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旺旺小助理 > 终章

旺旺小助理 终章

作者 : 简璎
    说到这个,贺钰文得意的笑了。“我看得出你明明对她有意却不肯踏出一步,便告诉她你很在意她,只是对爱情还存着戒心,笨得不肯先表示而已,所以我会帮她,而她也接受了我的提议,就这样。”

    安仰锋越听越不可思议。“你怎么帮她?”这件事他怎么毫不知情?

    贺钰文气定神闲的笑道:“我不是激起你的妒意了吗?我说过我要定她了,也叫她故意在你面前表现出经常跟我约会的状态,让你不安。”

    见鬼!原来那是他们的计谋,他上当了!

    “所以,你对她根本没意思?”

    贺钰文两手一摊,自我调侃地说:“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太清纯了。我喜欢风情万种、冶艳又胸部丰满的女人,认识我这么久了,你难道不清楚我很重视女人的外表吗?”

    安仰锋嗤之以鼻道:“我当然知道你只看女人的肉体不看内涵,因此当你说你要她时,我以为你转性了,开始懂得欣赏女人内在的美好。”

    他对好友的挖苦不怒反笑。“就因为这样,你就认为我跟她在一起,要喝我们的喜酒?”

    “不是那样。”安仰锋没好气的答,他沉着脸,表情严肃了起来。“我问你,这两个月来,你人在哪里?”

    贺钰文数着手指头。“希腊、巴黎、义大利……”

    安仰锋再问:“你跟谁在一起?”

    “你要听吗?”他充满笑意地说:“很多耶,莫妮卡、莎拉、安洁……知道香港名模莉莉亚吧?我们在米兰邂逅,当天就一起过夜了,她跟我在拿坡里待了一个星期……”

    “停。”这家伙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他板着脸道:“谁要听你的风流史?”

    贺钰文笑了。“是你自己叫我说的。”

    安仰锋站了起来,眉宇深蹙。“所以,你并没有和冯素素在一起?”

    “我没有。”他嘻皮笑脸地说:“又不是想死在你拳头下,我怎么敢有那种念头?”

    “那么,两个月前,你也没有跟她约会吃饭、看电影?”安仰锋再问。

    “我没有。”贺钰文笑睇着陷入苦思的好友,忽然说道:“倒是我还没出国前的某一天,我带朋友回我的公寓,守卫告诉我,你母亲早我几分钟上去你的公寓,还说你不在但你女朋友在,所以才让你母亲上去。”

    安仰锋的公寓就是贺家的建设公司盖的,他买了一户,贺钰文名下也有一户,两个人在同一栋,只差一个楼层。

    “我不知道我母亲去公寓找过我。”他脸色一变。

    他母亲一直没有表示过喜欢素素,虽然也没反对,但冷淡的态度已经很明显。

    “我想伯母可能不是去找你的,更有可能是知道你不在而冯素素在,所以才在那个时间点过去。”贺钰文推敲着。“而且,前一阵子我听到一个流言,邓郁纹到处告诉别人,她是被你母亲逼走的。”

    “你的意思是……”安仰锋心中警铃大作。

    要命!他怎么从来没想过这种可能?素素是被他母亲故技重施逼走的!

    贺钰文点头。“有一就有二,伯母极有可能做同样的事。”

    安仰锋回到安家的时间,正好是家人在吃晚餐的时刻,全家人都在。

    看到他突然回来,大家都很错愕,更别说他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势,谁都感受得到风雨欲来的气氛。

    “妈!你私下见过素素吧?”他沉声问道:“你逼她离开我,对吧?”

    王尹伶很不高兴。“你这孩子礼貌都到哪里去了?没看到爷爷、爸爸吗?不先跟大家打招呼,你这是在做什么?”

    “妈,你跟素素都说了什么?”安仰锋走近一步,心里像有一锅热油在沸腾,呼吸沉重地鼓动着他的胸腔。

    “说了什么?你问我说了什么吗?”她冷哼一声。“当然是说她配不上你,叫她识相点快离开你,不要拖累你。”

    安仰锋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望着母亲,心里已在熊熊冒着火焰。“所以,您又说要给她一笔钱了吗?”

    王尹伶并没有被儿子阴鸷的表情吓到,她冷冷的说:“那种女人当然要用钱打发,不给一毛钱,她就会对你纠缠不休。”

    安仰锋咬紧牙关,强忍着内心那阵尖锐的懊恼。

    原来如此,所以她对他的态度才会一百八十度大改变,才会说爱上了贺钰文、要离开他……

    他重重的喘息,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见她!

    “天啊天啊!妹子,你怎么做得出来这种事?”叶黄素呼天抢地的说:“年轻人自由恋爱有什么罪?那女孩乖乖巧巧的和仰锋很相配啊,你怎么可以用钱打发人家走呢?破坏了好姻缘,会遭天谴的。”

    “大姊,我麻烦你闭上你的嘴好吗?如果那女孩真那么好,那留给仰威好了,你快点去提亲啊。”

    “什么跟什么?”叶黄素立即撇清。“我们仰威怎么可以娶那种平凡人家的女儿,他的对象一定要是豪门千金才可以。”

    “那我们仰锋——”

    “你们两个都闭嘴。”安泰山开口了,他眼神犀利的看着王尹伶。“你真的去找过素素了,要她离开仰锋?”

    “爸,我知道您爱屋及乌,仰锋爱的女人,您也会跟着去疼爱她、接受她,但我不能接受那种女孩当我的媳妇,因为她会阻碍仰锋的前途,平凡的她,无法为仰锋的人生加分。您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我就不多说了。”

    “不管仰锋的另一半是谁,我都已经立下遗嘱,将来大安集团的一切由仰锋来继承,这点不会因为仰锋妻子是平凡人家的女儿而改变。”

    “爸!”

    叶黄素和王尹伶同时喊道,一个是怒,一个是喜。

    “爸,您怎么可以这样?这不公平啊!”叶黄素嚷嚷了起来。“仰威才是安家的长孙,我才是您户籍上的媳妇,您怎么可以——”

    安泰山打断了她。“我这个老人家还没死,一切我说了算。等仰威有那个能力当家时,我自然会把他的那份给他,现在他还没有资格。”他看着窃喜不已的王尹伶又道:“至于你,我要你马上找到素素,收回你对她说的话,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让她回到仰锋身边,不然我唯你是问。”

    “爷爷……”安仰锋很讶异老人家竟然挺他到这种地步。

    王尹伶犹不情愿,她蹙眉。“可是那女孩……”

    “那女孩在各方面都配得上我们仰锋。”安泰山沉声说道:“她是新麦金控集团贺重璟贺董的长女,新麦是金融界第一把交椅,这样的家世我们高攀都来不及了,你竟然愚蠢的往外推,真枉费了你那么精明,这次看走眼了。”

    “什、什么?”王尹伶呆住了,不只她,所有人也都愣住。“可是她明明是个私生女,母亲开了间小咖啡店维生……”

    安泰山绝非等闲人物,能创办大安集团这样的大财阀,绝对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早将一切查得一清二楚。

    他气定神闲的说道:“贺重璟的元配长年卧病在床,没有生育,素素和她几个弟妹就是贺家唯一的血脉。老贺早有意把孙子们都接回去,是贺重璟顾及元配的感受才不肯那么做,但将来,整个集团还是得由素素跟她的弟妹来继承。”

    “什么?这是真的吗?”王尹伶又惊又喜,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安泰山斜睨媳妇一眼。“如果不是调查过,我会同意他们吗?”

    王尹伶笑得眼都弯了。“爸,姜果然还是老的辣,我真是佩服您啊……”

    不等他们说完,安仰锋已经大步离开了安家。

    不管素素是谁家的女儿,对他而言,她只是他真心爱着的女人。而他要把她找回来,同样不因为她的身分改变了,只因为他爱她。

    吃完早斋之后,素素在佛堂外散步。

    秋阳下,暖煦的微风吹来,落叶纷飞,两旁的翠竹轻轻摇曳。

    在广明寺住了两个多月,她真佩服大阿姨能过这种日子,花花世界的美好都被大阿姨抛到脑后了,心中只有神明,过得平静又安宁,哪像她,人在寺里,一颗心却纷纷扰扰的,始终无法静下来。

    贤贤说,安仰锋一直在找她,他们虽然都没透露她的行踪,但看他实在找得很想死,他们都很同情他。

    这些话,让她内心的不平静又加深了。

    他为什么要找她?他们不是已经分手,都没关系了吗?为什么他还要找她?

    难道……他知道那件事了?

    她不安的拿出口袋里的超音波照片来。

    这几天,她都把照片带在身上,不时拿出来看一看,而每看一次,内心的挣扎就波动一次。

    产检是大阿姨陪她去的,早已皈依佛门的大阿姨说每条小生命都是珍贵的,需要被尊重,鼓励她找孩子的爸商量,不要自己一个人苦恼。

    大阿姨果然是六根清净的人啊,对于她逃到山上来这件事不但没有多问,连知晓她未婚怀孕之后,也没有大惊小敝,只要她自己考虑清楚。

    她很感激大阿姨的做法,现在的她最需要的就是安静,最不需要的就是意见,因为她根本就六神无主,太多意见只会令她更加烦心。

    不如,她也来皈依佛门吧?

    暮鼓晨钟,与世无争,在这里生活,她越觉得这种日子很适合自己。

    不过有人带着小婴儿修行的吗?

    将来,她的孩子也要跟着成为小小尼姑或和尚吗?

    唉,千头万绪,她理不清啊……

    铃……

    鸟声啾啾中,一阵手机铃响传来。是她的手机在响,一定又是家里打来的。

    因为觉得安仰锋找她找得太可怜了,所以言言三不五时就会打给她,劝她见他。

    唉,言言这个小丫头满脑子诗情画意和浪漫情怀,会同情安仰锋也是理所当然的,而她自己又何尝不想见他呢?思念都快决堤了……

    然而,拿出手机,看清楚来电显示之后,她的脸色倏地变白了。

    是安仰锋。

    那天在她家门口分手之后,他没再打过她的手机,他的态度让她的心很痛,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心疼他。

    他的心一定是在她这里受了很重的伤,才会连挽回她都不想尝试。他一定认为自己再度遭到背叛了,她是个不值得他爱的、水性杨花的女人。

    一想到他受的打击,她就有椎心裂骨般的痛意……

    为什么现在他会打给她?

    而如果她逃避他的电话,又会很奇怪,她是理直气壮离开他的,也说清楚了自己是移情别恋,因此她不能逃避,不然他会趄疑。

    “是我。”她接起电话,紧张的润了润嘴唇。“有事吗?”

    “你在哪里?方便接电话吗?”

    “我……我和钰文学长在度假,刚吃完早餐,那个……我……方、方便啊,有什么事?”

    天啊!她在语无伦次些什么?她是不是演得不太像?没有预期他会打来,她都没有事先练习,这样不知会不会让他起疑?

    “我不知道现在佛门重地也开放给一般民众度假了,也有一泊二食的优惠吗?供的餐点是素食?”

    素素愣住了。“你、你说什么?”

    她心跳好快,他怎么知道她在“佛门重地”?还是他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还有,我一个小时之前才和贺钰文那家伙一起吃过早餐,莫非这世上有两个贺钰文,否则他怎么有办法同时在这里和你吃早餐?”他促狭地微笑道。

    素素心跳更快了,因为他的声音低沉柔和,有丝令她怀念又不安的亲密厩,彷佛近在眼前。她口干舌燥的问:“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不懂吗?”他笑了。“你转身。”

    天啊!难道他……素素心跳得好厉害,好像就快不能呼吸了。

    她缓缓转身,时间彷佛在这一刻静止,紧张的气氛使她颈背寒毛直竖,她好怕自己会昏倒。

    安仰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眼就看到了一样令他牵肠挂肚的东西。

    她手里拿着的,是宝宝的超音波照片吧?

    她大阿姨说,她怀的是双胞胎,现在需要绝对的静养,而她却要命的什么都不告诉他,是打算自己把孩子生下来扶养吗?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素素望着他,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脑袋里一片空白,全然没有应变的能力。

    “言言告诉我的。”他走到她面前,审视着她,眼里燃烧着火焰。“你这个傻女人,不是告诉过你,我不贪图安家的一切吗?我的事业由我自己来开创,为什么我妈几句话就把你逼走了?你真的以为你离开了,我就会去娶一个对我有帮助的富家千金吗?”

    泪水在瞬间涌上眼眶,素素哽咽的看着眼前令她思念不已的男人。

    “不是那样的……”她听到自己带泪的声音在呜咽地说:“是因为……我怕你会后悔……”

    安仰锋迅速的拥抱住她,立即用嘴唇堵住她的话。

    这段日子她一定很不好过,除了内心的煎熬还有身体的不适,这些都是因他而起,他心疼又不舍。

    缠绵一吻结束,退离开她的唇之后,他深深的看着她。

    “如果真的因为你让我在安家变得孤立无援,我也绝不会后悔。”

    “不是那个原因……”素素咬住嘴唇。“我知道邓郁纹小姐为什么背叛你、离开你,你母亲亲口告诉我的,是她用钱逼走了邓小姐……我一直不想告诉你,是怕你知道了,会选择回到她身边……”

    “她确实说过我母亲用钱逼走了她,还说过她因为她父亲的债务问题,不得已才会收下我母亲的钱,但是……”安仰锋高高地扬起双眉。“早在我母亲找上她之前,她的地下情人就先找过我了,对方拿着他们的**光盘向我要钱,还说如果我不给,就要公开大安集团长孙的女人的**光盘。她以为我至今仍什么都不知道,以为她只要说出她是被我母亲逼走的,我就会再度接受她,太天真了。”

    原来是这样……

    素素认为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再有更意外的事了。

    “所以,你担心的事永远不会出现。”他看着她,露出近乎温柔的微笑。“另外,我母亲已经知道你父亲的身份了,她不会再反对你,你大可以放心。”

    素素一怔。

    她父亲的身份?她父亲的什么身份?

    看到她不明所以的表情,安仰锋笑了。

    “为什么没说你父亲是新麦金控集团的贺董事长?一直瞒着我,难道是怕我贪图你父亲的事业吗?”他开玩笑地说。

    素素愣愣地道:“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是什么董事长,我母亲只说他是个很有社会地位的人,我们都没追问过。”

    “原来如此。”安仰锋点了点头。“既然你母亲没说,必定有她的理由,你也装作不知道吧。”

    她母亲果然是跟他母亲截然不同的女人,一个真正令人敬佩的女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旺旺小助理最新章节 | 旺旺小助理全文阅读 | 旺旺小助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