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总裁上司Out > 大结局(完)

总裁上司Out 大结局(完)

作者 : 安染染
    蜜月结束,一家三口甜甜蜜蜜地回家。

    “耶,终于到家了,万岁!”水晶欢呼着先跑了进去。

    唐旭尧忽然顿住脚步,将正要进门的夏海芋一把拉住,“老婆,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婚姻生活正式步入正轨,我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她笑着问。

    他低下头,额头抵上她的,温柔呢喃,“从今以后,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

    她带泪的笑容分外得灿烂与耀眼,搂住他的脖子,紧紧地抱他。

    ◎◎◎

    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在婚姻里,他们的爱情愈加牢固。

    他们相爱,他们结婚,他们生活在一起,但是他们的性格还是没有变!

    他还是那么霸道,她对他的霸道还是那么无可奈何!

    两年后。

    `.``

    唐旭尧某次去法国出差,为期一个月。

    分离带来的想念简直到了快要发疯的地步,所以他们每天都会打电话,还会视频,用尽一切可能的方式表达思念,比如,送礼物。

    但是,他的礼物送得太夸张!

    他居然送了一车红酒给她!

    对,没错,整整一车!

    而且还全都是出自象征着品质与身份的殿堂级名庄——法国五大名酒庄的红酒:拉斐,奥比昂,拉图,玛歌,木桐!

    “你疯了吗?!”夏海芋立即打电话过去,对着3G手机屏幕里的他质问。

    “收到了啊,喜欢吗?!”唐旭尧笑着说,完全是答非所问。

    “你疯了,干嘛忽然买那么多红酒,家里已经有很多喝不完的了!”夏海芋有点崩溃地说。

    “还不够一万瓶不是吗,加上这次的应该够了!”

    “唐旭尧!”她生气了,连名带姓地吼他的名字。

    他居然真的要在家里储藏一万瓶红酒,那么以后是不是也真的要养一百只哈士奇?!

    天哪,不仅是他疯了,她也快了!

    “老婆,你怎么了,火气这么大,谁惹你生气了?!”

    “当然是你!”

    “我?!我怎么了?!”透过视频,他一脸无辜。

    “你又乱花钱!”

    “老婆,我没有,这些酒是一个朋友送的,免费!”

    “我才不信!”

    唐旭尧轻叹了口气,求饶,“老婆,你要知道我现在在法国,法国人那么爱红酒,我一时间情不自禁,所以……”

    夏海芋在这头也跟着叹了口气,“老公,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情不自禁呢?!”

    “因为我说过: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我听说红酒有美容的功效,如果喝不完,你可以拿来护肤。”

    “败给你了!”夏海芋无力反驳。

    “老婆,乖,你就听我这一次,嗯?!”

    “你上次也是这样说的!”她忍不住嘀咕。

    唐旭尧笑了笑,知道她已经妥协了。

    “老公,你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来?!”夏海芋开始转换话题,关心地问。

    唐旭尧嘴角的笑容僵了僵,很遗憾地说,“我可能不能如期回去了,大概要多呆三天。”

    “这样啊……”她没有什么埋怨,只是叮咛他,“老公,你不要太着急,公事要慢慢来,欲速则不达嘛,还有,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哦,不要太拼命了!”

    “我知道。”唐旭尧的心里暖暖的,看吧,他老婆最好了,每次跟他发完牢骚之后都不忘记关心他。

    “你真的知道?!”夏海芋皱了皱眉,看着屏幕里的他好像消瘦了一些,“老公,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怎么会?!我昨晚睡足了八小时呢!”唐旭尧很肯定地说,却故意隐瞒自己之前连续熬通宵的事实。

    夏海芋没有被他的玩笑话给懵住,而是更仔细地看着屏幕,她真的没有看错,他真的有点憔悴的样子,而且瘦得还不只是一点点!

    “老公,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啊?!”

    “当然有了!”他毫不犹豫地回答,但却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夏海芋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其实她之前有想过请假跟他一起去法国的,那样起码她可以照顾好他的一日三餐,现在想想好后悔哦!

    “老公,你现在体重多少?!”

    “七十还是七十一,不知道,很久没量过了,你干嘛忽然问这个?!”

    夏海芋“哼”了一声,说出自己的想法,“等你出差完回家的时候,体重要是低于这个数的话,我就让你好看!”

    “什么?!”唐旭尧觉得情况有点不妙。

    她冲着他咧嘴,笑得有些阴森,“少一公斤,就罚你去睡客房一个月,少两公斤就罚两个月,三公斤就罚三个月……以此类推,你自己看着办吧!”

    唐旭尧倒抽一口凉气,他单纯的老婆怎么变得这么奸诈了?!

    “老婆,我刚刚好像说错了,我的体重之前好像是六十五六的样子!”

    “不管!你回来的时候最少要达到七十!不然就别想碰我!”

    “那怎么行?!”他阴阳怪气地抗议。

    “我说行就行!你要知道,我喜欢身材好的老公,肩膀要宽,胸膛要暖,要给我安全感,如果你瘦成一根竿子,就自求多福吧!”她说完,又故意“哼”了几下。

    “老婆,你太狠了,是谁把你教成这样的?!”

    “当然是你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没听过吗?!”

    “老婆……”

    “好了,不要啰嗦,我要挂电话了!”夏海芋瞪了瞪眼。

    “不是吧?!我们才聊不到十分钟而已,每天不都半小时以上吗?!”

    她翻个白眼,丢给他,“有时间在这里跟我胡扯,你还不如赶快去吃饭睡觉,多长点肉回来!”

    他笑,“我喜欢跟你聊天,这是最好的休息方式。”

    夏海芋差点跳脚,“老公,我是认真的!”

    唐旭尧眨了眨眼,“老婆,我也是认真的,跟你聊天就好像泡温泉一样舒服,再多的疲惫也会消除!”

    她气极,她在担心他知不知道呀,还在给她嬉皮笑脸?!

    “唐旭尧,你听着,现在、立刻、马上去给我吃东西睡觉,还有,明天开始,不要再主动打电话给我,我有事会找你的,懂了吗?!”

    “啊?!”

    “啊什么啊,再敢啰嗦一句,你就等着瞧!”

    “……”

    “好啦,就这样,你多多保重,拜拜!”

    说完,不等他抗议,她就迅速挂断电话。

    不过正如她所料,手机在三秒后又响了起来。

    她看到屏幕上某人的头像闪呀闪的,二话不说地就按掉了,然后发了条短信过去:去乖乖吃饭睡觉,不恢复七十公斤的体重,就不要回来了!

    “发送成功”后,她的嘴角高高扬起,露出胜利的笑容。

    ◎◎◎

    看了看时间,呀,快五点了,她该出门了!

    今天虽然是周末,她不用上班,但有个同事过生日,大家要一起聚餐。

    迅速换了衣服,抓起包包就出了门。

    夏海芋只是简单地打扮了下,但是她现在的日子过得太滋润了,整个人好像还沉浸在新婚蜜月的气氛里,从里到外的容光焕发,以至于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美丽、越来越有女人味。

    两年过去了,她的追求者不但没有比婚前少,反而还增多了,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除非是瞎了眼的男人才看不见她,所以她走路的时候、搭车的时候,总是会碰到搭讪的,虽然她一律冷眼扫过去,但是她小气吧啦的老公还是不放心,所以专门给她买了辆车子代步,隔绝一切闲杂人等。

    按了电子车钥匙,只听“啾啾”两声,车锁就打开了,她开了车门,坐进去,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才开了五分钟,手机就又响了。

    左耳上的蓝牙耳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小小,她那头声音有些嘈杂,想必是已经到了聚餐现场。

    “海芋,不得了啦,本来今天的寿星说今天聚餐的人都是女的,可是她们有带男朋友或是老公来,还有带男性朋友来的,刚刚有两个男人跟我套近乎,惨了惨了,要是被邵衡知道我就死定了,你快点来救我!”

    夏海芋“噗嗤”笑出了声,果然是物以类聚,邵衡婚后对小小的强烈占有欲并不比唐旭尧对她的少,夸张死了!

    “好啦好啦,我已经出发了,一会儿就到了!”

    “嗯,那我在门口等你哦!”云小小惨兮兮地说,“我现在偷溜出来了,都不敢进包厢呢!”

    夏海芋故意取笑道,“哎呦,小小,你要不要这么夸张啊,邵衡又不在,我也不会出卖你,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会知道有男人跟你搭讪?!”

    “话虽如此,但还是小心为妙的好!他吃起醋来吓人呢!”云小小抱怨着,但语气里带着她不自知的骄傲和甜蜜。

    “呵呵,我今天够幸运,唐旭尧出差还没回!”夏海芋得意洋洋。

    云小小羡慕又嫉妒地“哼”了下,“你就臭美吧,小心他回来跟你算总账!”

    “我才没那么倒霉呢!炳哈哈!”夏海芋故意笑得很大声。

    “好啦,你存心气我是不是?!不跟你扯了,我先挂了,你小心开车哦!”

    “嗯,我知道。”

    差不多十分钟后,夏海芋顺利抵达目的地。

    她将车子驶进停车场,环顾了一圈,不妙,居然没有停车位!

    就在这时,一阵喇叭声响了起来,她抬头一看,旁边一辆宾利有点眼熟。

    对方的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了车主人一张挺帅的脸庞。

    她认得他,那男人姓易,是这间餐厅的老板,他的餐厅已经在全美开了数十家连锁,生意做得很大很火,而且人也长得不错,又有才能,完全是符合三高标准的钻石男,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对他倾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对她很有意思,这太诡异了!

    夏海芋有点忐忑不安,之前她已经跟他说过很多次了,她已经结婚了,而且永远只爱老公一个人,绝对绝对不可能接受别的男人的,但是他好像并不死心。

    真是糟糕啊,今天居然又遇上了!

    他开那么多家店,怎么偏偏在这家出现呀?!

    “夏小姐。”姓易的男人已经下了车,朝他走来。

    “呃……易先生……”夏海芋有点不自在,其实她现在非常喜欢别人管她叫唐太太。

    “你的车子停到左侧吧,那里有我的私人停车位。”男人指了指方向。

    “那怎么好意思?!”

    “跟我不用这么客气!”

    “……”夏海芋嘴角抽了抽,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呀?!

    她看了看表,又看了看旁边的公共停车位都是满满的,真的没有选择了,好吧,就停过去好了!

    “易先生,谢谢你!”她礼貌地说着。

    “不客气。”

    夏海芋将车子停妥后,拎着包包下车,男人也跟了过来,“夏小姐,你跟朋友来吃饭吗?!”

    “嗯,是啊,一个同事过生日。”

    “那我可以给你们免单。”

    “不不不,千万别这样,不然我们不好意思吃了。”

    “那打八折总行了吧?!”

    “呃……谢谢你……”

    夏海芋加快脚步,希望早点到餐厅门口,见到小小之后就可以跟他说拜拜了!

    可是,小小人呢?!

    她不是说了在门口等她的吗?!

    “夏小姐,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我想我朋友大概是先进包厢了,我直接过去就行了。”

    “那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你是老板一定很忙。”

    “没关系,我就当视察业务。”

    “那……好吧……”夏海芋勉为其难。

    上了电梯,到了包厢门口,夏海芋又一次礼貌道谢,“易先生,谢谢你!”

    “说了不用这么客气了,进去吧,我会吩咐下面的人好好照顾你们这一间的。”

    “谢谢!”夏海芋点了点头,伸手去开包厢的门,却不料他的动作比她更快。

    门打开,包厢里的人们眼睛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老婆!”熟悉的声音响起。

    夏海芋险些昏倒,幸好一双结实的手臂将她的腰适时抱住,跟着熟悉的气息也随之而来。

    她瞪大眼,对上一双带笑的桃花凤眸。

    “老公!”她尖叫出声,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无距离地拥抱。

    唐旭尧嘴角上扬,他喜欢她这个欢迎的仪式。

    “老公,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呢,我应该去机场接你才对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有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啊……”

    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让唐旭尧应接不暇,他干脆以吻封缄。

    “唔……”果然,这是让她闭嘴的最好办法。

    三分钟后,夏海芋早已经神魂颠倒,她迷茫地看了看周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噢,天啊,他们刚才到底做了什么呀?!

    她急忙后退两步,脱离唐旭尧的怀抱,小脸红得快要爆炸,头低低的,眼神完全不敢往旁边看去。

    天啊,她居然跟他在同事面前拥吻!

    啊啊啊啊啊,她以后都不敢去上班了!

    “我们回家?!”唐旭尧提出建议。

    “好!”

    包厢里发出一阵唏嘘,“有异性没人性!”

    但是,他们不在乎。

    ◎◎◎

    回程的路上,由唐旭尧开车,夏海芋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老公,你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

    她张了张嘴,表示惊讶,“所以我们通话的时候你已经下飞机了对吗?!”

    “对。”

    “你的公事都处理完了吗?!”

    “嗯。”

    “但是你怎么会来这里?!”

    “那不重要!”他的声音酷酷的。

    夏海芋皱了皱眉,后知后觉地发现某人的不对劲,他说话太冷淡了,都是一个字两个字的,完全不爱搭理她嘛!

    “那个男人是谁?!”他的语气酸酸的。

    她眨了眨眼,懂了,他吃醋了!

    眼珠转转,她决定撒娇讨好他,“哎呦,老公,他是谁都不重要,反正我只爱你啊!”

    “口说无凭!”

    她笑,凑过去,在他的侧颊上亲了亲,“这样够不够?!”

    “你说呢?!”

    “好吧,那这样。”她又在他的唇上亲了下。

    他的脸色更臭了!

    夏海芋收起玩笑,认真地问,“老公,你不是真生气了吧?!”

    “那个男人是餐厅的经理啦,我们只是见过几次面,不是很熟!”

    “随便他怎么想,但是我只喜欢你一个人!”

    “老公,你不要这样子,你看看你刚刚出差回来,就跟我生气,我好难过哦!”

    “而且我也好心疼你啊!”

    “你坐了那么久飞机一定很累了吧?!”

    “等一会儿回家我帮你擦背好不好?!”

    “老公……”

    她软软地哀求,因为他在开车,所以她不敢碰他的手,但是眼睛眨巴眨巴的,嘴巴也嘟起来,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吱!”的一声,唐旭尧果断刹车,然后搂过她狠狠地吻了下去。

    “唔……老公,你不生气了吗?!”

    “我压根就没有生气!”他yu求不满地说着。

    她笑了,心满意足地笑了,她就知道他最好了,虽然他会有点小吃醋,但是肯定会相信她,才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跟她吵架呢!

    所以,她应该报答他一下,呃……回应他的吻。

    “老婆,不要火烧焦油!”唐旭尧隐忍着,拼命克制自己的渴望,不然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顺利把车开回家。

    就这样,他们一路上走走停停,终于,在他的咬牙切齿下,车速飙到两百,十分钟内到了家。

    他推开自己的这一边车门,然后很罕见地没有展现绅士风度,扭头对她说,“下车,快点!”

    夏海芋的脸蛋迅速滚烫,他沙哑的声音和火热的眼神告诉她,等一下会发生的事情绝对绝对会很超过!

    他牵着她的手,甚至是用拖的,两人快速朝着房间走去,彼此的呼吸都很急促,某种紧绷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终于,到了卧室,他有些粗鲁地用脚踢开门,然后将她狠狠地压在门板上。

    思念成疾,病入膏肓,唐旭尧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渴望,来不及回到床上,就将她的衣服给撕了,然后毫不客气地吃掉她!

    他的动作快速而猛烈,随之而来的快乐指数也成正比,她尖叫着到达顶点,他也一样。

    一个回合结束后,夏海芋虚脱似的倒了下来,唐旭尧也好不了多少,他急喘了一会儿,才将她抱回大床。

    两个人身上都还穿着衣服,这会儿才有时间将它们全部清掉。

    “累吗?!”他问。

    “嗯。”她点头。

    “但是我还想来一次!”

    她哭笑不得,顺从地搂紧了他。

    ◎◎◎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疲惫地躺在一起,窗外的夕阳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皎洁的皓月。

    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如墨的发丝缠绕着他,就像是最美丽的丝绸拂过他。

    他环着她的腰身,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也是静静地不说话。

    忽然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他的,但是手机好像是被埋在了衣服堆里,声音有些发闷,但在安静的房间里还是显得很清晰。

    他从铃声里判断,是公司打来的,但是他一点也不想接。

    她仰起头,看他,“你有电话!”

    “不理它!”他沉声说。

    “会不会有重要的事?!”

    “什么事都没有你重要!”他低头轻轻嗅了下她的发丝。

    他最喜欢的味道!

    只有她有的味道!

    “老婆,我好想你!”他开始诉苦。

    “真的吗?!”

    “当然!难道你还没有感觉出来?!”

    她耳根一热,娇嗔着,“大se狼!”

    “只对你se!”

    她轻轻捶了他一拳。

    “老婆,这段日子你有没有想我?!”

    “没有啊,怎么样?!”她故意挑衅。

    “这样!”他拍了拍她的臀。

    她夸张地哀嚎,“你打我?!你竟然打我?!”

    捂住脸,她装作很委屈的样子,双肩颤抖,“好痛!呜呜……”

    他怔住,脑袋当机三秒钟,然后爆笑出声,“老婆,你演得比那些电视剧里的女主角还要好,可以拿奥斯卡了!”

    “你笑我!”她猛地抬起头来,脸上哪里有眼泪,满脸都是笑意。

    他拉着她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再次将脸颊贴靠在她柔滑的头发上,“老婆,你把学院的工作辞掉吧,然后到我的公司来做秘书,好不好?!”

    “为什么?!”

    “因为我想时时刻刻都能看到你,否则我会相思成灾。”

    “你太夸张了!”她笑道。

    “没有夸张,你看这次分开一个月,我已经快得忧郁症了!”

    “少胡说了!你刚刚还那么热情,我怎么看不出你哪里忧郁了?!”

    他叹了口气,“好吧,我承认,我另外还有原因。”

    “什么原因?!”

    “因为那些易先生之流,现在你周围有太多男人在动你的脑筋,我吃醋!”

    “什么啊,怎么又说回这件事?!”

    “老婆,你没发现自己在这段时间里又变得更漂亮、更有女人味了吗?!像是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

    她差点笑喷,“什么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啊?!我又不是萤火虫!”

    “反正就是很有魅力就对了!”

    “那你还不是一样啊?!上次那个商业酒会上,不是有好几个女人对你抛媚眼吗?!”

    “我又没理她们!”

    “MeToo!”

    “老婆,你以前就是我的秘书啊,现在重操旧业也挺好的,不是吗?!”他继续游说。

    “哪里好了,只会被你压榨!”

    “此一时彼一时了,以前我只是你上司,总裁上司,但现在是你老公,总裁老公!”

    “不管什么,一律——Out!”

    “真的不考虑?!”他还是不死心。

    “对!”

    “为什么?!你难道不想时时刻刻都跟我在一起吗?!”

    “想啊,但是我更怕公司倒掉!”她调皮地冲他眨眼。

    他叹息,好吧,她说得有道理,因为他真的不确定如果她到了他跟前,每天在办公室晃来晃去,他是否还有心思专心工作。

    没有,一定没有!

    他一定会毫不避讳地在公司里牵她的手,搂她的腰,然后在心血来潮的时候,公然带着她跷班约会,或者是拖着她进休息室,“休息”一遍又一遍!

    ◎◎◎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大卧室的门被人撞开,然后一个小小的身影,不,两个,冲了进来。

    水晶手里抱着一个一岁大的小男婴“咚咚咚”地跑了进来,“爸爸,妈妈!”

    “……”唐旭尧和夏海芋一起傻眼,连忙拉高被子遮住什么他们也没穿的身体。

    “水晶,你和弟弟不是在太爷爷那里吗,怎么忽然回来了?!”夏海芋瞬间觉得自己的血压有点高,这小丫头越来越猖狂了,以前就胆大包天地一个人国内国外飞呀飞的,现在更夸张了,居然还抱着弟弟一起飞!

    唐旭尧也觉得有些头疼,按了按额角,努力保持平静,“水晶,你这样会吓坏弟弟的!”

    “才不会呢!弟弟在飞机上不知道有多开心!一直对我笑耶!”

    唐旭尧和夏海芋同时把视线转移到小男婴身上,不会吧,难道儿子比女儿更厉害?!

    小男婴本来在熟睡,但是好像是感觉到了爸爸妈妈在看他似的,忽然醒了过来,不哭也不闹,只是睁着黑亮亮的眼睛,对他们微笑。

    “把把……麻麻……”他刚刚学会说话,但发音还不是很清晰,却可爱爆了!

    水晶笑了笑,然后抱着弟弟爬上了大床,蹭到爸爸妈妈身边,一家四口相拥的画面,无比美好。

    ◎◎◎

    良久,小男婴睡熟,夏海芋也浅浅入眠,唐旭尧闭目养神,水晶则是眼睛瞪得大大的。

    “爸爸。”

    “嗯?!”

    “你很开心吗?!”

    “对。”

    “是不是因为你刚刚抱着妈妈一起睡,所以很开心?!”

    “……”

    “太爷爷跟我说,这叫生米煮熟饭,这简直就是废话啦,生米当然要煮熟才能吃呀,不然会消化不良!”

    “夏水晶!”

    “有。”

    “睡觉!”

    “哦。”

    她躺好,闭上眼睛,一秒后却又睁开,“爸爸,看你这个样子,生米煮熟饭是一件好事,对不对?!”

    “……”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

    “夏水晶!”

    “有。”

    “睡觉!”

    “哦。”

    她又闭上眼,一秒后又睁开,举起小手,发誓,“爸爸,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说!”

    “我什么时候可以煮?!”

    “……”

    唐旭尧内伤,甚至差点吐血,他简直不想理她,但是这个问题太严重了,一定要跟女儿说个清楚!

    他深呼吸了口气,想了想,最后决定采取潜移默化的教育方式,“水晶,你有说过,那个殿下功夫很厉害对不对?!”

    水晶点了点头,“嗯,蛮厉害的,我打不过他!”

    “那下学期开始,爸爸每周都带你去武术馆练习,好吗?!”他的语气超级诚恳。

    水晶不疑有他,欢快地答应,“好呀!但是……这个跟煮饭什么的有关系吗?!”

    “你长大了就懂了!”唐旭尧意味深长地说。

    若干年后,王子归来,向公主求婚,却出现了这样一幕。

    水晶讪讪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你一碰我,我就会条件反射地出拳了!”

    “……”王子无语。

    “……”水晶也对自己无语。

    但他们的故事却有千言万语。

    爱一场,是一朵花的模样,纵情灿烂,犹如火焰。

    认真地品读过对方的脸,是春天的羞涩,夏天的热烈,秋天的眷恋,冬天的回望。

    他的柔情,她的蜜意,周转经年,依旧如初见。

    这真的是一场认真的消遣,用此生的光阴,牵动一场倾城的爱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上司Out最新章节 | 总裁上司Out全文阅读 | 总裁上司Out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