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合花 上 > 第三章

夜合花 上 第三章

作者 : 雷恩那
    六年后

    被养了几年,岁月如歌,十二岁小丫头身形抽长,如今已是大姑娘家。

    樊香实穿着今年甫送上“松涛居”的第一批春衫,那是总管符伯依着主子之意请人裁制的,“松涛居”里上从主子,下到洒扫端茶、看炉顾药的小僮,按着四季变更,都有新衣可穿。

    唔,这算是身为“松涛居”的人的一项福利啊!

    “松涛居”请人裁制的衣服,尽避不是为主子所裁,质料选得当真好呢,只是她的新衣款式,管它看夏秋冬,几年下来都差不多一个样。

    那一年初秋乱云横渡,她被人从层层崩雪中救出后,又承蒙公子收留,“松涛居”内除了掌管灶房的几位婆婆、大娘外,剩下的就是仆僮而无小婢,自然而然的,她也把自个儿当作仆僮自居,穿的衣衫偏少年模样,可……又不完全是仆僮的装扮。公子打一开始便让她自已作主,她选择窄袖,为的是要行动利落,然后是宽袍或舒爽衫子,再在腰间束带……其实选来选去,皆有几分临摹主子穿衣的意味。还有啊,这些年因习了武术,她足下只穿黑缎功夫鞋,这又跟主子更像似了几分。

    她走在煎药房通往主人院落的长廊上,手中托盘里摆着一盅药和一碗甜品。

    林海里吹过来的风一波波拂过她的衣,窄窄的袖、宽宽的衫子,被北冥春风姚姚娆娆一吹,腻润衣料虚贴了肌肤,舒爽轻松,觉得连脚步都轻了。

    以往岁月,在她还跟着阿爹相依为命的时候,“松涛居”的名号虽如雷贯耳,小小多纪的她却不知他们到底因何有名?又是以何营生?

    后来她被带进来成为当中的一员,渐渐也才明白“松涛居”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膏药。

    这座居落占地甚是庞大,就建在林海最为茂密的山腰之地,虽已位在所谓的迎阳背风处,红松、白桦、毛榛、山栎等等树种林子团团将“松涛居”环住,但毕竟是在北冥十六峰上,山风再弱,也能把人吹得发丝散扬,因此所有的屋舍全为平房,一间接连一间,循着山势弯弯绕绕、迂回曲折,有时还得爬上几百阶石梯才能抵达另一座院落。

    居落里时常飘着药香。

    平常时候,这儿的日子其实过得挺宁祥。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松涛居”俨然是个小小聚落。

    但,只要有江湖人士上山拜访,尤算是中原“武林盟”的成名侠士或各大派德高望重的前辈来访,“松涛居”通常会变得心乱一些,因那表示那些正派之士八成又在西南苗疆“五毒教”手是吃了闷亏。

    而之所以称作“闷亏”,自然是“暗着来”。

    西南苗疆的“五毒教”擅使毒,以武艺光明正大一较高下绝非他们的路子,如此一来,倒为“松涛居”开出一条财源,因“松涛居”的第一任主子殷异人正是识毒、解毒的大能手,他年少时便与现今武林盟子相识,成为莫逆,之后他娶妻生女,且在北冥十六峰建“松涛居”而住。

    殷异人性情偏邪,尽避与正派人士交往,但若要请他出手相帮,则全按解毒手法的难易收取费用,正是交情归交情、营生归营生。

    他仅活到不惑之年,一生只收了陆芳远一名弟子。

    说到挑选徒弟,殷异人这份眼力劲儿比谁都厉害,千挑万选就这么一个,从小带在身边调教,授予一身本事。

    殷异人死后,独生爱女殷菱歌与“松涛居”全交托到这个唯一弟子手里,而身为“松涛居”第二任主事者,陆芳远确实慧根天生、青出于蓝更胜于蓝,无论在武学领悟上或是辨毒、解毒的能耐皆胜过自已的师父。

    总之在樊香实眼里,天底下没有比自家公子更高竿的角色。

    来到长廊尽头,她忍不住从蝶形镂窗外偷觑一眼议事厅内的景象。

    今儿一早,“松涛居”上来了两位“武林盟”的人,符伯已请僮仆上茶,只是茶上过一番又一番,此时两位客人中,模样作书生打扮的那一个尚有耐住端坐不动,另一名高大黑汉已在厅内踱起方步,来来回回,越踱步伐越响,怕是再用力些,都能在石地上踏出大靴印。

    她抬头端详春阳此时的方位,都快爬到天顶正位……辰时、巳时……唔,再来就午时了,那说明公子已让客人足足等了两个时辰。

    “噗嗤——喂——”

    斜前方有压低声量的气音传出,她循声望去,见到一名小僮仆对她猛招手。

    她结束偷觑的行径,赶忙走过去。

    “小伍,公子呢?”她学对方压低嗓音。

    “你说呢?”叫做小伍的僮仆没好气地哼声,指了指她托盘里的东西。“小姐一清早又闹腾性子,昨儿个没闹够,今儿个再接再厉,早上我送过去的药盅,她动都没动,诚心跟公子较量上,两人都对峙大坐天,还没完没了。”

    “怎会这样……”她怔怔轻喃。

    今早天未亮,她就随公子练武,之后公子要她静心调息,练呼息吐纳之术,然后她就独自待在练功房里练气整整一个时辰,这是每日必做的功课,她练得专心一致,却不知小姐跟公子又继续闹上。

    前些天,“松涛居”才发生有贼人夜探之事,虽没丢失任何物件,却也让对方溜掉,和叔当时领着人从炼丹房那边一路追来,里外包抄,都把人堵进子屋院落了,依旧没逮着人。今儿个“武林盟”又派人来访……公子有得忙了,但再忙,小姐的事永远摆在首位。

    “你还是快把药送过去吧,这会子,公子没亲眼盯着小姐把药喝进肚子里,他是不准备出来啦!”小伍皱脸叹气。

    “我去我去!”

    端着托盘,她施展已有小成的轻身功夫,一晃眼便跃进小姐所居住的“烟笼翠微轩”内。

    她不再安安顺顺沿着回廊而行,却是直接穿庭而过,直到抵达位于更里端的一处精致雅轩,她才缓下步伐。

    乌亮眸子溜转了圈,她深深呼息吐纳,挺直背脊,然后才举步踏进雅轩内。

    入内,穿过小堂厅,她越走越心惊。

    八成习了武,眼、耳、口、鼻,甚至是皮肤,对外的各种感触皆比寻常人敏锐许多,此时,雅轩内的气流不太对劲,绷绷的、紧紧的,绷到让人肌肤发痒,又宛若扯紧的一张薄纸,再多加一点力气,准要“唦”一声从中撕裂。

    停在一长幕的纱帘外,她眉眼低敛,轻轻说了声。“公子,小姐的药煎好了。”

    帘内是姑娘家香闺。

    透过纱帘隐约觑见两抹身影——女子临窗而坐,脸朝外,男子则坐在离窗约三大步的一张花梨木椅上。

    樊香实咬咬唇,硬着头皮欲再开口,里面已传来陆芳远淡静的声音——

    “端进来。”

    “是。”腾出一只手撩纱,她赶紧钻进去,把托盘搁在花梨木桌上。

    雅轩内气太稀薄,薄到让人呼息窘迫,她胀红脸,眼珠子仍不太安分地溜动……她瞄向窗边那名过分纤细的女子,后者散着一头青丝垂至腰间,侧颜清丽绝伦,即便病中,也美得惊人,只是美人此时一脸抑郁,淡色瑰唇紧紧抿着,眼眶似乎还有些红了……唉,害她也跟着心疼起来。

    悄悄地、很费劲地用力调息,她眸光慢吞吞地溜向青袍男子。

    她家公子依然是肩舒目静,气定神闲,小姐跟他闹,他也不怒,有时闹得凶些,亦不曾见他露出过厌烦表情。

    在她记忆中,小姐跟公子闹得最凶的一次,是为了当多公子带她进“松涛居“的这住事。那时她心里很难过,第一次尝到被人讨厌的滋味,那样的厌恶完全没来由,她摸不着头绪,但若要头一甩,潇洒走人,却不知自己能走去哪里。

    她是厚着脸皮住下来了,寄人篱下,就想讨个地方安身罢了。

    只是这几年下来,小姐对她虽然冷冷淡淡,正眼也懒得瞧一眼,倒也从未仗着主子的身分贱待她、刻薄她。

    说实话,她是挺同情小姐。

    小姐的身子骨从小就需调养,日日都需以汤药补气,药喝久了,对啥都没胃口,灶房那边就变着法子将药加入膳食里,小姐心情好时多少会吃些,要是又郁结于心,那就难说。

    包可怜的是她冲着公子发脾气,若能激得公子变脸,或者她心里会舒坦些,偏生公子就那八风不动的脾性,面对她的怒气,一贯的温言淡笑。

    小姐肯定很无力吧……可怜的、可怜的小姐……

    唔,是说公子也有不对的地方啦,许多时候确实管太多,照看得太过周全,小姐比她还长五岁呢,公子总把小姐当孩子管,真的是不对啊不对……

    “阿实——”

    “嗄?!”她浑身一震,差点跳起来,以为内心暗自编派公子的那些话被听见,待回过神,才发现自个儿偷瞄的行径早被主子逮个正着。

    陆芳远神情未变,只淡淡道:“请你家小姐过来喝药。”

    “啊?呃……是。”领命,她往窗边挪近。

    坐在那儿的美人兀自恼着,瞧也不瞧她一眼,她硬着头皮开口:“小姐,阿实端来刚煎好的药,还有一碗银耳红枣莲子羹,小姐好不好——”

    “去告诉你家公子,我不想喝,不要喝。”殷菱歌一下子堵了她的话。

    这……非得这么玩她吗?

    樊香实悄悄纠了一下秀眉,回眸望着陆芳远,呐呐道:“公子,小姐说……说……”

    “阿实,问问你家小姐,要怎样她才肯喝药?”

    她觉得……她家这位公子真玩上瘾了。

    徐静的语气,温淡的神态,好似小姐想这么玩,他就舍命陪佳人,即便议事厅千里迢迢来了两位“武林盟”的重要人物他也不理。

    “小姐,公子要阿实过来问,那个——”

    “我要出去透透气,我要骑马,我不要成天待在‘松涛居’里!”殷菱歌突然紧声嚷着,搁在窗棱格上的纤指蓦地收紧。

    房中静默下来。

    樊香实望着那张几无血色的美颜,胸口抽了抽,有些难过。

    唇微嚅,她想说些什么,说什么都好,只要能安慰小姐,但……小姐最想听到的安慰话语,绝对不会出自她的嘴。

    她忍不住再次回眸,盯着自家公子直瞧,没察觉自个儿眼底流露出多少殷殷期盼和无声的恳求。

    仿佛在回应她的请求,陆芳远微微一笑,道:“菱歌,乖乖喝药,好吗?”略顿。“喝完药再把莲子羹吃了?”

    一会儿,殷菱歌终于转过脸容。“那……那师哥是答应了吗?”美眸一瞬也不瞬地直望着眼前男子。

    “不答应成吗?”他嘴角扬高,有些莫可奈何,又有些宠溺神气。

    “师哥……”低幽唤着,眸光漾开水雾。

    ……所以,没她樊香实什么事了吧?

    她静静退开一小步,再退开第二、第三小步,然后,她看见公子在此时端起托盘里那盅汤药,揭开白瓷盅盖,持着小匙,起身走向泪光莹莹的小姐。

    真没她的事了。

    小姐闹脾气公子,总能好生安抚的。

    深吸口气,再重重吐出,也不知是如释重负了,抑或心头更沉……樊香实甩甩头不多想,悄悄退出纱帘外。

    倘若心里没藏什么,就该头也不回走得潇洒,但是啊,她究竟是怎么了?走没几步,身子好似被无形的力劲扯住,扯得她不禁顿住步伐,还怔怔回眸。

    于是,怔怔回眸,怔怔看着。

    朦胧纱帘内,男子已去到姑娘身边,他站着,她坐着,他舀起热呼呼的药汁吹凉,亲自喂食,她温驯张嘴,慢慢啜饮。如此一匙接着一匙,直到瓷盅内的汤药完全喂尽。

    那抹颀长清俊的身影一转,正要拿来那碗莲子羹,坐在窗边的美人儿突然扑进他怀里,未语泪先流,而泪水一落,又哪里需要言语?她抱住他呜呜轻泣。

    哭声透出纱帘,男子的叹息也透将出来。

    樊香实心想,她是明白小姐的眼泪,小姐若待公子不好、对公子发脾气,过后,小姐便觉内疚,总懊恼得要命。

    每每见他们冲突了又和好了,和好了又有可能再次冲突,她的心也跟着高高吊起,很不好受啊……

    纱帘内的景象让她双眼泛热,想别开眼,心被牵扯着,怎么也撇不开脸。

    有时,她也想毫无顾忌地扑进某个人怀里,像似她还是个长不大的小泵娘,永远有一副宽阔且强壮的胸膛供她尽情依偎……她是羡慕小姐呀!尽避同情小姐,却也羡慕着她。

    立在纱帘外发怔,小脑袋瓜是万千思绪又思绪万千,蓦地,纱帘内那男子头一抬,往她这儿瞧来。

    她心头一震,面颊猛地发烫,被腾腾升起的体热搅得头发昏。

    他在看她,怀里拥着轻泣的小姐,他却在看她。

    虽隔着纱帘,那双男性眼瞳仍深邃得教人心惊,似汇聚着太多东西,却深幽幽不见底,然而她道行太浅,没办法辨识。

    她脸红心热。

    一些藏在心底深处、连她自个儿都尚未弄清楚的东西突然之间蠢蠢欲动。

    这一动,有什么如潮浪般涌来,一波接连一波,无情且多情地拍击。

    她被这股无名大浪兜头罩下,罩得头晕目眩,泪水都快不争气地冒出眼眶,忽觉得心醉且心虚,再不敢多看。

    她后退再后退,然后踅身,快步离开雅轩。

    入夜。山风张扬起来。北冥十六峰的春夜,风中挟带林海间自然腥味的爽冽气味,若仔细品嗅,还有一抹幽微花香。

    循香而行,需得步上百层石阶。

    石阶尽头有条切入云杉林的小土道,过了杉林就是温泉群。

    北冥十六峰上有无数座温泉群,这座温泉群的泉眼池取作“夜合荡”,因此处野生着一大片夜合矮木,此树种多生长在温暖湿热之地,“松涛居”位处高山,本不利于夜合生存,但偏偏有了温泉群,也不知当年山风打哪儿吹来第一粒种籽,从此落地生根,拓出一大片矮木夜合花丛。

    夜合花小小一朵,花苞雪白如玲珠,略厚的花瓣润嫩含香。

    白天时候,花苞小心翼翼掩在收合的厚瓣中,垂株枝桠上,不争一眼凝注,有些楚楚可怜的韵味。

    夜晚到来,合掩的花瓣羞羞开启。

    香气从淡微一转馥浓,中夜倾尽,迷醉有心之人。

    樊香实常常被迷得忘记离开。

    钻进花丛中,她四仰八叉躺在草地上,枝桠垂得极低,小白花开在她的四周。

    躺在这个小所在仰望穹苍,明月如玉盘,皎亮逼人,仿佛那月华具有生命,温润似佳人,能倾听亦能慰藉。

    哗啦——

    有水声!

    她心头一跳,快睡着的眸子陡然一瞠。

    有水声表示有人进温泉池,而“夜合荡”是公子特意为小姐保留的一座天然泉池,但都这么晚了,小姐已上榻歇息才是,会在这个时候进“夜合荡”的……唉,不是公子还能是谁?

    她内心挣扎了片刻,仍轻手轻脚蹭蹭蹭,匍匐前进,然后用两指压低横在眼前的绿叶与枝桠——

    “夜合荡”里,男人光luo身躯背对她。

    泉水漫至他腰际,月辉洒在他道劲有力的背部肌理上。

    他肩膀好宽,腰板瘦削,当那修长身躯往池中略深之到坐下时,一头直长乌丝遂浮在池面上,宛若玄黑扇面。

    他挪动了坐向,于是面庞坐转过来,宽额、挺鼻、略深的人中、有型的唇瓣,那是极匀称又极清俊的轮廓,此时他轻掩长睫,睫毛微翘的弧度在月光烘托下竟显得……显得……柔软可爱?

    樊香实用力闭眸,思绪有些混乱。

    她下意识咽了咽唾液……撤!对,非撤不可!

    再看下去她鼻腔胀热,好像快喷鼻血似的,真落到那般田地,那、那那实在太难看!呃……等等!不行不行,不能撤!鲍子耳力绝佳,她一动不如一静,还是老老实实窝在原处,她不看总成吧?这点定力她应该还拿得出。

    伏在地上,她把小脑袋瓜埋在臂弯里,很努力地调息。

    哗啦——哗啦啦——哗啦哗啦——

    可以不看却无法不去听。她鼻中漫开夜合花香,那香气如此实在,耳里不时传来水波声响,水声化成景象,很实在地浮现在她脑海中,浮得她心浮气噪。

    不良!樊香实,你太不良!

    不知为何,脑中晃过今儿个公子透过纱帘看向她时的那两道眼神。

    好像拢着许多意绪和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宠,她看不懂,却渴望明白。

    花丛外,水声已静下好半晌……公子离开了吗?呼……

    突然——

    “阿实,我需要净布。”声音淡静,徐徐吩咐。“还有干净衣物。”

    樊香实僵在地上好半晌,若由上往下俯看,都跟只装死的小膀蚧差不多模样。

    外头男人拨拨水,再次出声——

    “越大越难使唤了吗?你真要你家公子自个儿取布、取衣物去?”

    这人……他这人怎么这样嘛!肯定一开始就知道她窝在花丛里……这么玩她?她、她很好玩吗?!

    惊吓得血液都快逆流,樊香实好不容易吐出梗在喉中的浊气,虚握着圆圆小拳头,揉了揉眼,又蹭蹭面颊,内心哀声长叹。

    “公……公子等一会儿……阿实马上去取。”

    闷声答话,再窸窸窣窣一阵,她终于钻出来。

    不敢多看温泉池是的男子,她低头快步绕开,再几个大步跃进建在离池畔不远的一座六角亭台。

    亭台六面皆有细竹垂帘,此时有两面竹帘子高高卷起,她在一张巨大的红木躺椅前矮下身子,拉开设置在躺椅下的暗柜,里头备有好几迭白棉布,以及男子与女子款式的干净衣物各三套,另外还有干净的鞋袜等等,都是方便在浸泡过温泉后,用以替换之物。

    她取出主子指定的东西,迅速捧回池边。

    她把一迭净布和干净衣物搁在他脱下后随地乱抛的衫子上头,自始至终,她眼观鼻、鼻观心,头抬也未抬。

    “公子,我把……呃!”

    哗啦啦水声轻响。

    浸在温泉池里的男人竟然……竟然缓缓立起,扇面般的湿发离开水面,因他起身的动作改而服贴在他宽肩与背脊上。

    樊香实不是没服侍过公子在寝房内浴洗,但通常仅是备妥热水和衣物,收掉主子换下的脏衣,然后便垂垂守在屏风外听水声,等候差遗,若被唤去帮主子沐发,他身上也都还披着单衣,然而今晚……现下……他、他……

    想也没想,行动全凭本能,她一把抓起白棉布一抖,摊敞开来,既宽且长的净布随即围住主子的luo身,吸去他发上、肤上的水珠。

    她的脸僵硬地撇向一边,喉咙堵得难受仍硬挺着。

    “阿实,调息。”

    听到那声低柔命令,她蓦地转向他,眼眸瞠圆,似平不晓得发生何事,然后……她遵照命令大大、大大地吸了口气。

    原来她一直憋气,憋得满脸通红,难怪胸口又绷又闷。

    “不是说要当我的贴身小厮?太久没让你服侍,都忘了规矩。”陆芳远淡淡道,俊庞似笑非笑,他主动接过净布擦拭身躯,目光一直放在她脸上。

    噢,对……她是说过那样的话。樊香实心是苦笑。

    六多前她被带进“松涛居”,当时她刚检回一条小命,身子仍在将养中,公子让符伯拨出一个独立小院落让她静心疗养,但在某日深夜,有人来探,来的人是小姐。

    那晚,小姐冷冷地抛给了她一袋碎银和一小包金叶子,说已为她备好马,要她赶快离开,走得越远越好。

    事发突然,她被搅得头昏脑胀,然后一是因困乏得要命,不想走,二是因骑马这本事她尚未学好,不太好走,她那时赖在床榻上一脸茫然,还没理出头绪,公子便踏进小院来。

    结果公子才一现身,小姐脸色立时变了,起身就走,而她还继续傻在榻上。

    棒日清早,她将养之处就从独立小院换到公子的“空山明月院”内,而且与公子的寝房相连在一块儿,中间留有一道小门相通。

    这样的安排还让她着实开心好一阵子,但公子笑说,那仅是一间小厮房,有什么可开心?她说,那她就当他的贴身小厮,服侍他饮食起居。

    只是后来,她这个“贴身小厮”当得不太象样,食衣住行各方面,她家公子很能自个儿动手,用不着她服侍吃穿,反倒这几年公子眨着她习武练气,教她读书写宇,还时不时帮她药补,补小姐一个不够,竟连她一块儿关照下去……如此算来,她确实占公子许多便宜呢!

    “服侍公子是阿实的……荣幸。”她硬把话挤出来,抖开一件里衣等着他把长臂套进来,虽已恢复呼息,脸肤仍红得几要渗血。

    站在他面前的“贴身小厮”当年身长仅及他胸口,经过六年调养,小小身于抽长不少,若拔背挺直了,头顶心还能抵着他颚下。

    陆芳远垂目打量她的脸,不禁微笑。几多来,姑娘家的脸蛋倒没多大变化,腴颊圆颚,蜜是透红,娃娃脸未脱稚气,清眸湛着光,尤其在望向他之时,落在她瞳心里的两抹光亮会格外耀目。

    宽棉布掩着他下半身,他慢条斯理将臂膀伸进里衣衣袖内,见她有些撑不住了,眼珠不安地飘移,就是不太敢定在他身上。

    别具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后,他终于道:“去亭子那儿取双鞋来。”

    “啊?”樊香实眨眨眼,一意会过来,连忙点头。“是!”

    她再次奔回六角亭台,再次打开暗柜取物,待她回到温泉池边时,发现她家公子已将里衣、里裤穿妥,还罩上宽宽外衫,衫子的衣带系得相当随兴,于是襟口宽舒松垮,却很是潇洒。

    他是故意支开她吗?

    因为看出她脸红心跳到快要晕厥?

    还是他……真拿她当“贴身小厮”看待,既是“小厮”,自然是男的,公子当她是男的,所以才大大咧咧在她面前赤身**?

    樊香实咬咬牙,甩开脑中乱七八道的思绪。

    她矮下身蹲在他跟前,摆好刚取来的一双鞋,然后用棉布擦净他脚上的湿气。

    鲍子的脚板薄薄的,精瘦而修长,脚心好温暖,脚趾有着薄茧,她为他拭干后,该是回房便要上榻就寝,他没套布袜就踏进鞋里。

    穿妥衣鞋后,他举步便走,发现她没跟上,步伐随即一顿。

    “阿实,还不回去?”

    “公子先走,我把这儿收抬好再走。”她蹲在地上,七手八脚收拢他换下的衣物和用过的棉布。

    “还不回去?”他淡声再问。

    那语气明明无一丝波动,平缓得很,但就是……就是……

    樊香实心肝微颤,不敢再拖延,遂把东西全抱在胸前,咚咚咚地快跑跟上。“回去了、回去了!”

    苞在公子身后,跟了一小段路,她不禁低下头嗅了嗅怀中衣物,等察觉到自己此时之举,双颊一热,瞪圆眼,又连忙打直颈背。

    “你以为躲着,晚些回去,便不用喝那碗鹿血吗?”离开“夜合荡”,穿过云杉林,在步下百来层石阶之前,陆芳远突然很不经意一问。

    但,问者有心,听者是心很虚。

    “哇啊!”樊香实心口一蹦窜,两只脚竟自个儿绊起自个儿。

    身为她的主子、教书先生兼授武师父的陆芳远宽袖略动,似要出手,却又悄悄收住。就见她抱着满怀的衣物往前栽,从百来阶石梯上栽跟头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八成是求生本能,她在千钧一发间使了记“鲤鱼翻身”,嘿地一声,两脚已安稳着地,定在几个石阶下的小平台。

    “公子,你看到没?看到没?阿实这招使得漂亮吧?我提气这么一腾,站得稳稳的,没摔着呢!”

    男人此时徐步而下,她冲着他笑咧嘴,眼底闪亮。

    陆芳远赞许般点点头,嘴里却道:“可见喝鹿血能收奇效,回去喝吧。”

    邀功的小脸立马垮下来。“公子,我每个月都喝,连续六个年头,气早都补足了……”

    “那更不能坐途而废。”他嘴角微扬,用闲聊般的口吻继续说着。“每个月就喝这几天而已,又不像菱歌需天天食补、药补。姑娘家落癸水,必须气血双补,阿实的月事向来准确,我记得……嗯,不是在今晚夜半就是明儿个一早,所以等会儿饮过鹿血之后,睡时记得在榻上多铺两层厚棉以防——”

    “公子!”扬声羞嚷。

    就说了,她家公子根本拿她当“小厮”看待,说起这种姑娘家身子的私密事,他脸不红、气不喘,理所当然又理直气平得很。

    呜,好歹也顾及一下她的脸面嘛……

    被她突如其来一嚷打断话,陆芳远负手立在上方石阶,挑眉模样有些无辜。

    “我……那个……我先把公子换下的衣物抱回去,公子慢慢散步,慢慢回去,我、我快快走!”丢下话,她飞也般跃下石阶,逃得很快。

    望着石阶下那道逃开的姑娘家身影,他的眉淡淡敛下。

    这些年,她的发色转变,黑中带深紫,那色泽在月光下更能分辨……跑开时,她束起的长发在身后飞甩,紫光流动,风中荡开她发丝是的香气,夜合花的气味。

    她在夜晚绽开、香气最浓时的花丛里打滚,弄得满身、满发皆是郁馨,而她自个儿似平没察觉……

    六个年头了吗?

    他需要再多些时间。

    若再养她两年,等她满双十了,该是最好的时机。

    在那之前,他会耐心等待。

    湿发被山风吹得坐干,他长衫虚贴着修长身躯,眉宇间复杂得近乎无情。

    迎风踏下石阶,夜风张扬,他行步缓慢,试图摆脱无意间沾染上的那股夜合花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合花 上最新章节 | 夜合花 上全文阅读 | 夜合花 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