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贼婆 > 第九章

贼婆 第九章

作者 : 叶双
    这算什么?

    押解奴隶吗?

    宇文丹花不敢相信的瞪着眼前的景象,甚至还抬手揉了揉眼睛,生怕是自己看走眼了。

    可是事实证明,她真的没有错看。

    自家的妹子真的这样残忍的对待她们仅存的家人,正因为知道黑风寨的遗孤是她的弱点,所以段仰卿竟然异想天开的打算将人全都给弄回苗疆去。

    而本该站在她这边的宇文汝花竟然还在一旁帮衬着押人,原来他们那一晚便已在大夥的膳食中下了药。

    所以她回去的时候,宅子里才会那样安静,连孩子们的哭闹声都听不到。

    而福婶则是因为先一步察觉不对,所以用尽了方法保持清醒,这才有办法提醒她。

    丙真,一如樊衣甫所言,是她的一再退让惯坏了汝花这个丫头。

    是她大意,自食恶果,她不怨。

    但就算段家财大气粗也不能这么逼人离乡背井啊?

    不是一个、两个,而是老老少少全都要带回去,怕带的人太少,会不够箝制她吗?

    “我不准你带走她们。”宇文丹花冷瞪着又恢复一贯优雅的段仰卿,咬牙说道。

    早已没了之前的戒慎恐惧,他相信有了那些人质,她就算再桀傲不驯也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所以段仰卿丁点也不在乎她的意愿为何,即使明知她很恨他也没关系,只要能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让他时时刻刻可以瞧着那张他朝思暮想的脸庞,这样就够了。

    “我并没有问你的意见。”漾起了邪笑,段仰卿懒洋洋的开口说道。

    他要的是她那张脸,不是她的意见。

    “段仰卿,如果你真的还想留条活命,我劝你别押着他们回去。”拖着长长的一串人,能走得有多快。

    “你是想说要是时间拖得久了,樊衣甫那个男人就会找来吗?”

    “他会的!”

    虽然那日他的话说得决绝,可她的心并没有完全失去希冀。

    她相信就凭那个男人的睿智,有朝一日。他一定会想通她的不得已,再加上整寨子的人都消失了,难道他还不怀疑吗?

    “你别傻丁,他不会来的,我那妹子早已去缠着他了,这回我为那男人准备了更上等的毒药,绝对能让他生不如死,这回我就不相信他能多有骨气。”

    他说得得意扬扬,但宇文丹花却气得眸泛火光,打自死里逃生以来,这是头一回,她想要亲手宰了一个人。

    “你以为他会中计?”对於段剑筝的歹毒,樊衣甫早已心知肚明,他不可能再着了他的道。

    “更何况,就算他真的追来,我只要手中掐着你的命,谅他也不轻举妄动吧!”

    原来他心里打着的是这个算盘,难怪他能那么有恃无恐。

    掀起了眸子,就算再依恋樊衣甫,她也知道自己万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

    突然间,她的眼角瞥见所有人都上了马车,她心念一动,忽尔纵身跃上马,将段仰卿的爪牙踹下马背,抢过缰绳,策马领着马车狂奔。

    没有料到宇文丹花还有这招,段仰卿初时一愣,一等回过神来,便纵身直追。

    望着那直泻而下的水瀑和深崖,宇文丹花的心凝成了一团。

    是天要亡她吗?

    她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带着寨里的人逃出生天的,怎知道却走往了一条死路。

    她无奈地仰首望天,不出须臾,她的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无论如何,她不能害了樊衣甫,只要她在段仰卿的手中,就算日后他知晓真相,无论做什么都会备受箝制。

    所以……

    “福婶……快,带着娃娃们和嫂嫂们四处躲着去,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反正段仰卿的目标一直是她,只要她能绊住他,那么福婶他们至少能保性命无忧。

    “那你呢?”

    “我得留下来和段仰卿周旋啊!”总不能大家一起陪葬吧!

    “可是……”

    “您就别可是了,快走吧,带着你们,我就是想逃也没有机会啊……”眼见马蹄声愈来愈近,宇文丹花慌得什么都顾不得,用力推了福婶一把,吼道。

    看着自己曾经最在乎的人全数消失在这林子里,宇文丹花的眸儿四下环顾,然后突地眼儿一亮。

    她快步走向崖边,抬脚踏了踏崖边的石子,只见石子只因她一使力,便摇晃不已。

    脑海中一抹绝然的想法陡然而生,原本慌乱的心稳了下来,然后好整以暇地坐在那石子上,不逃了。

    既然不能逃,那就同归於尽吧!

    要她一辈子受制於段仰卿那个疯了的男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更何况她的一颗心早已落在樊衣甫的身上了。

    待在段仰卿的身边,时时刻刻都是折磨。

    “青青,你在等我吗?”

    敛去了怒容,此刻的宇文丹花娴静得如同温婉的青青,她敛眉含笑,那我见犹怜的姿态让原本怒气腾腾的段仰卿看得眼儿都发直了。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过去,那时青青刚救起他、对他和颜悦色的模样。

    “是啊,我在等你,你快来!”

    闻言,段仰卿急急几个箭步就要冲上前去,却又忽尔顿住,仿佛对於宇文丹花的温顺有些警觉。

    “怎么,我在等你啊,快些过来!”宇文丹花吐气如兰,悠悠说道,美丽的脸庞还扬起了笑催促着。

    她终於想通了,对付疯子,就要比他更疯。

    青青,从来不曾对他笑得那么温柔,她的温柔都给了樊衣甫那个该死的男人,这是头一回,她对他这样笑。

    甚至还张开手迎着他,面对此情此景,段仰卿真的被迷惑了,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步步逼近宇文丹花,便见她伸手拍了拍身旁的石子朝他说道:“来,咱们坐着谈会儿心事。”

    “好,咱们谈心事!”终於确认了这里只有他们两人,没有任何埋伏,段仰卿的心房一松,便依宇文丹花的意思坐到她身旁。

    还不等他坐定,宇文丹花的手便朝着段仰卿一勾,双腿儿一蹬,原本就已松脱的石头更是晃得厉害。

    意识到情况不对,段仰卿便要挣扎,可是宇文丹花却像是索命的修罗一般,不让他有挣扎的机会,捉着他便往身后的山崖倒去……

    飒飒的狂风拂面,她的耳中却窜入了樊衣甫嘶哑的低吼——

    “不……不准跳!”

    是幻觉吧……

    他那种别扭性子,哪能那么快就想通啊?

    唇角,蓦地往上勾起,多爱啊!

    就算濒死之际,想起了心爱的男人,那股子的滋味儿依然甜得腻人……

    懊死的!

    她可真厉害,才不过多久时间,这已经是他这个爱财如命的神医第三回为了她不顾一切的一掷千金了。

    望着她那平静安稳的睡颜,樊衣甫第一百次庆幸自己没有错看她眸底的在乎。

    否则现在的她,怕已经和那个在崖下摔得支离破碎的段仰卿作伴去了!

    双手轻抚着那细致的容颜,极度爱怜的不敢出丝毫力气,就怕自己一用力便会碰坏她似的。

    “喂,我说你啊,也该差不多一点了吧!”

    为了好好安顿那些在林子里四散逃逸,吓得浑身只差没抖散了的女人家和孩子们,闵奇善忙了好一阵子,怎知一进门,便见樊衣甫那嗯心的举动,忍不住开口啐道。

    抬眸,一记狠瞪笔直地射向吵死人的闵奇善,不想让他扰了宇文丹花的安歇。

    可向来性子直的闵奇善可管不了那么多,眼儿一瞪便说道:“你现在倒是嫌我吵了,你也不想想那时是谁只差没跪下来求我和仲泉去救人的?”

    “……”樊衣甫依旧无言,只是瞪人的视线更冷。

    闵奇善似乎就是故意不让早已转醒的人儿好过,幽幽的说道:“你那手也该去让虎子包紮包紮了,你自个儿是大夫,难道你不知道为了救她,你的手几乎要叫崖边的石头掀去一块肉,要是不好好治治,只怕那手就要废了。

    “我没事!”

    “什么没事?”轻声斥责,可说话的却不是向来多话的闵奇善,反倒是那个原本还在“沉睡”的宇文丹花。

    闵奇善很识相的缓缓退了出去,想来现在就算有天大的事,也没有让小俩口单独相处来得重要。

    “你醒了!”

    瞧她终於醒了,原本悬着的心终於落了地,他温柔地探询着,但那温柔却教宇文丹花好不习惯。

    她直勾勾地望着他,若不是他那深邃的眼神让人难忘,她还真要以为那么温柔的他是被谁给附了身。

    “你真的是……樊衣甫?”她忍不住问出这样愚蠢的问题。

    可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问,樊衣甫立刻暴跳如雷的吼道:“究竟是谁让你这么做的!我是你的男人,自然有责任为你遮风挡雨,你要保护你的那些家人,难道我就不是你的家人,你就不怕我会伤心难过吗?”

    他那狮子吼的功力倒是愈发炉火纯青了,宇文丹花强忍住伸手捂住耳朵的冲动,正欲没好气的翻翻白眼,可视线却对上了他手上还淌着血的伤口。

    望着他来不及处理又或者不让人处理的伤,宇文丹花的双眼顿时一片蒙胧。

    “该死的,你哭啥啊?”

    原本的暴吼在瞧见她的泪眼之后,顿时气弱,一双手还顺势抚着她的胸口,就怕她哭岔了气儿。

    懊哭的人是他吧,在瞧见她坠崖的那一刻,那种几乎肝胆俱裂的心痛,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嚐任何一次了。

    “你的伤……”打从捡回这条命,无论生活多艰困,她都不曾落泪,可是一知道他手上那碗口儿大的伤是因为救自己而来的,她的泪就怎么也止不住。

    这个男人几乎是拚了命的在救她呵!

    怎么还能怀疑呢?

    在坠崖的那一刹那,她亲耳听见他唤的是她的小名花花。

    在那一刻起,她就清清楚楚的知道,他并没有错认她与青青姑娘。

    一颗惶然不安的心因为这样而坚定了,她掀眸望着樊衣甫,忽然哽咽地说道:“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

    多么石破天惊的一句话,登时让樊衣甫像中了定身咒似的成了座石像。

    在生死攸关的那一刻,她曾憾恨自己永远也没有机会向他表达自己的爱意,所以一睁眼她就不顾三七二十一地说了。

    “你不爱我没有关系,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咱们可以用我的爱一起生活下去吗?我……宇文丹花在此向天发誓,我要成为樊衣甫的妻,一辈子爱着你,就算你不想娶我也没关系,只要能让我伴着你就成了。”

    多么可怜且又委屈的表白啊!

    乍闻她的心意,樊衣甫震惊得瞠大了眼,可半晌过后,坏脾性的他又忍不住暴吼出声,“究竟是谁不爱谁啊?要是不爱你,我何必拿着白花花的银子去买药材,只为替你养身子?若不爱你,我会急吼吼地替你找长工,就怕你太累?若不爱你,我干么……吻你啊!”

    她以为他是那么随便的男人吗?

    他爱她,这下只怕全天下的人都听到了吧!

    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宇文丹花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然后她便发现自己的窗外多了好多颗头,一颗、两颗、三颗……

    看来,他爱她这件事,不出半天就要传递大街小巷了。

    宇文丹花好笑的摇了摇头,却不在乎被其他人听到他们的爱语,反正只要他也是爱她的,这就好了、就够了!

    泪中带笑,这回宇文丹花不再多说什么,蓦地投入他的怀抱,紧紧地、紧紧地揽着他,再也不肯放手……

    久久之后,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抬头望着樊衣甫问道:“对了,那段姑娘呢?”

    从他和闵奇善的对话中,她知道段仰卿已经跌下山崖死了,可被分派去勾引樊

    衣甫的段剑筝呢?

    自然是……去了她该去的地方。

    一等他想通了一切,再加上虎子回来报告所见所闻,樊衣甫哪里还容得下那对兄妹作乱。

    想要设计他,她道行还浅的呢!他正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将计就计让她误食想下在他身上的毒物。

    可是拥有解药的人死了,中毒的人这辈子自然也得深陷於毒发的痛苦中,而他,更不可能会好心到替她炼制解药。

    不过樊衣甫却没告诉她实话,反正日子长得很,他不想在这个时后杀风景,於是低头,衔住了她的唇,不再让她多说一字一句。

    他们现在有更要重要的事情要做,至於其他的……就等等吧!

    红红的嫁衣,穿在宇文汝花那婀娜有致的身上,显得亮眼万分,煞是迷人。

    宇文丹花含泪望着正要上花轿的妹子,心头顿时百感交集。

    虽然汝花曾经做错过,可是还好没有造成什么遗憾,可也因为这样,樊衣甫再也容不得汝花继续待在她身边,可偏偏在她的坚持下,樊衣甫也不能动她分毫,只能火速替她找了一个富贵人家,让她嫁了进去。

    “哭什么?”一见她落泪,樊衣甫的语气就不善,用略显粗鲁的力道揩去了宇文丹花眼角的泪珠儿。

    仰首,看着樊衣甫的俊颜,她爱怜万分的轻抚着他的颊,然后诚心说道:“谢谢你!”

    她知道他是为了她才不计前嫌,愿意帮汝花一把。

    “哼,谢啥!”

    人人都以为他以德报怨,只有他自个心里知道,他为宇文汝花找的亲事算不得好,那余家虽然是个大户人家,吃穿用度都不用发愁,可余家的太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心中打的如意算盘就是要让她去治治宇文汝花的骄蛮。

    “谢谢你的不计前嫌啊!”宇文丹花笑意灿灿的说道,知道他是为了她才肯这么做的。

    “哼,你确定我是不计前嫌吗?”

    “呃!”被他这么一问,宇文丹花也愣了,她蓦地想起了段剑筝的下场。

    当日,段剑筝前去魅惑他,结果他竟然给她下了药,化去她一身的功力,虽然没有取了她的性命,可是却将人往花窑子一送,卖给了与他素有交情的老鸨,让她盯着段剑筝过着送往迎来的生活。

    宇文丹花事后知道,心有不忍,曾几次开口求情,谁知樊衣甫却死活不肯放过段剑筝,非得让她嚐嚐那种身不由己的滋味儿。

    “你该不会做了什么手段吧?”宇文丹花有些不确定的凝着樊衣甫问道。

    谁知他却朗朗一笑,倾身便要偷香。

    可偏偏这回宇文丹花却不肯让他得逞,怎么也不肯让他唬弄过去,见她坚持,樊衣甫也只好没辙的说道:“是她自己要大户人家、吃喝不尽的生活的,这些我都替她找了,只不过我没告诉她,她的婆婆可是个厉害的女人。”

    “你……”

    对於他这种报老鼠冤的心态,宇文丹花简直是哭笑不得,她开口正要骂人,可却教他给觑着了机会偷香。

    只见他的唇蓦地攫住了她的,不让她有半点开口的机会……

    打她醒来那一刻开始,他就发誓要做她的天,不容旁人再欺她分毫。

    对於段剑筝和宇文汝花的报复,不过是个小惩罢了!

    唉……似是瞧出了樊衣甫心中的想法,宇文丹花在心中一叹,虽然不是颇为认同他的做法,可……能怎么办呢?

    再说,也的确是该给汝花一个教训了,她管教不了,就让她婆婆好好的管教管教她吧!

    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柔若无骨的纤躯不再抗拒地倚进了樊衣甫那伟岸的胸膛,她知道从今而后,这个男人便是她的天了……

    欲知储仲泉和谈宗音的苦命情事,请看花园系列558土匪窝之一《反骨寨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贼婆最新章节 | 贼婆全文阅读 | 贼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