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平安镖局 > 第十六章

平安镖局 第十六章

作者 : 煓梓
    【第七章】

    乔妍回到京城已经三天,这三天她不是叹气就是发呆,除此以外,没干别的事儿。

    唉!

    她叹气不为别的,就为丹伦那天突然吻她,她当时就应该拔枪轰掉他的头,看他还敢不敢乱吃豆腐。

    可是她没有,她什么都没做!她既没有拿枪轰他,就连轰自己都做不到,她就只是像个白痴一样张嘴发呆,然后成为兄弟们的笑柄,那可是她的初吻。

    “乔妍。”

    对,那天他吻完她以后,就是这么叫她,好像她是他的所有物,害她回程那几天心跳每天都脱离安全数值,发誓等他们回京城,一定要跟他断得一干二净,再也不受到他干扰。

    “乔妍。”

    到目前为止满好的,她的意志还算坚定,他们也整整三天未见面,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突然覆上她的嘴唇带点冰凉,还有一股淡淡的薄荷味道,乔妍睁大眼睛,才发现自己的下巴落入丹伦的掌握之中。

    她的脑袋足足缺氧了好几秒钟,才想起应该将他推开。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她左顾右盼看有没有其他兄弟看到这一幕,幸好没有,不然她可要丢脸死了。

    “我来讨债。”又是满脸通红,她可真纯情。

    “讨什么债?”她又没欠他。“我们不是把你安全的送去锦州,又安全的把你送回京城,这就已经打平了吧!”

    “你在胡说些什么?”他拿折扇轻轻拍打手心,轻佻的模样恍若小说中的邪恶贝勒。“这次的镖只能抵五十两银子,你还欠我五十两。”

    可恶,都说有钱人更小器,一点都没错。

    “债又不是我欠的。”干嘛一天到晚跟她要债?

    “话是没错。”他回道。“但你既是东家,就得担起还债的责任。”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概括承受”,这提醒了她有些事情不能乱点头,后果只能自行负责。

    “顺道提醒你,镖局又欠了我一百两。”丹伦不慌不忙地通知她这个噩耗,乔妍都快疯了。

    “我们又欠你钱?”

    “嗯。”他点头。

    “谁跟你借的,华叔?”

    “他没开口,是我自个儿看出镖局急需银两。”丹伦挑眉,要她别怪错人。

    “可是我已经——”

    “你以为你那三十两银子能起多大作用?”别傻了。“镖局的开销很大,吃的用的都要钱,一人一两银子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她那三十两银子,给镖师们一人一两银子发薪共十四两,剩下的十六两,拿去偿还之前欠各店的赊账,没剩下一个铜板儿。

    “你怎么知道银子的事?”她又没跟他说。

    “听镖师们说的。”他随意的态度任谁都看不出异状。

    “是吗?”乔妍一脸狐疑地打量丹伦,怀疑他哪来这么多时间跟镖师进行心灵交流,他看起来不像那么有空的人。

    “好吧!”经他这么掐指一算,三十两银子好像真的太少,就不怪华叔了。

    “欠债还钱,理所当然,不过镖局现在没钱,等咱们接下大笔生意以后再还你。”她不是会耍赖的人,尽避相信她好了。

    “不行,我现在就要。”她不耍赖,他耍赖!她好不容易才对他动心,他可不能让她有喘息的时间,必须趁势追击。

    “你是魔鬼吗?”她气极。“都说了没钱,要我怎么还?”

    “你可以以身相许。”居然把他说得这么难听,啧啧,他得加倍折磨她才行。

    “什么?!”她以为他想非礼她,急忙用双手护住胸部,丹伦差点儿没笑喷。

    “别想歪了。”虽然这个提议不错,但他暂时没这个打算。“我是要你当我的护卫贴身保护我,当然如果你愿意献身,我也乐意接受。”

    “你想得美,谁会献身? ”初吻被他夺走,已经糟透,如果连初夜都献给他,那她真的要痛哭一辈子,他们可是相差两百多岁。

    “话不要说得太早。”他不怀好意地向她下战帖,乔妍往后退一步,讨厌他这么有自信。

    自从她丢掉初吻以后,她就变得一蹶不振,在他面前老是吃瘪,这可不行,得设法改进。

    “我可以当你的护卫,但总该有个期限。”她决定把主导权拿回来,用力和他划清界线。

    “三个月如何?”他早计划好了。“你贴身保护我三个月,镖局欠我的一百五十两银子一笔勾销。不仅如此,我还可以帮镖局打通关节,对你日后走镖也有帮助。”

    丹伦深谙想钓上大鱼,就不要舍不得放饵。镖局走镖,可是一门大学问,官府得有硬后台,绿林要有硬关系,自身要有硬功夫。已逝的卫当家得江湖人士的敬重,本身的功夫亦了得,就是官府方面没有人脉。丹伦曾经想帮忙,但都被他婉拒,总认为自己行得正,不怕没有路走,岂料镖局最后会走到负债累累,甚至快要倒闭的命运。

    乔妍的个性虽然也正直,却没卫道成那么死脑筋。她在现代的时候救过不少政要,那些政要不是跟钱有关,就是跟色有关,而且绝大部分两者兼具。政治本来就是肮脏的游戏,现代因为必须遵守民主规则,会玩得文雅一些。古代的话则百无禁忌,天高皇帝远,只要瞒得过主子,下面的人私底下动手脚是常有的事,否则丹伦也不需要冒险亲赴锦州查账。

    毕竟官官相护,她不需要官府罩她,却也不希望被找麻烦,所以他的提议可行。

    “就这么说定。”乔妍够豪气,一口就答应下来。丹伦毫不意外,她知道怎么做对镖局有利,是位称职的东家。

    “很好,去拿包袱。”够干脆,希望待会儿走的时候她也同样豪气。

    “为什么要拿包袱?”她不解地问。

    “你得贴身保护我,你忘了?”他挑眉。“你不跟我走,要如何保护我?”

    所谓的贴身保镖,是日夜都得待在雇主的身边,这道理她当然懂。但是她只要一想到二十四小时都得跟丹伦相处,就浑身不对劲,怕她连自己的心都保护不了。

    “可是——”

    “你想赖账?”丹伦搬出自尊心的大石头压她,乔妍原本可以轻易躲开,可不晓得怎么搞的,她竟然就这么接下。

    “本姑娘从不欠账,跟你走就跟你走,有什么了不起?”为了镖局的生存,她豁出去了,反正都已经决定当义工了,索性就当到底,总好过半途而废。

    爱情有时候需要借口,丹伦这点倒是做得很好。

    乔妍一直以为丹伦像一般贝勒住在王府,拥有自己的院落,没想到他竟然拥有自己的府第。

    她不是很懂得清朝王公府第的规定,现代的四合院拆的拆、成为公家单位的成为公家单位,曾经辉煌的王府被分割得支离破碎,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貌,她如果不是掉入时空的裂缝回到清朝,恐怕一辈子都只能想象。

    打从乔妍回到清朝以来,除了平安镖局和丹伦位于锦州的官庄,她还没有机会真正参观过一栋房子。走在曲折蜿蜒的长廊,映入眼帘的尽是旧时代的奢华,梁柱绘上金彩花卉,四爪云蟒盘旋其中,或是上下飞窜,或是左右腾跳,富丽的色彩令人目不暇给。

    直到这一刻,乔妍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真的身在清朝,在现代已经没有一座王府完整保留下来。

    “怎么了?”丹伦注意到乔妍的眼底有一种不寻常的光彩,好像她挖到什么宝物一样。

    “没事。”她是挖到宝啊,可惜她的手机不能拿出来使用,不然就可以录像存证,当作个人珍藏也好。

    但是当她越深入丹伦的宅第,她的好心情就更减少一分,丹伦府上的仆人众多,还有文书官员,此外护卫也不少,而且都是穿着官服的侍卫,显然是朝廷派给丹伦用的,根本不需要额外聘请保镖。

    乔妍顿时火冒三丈,什么参观的兴致也没了。他摆明了是在耍她,他的人身安全哪需要她操心,万岁爷自然会照顾,她差点忘了丹伦属上三旗之一的镶黄旗,得到的照顾自然不会少。

    她忍住不当场发飙,一直等到他们关起门来独处才情绪大爆发,他根本是个骗子。

    “你根本不需要贴身护卫!”她气得直发抖,她早该猜到凭他身分之尊贵,护卫多到数不完。只是他一直独来独往,也从来不带随从或是护卫,才让她产生错觉,以为他没有人保护。

    “你凭什么这么说?”他知道她为何生气,但不觉得她有什么立场生气。

    “这不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吗?”她又不是瞎子。“你的府里到处都是护卫,随便一个都可以保护你,哪里还需要额外聘请我?”

    “你这么说也没错,我府里的护卫不少,而且个个功夫了得,我干嘛还要找你?”他不狡辩就算了,还说话刺激她,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既然如此,再、见!”她也不想留。“谢谢你请我参观你的豪宅,我知道大门在哪里,你不必送我。”

    乔妍抓紧包袱转身就想走,背后传来丹伦的声音。

    “站住。”想走到哪里去?“要走可以,先把一百五十两银子还来,再走也不迟。”

    他打开折扇凉凉地提醒乔妍,他是她的债主。

    她真是恨透了这个见鬼的年代,和他手上的扇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平安镖局最新章节 | 平安镖局全文阅读 | 平安镖局全集阅读