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妹妹不受教 > 第十章

妹妹不受教 第十章

作者 : 楼采凝
    币断电话之后,姜昱霖立刻走出办公室开车前往心心酒店,一入内,他就询问王礼仁在哪,但是服务生怎么也不肯告诉他。

    “我找他是公事方面的事,如果因为你的隐瞒造成我们的损失,你要负责吗?”他目光一湛,吓得那人立刻妥协“王先生在六号包厢。”此时得知亚亚已醉得差不多的阿进正打算带人冲进去,没想到却让姜昱霖抢先一步,当他看见这一幕,终于安心的笑了,他知道姜昱霖绝不会让小姐身陷危险中。

    于是他便守在外面,准备随机应变。

    冲进包厢的姜昱霖当发现亚亚和玉礼仁还在喝酒,两道眉头都紧蹙了起来!

    已经八分醉的亚亚却硬撑着不肯倒下,还对王礼仁说:“你……你别小看我,十杯算什么?我……我最近练得很勤,一百杯千杯都没问题”王礼仁凉见闯进来的姜昱霖,“你这是做什么?”“你又是干嘛?居然色性不改,想玩弄一个单纯的女孩子?”他赶紧护着亚亚。

    “没错,我就是看上她,怎么样?”他利目敌视着姜昱霖。

    “我在这里郑重警告你,你打别人的主意我不管,可是她……如果你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说完,他立即将亚亚抱起来,王礼仁见状连忙拦住他,“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以为你走得出去?”“那你打算怎么样?要我打电话叫记者过来吗?”姜昱霖可不是被吓大的。

    “你……”王礼仁被激得冷笑,“她留在这里陪我喝酒,自然是喜欢我,你凭什么带她走?”“凭她是我的女人。”亮出炯炯怒目的姜昱霖又道:“拿杨合庆的债务这么对一个女孩子,你还是男人吗?”用力撞开王礼仁,他便将亚亚带离酒店。

    走在路上,他看着她紧闭双眸状似痛苦,忍不住碎念着,“你呀!胆子也养大了,居然敢来这种地方和那种男人谈条件,是笨蛋吗?”将她抱进车里之后,他抚弄着她的发,看着她的小脸,眉头忍不住紧蹙了起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见你回来知道我有多开心吗?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张嘴,真的对不起……”发动车子,他没将她载往她的住处,而是送到他的别墅。

    将她抱进房间的床上,他因为不放心一直坐在床边陪着她,就在他不小心睡着的时候,她突然睁开眼,一见是他吓得立刻清醒过来,“你……你怎么在这……这里又是哪儿?”“这里是我的别墅。”他睁开眼。

    “什么?”她随即捂住嘴,做出呕吐状,姜昱霖见了连忙将她带到浴室,而她立刻在马桶上狂吐。

    姜昱霖跟着进去,轻拍她的背,“谁要你喝这么多,丝毫不懂节制,难怪会这样。”亚亚回头推着他,“别过来,出去、你出去……”“怎么了?”“难闻,很难闻啦!”丢脸死了,怎么她喝酒的样子会被他撞见?

    “我不在乎。”“可我在一一好痛……头好痛……”冲了水后她站起身,猛地抱着发疼的脑袋,“对了,到底是谁赢了?我赢了吧?我要找王礼仁,他在哪儿?”“你赢了什么?”他还不清楚他们之间的赌注。

    “他说我只要喝十杯不倒,就答应我的请求。”闻言,姜昱霖真想敲她的脑袋,“你只长胆子不长脑子吗?就算你喝十杯,醉到不省人事,可对方告诉你你输了,你是信还是不信?又如果他对你心怀不轨呢?”“我有请阿进保护我。”她被念得噘起小嘴,“不管,我得去找他,否则枉费我这几天喝这么多酒。”她还是坚持要见王礼仁。

    “傻瓜,别去。”他用力将她拉了回来,“事清已经解决了。”“真的?真是我赢了?”她还傻傻的以为是王礼仁帮的忙。

    “对,你从一开始就赢了。”赢得他的心,“这不可以别闹了吧?上床休息。”“嗯。”她这才放心的靠在床头,闭上眼让自己晕眩的脑袋可以舒服一点儿,“对不起,让你看见我宿醉的样子,一定很糟糕。”唉,光想就丢脸极了!

    “又不是第一次。”他扬起嘴角。

    “什么意思?”“算了,反正你这女人和以前一样都是这么迷迷糊糊的,不会打保龄球,碰巧全倒却以为是自己技术好。”这件事他还记得很清楚。

    “你……你怎么还记得这件事?”她的双腮一阵臊红,“再说我也不是那种人。”“才怪,至今仍一样。”他轻轻一笑。

    看着他的笑容,她有点凉讶地问:“你笑了?你真的对我笑了?”“怎么?我不能笑吗?”他回头对她蜷起嘴角。

    “不是,因为你会对我笑,就等于没这么恨我了,是吗?”亚亚抓住他的手,“你只要说是,我的头疼就不见了。”“头疼哪能这样控制的?”姜昱霖睨着她。

    “我就可以。”“那你是小孩子了。”举手敲敲她的脑袋,他也跟着笑了。

    亚亚望着他的笑脸,虽然还不确定这究竟是梦中还是真实的,但看着他不再阴沉的脸孔,对她而言就如一帖良药,让她的心情顿时放松,再度沉睡。

    然而这次的梦却是甜的。

    棒日一早,姜昱霖送亚亚回去后便离开了。

    直到看见早报,她才知道原来帮助庆亚的人是姜昱霖,瞧她昨晚头昏脑胀下跟他说了些什么鬼话?

    醉成那样,真是丢脸,无论如何她都该去向他道个谢也道个歉。

    于是她打通电话给他,“有空吗?”“我在上班。”他很意外她会来电。

    “周日还要上班?”“只有我加班。”勾起唇角,接到她的电话他很开心,“有什么重要的事?”“呃……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有件事我想要听你说,也想要告诉你。”亚亚羞涩的压低嗓音。

    “到底是什么事?”姜昱霖眉头一扬。

    “电话里说不清楚,我们晚上见一面可以吗?”晚上应该不用加班了吧?

    “不要。”“啊?不想见我?”这两个字让她的心一沉,“原来气还没消,我还以为昨天“我的意思是不必等到晚上,现在就过来吧!你来过的不是吗?”他的嗓音依旧是这么磁性好听。

    “真的可以?你不是在加班?”虽然很想见他,但又怕带给他麻烦。

    “就快结束了。”他漾出笑来,“到底来不来?不来我要走了。”“别走,等我,我马上到。”她随即离开住处,搭车前往姜氏。

    走进里面,里头的景象令她感到熟悉,甚至感动得有点儿想哭,因为这里的一切让她想起从前,她和姜昱霖在这里发生的快乐与哀伤。

    深吸口气,她继续朝前走,直到总裁办公室外便敲敲门。

    “请进。”姜昱霖说道。

    她轻轻推开门,探头看着他,学着四年前来这里的口吻喊道:“嗨,忙吗?”闻言,他立即抬头,当看见从门缝伸进一颗脑袋的亚亚竟忍不住笑了。

    “很忙,所以别再演戏了,进来吧!”往椅背一靠,他眯起一对深邃的眼眸。

    她慢慢走进办公室,来到他面前,有些难为情地说:“我来是想向你道谢,昨天我醉了,不知道你为庆亚做的那件事,所以很抱歉。”“哦,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话?”他眉一挑。

    “对,还有想要听你说到底有没有原谅我,每次问你你都不直说,真的让我好疲累。”她噘起唇。

    “我原不原谅你有这么重要吗?”他昨晚不是已间接原谅她了,看来她还真是醉得没感觉。

    “当然重要,你如果一直恨我,我会很痛苦,你怎么会知道被一个人这样恨、这样误解是多么残忍的酷刑?”亚亚索性直接说了,“我其实我当初不是故意要对你说狠话,只因为—”天,为何要解释这件事这么困难又难以启齿?

    “不必解释了,你爸爸早上跟我约在这里,他已经将四年前他威胁你的事告诉我了。”姜昱霖勾起唇。“即使他不解释,我对你也早已无恨。”“真的?那太好了!”亚亚终于松口气。

    见他桌上摆满文件,想必很忙,虽然她有话想说,却不知怎么开口,“那你忙,我回去了。”“昨晚才在我床上呼呼大睡,现在怎么变得这么陌生?”姜昱霖站起身,朝她勾魅出一丝笑痕。

    “呼呼大睡?”她尴尬的低下头,“因为醉了嘛!”“对,就是醉了。”他走近她,笔直的站在她面前,“当时你还说你非常爱我从四年前直到现在,与日俱增。”亚亚赶紧捂住脸,“怎……怎么可能?我不会这么说的。”“自己说过的话竟然不肯承认,早知道该录影存证。”他从她身边走过去。

    “你要去哪儿?”她凉院的回头。

    “现在你是客人,我去为你泡杯东西喝,等着。”他指着一旁的沙发,“坐会儿。”她听话的坐下等待,不一会儿就见他走进来,将手里的马克杯递给她,“喝吧!”原以为是咖啡,没想到竟然是浓汤,亚亚看着眼眶都泛红了,“你……”“这是我这四年来的精神良药,每每疲累到想死的时候就会喝一杯,几乎已经上瘾了。”他望着她,“是你害的。”“我……我怎么害你了?是你自己想喝的。”她噘起小嘴儿。

    “谁要你当初给我喝这东西,里面肯定下了药,会让人上瘾的药,对不对?”他睨着她,“现在你好好想想,要怎么赔偿我?”“啊?”她皱起眉,“你怎么可以这样,什么都是我的错,什么都要我赔偿,你呢?”“我怎么样了?”“你让我这四年像是活在煎熬的地狱中,难过又伤心,吃不下也睡不好,那你要怎么赔偿我?”她噘起唇问。

    “我为何要赔偿你,又不是我让你去美国的。”他翻开资料,嘴角偷偷拉起。

    “你还真是,看来四年过去你也变了,虽然不再气我,可……可是……”可也少了过去的温柔。

    “可是什么?”他眉一挑亚亚摇摇头,“我不知道怎么说,看来我是来错了,你一点儿也不欢迎我,那我走了。”垂头丧气的走出办公室,她才走到电梯内,就见他挤了进来,“干嘛?你回去忙你的,我以后不会再烦你。”“真的这么讨厌我?”“谁讨厌你,是你讨厌我。”她说得都快要哭了。

    “我说过讨厌你的话吗?”他到现在还想逗弄她。

    “不用你说出口,表现就已经够毒辣的,我如果再不能体会,就是个大笨蛋了!”见电梯门关了,她立即喊道:

    “你怎么还不出去?关门了啦!”“你的意思是我就算办完公事还得待在公司才行?”姜昱霖双臂抱胸,抿着唇偷偷笑着。

    “哦,你也刚好要回去?”她瞅着他。

    “嗯。”他点点头。亚亚又看看他那张令人着迷的侧面线条,是这么的棱角分明又迷人。

    讨厌鬼,干嘛还来迷惑她,她已经很痛苦地告诉自己要远离他,否则这样下去会更无法自拔。

    当一楼电梯打开,她正要走出去却被他给抓了回来。

    “你干嘛?啊……电梯门又关了啦!”她直瞪着他,“为什么要戏弄我?”直到地下室,他便将她拉了出去,狠狠地吻住她。

    亚亚吓了跳,先是推抵挣扎了会儿,最后在他狂肆热烈的吻下渐渐软化了!

    “小傻瓜!”吻够了之后,他附在她耳边低声说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意思?”她愣了下。

    “我喜欢你,你都感觉不出来吗?从四年前到现在都没改变,就是因为太爱太爱了,才会因为你的离开而受重创,在你回国的时候故意这么对你。”来到她身后,他用力圈住她的身子,附在她耳边说:“对不起,让你受伤了。”亚亚瞠大眸子,因为这些话在心底徐徐发酵,酿成了一股酸意,落下了泪,“你说的是真的?”“嗯。”他紧紧抱着她。

    亚亚转身捶打着他的胸膛,“你怎么可以这样,害得人家有多伤心你知道吗?你怎么忍心让人家难过”“好了好了,我真的只是想逗逗你而己,没想到竟然让你这么难过。”扣住她的双手,他低头触及她的小脸说“很生气?”“对。”她用力点点头,“非常的生气。”“那好,看你要怎么处罚我都行。”他后退一步,“快呀!再来几拳。”“讨厌。”含泪瞪着他,“大坏蛋!”“对,我是很坏,那怎么办?我想把自己送给你,难道你还想退货?”他带笑的眼神化为一摊柔清。

    “我如果退货,你会把自己给别的女人吗?”她咬着下唇问。

    “就算我想,也没人会要。”他耸耸肩。

    “为什么?”“因为已经给了你,早就全部掏空了,谁会要只剩下一只空壳的人?”这男人边说还装出一副委屈的脸色。

    亚亚终于被他给逗笑了,捂着唇扑进他怀里,“好吧!既然你那么可怜,我就好心收留你。”“真的?”他展开温暖的笑容,“真是感激不尽,为了报答你的收留,现在跟我去个地方。”“哪里?”她扬眉问道。

    “回家,走吧!”拉着她坐进他停在这里的车中,而亚亚一听见可以再回去看看大家,开心的猛点头。

    坐在他身边,她倚在他肩上,头一次她感到这么的轻松、这么的开心,因为今天是在他的主动与允许下回家的,而且,他还表达了对她的爱意,让她原本沉闷的心清豁然开朗,也充满了希望。

    “什么?”当姜家兄妹一听见大哥姜昱霖所说的话后,很有默契的全都站了起来。

    “干嘛这么意外?你们这样,亚亚会怎么想?”姜昱霖还故意将亚亚紧搂在身边,表现亲热。

    “呃……你们到底在做什么?眼中有没有我们。”姜邑风摇摇头。

    “更让我疑惑的是,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小薇敲敲太阳穴,“过去那四年,你可是连提都不肯提亚亚怎么现在这么难分难舍了?”“小薇问的就是我想问的,你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小妍也赶紧补充一句疑问。

    “四年前。”他毫不避讳的说出口。

    “四年前!”姜岂翔扬声一喊,“我的天呀!大哥,你还真会隐瞒,哦这下我懂了,也就定因为如此,亚亚突然前往美国,你才会这么生气?”对于这点姜昱霖也不再隐瞒,他回头对亚亚一笑,“算我小气吧日亚亚对他皱皱鼻子,“你现在才知道,真想给你封个外号叫……对,『小气巴拉男』。”没想到其他人听了竟然大笑出声,“哈……大哥,今天我们终于大开眼界,全天下唯一不怕大哥的人大概只有亚亚了。”“喂,看看你,取的是什么外号,这么难听,把大家都给逗笑了。”姜昱霖宠溺的点点她的鼻尖。

    “天呀!”除了两位主角,其他人都快看不下去了,“拜托,你们不要在我们面前晒恩爱好不好?还真够明目张胆的!”“不喜欢吗?好吧!我也只是回来告诉你们一声,那我们去约会罗!”姜昱霖撇嘴一笑。

    “等等。”亚亚拉住他,不放心地回头对其他人说:“我知道你们很意外,但我真的很爱他,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祝福。”“瞧,亚亚多有礼貌,哪像大哥啊!”小薇上前搂住亚亚,“我说真心话,是真的佩服你,也祝福你们。”“佩服我?”亚亚不懂小薇的意思。

    “因为我那个大哥是很难被降服的,你居然可以让他爱上你,还当众表现亲昵,真的好难得呢!”小薇掩唇一笑“刚刚我们只是有点儿震惊,才会故意这么说,不是不希望你们在一起。”姜岂翔走上前拍拍她的肩,“恭喜你们,大哥。”“我们也是。”邑风和小妍也上前围住他们。

    姜岂翔笑意盎然地说道:“要约会晚点儿,我们可要庆祝一下,好好吃喝一顿,现在已经晚了,干脆出去吃吧!”“不用麻烦,我已经让人准备了。”凌睦东适时从后面走了出来。

    “爸!”亚亚微笑地看着他:“谢谢。”“你是我女儿,跟我客气什么?”“那好,既然弟妹们都在,我去储酒室拿出那瓶我珍藏多年的好酒,大家好好喝一杯。”姜昱霖对亚亚眨眨眼“我们走吧!”“啊!”她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姜昱霖拉到储酒室。

    虽然亚亚早知道家里有这个地方,却从没进来过,因力她对酒没兴趣,但是今天走进里面,看着那一瓶瓶的酒,还真是惊奇!

    “为什么把酒摆在这里?”“因为这里有湿度、温度调节,可以维持酒的品质,更重要的是,这里全是我的酒,其他人没有密码不能进来。”瞧着他嘴边露出诡异的笑容,她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忍不住一拍了他一下,“你还真是,把人家带来这里独处?”“没错,我们家平日这么吵,要亲热一下多难,还被人说成明目张胆,所以这里最好。”他勾魅起一抹笑。

    “还真是。”亚亚被他这一说羞红了脸,“别闹了,赶快挑酒吧!大家都还在等呢!”“等一下。”他眼神迷蒙的望着她,“再让我抱一下。”“昱霖!”她深吸口气。

    “真的,就再一下。”姜昱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四年之后,他发现自己更爱这个可爱又善良的女孩了,如今能够得到家人的认同,他已恨不得将她娶进门。

    亚亚贴在他的心窝处,感受着他的温暖,这可是多年来她一直梦想的画面。

    “嫁给我吧?”他勾唇一笑,终于说出心里的渴求。

    “什么?”抬起脸,她看着他。

    “我们已经煎熬太久,我不希望再继续这样下去,嫁给我我会对你好的,相信凌叔会更开心。”轻抚她长长的发丝,他多情的眸凝注着她。

    亚亚的心跳赫然加速,他向她求婚了!天,她没想到这么快,虽然想马上答应,但是顾虑的事还是很多。

    “我……我……我还有些事要先处理一下。”怕他失望,她低声说。

    “是因为杨合庆?你的生父?”“咦!你怎么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从以前的对立变成合作,但那只是工作上,私下不知爸答不答应?但不管他肯不肯,她都跟定了姜昱霖,但至少得先知会他一声。

    他轻扯笑意,“明天我会正式去拜访他,求他答应。”“你……”原以为他永远都不会在爸面前低头,可没想到他居然为了她“瞧你眼睛又红了,感情这么丰富!”他揉揉她的脑袋,指着后面,“去拿酒吧!”“嗯。”两人挑了酒之后,才将房门打开,就见外头几人差点儿跌了进来!姜昱霖愕然地看着他们,“你们?”“哎哟大哥,谁要你们拿瓶酒这么久,我还以为你们醉倒在里面,这才带着他们过来看看。”姜岂翔藏着笑意说。

    “二哥说得对,也怕你们太热情,在里面闹出人命。”小妍一说完,四个人就很有默契的率先跑走了。

    姜昱霖看着他们的背影,忍不住摇摇头,“真是的,都几岁的人了!”“我喜欢这样的哥哥姐姐,好幸福。”“就不喜欢我?”他皱起眉。

    “嗯……你不一样,我是爱你的。”落下这话,亚亚也跟着他们的脚步奔回客厅,独留下他一人站在夕阳里。

    夕阳余晖照耀姜昱霖全身,身后映照出幸福的光圈,而他嘴畔的微笑更是迷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妹妹不受教最新章节 | 妹妹不受教全文阅读 | 妹妹不受教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