十分钟的事讲给了这位混血女郎听,她听后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道:“外祖父这么做实在太过分了,我都要为你抱不平。所以你就气得要走,对吗?”我说:“要是这样我还不走的话,那我就太没脸了。”女郎呵呵一笑,道:“站在你的角度为你考虑,我也支持你走。可是,周医生,我们也算相识一场,你如果就这么走了的话,我身上的病怎么办?你不打算管我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限制级爱情:我的美女病人最新章节 | 限制级爱情:我的美女病人全文阅读 | 限制级爱情:我的美女病人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